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六十七章:人屠的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人屠的手段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六十七章:人屠的手段

「這,這真的是我家殿下?」吳法和蕭銑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看著現在長劍歸鞘的徐衍,實實在在做夢也都沒有想到,自家殿下竟然在這個時候做出了這樣的恐怖事情。

那一招,哪怕就算是真正的金丹境修士有所準備,想要躲避都近乎於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更何況這還等於是佔便宜了,在對方一招之後的空擋,時機的把我十分精準,一劍,這就要了對方的頭。

且在看現在依舊站在那裡,毫髮無損的徐衍,手中的長劍不知怎麼回事,開始變得頗為炙熱了起來。

不多時,這整個八面劍的劍身,就開始滾燙,一滴滴的鐵水滴落地面,不過眨眼之間,這整個劍身消失於無形,在沒有了半點武器的跡象。

「這佩劍質量有些問題啊!竟然扛不住我此等劍意的釋放。」徐衍心中頗為無奈。

眼睜睜看著自己手中已經只剩下劍柄的劍神,那叫一個苦澀。

這第一戰,自己就將配件給毀掉了,要是換做之後,那又將會是什麼樣的情況?簡直就不可想象好不好?

「劉勛此人,這幾日不聽號召,甚至於心生反叛之意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在剛剛那一戰中,我直接將其軍法從事,不知大家是否有意見?」徐衍表現出了相當強勢的一面。

開什麼玩笑,現在的他不立威,什麼時候立威。

大家都已經知道自己實力之後要是不會有些恐懼,那才是真正奇怪了呢。

那怕就算是這大營之中的幾個統領,這個時候嘴角也都開始略微發苦了起來。

本以為,這聿王殿下也就是身份尊貴些罷了,但是現在看來,其實力,也一樣恐怖到了你所不能抗衡的地步埃

那種后怕,可是完全不可避免的,指不定那一天,自己因為這些問題被其針對,在來一個軍法從事呢。

要是真那樣的話,他這個湯山軍的統領,指定就是他殺雞儆猴的目標,有誰,能夠比他這個統領更能讓人信服的呢?

至於這在場的那些士兵,本身還本著看好戲的狀況,可是到現在,卻演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鬥爭,甚至於是殺戮,一時間,多少有些沒反應過來,可眨眼之間,卻也都不敢說話了。

一個個那背後的冷汗都已經到了極致。

之前便就提分說,這個聿王殿下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在之前,他們的心中還有些無所謂呢。

現在看來,這還真就是如此啊,一個副將,說要命就直接要了他的性命,這種令行禁止,可是那湯山軍的很多士兵從來都沒有經歷過的好不好?

他們本身就是雜牌軍出身,在戰場上也都大多喜歡怎麼樣就這麼來。

自然很難想象,在別人這裡要一切都以戰爭為準,以統帥為先埃

而現在看來,這個聿王殿下,似乎不僅僅是要整頓軍紀啊,還要拿高手開刀,這下好了,那劉勛是說要了他的性命就要了他的性命,絲毫都不曾有半點遲疑。

劉勛都如此了,那其他的軍人呢?估計他要是真想要他們的性命,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吧?

「乾的漂亮1心中默默為自己主子加油,之前的蕭銑還一直覺得自己主子頗為仁慈,這樣做不得一方豪傑。

但是現在看來,這完全不是如此啊,自己的主子,在對該殺之人的時候,絲毫不會留下半分情面,哪怕就算是在如何,該殺掉的存在也都還是會直接不猶豫的。

這樣,便就太對他的胃口了。

在戰爭之中,以他的理解,又有幾個是不該殺的呢?只要參與到了這戰爭之中來,那就必定會殺戮,殺戮,在殺戮。

而主子現在做的一切,拿捏的都十分恰到好處,不用想也都知道,接下來他在這軍中的威望會有多高。

一個不到二十歲便就出征,本身實力還可以媲美金丹境界的皇子,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都是一忠君愛國的好皇子吧?

「將那官道上的帳篷給我拆掉,還有,今天就暫且不趕路了。」徐衍並沒有因為自己殺掉了一個高手,而過多的去得意什麼,對他而言,這樣說的事情就好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

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必定會走下去,他可不希望接下來真正這裡面內部會出現什麼情況,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要了自己的性命呢。

來戰場丟人現眼嗎?

