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九章:築基九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築基九轉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築基九轉

若說這京城之中,到底什麼地方靈力最為濃郁,這必然是天工閣無疑了。

甚至於,比皇宮整體的靈氣濃郁程度都要高出一些,當然,這比不上皇帝如常就寢的地方,可相比較而言,天工閣所在,卻是所有大秦士子所最嚮往的地方。

一進入其中,徐衍便就感覺到了濃郁的靈力襲來。

其實,這天工閣,一直以來在這大秦都是如同世外桃源的地方,很少與外界接觸,更別提什麼大師將會出現在這京城了。

整個巨大的空中堡壘之上,一個個小型的院子橫豎排列,最中央的,則是一個巨大的院子。

這院子裡面,儲藏著大秦大多數的機密,更加是整體的研究場所。

傳聞,那空中城池一般的飛舟,就是這裡研究開來的。

說實話,若是這大秦沒有天工閣的話,恐怕在萬年前,便就被周邊的國家所吞併了,一直以來,整個皇室對天工閣的重視程度都提升到了國家安危的地步。

自然,這也都有著自己的道理。

當徐衍看到一個個巨大的宮殿,在這個時候竟然可以活動自如,甚至於變形的時候,整個人對這裡面的心馳嚮往,便就來的更為激烈的多了。

多少年之中,自己穿越之後都在幻想,若是能夠看到什麼魔幻一般的東西,自己將會何等的吃驚,何等的沉迷其中。

而現如今,他卻真正的看見了,若是說心中那一點激動都不曾有,才是最不可能的事呢。

「聿王殿下?」一步步湊上前去的徐衍只聽後面傳來一個聲音。

當他猛然回頭的時候,一個道士模樣的老年,便就站在了其身後,臉上到是沒有絲毫的波動,但這話,到也沒有半點恭敬。

若是換做在京城,不說徐衍,哪怕就算最能沉得住氣的大秦皇子,估計都會很是不爽,甚至於開始訓斥了吧?

可惜的是,這裡是天工閣,整個大秦現如今真正的命脈所在。

為何,大秦能夠段時間之內從三品帝國直接騰升到二品帝國?其中,最功不可沒的甚至於不是軍隊,而是天工閣。

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各種法寶,各種靈力機關甚至是傀儡,沒有一個在戰場上不是發揮出巨大作用的。

甚至於就連一些高級修士,都是死在了這些出其不意的機關法寶身上,而這般說的話,天工閣的功勞,當真蓋世。

要知道,現如今天工閣的閣主,哪怕就算是見自己老子的時候也都是不用跪拜的,甚至於自己老子還要對其禮遇有加。

這就是差別,朝臣能夠做到這等地步,已經算是到了極致了好不好?

「前輩是?」徐衍不敢大意,當即對面前這老者行禮。

一個大秦皇子,首先對朝臣行禮,這可是聞所未聞之事埃

但是,對天工閣的前輩行禮,卻是很順理成章的,徐衍甚至於就連半點那種心裡不適都不曾有絲毫。

這就是地位帶來的榮耀。

用老爺子的話來說就是,能夠進入到天工閣的,大多都乃是瘋子,這樣的瘋子,你還能讓他們各種在意繁文縟節?別開玩笑了。

「我天工閣,從不招收築基巔峰以下修士,殿下,你這築基六轉,並不適合上我天工閣。」那人毫無情緒道。

本徐衍就已經有所準備人家不會待見自己了。

畢竟,這群天工閣的存在,在父皇的眼裡就都是一群瘋子,想要和他們說什麼身份,地位,這根本就是行不通的事情。

人家有些人就算是見到父皇這樣的存在,不破口大罵,表達出不滿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自己不過區區一個皇子,他們又如何會對自己另眼相看呢?

他們的眼中,除去了自己的研究,恐怕也就只有修為能夠令他們提得起興趣了吧?

這一次,若非是大帝下令,他們就連想要讓徐衍進來的想法都不曾有。

大帝畢竟是真正最支持他們的皇帝了,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可惜的是,第一眼看到徐衍,這老爺子就差點沒炸了。

讓你走後門進入這天工閣也就算了,甚至於就連實力都不達標,當這裡是小孩子玩的地方嗎?

一時間,他不敢對這皇帝陛下有所不滿,但是,對這位所謂的聿王殿下,卻也開始有些不滿了起來。

你丫自身的實力都不夠,進來幹什麼?這點自知之明難不成都沒有嗎?

