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五十八章:父問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父問子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五十八章:父問子

七月十四。

徐衍的冊封大典上,整個帝國的能臣武將除去那些封疆大吏之外,大多都已到常

按道理來說,封王此等事情固然重要,但是,卻也很難到這種地步,畢竟這之前多少年裡,依舊有五個皇子被封王了。

但是,因為這一次,整個大秦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加之大帝在這幾天之內連續推出了好幾項讓人看不透的政令,令的不少臣子都開始有些捉摸不透這位君主了。

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下,這一次的封王大典,可謂盛況個空前。

其實這些事情對徐衍而言,當真不算什麼激動的情況。

甚至於這整個人一直被擺弄,他差點沒有吐了起來,果然,這樣的事情還是當真不適合自己的埃

如此的前提下,整個一天這般大典在徐衍這裡都是走馬觀花。

到也都有些收穫,但同樣並不是巨大。

整個大秦的朝臣體系,可以說十分的複雜,一般的小人物,想要拜入王府這本身就覺得自己不曾有資格,不是實力不夠,這便就是能力不夠。

價值家族,或者身邊沒有什麼強橫的力量,能夠被聿王看得上那才怪了呢。

而那些真正擁有一定權利,或是說背景深厚且有能力的朝臣,是絕對不會輕易示好加入的,在這點上,徐衍也都很是清楚,自不會多說什麼。

整個冊封大典過程極為龐雜,這裡便不在表,反正徐衍不是很開心就對了。

至於這到了傍晚,一切結束之後,這才令的徐衍好不容易親近了些。

可也就是這剛剛準備休息的時候,卻傳來的皇宮裡面老爺子的召見。

很顯然,老爺子也都在等冊封大典完畢呢。

兒子想要做什麼,老子自然心中心知肚明,結合這現如今的形勢,這也該是為他之後的發展選擇一條路了。

要是換做其他兒子的話,他或許不會說什麼,直接就下令,反正那也是聖旨,你縱然不願意接受也都必須要接受。

但是面對自己這個最寵愛的兒子,徐蔚還是給了他選擇的機會的,現如今,時間緊迫,當夜便召集他前來,這也就自然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徐衍到是沒有想到老爺子會如此召集,趕忙穿上蟒袍便就朝著宮內趕去。

這蟒袍可是今天上午內務府剛送來的,代表著皇室的威嚴,除去王爺幾乎不可能有人敢穿。

那種金線織造的綢緞,當真讓徐衍感覺這大秦貴族的威嚴和腐敗埃

不過,他現在乃是王爺,整個大秦最為巔峰的存在之一,這般狀況,到也符合他的威嚴。

到不是他炫耀,實實在在是因為,今晚上一過,估計自己這蟒袍也都沒多少需要穿的時候了,開玩笑呢,無論是從軍還是接下來去其他地方,對他而言,這都可以說是十足的下放埃

歷練很是重要,但是身份地位,尤其是剛得到那彰顯身份地位的東西,不穿出來炫耀一番,可不符合徐衍之前那種性格。

養心殿!

進入的時候老爺子依舊還在那處理著各方面送過來的加急文書。

不得不說,徐蔚乃是一個幾乎事必親躬的帝王,每天在養心殿的時間甚至於超過八個時辰,很多繁忙的時候就連雨山都將要在養心殿邊吃邊處理政務。

可想而知,這樣一個地位,真正你若跟隨在其身邊的話,對其的那種欽佩,是何等的強烈。

見兒子前來,老爺子終究還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文書。

站起接過大太監遞給他的一杯茶,這便就在旁邊類似於茶几一樣的地方做下了。

「來,坐!好不容易熬到你冊封大典結束了,你我父子,是不是也該好好談談了?」老爺子並沒有擺什麼皇帝的威嚴。

這一天天的幾乎大部分時候都要端著,好不容易單獨見見自己兒子,那還用得著端著架子。

更何況,徐蔚在徐衍的面前,可是從來都沒有端架子過。

徐衍小的時候,老爺子九五之尊之體,不也一樣被這兒子騎大馬?

