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六十四章:質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質疑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六十四章:質疑

「就按照你的辦法辦吧!真的要是有大範圍反擊,記住,能保全那些人最好保全那些人。」徐衍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這個事情也都還是要做的。

雖說的確有些殘忍了,但是,對徐衍而言,這卻也是現在真正最好的辦法了不是嗎?

要真是他決定的話,其實,徐衍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做的這般狠,畢竟對自己而言,很多事情還是有些於心不忍的。但

是,這方面比之蕭銑,那可就完全不同了,在蕭銑的眼裡,只要能夠達到目的,只要不是無辜的人,那性命都是無所謂的。

殺人,這似乎成了他股子里的東西,除去那些無辜的存在之外,真正能夠讓他動些憐憫之心的人,幾乎等於是沒有。

對於這樣的人,只要利用得當的話,所能夠發揮出來的能量可是十分可怕的,這點,徐衍的心中也都很是清楚,只不過,只要不朝著更加沒有人性的方向去發展,這就必定將會是一代名將。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讓他迷失本性,至少,這也都不算太過困難,畢竟,對徐衍而言,很多事情在自己這裡很難達到,但是,自己的震懾力,還是存在的埃

況且這蕭銑還是一個十分愚忠的存在,只要自己不真正徹底傷了他的心,他對自己的忠誠,定有保障。

實力在很多時候,的確很是重要,但是,這樣的算計,甚至於毒計,在關鍵時候發揮出去的作用,可一點也不比一個金丹五轉以上高手要差。

對於徐衍而言,能夠收下蕭銑,這是一件很是值得慶賀的事情,但同樣的,也是他真正最為糾結的事情。

畢竟,這樣一個人,你要時時刻刻防止他真正的多如魔道,因為他的行事作風,的確已經和魔道很是接近了。

當然了,這些事情,現在還不是徐衍所需要考慮的情況,對於他來說,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將這一切都給順理成章的弄好。

好不容易能夠算計那老三一次,甚至於還不用動用自己真正的底蘊,這樣的情況可是當真用一次少一次好不好?

只要真正能夠成功,這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就顯而易見了,當然了,現在看來,這樣的毒計,很難有失敗的可能性。

「這次的事情,這裡誰都不準說出去,吳法,你幫我拿一塊玉簡來,我有大用,必須要是嚴格保密的。」徐衍終究還是想了一下,最後,想到了一些需要彌補的地方。

將自己的修為痕和一切訊息放到了玉簡之中,這般瞬間,就又一次打出了。

「剛剛不是已經給方姑娘發過玉簡了嗎?這次?」身邊的幾個宗衛都有些不明白。

很顯然,這個時候的徐衍做出來的事情,就連那一直在旁邊出主意的蕭銑,也都有些不解了起來。

很是顯然,現在這徐衍做的一步,很是沒有規律,也沒有人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行了,接下來我們就改去弄一下軍隊的事情了,現在看來,這支軍隊裡面,恐怕也都不會太平啊1徐衍嘴角終於算是出現了一絲笑容。

既然這一切事情都還沒有到那等地步,自己還能夠在這場爭鬥裡面得到一些好處,那何樂不為,只是,最令他擔心的還是林雲,至少,在他沒有完全好的前提下,徐衍這種笑容,會很是稀少。

軍隊裡面,真的會出現一些真正和自己作對的存在嗎?

這乃是必然的。

那群傢伙就連京城都敢去動,軍隊裡面要是不敢動手腳的話那才奇怪呢。

只不過,這次這裡面恐怕不會是老五做的事情,畢竟,老五對軍隊的影響力還是要差些的,根本很難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

