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五十七章:人屠蕭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人屠蕭銑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人屠蕭銑

這樣的穿著,簡直就比之一般的修士都不如。

當那個少年出現在徐衍眼前的時候,他整個人對面前此人頗有些好奇了起來。

差不多大概二十來歲的樣子,一身的修為更是只到了築基九轉,說實話,這要是放在聿王府的話都不夠看,不要說其他什麼地方了。

但是,此人那雙眼眸之中的精光卻十分之澎湃,以至於就算徐衍,到了這等時候,也都有一種從未想過的陰寒感覺。

正如方喬木所說的一樣,這是個人才,固然方庶根本不認識人家,但是,其雙眼之中的鋒芒,卻也同樣對方庶說,這樣的人,萬萬不可放過。

身上不單單有著一般寒門所沒有的傲骨,更有著一雙清明的認識,彷彿,此人天生便能洞穿先機般。

「你就便是方總管所說的人才?」徐衍一字一頓道,雙眼之中同樣蘊含了凝重。

不管怎麼樣,這樣的重視必須要給人家,他可不想這剛剛看見,便因為自己蠻橫的態度,導致人家對自己失望,改投他方呢。

如此一個人,縱然自己不能得到,也定不能讓別人得到好不好?若不然,這便定將會是自己最大的威脅。

這就是徐衍對此人的評價,或許太高了些,但是,他卻不可置否。

因為徐衍相信直覺,自己的直覺不說錯不了,但是定要以防萬一,他的到來,恐怕對自己不簡簡單單乃是助力那般了,在這個時候,他給出了這個青年很正的定位。

「士子蕭銑,拜見聿王殿下1略微躬身,此刻的蕭銑並沒有直接跪拜。

原因很簡單,縱然現在他已經見到了聿王殿下,但是,自己卻還並非聿王殿下的門客。

用他的話來說便是,聿王殿下在考察自己,自己又何嘗不是在考察他呢?

畢竟,很多時候,士子在選擇主公的時候,同樣也都十分之苛刻的,尤其是那些有絕大抱負的士子,說是恃才傲物,也都不為過。

「蕭銑?」猛然間,方庶的腦海之中想到了這個名字。

前世的他,同樣聽過這個名字。

但是,這個名字卻始終是他最憤恨的人之一。

到並不是因為他真正攙和了自己和三哥之間的事情,也沒有投入到老三的麾下。

事實卻恰恰相反,他和自己三個徐天峰乃是死敵,那天生的看不慣令和脾氣的緣故,被老三各種針對。

以至於上輩子他在死之前,這個蕭銑直接造反了。

親自統領四十萬修士大軍,從東陽郡一直打到了近乎京城。

這個人,可以說在很多人的眼裡根本就是一個戰神,本身的修為不高,但是統兵的本事卻是恐怖之極。

從出發的時候十萬大軍,打到了中途膠著時期的四十萬修士大軍。

而快到皇城的時候,已經是作用一百三十萬大軍的大秦第一號反賊了。

縱然當年老三徐天峰手下乃是精銳盡出,但是卻依舊拿這蕭銑沒有絲毫辦法,以至於令的當年本就風雨飄搖的大秦雪上加霜。

他徐衍固然當年和老三乃是互相看不慣的敵人,但是,卻也是大秦的皇子。

對於這樣的人,他自然十分憤恨,重生歸來之後,他甚至於想過尋到這蕭銑,暗暗將其斬殺,不過一想,這也就覺得沒必要了。

畢竟,蕭銑之所以反叛,那是因為老三的緣故,這輩子,到底是誰坐那個位置還不一定呢。

要是真的老三坐了這個位置,自己在動手也不遲。

而且,這也還不是他真正的恐怖之處。

前世被譽為戰神的他,且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殺神。

和徐衍在地球時候的歷史人物白起一樣的名聲,但是做出來的事,可當真比白起要厲害多了。

其中影響最大的便是,他發明了一種叫做滅魂陣的陣法。

在邊疆戰役的時候,直接用如此陣法滅殺掉了南國大軍四百萬將士的靈魂,徹底身死,在無重生可能。

可以說,前世的他,一生都乃是為了仇恨而活,當年老三殺其父母兄弟,以至於那個溫文爾雅的存在,徹底的成為人屠,死在他手中的大秦和周邊帝國修士生命,就不下千萬。

這樣一個人,若不好好引導的話,將來勢必是這塊區域最大的禍害。

徐衍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招賢納士,竟然會把這麼一屠夫給找到了。

難怪之前其那雙眼之中散發出寒意滿滿的精光,此刻的他,固然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但是,人屠的氣質,卻是彰顯無疑。

