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四十八章:入天工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入天工閣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四十八章:入天工閣

對大秦皇族的宗正而言,其實同樣一直日理萬機。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很少會離開宗府。

只不過,這一次,不單單是七皇子傳訊讓其進入皇宮,到上書房有大事稟告,就連皇帝身邊的老太監也都親自而至。

所以,哪怕就算他心中不知道這七皇子到底做什麼,卻還是來了。

在他的印象里,自己這個侄兒一直都是宗府頗為頭疼的對象。

皇族的種種規矩,被他給破壞掉了一大半,直至三年前出去歷練,這才算是親近了斷日子。

所以,一直以來,作為宗正的徐南都不太喜歡自己這侄兒,不過可惜,縱然不喜歡,這西域的那些事情也聽到了他的耳朵里,多多少少,也都算是對徐衍改觀了些。

「陛下,您也在?」當進門之後,徐南一眼便就看到了坐在龍椅上的二弟,當然,因為二弟乃是皇帝緣故,這該有的尊敬,卻也還是要有的。

誰讓當年老一輩的奪嫡之戰自己沒有參與呢?哪怕現在宗正其實真正的權利與皇帝相當,但是,皇帝就是皇帝,乃是這大秦之主,卻也不可否認。

真正要是嚴格意義上來說,碰見了這樣一個強勢的皇帝,哪怕他乃是宗府的宗正,這也都只能屈居大帝之下。

當然,自古以來,這大秦也有不少宗正不將皇帝放在眼裡的例子,不過那大多都是宗府掌權,頗為強勢的時候,這徐南固然有些能力,但是和自己這弟弟卻還是沒辦法比較,自然,這也只能自認弱小了。

「大哥您可日理萬機啊!竟然若非這小子,你我也聚不到一起,快坐快坐,你我兄弟之間,又何必拘束?」同樣,作為皇帝,該有的禮節也都還是要有。

這宗正不管怎麼樣,乃是管理這偌大皇族的宗府之主,哪怕弱勢,這也不可小覷。

更何況,他的確乃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大哥,當年的奪嫡就不提了,現在還能一朝公事的兄弟又有幾何呢?

「也不知賢侄喚我,到底因為何事?」轉而,徐南便就直奔主題。

正如徐衍所想一樣,他的確太過忙碌了,沒多少時間去耗在這裡。

馬上,新一輪的多地之戰便要開始,這皇帝陛下可很少插手,而大部分的工作量,可都是交給宗府的。

「父皇,皇伯1

「衍兒此次是確有大事!還請聽我慢慢道來。」徐衍在此時終究開始凝重了起來,自己先是設立一道陣法將這上書房徹底和外界隔絕開來。

其後皇帝和宗正見此同樣施展陣法,第一時間,完全封鎖了上書房。

裡面就這三人之後,徐衍這才開始慢慢將這件事情完全說出。

不得不說,這其中的震撼,讓宗正徐南和皇帝徐蔚徹底的震驚了起來。

徐衍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說出后,留下一滴鮮血,便就在沒有躲過言語。

起身準備告辭。

本這件事其實就不是自己可以參與的,至於那遺詔之中到底有何等秘密,若是可以公開,那蛟龍也就不會如此了。

一臉駭然的望著徐衍消失,無論是宗正,還是皇子徐蔚,心中都開始頗為感慨了起來。

「陛下啊,您這兒子,到是真出乎我意料埃」這般驚異可是第一次從徐南的臉上發現。

要知道,之前他就算沒有特討厭徐衍,但至少也都有些看不順眼的。

但是,這一次徐衍的表現,卻令的他另眼相看了起來。

太祖的遺詔,不要說自己了,哪怕就算是現在還存在在大秦的那些族老,一樣恐怕都會十分好奇吧?

但是,他卻能夠恪守底線,在交出了東西之後給出一地鮮血,直接便就不參與進來。

如此聰明的小傢伙,可已經很少見了埃

他不好奇嗎?肯定是好奇的,其實他只需要將這說辭稍微改動一下,說只有他們三人能夠知道,這不管是皇帝,還是自己,都定會相信吧?

但他卻依舊沒有如此做,而是在說完之後直接走人。

不說高風亮節,但是,至少也都是個恪守誠信的皇子。

「到是做好了一件事!以前,這小子可沒讓我不省心。」徐蔚也十分開懷。

從這裡他可以看的出來,兒子是真的長大了,當年的那些小手段,或者說淘氣的狀況在也一去不復返。

孰輕孰重,他比他的那些兄弟們都分的清楚,這難道還不能讓他這個做父親的欣慰嗎?

