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四十六章:夜大小姐之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夜大小姐之情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四十六章:夜大小姐之情

也不知在裡面呆了多長時間。

徐衍終究還是走出了那似是幻境,又似是一方空間的地方。

不管怎麼樣,在這種時候,他都必須要竭盡全力的提升自身實力,若非這般時間,不努力的發展實力,甚至於很有可能就會徹底被超越的趕不上。

的確,這所謂的掘金窟之中,自己乃是最後最大的贏家,哪怕之後會有很多隱患,在他的眼裡,這也都將會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開玩笑呢,很多所謂的戰鬥,看上去都是那般的無奈,但是,真正得到好處的存在,又會有幾個將自身的那一切都說出來呢?

除非他是真的不想好了,徐衍可不是那種任何事情都想要炫耀一番的存在,自然,在這種時候,心中所想的,也就和別人有所不同了。

不過,這些想法,在他這裡到也就都無所謂了起來,因為,他不知道這過了多長時間,也並不清楚,外面的那些存在會怎麼樣。

不過,既然來了一遭,自己且還最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好處,那便就無悔了。

當出來的時候,他身上的那武學到是也都沒有練到小成,頂多也只能算是勉強可以施展一番吧。

但這樣,在現在的徐衍心中,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不得不說。

《縱橫劍術》的難以修鍊程度哪怕就算他都有些咋舌,這段日子裡,他幾乎每天都在刻苦修鍊,甚至於還有蛟龍在身邊做陪練。

但依舊只能練到現在這種只足夠施展的地步,甚至於還頗為勉強,心中那叫一個無奈埃

畢竟,這門劍術的確很是讓人嚮往,威力也大的可以,但所需要的靈力,卻是始終讓人不可想象。

每一招都擁有絕對強橫的威力,但是,每一招所需要的靈力,卻大多都近乎能夠抽干自己一半的靈力,現如今的自己,能夠勉強施展兩招,這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成績了,一口吃不了一個胖子,不努力的提升修為,這還是一樣會死的很慘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自己的實力也都有了提升,在這點上卻還是毋庸置疑的。

心中想著這些,他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或許,多少年之後,自己可以完全施展,甚至於將這些招式都修鍊到小成,甚至於大成的地步,但是,這卻絕對不會是現在。

到不簡單的是現在的靈力有所不允許,更加無奈的是,他對劍意的感悟,依舊沒有到那等地步。

只有真正可以施展劍意的時候,他才能夠發揮出這等劍術小成的境界,這可也都是一道很大的門檻埃

要知道,劍意,這可和一般的武學招數有著完全的不同,想要感悟,這不僅僅就是悟性那般簡單,更加主要的,還有你本身的機緣。

在沒有機緣的前提下,任何感悟,對於劍意,這都是毫無用處的。

當想明白這些的時候,徐衍遇見了第一個瓶頸,到也沒有表現出多少,當即這便選擇出去。

蛟龍到也知道現在這對大秦殿下而言時間將是何等寶貴,自然,這也不便多留。

整個劍術他該教的都已經教給徐衍了,至於之後他到底可以發展到何等地步,這便就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了。

在無劍可傳的情況下,要是在不讓這徐衍除去,這本身對他自己也不是好事。

到是,真正要是等這小子走了以後,自己似乎又該寂寞一段時間了,幾十年的時間,在一般人的眼裡或許很漫長,但是在這蛟龍的心中,也不過就是睡一覺罷了。

只要自己可以恢復到最強的實力,在出去,哪怕就算是只在這大秦方面做事,這也都已經足夠了埃

不管怎麼樣,這乃是自己大哥的基業,在這一點上,永遠都不能改變,該是守護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實力和性命的。

徐衍為何在這段時間之後和這蛟龍多少成了忘年交?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不是因為二者有著共同的目標?這個目標很簡單,就是一起守護現在這近乎於分崩離析的大秦。

其實徐衍自己也都多少有些看出來現在大秦的狀況了。

相比較當年,的確,這自己老子徐蔚乃是千古一帝。

但是,這大秦何嘗也不是衰極而勝的體現呢?

