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帝仙>第一百六十六章: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殺人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六十六章:殺人

「殿下不可啊!您可以讓吳法出戰,自己萬萬不可出戰。」耳邊,那蕭銑的話傳來。

徐衍第一時間便就一楞,是顯然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他蕭銑會前來阻止自己。

「為何?」這一點,他還真就沒有想到,所以,更是不明白的傳音問那蕭銑。

「您出戰!無論勝敗與否,只要不是頃刻之間敗了他,這軍隊都將會對您不服氣,可別忘記,您現在可是這南三軍的副將。」頗有些急切的說道。

在他眼裡,現在的自家主子,還沒有到那種極端的地步,想要真正一招打敗面前這等金丹境界高手,也根本就是多少有些不可能的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最後的結果是如何的,對他們而言,都將會是威信的一大損失。

軍隊之中,很少有會顧忌身份的,大家都乃是實力為尊。

只有你的實力足夠了,那才能夠做一個領導者,徐衍這樣,其實多多少少也都還是有些走後門的嫌疑的。

畢竟,在一般人看來,徐衍現在的修為,頂多也就是個大營的小營的統領而已。

哪怕他戰績很是恐怖,想要對付這等大營副將,也都是一件很是艱難的事情,真正就算打敗了,在那些士兵和將軍們的眼裡,他徐衍頂多也就是能夠做個大營將軍,做這等大軍副將,實實在在是有些高攀了。

那個時候,整個軍隊的士氣都很有可能在那瞬間消失殆盡,這可不是徐衍所願意看見的,同樣,也不是蕭銑願意看見的。

徐衍一愣,本身心中多少有些憤怒的情緒,在這個時候也都冷靜了下來。

終究,還是傳音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就是一招制敵嗎?只要真的一招把他打敗,再加上讓你整治一番,這軍隊,必將會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的確,這樣做法是有些冒險。

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心中也都很是清楚,但是,打仗嘛,這還沒有到的時候就內部不穩,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既然現在已經選擇走這一行了,要是能夠一次性直接解決掉這等危機,之後的事情,便就將會好辦的多好不好?

頂多,也就是自己暴露了些底牌而已,而現在的他,最不缺少的便就是底牌。

這雖說是一個很完美的毒計,但是,對於現在的徐衍來說,他還是有信心將其破掉的,因為,只有這樣,自己的威嚴才能夠完全展現。

眼睜睜的看著這裡的那些士兵開始越來越多,甚至於大多數都開始聚集到了這裡,不說這他自己想要去證明一番。

就算是想要後退,這也都沒有太多的機會了。

同樣的,讓吳法出戰,也不一樣有損自己威嚴?

雖說,這樣的話的確說得過去,但是始終,也都會給人一個不敢一戰的名聲啊,徐衍不想要看見如此,所以,必定會出現。

「有點意思,不過,要是你輸了,這忤逆犯上的罪名,可不小埃」徐衍的嘴角終究有些陰森的笑容。

其實到現在,他可以說已經動了殺心了。

不管怎麼樣,這樣的存在出現在自己面前,甚至於令自己權威損失的很是嚴重,他必定會做出一定的事情來的。

而在這其中,最主要的便就是將這一切都給化為烏有,但是,要是說他徐衍不會報復,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願意看見自己的軍營之中會出現兩個聲音,自然,要是真的成功了,那最終這個傢伙的下場,也一定會凄慘無比。

「嘿嘿嘿!能和副將大人一戰,就算軍法處置又有何妨?」那劉勛依舊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開玩笑呢,到了這等地步,哪怕就算是自己真的就有些不是時候,難不成他還真能要了自己性命不可?