「什麼?最起碼築基巔峰以下?」徐衍也都有些蒙圈了。

這話老爺子可沒和自己說過埃要早知道如此,自己等到了那個修為之後在來也不遲埃

現在到好了,自己堂堂聿王,卻被別人有所看不起,這也真算是要了命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的名聲是不是會一落千丈埃

換成之前,徐衍或許不會在意自己什麼名聲,但是現在,為了奪嫡,名聲這等東西,可是十分之重要的,一旦丟了,還如何去和自己那些兄弟們斗?

「你不知曉?」這次輪到老者詫異起來。

本還以為他乃是故意為之,但現今看來卻是不知者無罪,既如此,規矩卻還是不能破壞,該如何呢?

「也罷!既是陛下之子,老夫便也通融些許,這裡有粒丹藥,可提升你之修為,但限時不過一天,若是一天以後你能進入築基九轉,扛過了這丹藥之力未曾有絲毫浪費,那我天工閣便就收下了你,但若失敗,哪怕只差一絲,從今往後,天工閣你便在不能進入。」說罷,就從懷中掏出一玉瓶。

交到了徐衍手中。

徐衍一愣,頓時一股狂喜從胸中襲來。

怎麼也都沒想到,竟然還能有如此好事。

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好1

不過,轉念一想,他便就又開始隱隱間後悔了起來,這到也符合人天工閣的作風,看似自己怎麼也都佔便宜的考驗,其實若是失敗,這懲戒也都還很大的。

天工閣,這是何等地方?若是日後在登基之前便和天工閣徹底無緣了,那多少可能性將會泯滅?

這乃是徐衍所萬萬不能忍受的事情,又豈是一粒丹藥可補償的?

想到這,他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要用一粒丹藥打發自己出天工閣而已。

畢竟,他們不歡迎自己這樣的王爺也都還在情理之中,但是,一開始就設下這等障礙,可就有些不合情理了埃

誰說這些天工閣的存在一個個都是瘋子?人情世故完全都不懂。

他們真的耍奸詐的時候你壓根就防不勝防好不好?

就比如之前,一瞬間徐衍所想到的也都是絕對不吃虧,但是現在一想來,估計還真就上了當了。

在看看著老者那一臉微笑的樣子,徐衍就有些氣不打一處來,這還真就印證了那句話,天下沒有掉餡餅這類事情埃

「前輩果然不凡!僅僅一句話,便就讓晚輩自己進套了。」徐衍頗為無奈的說道。

這答應都已經答應了,難不成還能夠反悔不成。

且不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自己堂堂一個大秦王爺,在這件事情上要是反悔,這傳出去也都完全不可想象埃

明明被下套了,他也都只能硬著頭皮,這般吃癟的情況,可是他之前所從來沒經歷過埃

「大秦皇子就是大秦皇子,僅僅一瞬間這就反應過來了,不過,賭局已成,明日此時,你若是不能到築基巔峰,那就不用來這天宮院了。」老者很是暢快的笑道。

好長時間了,這天工閣都很少出現這般聰明之人。

其實,隱約之間,他都想要留下面前這位皇子了,不過,規矩就是規矩,這規矩且還是閣主所定下來的。

他若是沒有如此本事,哪怕就算在如何聰明,在如何反應快,也都依舊不可能留在這天工閣。

更何況,對他們這些天工閣之人而言,承諾,賭局,這就是最為嚴肅的東西,一旦生成,便斷無更改可能。

「既如此,那還請前輩給晚輩找以個安歇之地,我好服用丹藥。」徐衍固然心裡不好受,但總歸也都還表現出了風度。

總不至於因為被坑,直接在這天工閣大吵大鬧吧?要是這般,就算老爺子也都不會看得過去的。

自己還想著進那天工閣偷技術呢,這要是真的將這天工閣得罪了,豈不是得不償失?

這種蠢事,哪怕就算明明知道被坑,徐衍也都不會做出來的。

「好,有志氣,左手邊那小院子,便是你的了,明日此時,我定會準時出現。」大笑一聲,老者轉而一步步朝著正門那大院子走去。

眼睜睜的看著其一點點消失,徐衍臉上的苦笑更為濃郁了起來。

這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埃

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憑藉三世為人的經歷,在鬥心眼方面,自己一定會比一般人要強的多,隱隱間甚至直覺有些無敵於天下的架勢。

但是現在的他卻才知道,原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千萬不能小看這天下群雄。

只有真正的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方才能夠一直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這一次,自己敗就敗在未曾重視,試想,這天工閣,難不成還能如朝臣一般的對自己如此恭敬不成?

在他們的眼裡,自己頂多也就是個走後門的權貴罷了。

既是權貴,那皇族和一般的權貴,又有和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