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五章:縱橫劍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縱橫劍術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五章:縱橫劍術

徐衍因為心中的震撼直接有些失魂落魄,哪裡還想到有什麼報酬之類的事情。

現在經蛟龍提醒,猛然間還才想到,對啊,之前人家還應承了自己好處呢!雖說並不知道是什麼財富,但是,最起碼對現在的自己而言,恐怕是絕對好的東西埃

既如此,自己怎麼也都應該拿走在說埃

別看他本就不是一個愛佔便宜的人,但是,很多時候,對於自己付出的報酬,這卻也還是十分有執念的。

雖說,這事情真要是說的話,乃是自己的事情,甚至乃是家事,但人家要是給的話,自己總歸也都不會不收的好不好?總歸,對他而言,現在卻也十分迫切的需要提升實力。

不管是物質上的實力還是其他上面的實力,對現在的徐衍來說都十分之迫切。

明明知道有好處的情況下,高風亮節的不去拿,那才是真正的蠢貨呢。

「不知前輩會給我何等報酬?」雖說心中已經樂開了花,但是,表面上,徐衍卻多少還是有些不動聲色的。

之前看來,自己在和自己兄弟的那些爭鬥之中,的確處於下風,甚至於還被推倒了風口浪尖的地步上,但是,若是真的能夠得到什麼東西,且還是從這蛟龍的身上得到的。

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啊,這一次的所謂掘金窟,那自己便就成了最大的贏家,他徐衍雖說並不是那種勝負慾望十分強烈的人,但是,要是能夠壓老三一頭,不管是從那個方面,對他而言,都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

「老夫觀你身上有一本很是特殊的功法,其強大程度,甚至於比現在皇室的功法還要激烈的多,也同樣劍走偏鋒的多,功法方面,你自不用在去尋找了,唯獨缺少一門武學,或者說是術法,你是希望我傳你一門武學呢,還是術法?」仔細觀察了一番徐衍,終究,這蛟龍很是認真的說道。

其實,修士之間,也都還是有著區別的,有人以武學側重,修鍊到極致戰力十分非凡,但戰鬥方式卻頗為危險,大多都乃近身作戰。

有些則是偏向於術法為重,大多時候自身都乃十分之安全的,甚至於無形之中術法都看隨意切換,可相反的卻是,本身戰力卻訣不會如側重武學者強大。

哪怕元嬰,甚至更高的修士,也都擁有側重武學之人,他們不是不會一念殺人,但若投身如戰場,卻絕世無可頗洪荒猛獸。

當然了,這兩種修鍊方式並不能說孰是孰非,大多數都是以一種為主,另一種為輔,但若是二者都全花心思的話,那便可就得不償失了。

畢竟,無論是人類,還是修士,這修鍊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經歷之中,很難去做出兩種事情。

就比如一個十分出色的傀儡師,若想要在近戰方面一樣有所建樹的話,這就定當不了出色的傀儡師,一門專精,這聽上去或許有些極端,但是,卻始終都是修士們最好的修鍊方式。

徐衍在之前其實也想過自己的路要怎麼走。

畢竟,修鍊這種事情不能兒戲。

術法,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尤其是多少年後,自己或許會成為上位者,真正武學的近戰能力,其實並不能用上多少。

但是,轉念一想,他乃是一個勵志做到極致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戰爭,便就不可避免了。

術法這類修鍊方式固然可怕,但是,哪裡會有武學的近戰來的痛快,來的讓人熱血沸騰,試想一下,一個主帥,或者是皇帝身先士卒,這種對士氣的激勵,又將會是何等恐怖?

所以,一直以來,徐衍其實心中都還是有些猶豫不決,好在,之前的他時間並非太過急迫,不過就是築基期而已,只要在這個期間真正選擇一門主修,便就算是搞定了。

可現在,這蛟龍卻給自己出了一個不小的難題,那就是到底是主修武學呢,還是術法。

他毫不懷疑,一個在幾萬年前就存在的強者,會有何等強大的武學和術法,不論選哪一個,對自己的實力而言,都將會是一個質的飛越,但是如何去選,這卻成了一個很難的難題。

「既有大心,選擇了帝王之道,那便就必然是主修武學。」終究,下定了決心的徐衍開始雙眼變的清明了起來。

不管怎樣,是現在的發展也好,還是以後的發展也好,對他而言,主修武學,這才是真正值得自己去嘗試的事情。

上輩子的他,一直徘徊在凝氣境巔峰,從不用做如此選擇,現在,天上掉下來如此機會,他自然不願意放過。

「前輩,您還是傳授我武學吧!我本就勵志於在軍隊發展,既如此,武學,才是最適合一個將帥的選擇。」徐衍終究還是毫不猶豫的說道。

無論如何,對他來說,武學,都將會是提升自己的真正通道。

「果然選擇的還是武學。」之前的蛟龍其實就差不多知道徐衍的選擇了,畢竟,對他而言,徐衍的這種選擇才算是最正確的。

無論從體型上看,還是從裝扮上看,徐衍都是那種不可能安生的存在,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選擇法術的話,這根本就很難發揮其的性格。