這裡可是軍隊,到時候真的引起什麼,失敗了的老羞成怒,那就算是自己死了,這徐衍,日子也都一定會很不好過。

到了這等層次,他考慮的可比一般人要多的多,自然,也明白,到了這種層次之下,需要做出點什麼,不能做出點什麼了。

「你到是看得開,那如此,便來吧。」徐衍毫不猶豫,將自身的佩劍給從馬上拿下。

他並沒有動用手中神劍,但是,哪怕就算是一般的長劍,對他而言,對付面前這廝,就已經足夠了。

為何,很簡單,徐衍本身的實力就十分之可怕,到了這樣的時候,開始動用底牌,一般的金丹境界修士,還真就不定夠看。

這就是現在他那種自信,畢竟,在來之前,他可是在天工閣直接提升了三轉的實力。

修為已經穩定在了築基九轉之中,要是就連這樣,動用一些手段之後還是不能秒殺對方,那才是真正的不可能呢。

「那本副將便就領教領教殿下您的實力了。

猛然間,就在大家還在那目瞪口呆的時候,劉勛毫不猶豫就抽劍而動。

同樣,他走的路子和徐衍一樣都是武學修士,而且一樣也都是用劍的,但是,他的自身修為,卻是比徐衍要高出了一大截。

那種鬼魅一般的身法加上手中長劍閃爍出來的光芒,很顯然,僅僅就是如此一動,就足以令的在場不少的千夫長,甚至於統領,都開始變得詫異起來。

開什麼玩笑?這副將竟然擁有如此的能力,一直以來都不顯山露水的,原來這是深藏不漏啊,難怪有底氣去挑戰聿王殿下,這樣的實力,恐怕就算是面對金丹二轉的高手,也都可以一戰吧?

這行家一出手便就知道有沒有,僅僅就是一個身法的湧現,大家就能夠猜測出這傢伙本身的實力有多恐怖。

說實在話,到了這等地步,這一瞬間,只要是實力稍微強悍一點的人,都可以看的出來,他一開始便就用盡了全力,要的就是令這聿王殿下不能翻身。

到底是多大的仇怨啊?你在出手的時候難道就沒有想過,得罪了聿王殿下,以後你在這軍隊之中就在沒有了發展的機會嗎?

哪怕徐衍實力在弱小一些,他乃是大秦皇子,聿王殿下這個事實卻是改變不了的。

或許你現在的確比他要強上很多,但是,這卻並不代表,之後也都一樣啊,真要是到了那種時候,你還能夠套得了?

人家或許只需要一句話,便就能夠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這就是王,你所不能想象的存在。

所以,在場不少人,都覺得這個時候的劉勛乃是瘋了,畢竟,敢和一個王爺對戰,這本身的勇氣,就已經能夠讓很人吃驚到無法想象了。

而此刻的徐衍,既然在這一瞬間也都同樣興奮了起來,本身還覺得自己不能太輕鬆呢,但是現在看來,這樣的實力固然很強,但是也就都是表面上而已。

這一招只要不曾擊中自己,那之後的他便就定會成為自己宰割的羔羊,要不說呢,有些時候謹慎也都會是出問題的。

就比如這傢伙,一出手便就是殺招,根本就連最基本的試探都不曾有,這是明顯的覺得自己躲不過這一擊嗎?

很顯然,他不是對自己有信心,而是太過謹慎了,一戰下來,第一時間動用殺招,這本身的震懾就十分之強烈。

他想要速戰速決,更想要在這等時候建立自己的威名,所以,不惜一切代價,也都要將這一起都弄的順理成章。

「嗖1可接下來的這一幕,卻看的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陣不可思議。

只看見徐衍不過就是一個閃身,速度極其迅速的就閃開了這一擊。

在這個時候,手中那護臂完全發亮了起來,不顧一切的逃脫,加上這戰勝護臂的加持,哪怕就算在如何,想要逃過,這也都並不是一件多有困難的事。

這飛身而閃以後,他手機中的長劍就已經被其抽出了,嘴角的那種笑容,在這一刻,更是第一時間閃現的十分明顯。

慢慢說道:「要怪,就怪你太過謹慎了,不曾想象,我也不是軟柿子。」說罷,這便就簡簡單單的揮出一劍。

看上去似乎是沒有任何的靈力加持,但是,其中蘊含的威能,卻是所有人都不可想象的。

就好像在這一刻時間都已經禁止了一般,只可以看見徐衍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到了那廝的身前。

簡簡單單的一劍,便就直接插入了他的咽喉。

縱橫劍術,追雲。

這第一招講究的便就是快,將所有力量集中在那雙腿之上,簡單的揮舞出了這一劍,其威能或許不高,但是,卻是將大部分的所謂劍意,都灌輸到了那長劍之中。

無論是速度還是其招式,都是一般人絕對很難匹敵,或者是反應過來的。

這一件,徐衍在那空間之中苦練了很長時間在穿是掌握,可以說,乃是現在他最大的殺手之一了。

到了這種時候,他自然不會藏著掖著,直接一股腦的全都釋放出來,那種驚天的威能,彷彿在這個時候令的大地都開始顫抖了。

不過眨眼,只看見對方的脖子上便就出現了一道血線,之後,整個頭顱,便就直接掉到了地上,滾滾噹噹的在那地上遊走,整個身子,在沒有了絲毫氣息。

甚至於,就連那驚恐的雙眼依舊沒有變換神色,就是如此之快,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