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七章: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父子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七章:父子

上書房。

徐衍在這裡已經等了辦個時辰了。

他進入京城第一時間,便就直接去了皇宮,不管怎麼樣,那遺詔的事情才是現階段最大的事情,一刻都不能耽誤。

可惜的是,老爺子這段時間似乎忙的更為厲害了,在養心殿里處理政務,根本就沒有時間前來和自己說什麼。

當然了,這其中還有宗正大人未曾出現,現在的老爺子來也都沒有用,這二人,可是整個大秦權力最為巨大的存在埃

一個管理著整個國家,被稱之為千古一帝。

而另一個,則是管理著整個皇室,甚至於可以說,就算是現在的帝王,在除去政務的事情之外,也都必須要接受這宗府的管轄。

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宗正比之皇帝,更加的繁忙無比,讓他徐衍一個小輩等上一段時間,這明顯,已經算是給他面子的了。

不知不覺,徐衍自己似乎也都感受到了一絲不尋常。

要是說,之前的老爺子同樣繁忙,這到也就算了,他徐衍的心中同樣清楚,但是,自己在說清楚了有大事,甚至於還通知了宗正的情況下,這老爺子依舊還要自己等。

那可就多少有些不尋常了埃

按照老爺子對自己的寵愛程度,從小到大,除非是什麼特重要的事情之外,都不會讓自己等待太久的,這一次,養心殿不讓自己前去,甚至於還在上書房等,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般的不尋常好不好?

不過,這種事情到也不是他徐衍需要過問的,畢竟,這整個國家本身就很大很大,一段時間之中出現一些什麼很是重要的事情,到也正常。

他固然比較著急,但是,這遺詔早一刻鐘,晚一刻鐘,其實也都不是太有所謂,既如此,還是等老爺子將事情全都處理完之後在說吧。

差不多在徐衍喝下第二杯茶之後,老爺子這才匆匆趕來。

且看到自家兒子如此淡定,本還以為出什麼事情的他,終究也都算是放心了些。

對於自己兒子,他還是比較了解的,從小到大沒正經的時候多,現如今看他這般淡定,還以為這是在坑自己呢。

「你個臭小子,沒事便就多等一下,我那邊還有好多事情需要處理呢!若不著急,等到晚上在皇宮用膳好了。」一看兒子這般淡定,徐蔚甚至於就連上書房的門檻都沒準備踏進去,丟下一句話,準備繼續去處理那些事情。

這段時間帝國的事情可是讓他焦頭爛額,多少本已經被大秦完全打敗的敵人,現如今又開始死灰復燃不說。

整個邊疆也都一樣不太平。

哪怕因為掘金窟那筆巨大的財富已經到手了,但是,始終,這抗在徐蔚身上的擔子,卻是越來越重了。

很多人都會說,一個皇帝,那定是夜夜笙歌,享盡榮華富貴。

但事實真的就是如此嗎?每每看到父皇如此,其實徐衍都不想要做上那個位置,不說累,甚至於就連修鍊的時間都不曾有多少了。

「別啊,父皇你每天如此難道不累嗎?還不趁著有個借口好好休息下?而且,我這次前來,還真有重要的急事要找您。」徐衍差點沒急眼。

咱之前就如此不靠譜嗎?

的確,在沒有去歷練之前,他做過不少惡作劇般的事情,但是,現如今歷練一番,這樣的蠢事他也都很少做了埃

可偏偏,在老爺子的心中,自己似乎永遠都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在這種事情上也都很開玩笑?

「哦?那我可要瞧瞧了,我兒到底帶來什麼重要的消息了。」其實說真的,當其他幾個兒子回來之後,將掘金窟裡面的情況說了下后。

老爺子的心中當真是無比的擔心。

畢竟,不管自己有多少兒子,最寵愛的也就這麼幾個,尤其是面前的這徐衍,乃是他最寵愛的。

要是真的在掘金窟裡面出現什麼事情,那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自己,好在,丞相說的在理。

說其擁有亂世之命,是訣不會輕易的死在掘金窟的。

但就算如此,他的心中其實也都還是有著隱隱的擔心,現在,兒子回來了,他心中自然開心。

可至少表面上,他這個做父親,尤其是皇帝父親的身份,也都不可能真正對兒子表現出什麼特關心的樣子埃

裝一下還是要的,畢竟,這大秦陛下的威嚴,怎麼也都還是要要點的。

「這事暫且不急,等大伯來了之後才能說,但我這次,在那掘金窟里,卻遇見了一件奇怪的事,現在到可以和您說說。」徐衍其實心中比誰都要著急。

但是,在大伯沒有到來之前,他卻是怎麼也都不能說出,心裡那叫一個無奈埃

「真的需要你大伯來?」到是輪到徐蔚有些驚訝了。

本還以為這就算不是惡作劇,這小子也都多少有些誇張了。

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和這皇家宗正一起來商量?甚至於自己一個皇帝都不能一個人知道的?這下,自己兒子所說的事關重大,到開始似乎是真的了。