之所以這般一問,其實也就是想看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而已,現如今看來,到也當真是如此了。

「看你用見,那我便教你一套劍法吧!這乃是當年大哥傳給我的一套劍術,威能頗為強橫,轉而交給你,到也算是沒便宜了外人。」笑眯眯的說道。

顯然,他對這點,心中還是有些期待的。

不管怎麼樣,這個乃是自己大哥所選中的人,以後將會發展如何,恐怕也就只有老天才能知道了。

若是自己能夠在其成長的道路上添點力氣,這也算是不辱沒大哥了不是嗎?

現如今,老一輩之中就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且短時間之內還走不出祭壇,外面的風雲,總要有人幫自己看看埃

而面前這個小子,固然本身心機十分之深沉,但是,在他的眼裡,卻同樣也是一個可造之材,只要真正的努力了,以後成器,這本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既如此,不管是否是錦上添花,在他的眼裡,其實都無所謂。

畢竟,他也不指望現在的徐衍對他感激涕零埃

一個善緣而已,何況還是自己的後輩,難不成所有的付出都還是需要回報的?

長輩看待晚輩,永遠都是如此,若是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付出不求回報的東西,恐怕也就只有長輩的關愛了,他徐衍同樣在這一刻激動不已。

不管怎麼說,一套劍術,對自己而言,收穫也都定是巨大的。

劍術,這其實是現在徐衍最想要去學的東西。

雖說那無名功法令的他實力大增,所謂的絕招,也十分的霸道兇殘,但是,始終,他對於劍術,仗劍走天涯這種事情卻還是充滿了嚮往。

當年在地球的時候,他便就迷戀這種日子,可惜,三世為人,他都不可能過這樣的日子,現如今有機會學習劍術,這絕對可以說是一件質的飛躍。

哪怕,想要仗劍走天涯,這貌似還是不太可能,但始終,這也都算是踏出了第一步埃

所謂的實力,可不僅僅體現在你修為上面,武學,或是術法,一樣重要。

只不過功法修鍊需要的乃是天賦,而武學和術法所需要的卻是悟性而已。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短時間之內學會這等劍術,但是,始終,對於劍術這門武學,他卻也還是心馳嚮往的。

所以,此刻的徐衍,雙眼之中神光閃現,若是有此機會的話,他定會不折不扣的好好完成修鍊。

「這套劍術,名叫《縱橫劍術》,其中只有七式,但每一招卻呶耷鍆力。哪怕修鍊到元嬰,乃至更高層次,也都能夠縱橫沙場,萬軍之中滴血不佔。」說出此言的時候,這蛟龍表現出了心馳嚮往。

無論如何,對他而言,當年那場大戰在怎麼是噩夢,卻也是現如今唯一的回憶了。

在他的眼裡,只要真正明白此等意義,那縱然就算真的在被困多少年,又將如何呢?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數萬年的生命之後,在這祭壇里過,和在外面過是完全無區別的。

老朋友們都已經消失殆盡,儘是些晚輩後生,哪怕就算出去,又有何意義?

「《縱橫劍術》。」果然,在聽見此類話之後,徐衍的表情也都變得心馳嚮往了起來。

單單聽這名字,便就可以在其中感受到無窮的威力。

縱橫縱橫,有此劍術,在特定的修為中,縱橫天下,又有何難?

怪不得這蛟龍前輩會如此之說,哪怕就算還沒有真正的開始修鍊,只是這簡簡單單的名字,他便就能夠感受到這劍術其中的不凡。

心下也都開始十分神往了起來。

無論如何,所謂的劍術招式,都乃是人來使用的,至於是否能夠成功將實力提升到一個境界,其實看的卻還是自己。

他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能夠學會,但是,僅僅就這一個機會,在他眼中,卻也就已經難能可貴了。

徐衍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個知足的人,但此刻,他卻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