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五十三章:原來是戰神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原來是戰神盔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五十三章:原來是戰神盔

這種東西,在蠻族之中都很難量產,乃是滿足某些超級部落的首領賞賜屬下所用。

一般來說,大的部落之中都將其當成榮譽的象徵,也是真正的寶貝,又如何會出現在人類的世界之中呢?

要清楚,這大秦根本就吧出產所謂的機心啊,而機心,則就是傀儡和一般寶貝所能夠共存的萬能粘合劑。

可想而知,機心的珍貴程度到了何等地步,至少,在徐衍的心中,這種狀況也都還是他所完全不敢去想的,至少,短時間之內想要獲得,也都並不可能。

現如今的大秦,或許寶庫之中會有,但是,也定不會超過雙數,這還是在大戰之中,繳獲的重要戰利品。

其實要是真這般說的話,自己只要開口找老爹要,這也都並非是完全不可能拿到手的,只是,徐衍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奪得皇位,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步步走上巔峰。

家族,或者說是現在的大秦皇室,的確可以幫助自己,但是,同樣的,在自己的心中,這種幫助卻永遠都不能是無條件的,因為,那樣下去,自己將會沉迷其中,真正的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二世祖。

他明白的知道,只有真正靠自己努力得來的東西,那才是值得自己珍惜的在這點上,一直以來都沒有任何的區別,也就是這般,徐衍才會如此的委屈自己。

很多東西,包括這機心,自己要是真的想要,一句話其實也就能夠得到,但是,那樣做又有何意義呢?至少,在徐衍這裡,天上掉餡餅這樣的事情固然很是讓人舒坦,但是,卻也一樣令人不思進取,這就如同中毒一般的情況。

「若是我能找到,那定會請前輩出手的。」徐衍很是凝重的說道,不過那雙眼睛之中卻出現了一絲難色。

其實這些,都看在老者的眼裡。

他何嘗不知道徐衍要是真的想要不勞而獲,得到這機心的可能性是有多高?

你可別忘記了,面前的這聿王殿下,可是現如今那千古一帝最喜愛的兒子,很多事情,奪嫡之戰類似的,今上或許不能明面上幫忙。

但是,只是些寶貝的話,他定會毫不猶豫的便就給了他,但是,偏偏,他徐衍沒有朝著這方面去想。

偌大的大秦,難不成就連幾塊機心都湊不出來,這不純屬也都是扯淡嗎?

可就連老者自己都很是清楚,寶庫裡面就有差不多八九塊機心,那沒有如此選擇,這也都令的老者對其另眼相看了些。

這果然不是一般的所謂殿下,更加沒有一般皇子的那種我是皇子,老子就已經天下第二的感覺了。

他想要提升,甚至於比誰都迫切的想要提升,但是,卻不想不勞而獲,只是想著,憑藉自己的努力,實力,一步步走上巔峰。

往往這樣的人,才能夠真正的成就巔峰,老者一項覺得自己看人的眼光比較准,不過,昨天,看著聿王的時候,到也有些走眼了啊,那是相當的後悔。

對於這樣的皇子,老者其實心中多少也都還有些佩服的。

這老者其實本身出生比較貧苦,其實一直以來也都還算是對貴族有了些意見。

但這天底下的貴族要是都和徐衍一樣,信奉的乃是自己努力,他又如何會有意見,或是心裡看不起呢?

這本就沒多少可能性,同樣的,在如此時候,他也不覺得這樣自己就算是所謂的站隊。

「既如此,你要是真能得到機心的話,記住,給我送三個過來,其中兩個乃是給你這死靈之衛煉製的,另一個,則是你身上那層盔甲。」老者表現出了相當滿意的表情。

不管怎麼樣,這個皇子,若是將來真的能夠成為這大秦的統帥的話,也都必定不會真正做出一些有損大秦的事情。

剛正不阿算不上,但是,有自身的底線,對於皇族而言,或者皇帝而言,其實,這就已經足夠了。

沒有雄才大略不可怕,沒有什麼過人的心機,這更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就連自己的心性都管不住的存在。

那樣的人做所謂的帝王,就只能將這整個帝國朝著衰敗的的方面去走,現如今的今上,並不是如此,他的這群兒子們,真正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沒多少,所以,這能幫一把的情況下,還是幫一把吧。

「盔甲?」徐衍有些蒙圈,根本就不知道,這所謂的盔甲又是什麼東西。

「你難道不知?你身上那等可以加持力量,速度的寶貝乃是戰神盔?」這下輪到那老者有些不可思議了。

按照道理說,這小子已經可以熟練的運用了,那定知道是什麼埃

但現在看他那架勢,卻是完全一副根本不知道的樣子,這又算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這賜予他的時候他都不清楚不成?要知道,戰神盔這等東西,那可比所謂的死靈之衛都要稀有的多埃

大秦真正的強橫寶貝之一。

也都是周邊國家不惜和大秦開戰,也都想要得到的法寶之一埃

這個時候,這小子竟然說自己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那便是戰神盔,這得楞到什麼地步啊?

