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六十五章:事情遠遠沒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事情遠遠沒完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事情遠遠沒完

當徐衍第三天再一次巡視大營的時候,比如那流雲營,卻依舊和之前一樣,那種感覺沒有多少變化,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想行軍速度。

其實這樣的情況很是正常,畢竟,大家都乃是修士,哪怕就算是南方的天氣比北方要炎熱很多,對這修士而言,其實也就是多少會有些不舒服而已。

真正要是說累的已經不能自理了,這樣的情況也都還是極少數。

畢竟,要是真那樣的話,真到了戰場上,大家還怎麼打仗?這可是最艱難的問題埃

就是因為判定了真正到了那裡,這軍隊還有著戰鬥力,消耗固然會有,但絕對不會很大,這才會決定如此的。

若不然,修建一個巨大的傳送陣,直接到戰場不就成了?只不過,那樣做的話實在是太耗費資源了,一個那種大型的傳送陣,甚至於可以養一支軍隊一年了。

在如此的條件下,令行禁止,這本身就已經成了軍隊的最主要旋律,這乃是必須要做到的。

而那流雲營的存在,實實在在有些看不起自己的友軍,這才多長時間啊,便就弄出這般多的事情,這乃是將軍沒有和他們計較,這要是真的計較的話,估計大部分很多的帶頭者,這都將會是人頭落地的結果埃

那些人難不成就不知道,這要是真的遇見的一個強勢的統帥,他們會是什麼下場嗎?

和顯然,這些人其中有人就是明白的,但是,卻依舊這般做了。

第一乃是他們本身不覺得這剛剛上任的主帥會這樣做,第二,背後那些人給出的資源實在是他們無法拒絕的。

所以,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或許可能會受到嚴懲,鋌而走險的,也都絕對會有。

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性命十分金貴,有些強者,或是修士,真正因為一些資源去做出什麼鋌而走險,甚至於有性命之憂的事情,難不成就不可能嗎?

顯然,這樣的人不單單是在大秦,就連在周邊所有的國家之中,也都是大把。

說好聽些,那就是亡命之徒,說難聽些,就是不折不扣的瘋子,為了所謂的財富,真正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存在還少嗎?

加入軍隊,這本身就已經預示著自己性命將不會是自己的了,天知道那一天自己就死在了戰場上,在這個時候,要是還不作死的話,什麼時候去作死呢?

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不敢保證,這一次戰爭之中,自己會真正的活下來,但是,他不依舊還是來的嗎?

在這樣不充滿定性的戰場上,自己才能夠得到最好的磨練不假,其實,更加主要的還是,他徐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大秦衰敗。

在這個問題上,就算是自己塗炭了這全大陸的生靈又能如何?他不是聖人,也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會有聖人,所以,為了利益,為了大秦,自己做出來的事情也都不算是什麼。

至少,在他的心中,一切的利益都是以大秦為先的,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之下,哪怕就算是自己違背一些自己的原則,這也都無可厚非。

「將軍1就當徐衍到了這幾個大帳之外,準備進去的時候,只聽見有一個人喊了自己。

這正早晨,大家都在收回自己的帳篷,按照道理來說,所有人都應該不叫忙碌啊,因為不出一個時辰,大家就要繼續行軍。

但是,這管道中央的幾個帳篷看上去卻頗為礙眼。

這可是管道啊,哪怕就算是進隊,在行軍休息的時候也都不能私自佔用。

但是,他們卻直愣愣的就放在了這官道的中央,似乎完全不知道這等命令一般。

這第一時間,便就令的徐衍心中有些惱怒,果然,這軍隊之中,不缺乏那些給其他王爺賣命的人,而這些人,到了自己的軍營之中,要不是刺頭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了呢。

「既如此,那可就不要怪咱了。」徐衍的面色十分不好,很是顯然,到了這種時候,他已經開始不打算在那般藏著掖著了。

真要是動手的話,難不成自己還不是一個普通士兵的對手,哪怕就算是千夫長,統領,現如今的自己,想要斬殺,沒這也都並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吧。

「劉勛?」徐衍一皺眉頭,這個傢伙的名字,這幾天可是聽的比較多的。

他乃是湯山軍的副將,同樣也是整個湯山軍之中有數的幾個真正的金丹境界高手。

可以說,這樣的高手一般哪怕就算是將軍,都會對他們客客氣氣,但是,這段時間這些事情幾乎都是他帶著別人搞出來的,所以徐衍,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傢伙或許同樣不好惹,但是,也都很是憤怒。

他的歸屬問題其實就已經很是明顯了,不管是效忠哪一個皇子,但是有一點卻是絕對可以肯定的,這乃是人家派來給自己找麻煩的存在。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要是還能夠完全忍著的話,其實就已經很是算他有涵養了好不好?

