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六十三章:怒而反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怒而反擊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六十三章:怒而反擊

徐衍其實在走的時候就已經能想到,定會有別人會針對自己,本身,也都讓屬下的人小心翼翼了。

但是,卻始終還是沒想到,竟然他們會做的如此快,甚至於狠。

自己一個兄弟,就直接沒了前途,哪怕就算是他,心中那種痛心疾首,也都是絕對難過的。

實在是無法想象,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將事情做的如此絕,難不成就當真不怕自己報復嗎?固然現在自己的實力乃是最弱小的,但是真要死磕的話,也都定會能咬下他們一塊肉來埃

「現在種種跡象來看,應該是三殿下下的手,畢竟,三殿下在神捕司的人最多。」很是嚴肅的說道,吳法自然知道事情恐怕不會這般簡單,但是,現如今種種矛頭都指向了老三,他難道還能說什麼嗎?

大家都知道,徐衍和老三之間的關係很差,甚至於到了死磕的地步,別人皇子,或許還不會做的這般狠,但是老三要是插手的話,就定會如此。

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任何解釋,都已經算是徒勞的了,實實在在難以想象,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會早就這二人如此巨大的恩怨。

「還有,我們寧城那邊,也陸續湧現了很多江湖人士在毀我們根基,很顯然,這些人都是和三殿下接觸密切的江湖人士,這件事,也是他們做的。」說道這裡的時候,吳法同樣頗有些憤怒。

兄弟之爭,其實爭的就是那個位置,在他的眼裡,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弄的這般你死我活。

自家殿下平時也都算是低調,為何,這三殿下就一直抓著自家殿下不放呢?

根本不給人絲毫的喘息機會,這樣下來,這不逼著自家殿下和他死磕嗎?

這樣的情況,他實實在在有些想不明白。

「看來老三是鐵了心想毀掉我的一切啊,只有這樣,我才不可能崛起,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安心。」徐衍說出這話的時候,簡直已經咬牙切齒了。

其實,這其中有著很多的疑點,他自己心中也都很是清楚。

就比如寧城周邊這些事情,的確像是老三的作風,甚至於徐衍敢篤定這定就是老三讓人做的。

但是,相比較下來,京城的那件事情,卻絕對不會是老三做的,這一點,徐衍也都心知肚明。

因為,老三是不可能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的。

更何況,這樣做的話,會令老爺子對他的感官十分不好,設計陷害,甚至於下手陰毒,這絕對可以說是老爺子最大的忌諱。

這些,老三不可能不知道,其他的皇子或許因為宗府的原因,在這奪嫡之戰之中,是不太會去在乎老爺子的,畢竟,在他們看來,老爺子不可能左右絲毫。

但是,老三這種聰明人,要是就連這點都看不穿的話,那也才是真正的奇怪了呢。

很顯然,老爺子或許在宗府之中沒有太大的話語權,但是,始終,這也都是大秦的皇帝,他這樣的千古一帝,真正要想力挽狂瀾般的推那個皇子上位,他的優勢就定會巨大,雖說這其中也都定會有很大的阻力,但是,他要是認準厭惡那個皇子,不想要其上位,這可就是一句話便就能準的事情埃

這樣的情況下,以老三和其身邊那些謀士的聰明,是絕對不會在老爺子眼皮子低下,做出這樣卑劣的事情。

哪怕就算真的這般做,也都絕對不會留下絲毫讓人懷疑的痕。

而現在看上去,雖說表面上,老三乃是和神捕司交情最深,但卻明顯就是一種陷害埃

在徐衍的心中,更加傾向於是一直未曾顯山露水老五做的事情。

這老五,本身骨子裡也都是個十分陰狠的人,上輩子最後的奪嫡之戰,才算是徹底的顯露出來,毒計是一條接著一條,在神捕司同樣有人人手,如此一次陷害,不但是狠狠打擊到了徐衍,更是能夠打擊徐天峰,何樂不為?