「父皇是想要問我接下來的打算吧?想必天工閣那邊的反饋也都已經來了吧?」徐衍一笑,到也沒有多言。

天工閣哪裡,自己固然很是重視,但是,任職,或者說和他們一起研究,這種事徐衍能做,但也決不能浪費太多時間。

進入天工閣,主要還是為了發展自己的實力,其他的東西,他徐衍可也都不是一個沉浸在研究之中的人。

這點,一進入天工閣之後,那老者的反應就已經明白,自然,這些彙報,也都會到自家老爺子的案頭。

他知道兒子志不在此,甚至於知道兒子的想法甚至於比自己還要激進的多。

這讓老爺子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更看到了現在明顯已經開始衰敗大秦的未來。

他真的無動於衷嗎?很顯然不是的,現在看來,自己不過就三五年的壽命了,但是,要是能夠在這三五年之中看到自家大秦崛起的希望,那他,是什麼樣的代價都願意付出的。

更何況,從那先祖遺詔之中,自己還得知了這個世界上擁有可以令自己現在這狀況好轉的丹藥,哪怕僅僅就是為了自己的性命,他也都不希望自家兒子一直龜縮在天工閣之中埃

想當年,兒子不願意入世,甚至於一直都勵志於做一個逍遙王爺,那這般,老爺子自然不會去逼迫自己的兒子。

這就和現如今他對老六的態度是一樣的。

但是,既然兒子想要做出一番功名,這還是對大秦實實在在有好處的事情,那作為父親,就必定會支持。

可惜的是,這樣的支持一旦出現,自己兒子,也都會隨之危險至極,如何在這二者之間權衡利弊,這才是他現在最糾結的事情。

打不定主意之下,封王大點當天夜裡,也便就召喚兒子來到身邊,想要聽聽兒子此時自己的想法。

「你不願意在京城?這也好,至少,能夠段時間之內離開是非之地,但是,哪怕去封地,也比領兵要強的多吧?」老爺子到也沒有拐彎,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顯然,從內心而言,他是不願意看到自己兒子去冒險的。

哪怕現在的大秦很是需要戰爭,甚至於迫切的需要出戰。

但是,用自己兒子去激勵士氣,卻也還不到這一步,任何父親都不希望自己兒子置身於危險之中,哪怕這個父親,乃是現在大秦的千古一帝。

所以,他打心眼裡不願意兒子去冒險,哪怕明明知道,要是真的前去了,才會是兒子崛起的機會。

別看著奪嫡之戰自己這個做皇帝的很難決定一切,但是,卻也並不能說明,若是自己真偏向於誰,就當真不能扶他上那位置了埃

畢竟,現在的宗府和皇權之間,還是皇權一家獨大的。在這方面上,皇帝的心裡,必然也都成為宗府最大的考量。

更何況,朝堂之上的事情乃是他這個皇帝做主的,那個兒子他想要任其發展,哪一個有給出一些阻礙,這些,可都不是宗府能夠說的上話的。

固然能夠說的上話,也都一樣不會有什麼效果,皇帝不聽,你還能夠去和皇帝理論不成?

皇帝始終還是皇帝,很多事情也都一樣不能隨心所欲,就比如,現如今的老七要前去領兵,自己哪怕心中擔心他不願意,結合各種實際,他也都必須要答應。

因為,似乎這樣做對大秦才乃是最好的選擇。

父子之情固然濃郁,但是,這父子二人,卻還是都同樣將大秦看在第一位的。

徐蔚為何會是千古一帝,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不也就是因為他萬分的熱愛這個大秦,這片土地嗎?

「既然想要群雄逐鹿,讓大秦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所謂的歷練,危險,就定會是存在的,不能因為我是您的兒子,現如今的大秦聿王,就要規避風險,一步步做個一切不懂,甚至於實力不濟的王爺吧?」徐衍給出的答案令的老爺子無法反駁。

保劍鋒自磨礪出,這個道理他的心中是很懂的。

當年的自己之所以會成功當上這個帝王,不也都是因為經歷過無窮無盡的危險嗎?

危險和機遇乃是並存的,老天給了他,給了徐衍這般能力,但若是一點磨練都不曾有的話,那他們也都註定將會平庸。

就必須徐衍所想的前世,便就是如此。

難不成,他前世的智慧和現在的智慧又什麼區別不成嗎?

其實唯一的區別,就是心態不同了。

可偏偏就是這個心態的轉變,令的前世在人看來十分窩囊的徐衍,變成了今天在京城都無數人談論的聿王殿下。

有些時候,不過就是一念之間,但是所能夠爆發出來的威能和成長度,卻是實實在在讓人無可想象的。

這就是這個世界真正所令人著迷的地方。

戰爭,危險,甚至於是修士,每一個都有著自己的機遇。

只不過,要看你到底是否能夠把握的住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