只是,欣慰之餘,他開始有了些小小的失落,畢竟,想要看到兒子那般惡搞的架勢,似乎也都不可能了。

「那您為何?」徐南也有些不理解。

「大哥啊!在奪嫡這件事情上,朕拜託您,千萬不要幫他!現如今這大秦的形勢,相信您也心知肚明,若是他真的有如此能力,一番磨練下來,或許,在我百年之後,還能拯救大秦1

「親情固然可貴,但是,祖宗留下來的基業,卻是你我所必須要力保的。」他何嘗不心疼自己最寵愛的這個兒子。

但是,越是寵愛,他對其的要求就越是高。

也就是因為這,徐南算是明白了這個自己弟弟,當今天子的心思。

重重的點點頭,這便開始與皇帝準備揭開這遺詔。

不管當年的自己是何等的後悔,不管他們兄弟之間是否有著恩怨,但是,一心為大秦這種心態,卻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更何況,徐蔚這些年當天子所做出來的成績都擺在那裡,這點,縱然是宗正徐南,也都不能有半點否認。

若不然,你以為一個宗族的宗正,會如此甘心的被當今天子壓制?一切,說白了其實還都是為了這大秦而已。

上書房暫且不表。

且說徐衍,走出皇宮之後,忽然一股如釋重負的感覺油然而生。

身上背著那遺詔,說實話他萬分之小心。

甚至於一路上幾乎沒有眨眼過,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到何等程度,他的心中可是萬分明白的。

一個疏漏,這結果都將會是十分可怕的,到了如此時候,自然,絕不會敢有半點鬆懈。

現在好了,東西已經交上去了,不管之後是什麼結果,都和自己沒有多大關係了,這還不到時候,就挑下重擔的感覺,當真很不舒服。

身後跟著吳法,徐衍心中可謂是好受多了。

不管怎麼樣,吳天那種性子,還真就不適合做自己的宗衛,這一路上差點沒被那傢伙給氣死。

雖說可謂是絕對的忠誠,實力也比吳法要強上很多,但是,始終,這侍衛嗎,還是吳法這樣來的舒坦埃

本身,他是想要回王府的,畢竟,這王府現在到底什麼樣,他可是也都不知道,聽吳法說,聿王府自從方喬木前來,便就已經開始變得繪聲繪色。

外加上蒙召的加入,更是讓一般的勢力完全不可小覷那聿王府。

現如今正好照常運轉,雖說本身比之自己那些兄弟,相對還是薄弱了不少,但是,現在的方喬木正在嘗試和自己的學院溝通,希望他們能夠派出幾個高手前來組建一個陣法。

若是當真建成了,那這聿王府縱然還是和之前一樣的實力,卻也不擔心安全問題了。

天知道,這一次的事情之後,自己那些兄弟們會不會惱羞成怒,再一次的刺殺他。

在這京城之中,刺殺的高手可就絕非是金丹三轉那般簡單了埃

若是就連這個問題都不能解決掉的話,那對他徐衍而言,王府,都不是自己最安心的地方。

不過,走到天工閣駐地的時候,徐衍卻改變了主意。

自己也都算是天工閣的一份子了,但是,卻始終沒有機會進去過。

更別提在裡面得到些什麼了。

當時的老爺子,之所以會同意自己進去天工閣,其實也就是想要在其他方面幫自己一把。

到是自己,一直太忙甚至於沒顧得上去天工閣。

過幾日,便就是自己聿王的冊封大典了,再次之前要是在不去的話,未免有些太不像話了吧?

他此去,到也並不是為了就得到什麼這般膚淺,天工閣是什麼地方?

真正高手如雲的地方,若是在裡面留下一個好印象,這絕對比那些混跡官場的存在招攬麾下,要有用的多。

相比較其他的部門,天工閣固然也在京城,其實,本身卻是可以活動的。

整個大殿都是建立在那半空之中,擁有巨大的陣法組成,如同之前徐衍所看到的飛舟一般。

只不過,這等地方比飛舟卻要大的多,更為精密的多。

一個個石台階,似乎是懸浮在空中,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十分的魔幻。

當徐衍第一步踏入這台階上的時候,便就瞬間浮現兩個侍衛般的身影。

長刀一架喝一聲:「天工閣重地,閑雜人等不得接近。」

顯然,這乃是整個大秦最為機密的地方,縱然一些皇族,沒有陛下的命令,也都絕對不允許進入的。

「我乃大秦聿王徐衍,奉身上之命前來上任。」徐衍第一時間表明身份,將屬於自己的身份令牌,也都直接亮出。

這等環境之下,可不是自己造次的地方。

「原來是聿王殿下!請進。」雖直接讓路,但是兩個侍衛卻沒有半分表情。

別說討好了,就連絲毫情緒波動都不曾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