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六十八章:軍心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軍心定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六十八章:軍心定

「我說吳兄啊,你也算是跟在殿下身邊的老人了,在殿下小時候就追隨其左右,難不成還看不明白殿下的心思?」蕭銑頗為無奈的說道。

事情都已經如此明擺著了,這吳法是有多後知後覺,竟然到現在依舊看不明白這其中的門道。

「什麼心思?」果然,吳法是一臉蒙圈,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時候的蕭銑到底表達了什麼意思。

「很簡單啊,殿下既然將這群人交給我,那便就已經沒想讓他們活著了,這軍營中,不能有一絲隱患,要不然之後的大戰定將會十分慘烈,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群人,要是活下來了,將會是何等的讓殿下如鯁在喉?」有些無語的解釋道,這種事情,其實見不得光,但是,這吳法還是可以信任的。

「你的意思是,殿下本身就不想讓他們活著?」瞪大眼睛的吳法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切。

依稀記得,自家殿下那可是一個十分正直的人啊,怎麼一參與到了奪嫡之戰之後,竟然有些時候手段也都如此凌厲?

「那是自然,之所以只是讓我處置,那是因為這件事情他不好說,畢竟是這兩個大營的統帥,一次性坑殺五百以上的軍士,這可是絕對影響士氣的事情。」

「但是我,我就不同了,我一旦下令,大家只會將仇恨轉移到我身上來,殿下在稍微略施懲戒,大家都知道我是殿下的心腹,此事也都木已成舟,自然也就接過去了,對於殿下的名譽,不會有絲毫影響。」蕭銑很是坦然的說道。

作為一個下屬,有些時候可不簡簡單單就是立功便能夠得到賞識的。

有些時候,背黑鍋也都是一個必要的程序。

他很清楚,這一次的自己肯定會被殿下處罰,但是表面上的處罰又能如何呢?自己能夠得到殿下更深層次的信任,這才是最大的收穫。

至於這軍隊裡面的恨意,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哪怕就算以後自己掌軍,還能被分到這兩個大營裡面來不成?

就算是萬一自己真的被分進來了,以自己的身份,相信也沒有人敢對自己怎麼樣。

在這種前提下,他和徐衍,其實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其中的默契,可不像是剛剛認識的二人。

果然,五百多號軍士,在當天下午就直接被蕭銑給斬殺殆盡了,他們不曾有任何反應,甚至於就這般的隨便找了個地方埋掉。

可以說,臨到死,他們也都不敢相信,這樣大規模的軍士,就這樣會被完全宰殺殆荊

不少的軍營眾人,一個個都覺得唇亡齒寒,但是,卻也沒有一個敢說出什麼。

膽戰心驚的想著會不會下一個就輪到自己。

這一次乃是謀反的名義去清除其他王爺送進來的探子,那下一次,是不是就該整頓軍紀,將他們這些有些前科的軍士在一次來個大屠殺呢?

要知道,當兵的,不管是修士還是普通人,可都並不算是老實啊,或多或少手上都會有些劣跡。

這些東西要是一旦被翻出來,以現在這樣的架勢,是不是大家都要死?這等結果,又有誰願意接受呢?

不過就在大家十分擔心的時候,徐衍卻出現了。

這是一『暴怒』的徐衍,對著那蕭銑直接就是破口大罵。

甚至於還踹上了一腳。

那架勢,彷彿要將那蕭銑給軍法從事般。

好在,幾個宗衛在這個時候好話說盡,這才算是平息了徐衍的『怒火』但依舊不怠放過』自己這善做主張的下屬。

一下,就將他從參軍的位置給拿下,貶為禁衛軍一個普通的小兵之一。

那架勢,可當真令的本身心中十分不舒服的眾將士打呼痛快,這才是聿王殿下嘛。

剛正不阿不說,哪怕就算自己的下屬犯錯,也都絕不姑息。

好吧,也就僅僅是這樣一出,弄的這整個十萬大軍,終於算是全部歸心了,一個個對之後的戰爭可謂是充滿了期待。

雖說,上了戰場那是要死人的,可哪也都同樣是建功立業的好地方埃

身為一個男兒郎,誰不希望在沙場之上建功立業,成為這個國家的棟樑。

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在差的軍隊,其實也都是有這樣的夢想的,大家的修為差不多,士兵的素質也都差不多的情況下,之所以戰鬥力有強有弱,其實,就是因為統兵之人的緣故。

現如今,能夠在聿王殿下的麾下,還有什麼好懼怕的呢?