明面上,現在的大秦已經是二品帝國了,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這樣的帝國都比之之前的那種狀況要強出太多了。

但是,其中不管是內部還是外部的壓力,都比當年要多出太多。

若是,這大秦忽然出現什麼變故,哪怕就算是自己父親還在,難不成就真的能夠抵擋不成?徐衍心中沒有多少底氣,其實,真要是說的話,千古一帝徐蔚,一樣心中沒有多少底氣。

當年的那種擴張,當真就是徐蔚所希望的嗎?其實很不然,因為,你不吃別人,別人就一定會吃你的前提下,哪怕就算是徐蔚自身不會在去想出這些方式,也都只能硬著頭皮上。

這乃是一個無解的局,能夠成功,這大秦自然也就成了現在這一塊地方的新貴,但是若是失敗,所謂的大秦,也定將會分崩離析,在也沒有這個帝國的存在。

這就是現實,徐衍知道,甚至於蛟龍在聽說了現如今形式之後也都知道的現實。

明面上,這大秦的確強大了太多,但是,真的就是這樣嗎?不管是徐衍,還是那蛟龍,心中其實都還是有著一桿秤的。

現如今的大秦帝國,幾乎就是等於在走鋼絲,一個不小心,就在也沒有這個帝國的名號了。

當出來的時候,顯然,這祭壇之中已經不存在幾個人了。

除去自家侍衛吳天在那焦急的等待之外,就只剩下了夜家大小姐夜悠然。

同樣,夜悠然的表情也都十分之著急,彷彿要是沒有看到這七殿下回來,她就算走,這也都不安心一樣。

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在這個時候,到也還是給人一種重情重義的表現的。

「都走了你怎麼還不走?」徐衍有些詫異的看著夜悠然,實實在在沒想到,這個時候夜悠然竟然也一樣留下來了。

之前那種架勢,看上去自己近乎於必死無疑了埃

吳天留下來,這到不奇怪,畢竟,他是自己的人,就算是自己真的死了,他回去同樣沒用,這種忠誠,徐衍還是能看的出來的。

但是,夜悠然乃是夜家大小姐,在這大秦可以被稱之為郡主的存在,按道楞是心中有些不舍,也都一定要回去復命的埃

但是,她卻沒有這般,彷彿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在這樣的前提下,徐衍的心中,若是說一絲都不感動,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從其的雙眼之中也都能夠讀懂一些東西,這夜悠然之所以還在這裡,或許,的確對自己有著一絲情誼,但也都只是友情罷了。

對於他這樣的人而言,其實是幾乎不可能出現愛情的,就算是出現了,不說犧牲,也很難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每一個人,都將會有自己的犧牲,他徐衍或許不願意犧牲,但是,這就是他所需要付出的東西,不管是有沒當上那所謂的陛下,他的婚姻,尤其是正房,這也都必然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在如此的條件下,不管是什麼樣的女子,哪怕就算是心中會對他隱隱有些感覺,也都會第一時間將其掐滅在搖籃之中。

因為,喜歡上一個英雄或是梟雄,這永遠都不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凡有一絲理智的人都很是清楚。

雖說,真正的情感,乃是盲目的。

「既你沒事了,那我也便回去了,等幾天後,我應該會去京城,到時候,咱們在見。」夜悠然還是那一副樣子,不過,徐衍卻還是從中看到了一絲鬆口氣的模樣。

心中其實也都多少有些感動,不過,這種情緒,卻被他給掩藏的很好。

不管怎麼樣,現在最主要的事情還是將遺詔給送過去,在這點上,絕對乃是最大的事情。

之後,他還要去天工閣一步步的發展,絕對可以說讓人很難喘過氣來。

不管是對付自己的那些兄弟,還是對付虎視眈眈四周的那些帝國,對他而言,幾乎都乃是連軸轉。

小時候那種頗為天真的玩耍和自由,對於現在的徐衍而言,可已經早就是一種奢侈了。

無數人,只看到大秦皇子那種表面上的各種風光,其實,只有他們這些人自己的心中才能夠知道,這種風光之下,所需要付出的東西,乃是一般人就連想都很難想象的。

對著那妹紙拱拱手,看著其消失在了這掘金窟之中。

徐衍這才回過頭來,在看看著已經完全消失於無形的寶藏,深深嘆了口氣。

自己的那些兄弟,到是當真無情至極埃

至少在之前那種環境之中,乃是自己給他們擋災了,但是,就連一個希望自己出來的人都沒有,反倒在自己出來的時候全都消失殆盡了。

這,就是自己的那群兄弟之間的親情,讓人不知該如何去說的好。

「哎!我們也回去吧!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徐衍頗為無奈的說道。

心中,也不免在這個時候多少有些冷了起來。

帝王家乃是無情冢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