「什麼奇怪的事?」大帝頗有些好奇的說道。

因為他比誰都了解徐衍,除非是真正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若不然是絕對不會如此的。

「您說這大秦當年到底有多強?結合那掘金窟之中的一切,讓我覺得,當年的大秦,甚至於可能比現在的大秦還要強悍上無數倍,但為何,這等功績,史書上就不曾有絲毫的隻言片語呢?」徐衍頗為無奈的說道。

這其實也都是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到底,這歷史上想要掩蓋什麼?或者說是想要隱藏什麼東西。

若不然,又為何將那般巨大的功績直接抹除,以至於,現在的大秦哪怕就算沒落,在所有人的眼裡,也都是強盛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朕其實也都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卻一絲頭緒都沒有,放心吧,這種事情,等到時機成熟,該我們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畢竟,那掘金窟裡面,不還有個蛟龍前輩在嗎?」

「他可是當年那些事情的親身經歷者,自然知道一切。」徐蔚頗有些安慰的語氣說道。

「這一次,辛苦你了!裡面的事情我都知曉了,需不需要我給你澄清些什麼?」且看到徐衍那雙眼睛之中充斥了些無奈。

其實老爺子自己的心中也都不好過。

不管自己對自己那些兒子們到底是什麼感情,這父子,卻也還是毫無懸念的。

看著自己的兒子自相殘殺,甚至於都已經上升到了性命的地步,要是說誰最傷心,定乃是現如今的皇帝陛下埃

可是,權利,這卻是可以讓人上癮的毒藥,當年的自己何曾不是如此呢?

真正的奪嫡之戰,明面上的確不會出現什麼互相傷害性命的事情,但是,暗地裡,其實早在萬年前,每一次的奪嫡之戰都已經變得相當慘烈了。

一直以來,很多皇子都在這奪嫡之戰之中意外死亡。

而老一輩的皇帝,又有誰不是心力交瘁?

那些,不管誰都乃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啊,但是,他們之間卻斗的不可開交,甚至於生死相向,骨肉相殘的畫面,在這大秦一次次的上演。

如何冷漠的皇帝,都不願意看到這種狀況發生,但是,卻又不得不看著這等狀況發生。

因為,若不是因為這樣冷酷的多地之戰,現如今的大秦帝國,恐怕早就不復存在了,至少,這樣的篩選之後,皇帝的素質,的確提升了不少。

至少也都不存在完全庸碌無為的皇帝。

為了帝國,那一任的皇帝都只能放任。

但是,對徐蔚而言,若是自己這兒子真的出現什麼意外,尤其是這最寵愛的兒子,他的心中,恐怕依舊會很是傷心以至於絕望吧?

既是人,那又有誰真正的能夠做到一碗水端平呢?

現如今的形勢,其實對徐衍而言乃是最為不利的。

他知道兒子恐怕不會開口,但是,卻依舊忍不住想要幫一把,畢竟,這樣的歷練環境,乃是他創造的。

固然能夠有效的歷練他,但是,卻也等於是在走鋼絲啊,用得著這般殘忍的歷練嗎?

「這些早在我意料之中了,哪怕就算那幾個兄弟的反應,也都是如此,之所以有些無奈,不過就是多愁善感罷了,放心,我會處理好的。」徐衍勉強的一笑,這種時候,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

他可不想要因為老爺子的偏愛,便就前功盡棄了。

他知道,在之前下決定的時候老爺子就有些不忍心,但既然下了,前功盡棄的話,不單單是對自己,對誰也都不好。

「陛下,宗正大人到了。」老爺子還想要好徐衍聊聊其他事。

卻聽見外面那大太監很小心的說道。

宗正,在整個皇室之中,幾乎是唯一一個可以比肩皇帝權利的存在。

哪怕就算是這一代宗府被大帝所壓制,但是,始終,這雙方之間的矛盾,也不是一般人能參與進去的。

宗正無論是權利還是修為,都一樣依舊在這個大秦很少有人能夠比肩。

所以,給皇帝何等禮遇,其實很多朝臣,對宗正的禮遇,也都差不多。

雙方本身就並非是什麼誰上誰下,一個是一國之主,一個是皇族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