只不過,就算徐衍心中心知肚明,在這個時候也都沒有打算追究或是直接揭開。

既然這老五如此想要自己和老三鬥上一斗,而且老三同樣也的確在攻擊自己後方,那便就和老三鬥上一斗好了。

只有這樣,才能完全消除掉老五的戒心,之後自己要是在暗中弄出點什麼事的話,定將會直接將老五的勢力打掉大半。

老五這樣的毒蛇,你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必須就要一雷霆萬鈞之勢壓得他不能翻身,若不然,被這樣一條毒蛇盯著報復,將會極大的破壞他的計劃。

老三固然陰狠,但是,相比較老五的陰毒,可是又相差很多啊,這個時候的徐衍,心中又何嘗不明白這等道理呢。

至少,段時間之內,這不是對付老五的最好時機,但是這份仇恨,他卻直接記下了,等到有機會的時候,他定將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傳訊柳少卿,派出一個營城池周邊剿匪,以官方的名義先給我將那些江湖人士徹底滅掉,記住,不要活口1徐衍在沉思一下之後,用一個十分霸氣的語氣說道。

既然現在的老三選擇開戰,自己那便就開戰好了,哪怕就算是死磕,在這自己的大後方,自己也都是佔據絕對優勢的。

何況,這死磕對他而言,也並非僅僅就是為了報復,真的要是報復,他也都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去報復老三啊,畢竟,其實在徐衍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情和老三沒有太大的關係。

但是,他就是要做出這樣一個姿態以麻痹其他人,自己和他擺出一副死磕的架勢,先滅掉老三的那些江湖人士,老三自然便就知道自己是什麼用意了。

到時候,雙方在表面上忙爭的是不可開交,但是,暗地裡,卻一定能夠形成默契。

畢竟,老三是十分了解自己的存在,在很多時候知道自己做出的事情到底是在想什麼,吃點虧到是可以,真要是和自己死磕的話,老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損失多少。

當然,這是和聰明人之間的默契,要是換成老四老五的話,說不定就直接真死磕了,到時候,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其他兄弟?

「這?」吳法根本沒想到,這個時候的徐衍竟然會做出如此決定,這是拉開架勢要決戰的樣子埃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和三殿下死磕,這不是找死嗎?

唯一能夠看明白徐衍這等決策的,估計也就只有那蕭銑了。

他本就是個玩陰謀詭計的行家,自然知道,這個時候徐衍打的是什麼主意。

本身,他也都覺得這件事情實在是疑點重重,但是聽見自家主子這般說之後,便徹底的釋然了。

「殿下!這把火還燒的不夠,僅僅吃掉些江湖人士,根本無傷大雅,我們既然要做出決戰的架勢,那不如?」蕭銑在身後終於開始出主意了。

很多時候,蕭銑都很清楚,以這聿王殿下的聰明才智,自己出主意的狀況並不是很多。

但是,聿王殿下卻不夠狠,不夠絕。

到了這等時候,本身就已經沒退路了,區區一群江湖人士,又如何會真正讓其他人上當呢?

別看,他現在乃是徐衍身邊的參將,之後也定會和徐衍一起主要發展這軍隊。

但是,作為一個已經跟著徐衍的人,他這個現在還兼職謀士的幕僚,可就必須要做出更大的成績,才能夠得到主子的認可埃

「哦?你還有什麼好辦法?我也覺得不夠,但是,現在我們的實力,還能夠如何?」徐衍也都是一陣疑惑,畢竟,這種事情換成是他同樣也都並不是完全清楚。

很多情況下,看上去縝密的算計,其實還都不如群策群力。

老三何等存在,絕對聰明絕頂,但是不也一樣養著大批的幕僚,甚至於乃是幾個皇子之中幕僚最多的人嗎?

這並不是說老三自己就不夠聰明了,而是,很多時候,大家的智慧,才是能少走彎路的。

「現如今我們麾下不是有那些試圖靠近,和迫切想要得到您認可,加入聿王府的人嗎?這群人,現在可是最好的利用時機了。」天下圍棋盤,家族為棋子。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不能心存憐憫。

這本就是一直以來消息所信奉的一切。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奉獻出的計策,自然也都頗為大膽了起來。

「一群本身不算是在朝中有太大勢力的存在,其實真正起到的作用並非很大,但是,這樣的人,卻都是京官,都有著上朝的資格,分出他們一部分的利益,讓他們去一起參一個封疆大吏,這樣的話,豈不是讓人看的更為如火如荼?」很是簡單的說出這句話,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當這個計策真正要實施之後,將會有多少的人會人頭落地。

「你是說?」

「三殿下手中那幾個封疆大吏,可沒有是完全乾凈的,一個人蔘不倒,但是若是大勢力一起出手,參倒一個,這還是可以的!而且,那些人現在還未曾完全效忠於殿下您,若真的出現什麼變故,對殿下您,也都沒有損失埃」一字一頓道。

很顯然,在徐衍看來,這是一條毒計。

可偏偏這種毒計,卻十分的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