本身還在那怨聲載道的湯山軍士兵們,剛剛還在驚恐呢,卻在這瞬間差不多都開心的跳起來了。

開玩笑,這種行軍可是十分之枯燥的,幾乎到現在都一次沒有歇息,這要是在繼續下去的話,估計會累死到不至於,但是,可就當真給憋壞了好不好?

現在好了,人家主將直接就來了這樣一句,休息一天是一天好不好?從之前那副將直接就被殺的一幕去看,這聿王殿下的確是一個十足的強橫之人。

但是,卻並不代表,他並不愛自己的士兵埃

戰場上,還是需要靠他們去戰爭的好不好,不管怎麼樣,想要信任他們,想要他們也都信任自己,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將他們的心給徹底的收回來。

當然了,這個時候稍微一些小恩小惠,的確很重要,但是,卻並不代表這件事情就結束了。

「蕭銑1

果然,就在大家還都在歡呼,但是也有些人開始皺著眉頭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徐衍一個聲音,令的身後的消息頓時來了精神。

「屬下在1消息何等聰明?知道這主子自己的威風算是耍夠了,接下來就該是自己這拉仇恨的時候了。

說實在話,要是這活換在一般人的身上,他們定會怨聲載道,畢竟,那可不是什麼好夥計。

但是,到了蕭銑這裡,他卻無比興奮,終於可以一展拳腳了好不好,哪怕就算是這整個軍隊都恨自己,又能如何?自己有主子罩著。

「這劉勛謀反可不是一個人,我給你這一天時間,好好查查,將一切潛在的隱患給我找到,到時候彙報我。」徐衍這般說,可是很是清楚這結果是什麼的。

但是,他卻絲毫不會在說出什麼重話。

因為,他要徹底解決掉這裡老三的人,哪怕就算是有絲毫嫌疑,也都不能放過。

自己榻之下,豈能有他人虎視眈眈?這會令自己對自己的軍隊完全出於一種不放心的狀態上,他不想要如此,所以,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樣做會令軍心又一次動亂起來。

也都不子阿虎。

「放心吧殿下,我定在一天時間之內將所有餘黨揪出來。」直接對著徐衍拱手,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埃

做的好的話,絕對可以說乃是自己崛起的機會,事到如今,他對自己效忠的這個聿王,已經算是十足的欽佩了,不管怎麼樣,這差事,也都要辦的漂漂亮亮的。

很街甘溝拇嬖冢在這個時候都開始有些看恐懼了起來,很是顯然,到了這一步,他們算是知道自己逃不過去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該效忠的還是效忠,該如何也都必須要頂住,總不至於,真正離開這軍隊,甚至於打入大牢,就不活了吧?

徐衍在吩咐完這件事情之後,便就直接走進了自己的中軍大帳,這次的事情,算是完全處理完畢了,自己可還有很多修鍊要繼續,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不能放鬆好不好?

當然了,這等局勢,交給了蕭銑,自己也都定會放心,所以,到了這一步,他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蕭先生!該抓的我們都抓了,我這裡一共三百三十人,其中千夫長三位,百夫長十位,其餘都乃是十夫長和士兵。」吳法被吩咐一起執行,到也十分盡責。

到了傍晚的時候,幾乎有些嫌疑的,都已經被他和蕭銑給控制了起來。

「我這裡到少些,差不多二百多人,這三殿下手段果然非常啊,僅僅這十萬大軍之中,就有五百乃是他的死忠。」蕭銑頗有些吃驚的說道。

本以為,攪動風雲的也就只有一二百人這樣,但是現在看來,這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埃

哪怕這其中或許還會有冤屈的,只是嫌疑很大而已,但是,這樣的人,絕對也都不會有很多,頂多也就是幾十個而已。

這般基數,實實在在令人不可想象。

「那接下來怎麼處理?將他們送回去?還是嚴刑拷打?坐實他們的罪名?」吳法固然忠誠,但是對這些,卻也還並不算很是了解。

當下便就開始詢問道。

「殺了,一個不留,全都讓他們消失。」蕭銑很是漫不經心的說道,但是這句話,卻令的吳法在這頃刻之間,整個人都開始毛骨悚然了起來。

這,這也太狠了些吧?

哪怕就算是三殿下那邊的人,也不至於直接將那些小嘍都給要了性命吧?

這蕭銑,是如何想的?

「蕭先生,這,這有些不合適吧?」哪怕就算他知道不該質疑蕭銑的決定,在這個時候,卻也依舊還是不確定的問道。

實實在在是,這件事情,太事關重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