本身,他也是準備震懾一下對方的,卻不成想,那個傢伙直接率先前來了。

這嘴角之上,還有些戲虐的味道:「早就傳聞將軍身為聿王殿下的時候有越級挑戰的能力,實力十分之強勁,我們兄弟不少人,可都是在討論您呢,您看,現在這距離大軍開拔還有一個時辰,末將可否領教領教將軍的手段?」那架勢,聽上去還真就是頗為恭敬,但是這話,卻是充滿了火藥的味道。

開什麼玩笑,在還沒開始戰爭的時候,這群傢伙就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了,甚至於質疑自己的實力。

這的確是一種質疑,甚至於可以說,一個處理不好,自己在這軍隊之中必定會名聲掃地。

當真令的人十分之憤怒啊,看來,這個老三啊,是準備發動反擊,甚至於總攻了。

只要自己真的在這一戰之中輸掉了,那結果,可想而知,這整個南三軍之中,在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這可就困難的多了。

到了這種時候,不出手不成,出手也不成。

令的他直接騎虎難下,也覺得,這件事情絕對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

他很清楚,現在這種將軍,是絕對不敢要了自己性命的,但是,讓自己名聲掃地,這卻也還是可以做到的。

至於之後會如何,大不了自己直接脫離了這等軍隊便可,到時候,自己主子難道還不會認賬不成?

只要主子還在,他就不會懼怕什麼,至少,在這種時候是如此的。所以,哪怕明明知道面前這等存在身份十分之尊貴,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下,他也都依舊不會有絲毫懼怕。

當然了,現如今的事情到了這一步,本身就已經沒有多少後退的路了,這般做,不單單是為了自保,更加主要的,卻還是海量的財富埃

只是,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有些想不明白,到底,這算是怎麼回事?

按照一般來說,這個傢伙可是有些太著急了啊,真要是到戰場上,他對自己的威脅,絕對比現在要大的多。

而老三不是一直都想要自己去死嗎?甚至於暗殺之類的,這也都是層出不窮,怎麼這個時候直接只是想要自己明神掃地了?

不符合常理埃

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乃是自己所不知道,或者是沒有想到的?

事情,遠遠都沒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老三的計劃,一直以來都是一環扣一環的,在你最麻痹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

相比較老三的手段,那之前和自己一直對著乾的張踏月,可就要遜色很多了埃

他必定還有后招,因為,這樣謹慎且聰明的存在,是絕對不會真正就一招了事的。

既然已經準備針對自己,甚至於都開始動手了,這裡面所有的損失,就定會是自己所很難承受的,而現在,名聲掃地固然會對自己有很大打擊,但是,卻也還是不夠好不好?

至此,徐衍才算是有些明白了這老三的用意,這一次出現的這金丹境高手,實實在在就是迷惑自己的,當然了,要是真的鞥能夠打敗自己,甚至於讓自己明神掃地,這就更好了。

想明白這些的時候,周邊已經開始一點點的聚集了很多存在了,很顯然,到了這個時候,大家的心中都還是有著一定想法的。

徐衍不會做出很多動作,但是,在他們的眼裡,卻是還很想著個傳聞之中的殿下,到底有多強橫的力量,是不是夠資格代領這軍隊埃

大多數看熱鬧的其實都是這種心態,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之下,做出任何事情,也都是很有可能的。

以至於到現在,徐衍整個人都開始沉思,這件事情?怎麼樣去解決,可惜的是,想了很長時間,卻依舊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唯有一戰,真正用實力震懾群雄,這樣,自己的命令,之後在這軍隊之中,才算是管用埃

這樣說的話,老三這樣做,其實無形之中,也都算是幫了自己。

當然,這一切的先決條件,都是自己必須要打敗面前這金丹修士。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