他不單單是大秦的聿王,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強者,這也就算了,本身絕對的軍法嚴明,這樣的統帥,你跟在其身後,難不成還真就大不了勝仗了?

當然,這其中也都還是有些人能夠看透這端倪的,但是,真正能夠看明白的人都乃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說什麼。

開玩笑呢,這殿下的雷霆手段難不成還不夠嗎?還需要你去以身試法?

更何況,不管他什麼樣的手段,是不是在他們的眼裡足夠狠厲,至少,這也都將這兩個大營的軍隊給徹底的整合起來了,真正的歸心了。

這樣的前提下,不要說犧牲掉五百將士的性命,哪怕就算是一千甚至數千,這也都是值得的好不好?

更何況,這些人本身就是帶著不純的目的進入到這軍營之中的,在這點上,他們也都很是憤怒好不好?

誰是真正一點都不想要建功立業的?要是真正任由他們的話,這想要在建功立業,沒有直接被他們給坑死就算不錯了。

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態一旦出現,那可就當真徹底的令他們沒有了脾氣了。

更何況,那些人都是聰明人,又何嘗不知道徐衍的用意呢?他想要放手一搏,大多數聰明的軍士,同樣也都不是喜歡混日子的,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前去揭發,這不是自己坑自己嗎?

而且坑完了自己還等於是在自殺,這王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凌厲埃

說殺就殺,哪怕就算是讓別人去殺,沒有王爺那種心思,又如何會真正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所以這越是聰明的人,其實現在從內心之中就越是敬畏徐衍,因為,這樣的手段看上去不算什麼太新奇,但是,在這裡,卻是十分有用的。

以至於,迅速只用了一天的時間,便就將軍隊給整合好了,這樣的軍隊,絕對能夠在之後做到令行禁止,在也沒有之前那種怨聲載道的樣子。

只要主帥下令,他們必定會第一時間朝上沖,修士之間的大戰,不畏生死,令行禁止,這可也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環。

而且,稍微有些變化,這結果,都將會是讓你無可想象的好不好?

「老蕭啊,我這輩子之前就佩服殿下一個人,現在,可要加上你一個了。」大帳之中,吳法在給蕭銑擦著藥酒。

徐衍今天的這一腳絕對不算很輕,固然沒有用靈力,但是,直接也都還是將那築基巔峰的蕭銑後輩給踹出了暗傷。

之前便就和蕭銑一個帳篷的吳法,今天才知道,竟然還能用這樣的手段去收買人心,而且竟然還真就成功了。

不得不說,這件事情也就只有蕭銑能夠實施。

要說揣測上意,哪怕就算是現在還在大秦帝都的天之驕女方喬木,也都未必比得上這麼一個妖孽吧?

很顯然,今天這一出苦肉計很奏效,以至於,整個大營全部都開始歸心了。

不管是平時的老兵油子還是一般人,在這樣的狀況下,都沒有在出什麼蛾子。

一副軍紀嚴明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雜牌軍。

這樣的手段,吳法也都想要有,可惜的是,他現在還做不到,頂多有樣學樣,就算這般,真正或許也都不會成功。

這就是他和徐衍和蕭銑之間的差距,他承認這個差距,所以,哪怕就算蕭銑的修為在他的眼裡不值一提,但是,此刻的他,也依舊佩服這個一直都笑眯眯的蕭銑。

他,才是真正的狠人埃

「暫時算是過去了,但是,我總感覺,這軍隊里還是有著些不安定的因素,只不過,現在還沒有出現罷了,隱藏的很深。」蕭銑頗為嚴肅的說道。

今天在執行殺戮的時候,他可是感覺到了一些不尋常,只不過,這種不尋常也就一閃而逝,他在焦然探查,便就沒了半點痕。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以肯定,這軍隊之中還有鼴鼠的存在,只不過,這些人或許是一個,或許不止一個,隱藏的都十分深而已。

「那!那你為何沒和殿下說?」吳法頗為不敢相信,下手的力道也都重了些。

「疼疼疼疼疼1

「你丫不能輕點1

「這件事情,還是暫時不要告訴殿下了!我們先暗中查找,等真的找到了線索,在彙報殿下也都不遲。」齜牙咧嘴了很長時間,這蕭銑才猛然瞪了一眼對方,慢悠悠說道。

這個時候,正是殿下頗為興奮的好時候,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無端猜測,去壞了殿下的心情。

要知道,有些時候,作為下屬,可不是一門心思的就只聽命令便可了。

尤其是他們這樣的謀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