在這樣的情況下,老五或許會給自己弄出些麻煩來,但是,至少自己很難會出現什麼其他的情況。

但是,老三哪裡可就是完全不一樣了埃

自己出征之後,老三第一時間便就直接請願出征,這很是顯然,人家是看到了這其中的一些東西,自然,在這樣重要的時候要是不打壓自己的話,那也就不會是老三了。

如此而言,這支軍隊之中,至少也都有不少乃是老三的人,真正帶頭怨聲載道,這也都定是他們。

要知道,哪一個軍隊是不行軍的,哪怕就算是雜牌軍行軍,也都沒有這麼多的蛾子好不好?但是偏偏會出現在自己這裡,這要是說沒有人暗中指使,這絕對是一件很難完成的事情。

當然了,這指使也就是帶動而已,不會真正弄出點什麼事情來。

也就是因為這樣,這個時候的徐衍才不會去整頓,等幾天之後,大家都開始有些筋疲力盡的時候,那種情況下在下手整治,這才是最好的時機。

可惜的是,這天不遂人願,似乎有人不願意看到這般按平安無事,甚至於這主帥就連最簡單的訓斥都沒有。

整個大營,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僅僅是怨聲載道了。

不少對自己質疑的聲音甚至於在這個時候都出現了,很顯然,這是不想要自己當這將軍埃

而這其中帶頭的,則就是湯山軍的一個副將叫做劉勛。

不單單是這劉勛一個人,只不過他的級別乃是最高的,其中,還有好幾個統領和千夫長也都是如此,很顯然,到了這種時候你就算是不願意弄出一些事情,也都不可能了。

「這重病就要下猛葯啊,現在這種架勢,要是不殺幾個人的話,恐怕很難震懾住他們。」徐衍的嘴角也都表現出了一絲弧度。

不管怎麼樣,在這軍隊之中,大多數士兵和將軍都是已經見慣了生死的。

徐衍本身的性格或許還會頗有些憐憫,但是,到了這種時候,他的心中卻比誰都要清楚,所謂的憐憫,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到了軍隊之中,自然也就都有軍隊之中的一些規則,而生死,本就不是自己所掌控的,所以,不管做出點什麼,其實都很是順理成章。

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徐衍的心中並不想要如此去做,也都沒有半點辦法,原因很簡單,你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那就必須要過這一關。

何況,在之前西域的戰爭之中,他的內心固然沒有被磨滅的如同鐵石,但是卻也差不多了,到了這種地步,要是在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在這種時候能夠做什麼,那才是真正的奇怪至極呢。

而這樣的事情,交給誰最合適,這很顯然,交給蕭銑是最合適的。

沒見到蕭銑這傢伙都已經開始陰笑了起來嗎。

主公終於想起來要殺人了,既然如此,那這種美差,就一定會落到自己的頭上好不好?

「先去看看著情況到底如何,難不成我還真就必須要用那種低級的手段不成?」可是,接下來徐衍的一句話,卻令的蕭銑頓時就沒了脾氣。

顯然,在徐衍的眼裡,殺人,這乃是最低級的手段。

也是最要不得的。

畢竟,這場戰爭,在還沒有開戰的時候便就內部不穩,這本就已經算是大問題了。

要是在這個時候還殺人,導致將領確實,這樣的問題就將會更為嚴重。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徐衍固然嘴巴上這樣說,但是心中卻也還是不想要動用這樣手段的。

現如今,真正站起來的人都差不多在他徐衍的眼裡了,要是想要他們不去破壞自己的戰略,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

用不著真正在這個時候公開的動用殺人的手段。

所以,內心本身就頗為糾結的徐衍,在這時候,其實並沒有完全準備好去直接雷霆萬鈞。

愛兵如子這句話,或許對徐衍不合適,但是,說到底,這些也都還是大秦的將士啊,真正開始質疑自己這個主帥,雖說的確有罪過,甚至於算是霍亂軍心,但是,在徐衍的心中,還是罪不至死的,只有真正嚴重到了那等程度之後,他徐衍才會動殺機。

那種時候用蕭銑才是最合適的辦法,既讓其立威了,更加讓自己真正的做穩這個位置。

在到達邊疆之前,要是就連軍心這裡都弄不穩定,那之後的戰鬥談何勝利?直接見鬼去吧。

所以說,現在留給徐衍的時間其實並不是很多了,至少,十天之內,要將這裡內部的問題給完全解決掉,這樣的壓力,可也都一樣不小埃

在來之前,其實徐衍都沒有想這樣多,但是,真正接觸軍隊,甚至於統領軍隊的時候,他才算是發現,原來,這所謂的十萬大軍,就已經算是一場真正的江湖了。

和幾萬大軍,或者說是一個營地比起來,這根本就不能算是什麼江湖,當年的自己,接觸的最多的乃是那萬法營,但是,真的要是說的話,這萬法營和現在這兩個大營結合起來的大軍比較起來,成分比較單一,這所謂的難度,自然也就都大了太多有太多。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這件事情自己要是不能辦好的話,這最後的結果顯而易見將會是十分可怕的,而這樣的可怕,會一直持續到自己戰鬥結束。

要知道,現在的徐衍,最大的想法可都指著在這軍隊之中了。

只要有一步做的不好,甚至於壞掉了名聲,那之後就算是自己打了再多的勝仗,這前期的事情也都是完全不能彌補的,

到了這種層次,徐衍並不想要在去求助什麼,但是,真要是說的話,他的心中,對這樣一場戰爭,心中卻也多少有些沒底。

就連自己的屬下都開始質疑自己了,難不成,自己還要開心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