這是一個不將任何生命當回事的存在,多少年後真正的軍事霸主。

腦海之中,開始仔細思量應該如何,其實此時的徐衍,也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他知道,想要雄霸天下,必要的殺戮是必然的,甚至於可以說這本就是一部殺戮的凱歌。

但是,遇見這樣一個將性命和靈魂壓根不當回事,甚至於骨子裡有些殺修士為樂的將軍,他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將其招收麾下。

「為何進我麾下?」徐衍終究還是沉聲道。

不管怎麼樣,到了這個時候,想要在繼續端著已經沒多少可能了,況且,這的確是個自己需要重視,甚至於尊重的士子。

因為他,不管加入到誰的麾下,這都將會發揮出無窮的力量。

「以為殿下之才最有可能做上那個位置。」蕭銑絲毫不懼,直言不諱道。

這也是他做事的風格,在戰場上,他詭計多端,無論什麼樣的逆境都可翻轉。

但是在尋常時候,他卻是個多少有些鋒芒畢露的存在,截然不同的兩種性格,竟然能夠在一個人身上看見,到也是奇了怪了。

「既如此,那你便在我麾下做個參軍吧!不多時,我將會出征,具體目標未定,但至多不會超過半月。」徐衍終究還是說道。

沒有太多的驚喜,但是,這句話卻是對對方最大的肯定。

一般的士子,哪怕在如何傲氣,加入王府,這也都需要在王府之內熬上一兩年,之後才看其才氣進入仕途。

修士則不是加入軍隊,便是建立江湖組織。

而謀士,至多在王府時期,也只能算是個幕僚。

但是,參軍這意義可就完全不同了埃

一般王爺很少帶隊出征,但是,每一個皇子真正若是出征的話,大多不死都能夠成為一代名將。

而第一個參軍,則幾乎就定是軍師的角色了,甚至於有可能直接帶隊,成為一軍統帥。

蕭銑這輩子的夢想便就是一軍統帥,卻不成想,這聿王殿下一開始便給了自己如此機會。

「屬下蕭銑,拜見主上。」再無之前那半點傲氣。

蕭銑很坦然的直挺挺跪在徐衍身邊。

徐衍一擺手,他才站起,雙眼之中充斥著濃濃的興奮。

其實這也是蕭銑一直以來的特點,那便就是忠誠,只要他認可了一個人,或是有人能認可他,那他便就是那人徹頭徹尾的猛將。

當年的他,便就拜入到了老四的麾下,可惜的是,鬱郁不得志,老三的針對令的老四更是做順水人情根本不管。

以至於才會有父母被滅那般慘案,讓他徹底傷心遠走他鄉自己組建其一個隊伍。

若不是這般,父母不死,當年的蕭銑,也不會徹頭徹尾的成為一個魔頭,人屠。

可就算如此,蕭銑也對老四絕對的尊敬。

有老四的軍隊在,他便繞道而走,不傷分毫,可見此人那心中的忠誠和執念,就連叛亂,針對的,也都是與自己有恩怨之人。

而前世說到底,老四其實也能稱得上是幫凶,但是,就是因為其在他最凄慘的時候收留了他,哪怕未曾唯一重用,這份情,他卻還是記得,從來也沒想過要報復老四徐軍。

要知道,前世的徐衍和老四的關係其實還可以,不止一次,老四徐軍都十分後悔沒有提拔蕭銑埃

這樣一個人屠,運用的好,那便就是無往不利,可惜的是,太難掌控。

真正傷人傷己的一柄利劍。

「王上您1身邊的方喬木眼裡詫異不已。

本以為,這個還未曾考察完畢的蕭銑能跟隨徐衍進入軍中,這就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了。

卻不成想,這第一參軍的位置,竟然就這般被徐衍送了出去。

他難道不知道這參軍的意義嗎?

甚至於有可能比他的宗衛還要前途無量埃

「不必說了,我從他眼裡可以看的出,此人乃驚世之才,既然有如此大才,那便必要委以重任,至於忠誠與否,那便就要看我是否能夠降的住他了。」徐衍慢悠悠道,但是這口中,卻充滿了信心。

以至於方喬木在此刻終究不在說話。

因為她發現,自己似乎走入了一個誤區。

新加入的謀士也好,修士也好,又有誰是真正完全忠誠的呢?

所謂的考察也不過就是他們的脾氣秉性而已。

若是敢收不敢用,定會讓下屬們離心離德,這更加得不償失。

而忠誠這種東西,也同樣不是一蹴而就的,既然敢收,那便就決不能只注重放心,因為,有些大才,你越是這般,他越是會黯然退常

日久見人心這到不適合御下,但是,若手段用的好,讓一個人對你越發忠誠,這卻也絕對不是什麼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