「你是說我身上那曾神秘盔甲?我只知道,那是當年我娘親留給我的遺物啊!到現在,我也不過就能使用手套和護臂而已,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大秦的至寶戰神盔?」徐衍整個人都處在大腦一片空白之中。

實實在在難以想象,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要知道,戰神盔在大秦,那可是真正的至寶埃

又被稱之為是戰神套裝。

更別為戰神手套,戰神護臂,戰神靴,戰神盔甲,戰神護腿,戰神護肩,戰神披風。

除去最後一道戰勝頭盔之外,這樣的組合,若是能全部使用的話,甚至如同戰勝,跳躍一個大級別挑戰,都未曾顯得落下風,真正這大秦的至寶之一。

到現在,大秦製造成功的戰神套裝也不過就僅僅三套而已,而且三套每套的屬性不同。

其中一套,乃是現在當今天子所擁有,其餘兩套似乎沒有了痕,根本無跡可尋。

徐衍知道自己那法寶十分之珍貴,甚至於從護臂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明顯的看到了其實套裝的可能性了。

套裝,這在修士世界之中可是極為少見的,當全部完全可以施展的時候,其戰鬥力的加成,簡直就能夠讓人驚恐。

傳聞,這戰神盔的套裝,哪怕你只有金丹修士的實力,完全能夠將其發揮出來之後,都能夠真正抵擋所謂元嬰期修士的步伐,甚至於與之戰鬥不落下風。

可想而知,這是何等的恐怖了。

「據我觀察,你血氣翻湧,那便就是戰神盔裡面殺戮屬性的那套盔甲了,這般盔甲,的確能夠發揮出讓人不能想象的戰鬥力,但是,對精血的消耗,卻也是很難想象的。「

「若是你能夠找到機心,我在從中將機心加入其中的話,那相對於威力不變,且對精血的消耗,便就小了很多,只不過,戰神盔乃是大秦至寶,其中一些屬性縱然就是我也都不可能懂,所以,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提升其力量,這就不得而知了。」說到這裡的時候,老者的臉上帶出了一絲緬懷。

不管怎麼樣,這都將會是一件十分讓他興奮的事情。

所謂的戰神盔啊,那可是整個大秦真正的寶貝之一。

不要說看了,哪怕就算是感受一下,他也都真正開始滿足了起來。

這就是他,看上去似乎一點那種想法都沒有,但是卻實實在在的明白了這其中的一切。

當然,縱然如此,他也都沒有真和徐衍說想要借戰神盔一觀。

這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在信任的人,這位殿下,也都不會將自己最後的底牌都拿給別人看吧?

知道的情況下,他有如何會說出此言呢?也就是徐衍,要不然,換成一個本身心思狠辣的王爺,知道你知道他身上擁有如此寶貝的他沒有殺人滅口就不錯了。

至少,現在的徐衍在知道這一幕的時候固然震驚,但是也沒有露出絲毫殺意,這,其實就已經看的出來他的心性了。

「前輩,此事咱暫且不提,希望您也能為我保守秘密,咱還是去其他地方參觀一下吧!這天機閣,我可一直都心馳嚮往呢。」徐衍果然在這個時候開始轉移話題了起來,不管怎麼樣,戰神盔的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

要是有人知道了自己身上有如此寶貝,估計第一時間就能夠直接朝自己動手,這個世界,可是從來不缺乏利欲熏心之人。

好在老者只是一直沉迷在研究之中,對於這些,他並不在意,頂多只是想要觀看一下如此至寶而已。

他又何嘗不知道徐衍這般說的目的所在。

直接頗為嚴肅的說道:「殿下放心,這戰神盔在這天工閣之中除了我之外,在不會有人會發現,至於外面,更加不可能,除非您能夠將其所有的盔甲全部使用出來,至於此人秘密,老朽斷然不會說出一個字。」

這乃是氣節問題,你絕不容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