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七十一章:夜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夜襲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一章:夜襲

「哼!若非你偷襲與我,又如何會這般迅速?」那主將到也都還有些自知之明,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抵擋徐衍的這等大軍。

但是,要實現有所準備的話,撐住可能性雖說不大,但是想要這般容易就能夠將其戰敗,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這也都是一個城池啊,不管怎麼樣,半個時辰的時間將他們全都拿下,這也都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手下的士兵血流成河,面前這不過就是一個年輕將軍,他的心中要是服氣的話,那才奇怪呢。

只不過,在聽見此人乃是聿王殿下的時候,心中也都多少有些驚恐了起來,早就聽聞,這大秦的聿王殿下帶隊出征,卻不成想,竟然被自己碰上了。

這簡直就是滑稽啊,不管他的戰鬥風格,戰鬥力量是何等強橫的,至少,這聿王殿下的名聲就已經足以說明,他手下的士兵一定會很是厲害,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自己又如何能勝。

「少說廢話,我家王爺問什麼,你答什麼便可,若不想要受大刑或是想死的話。」還是這句話有震懾力。

剛剛說完,這主將的表情就是為之異動。

怎麼說,這也就不過是個雜牌軍將領,實戰經驗都不算是十分豐富的情況下,用什麼東西去威脅人家才是最合適的?自然是性命和刑具了。

而現在看來,這一招還真就有效,徐衍甚至於到現在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但是,就已經完全震懾了他。

令的其表情驚恐的前提下,哪怕就算是現在還有些死扛的架勢,但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這還是很有可能的。

「既然這位將軍要為自己的國家盡忠,那我們還是成全他好了,蕭銑!你知道該如何辦的。」徐衍到是有些漫不經心,自始至終,之前都沒有說出過一句話來。

但一但說話,這等氣勢卻十分磅,以至於令的那將軍頓時就面色一變,這是要玩真的埃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趕忙搗蒜一般的就是磕頭,開玩笑,能活著的情況下誰願意去死啊,尤其是還是他這樣的人。

你根本就沒有辦法想象他那心中到底是何等的目標,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更是如此了。

「距離這裡十八里的一線崖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有什麼大軍在駐守?」終究,徐衍說出了自己的目標。

本身,羊城這不過也就是為了迷惑對方,同樣是因為這裡乃是前去一線崖的必經之地,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只有切斷了那城池的所有後路,才能夠真正的將其給打敗好不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你稍微還有些想法的,都很是能夠明白這其中的一些東西,徐衍既然這般說了,本就十分聰明的蕭銑,頓時就眼前一亮。

他現在算是終於知道了自家主子到底目標是什麼埃

這一招,不可謂不絕。

「現在在那一線崖的,差不多有一個大營,五萬人的部隊,只不過,他們戰鬥雖說有些,但卻不成陣型。」終究,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給說了出來。

那將軍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自己可千萬不能死好埃

要是真的死了,哪怕就算是犧牲,以後自己的妻兒老小會是什麼樣,他自己也都很難想象。

在這大周,和所謂的大秦可是完全不同的,整個朝廷都被那些氏族把控,那些氏族,可都是一個個將利益放在最大化的。

對待那些軍隊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可不會覺得你是給這個國家在做貢獻,所謂的撫恤金,自然也就會完全被吞。

那樣的話,自己還能夠有什麼出路,只不過,戰敗了就是是戰敗了,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在怎麼樣不甘心,現在能想到的,也就只能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

「將他待下去吧,接下來,讓那些將軍以上的所有軍官前來,說我有重要任務下達。」徐衍到表現的很是淡定。

從其的樣子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徐衍自身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不管是不是得到了裡面的情報,這都必須要出發。

這就好比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般,要是真的龜縮在這裡,那這場戰鬥,可就永遠都不可能勝利了埃

徐衍明白這個道理,很多將軍之前也都很是明白這個道理,根本不懂到底為何徐衍會選擇進攻這等羊城。

心下很是疑惑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戰鬥勝利了,他們還是巨大的勝利,在這個時候,也都多多少少有些不知所措,難不成,這就是他們的目標?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對他們來說,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好不好?

尤其是看到現在的這種架勢,說實在話,大家的心中都多少有些不可想象了起來。

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充滿了疑惑,很是顯然,到了這種時候,要是說心中還能有些想法,那才是真正奇怪了呢,只能說,接下來,一切都聽那徐衍安排。

「將軍,您真的打算去那裡?五萬大軍,一個狹隘,這並不好打埃」在那人被帶走之後,第一時間,蕭銑便就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很顯然,在他這裡,這幾乎是一件很難相信的事情,畢竟,不管怎麼樣,那樣和難啃的一塊骨頭,十萬大軍,這本身就太過凄慘了。

而且,這還不是現在養成如此的那種士兵,更加就難以想象,要是戰鬥到凄慘的階段,將會是何等的結果。

「這是現在我們唯一有破局可能性的地方,要是這裡都不打的話,就算是犧牲再多的修士,依舊都不可能奪回我們現在的國土。」徐衍沉思了一下之後,說道。

要是有可能的話,他也都不想要看到這一幕的發生,畢竟,真正拿性命去拼的戰鬥,這本身就不是他所擅長的。

在他的眼裡,所謂的戰鬥,不是完全的碾壓也好,還是用什麼計謀也罷,士兵,才是最重要的資源。

用士兵的性命去拼,這絕對不會是一件什麼讓人開心的事情,但是,有戰鬥,有戰爭,便就有著犧牲,他不能因為這樣的情況,就放棄掉了自己的戰鬥,自己的堅持。

就這裡,加上那一線崖,都乃是大秦的國土,現在,卻落到了大周之人的手中,不管怎麼樣,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對徐衍而言,乃是一種恥辱。

這邊的三十萬大軍要是真的就如此犧牲在這裡,無用武之地的話,他也都會對自己參與戰爭而產生質疑。

用性命去和性命拼,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讓人心中不甘的事情,但是,到了這個時候,為了完成收復國土的事情,哪怕就算是明明很不甘心,他也都只能如此去做。

更何況,要利用那那一線崖的話,想要突破這五萬人的防禦,這也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只需要,將這一切運用得當。

對於戰略戰術上沒見的考慮,徐衍還真就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有什麼人能夠超越自己,畢竟,對他而言,他所學習的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那些東西。

要知道,在地球上,那些人,可是一個個都將這些玩出花來了埃

「殿下,我還是那句話,任何事情,都可能有著意外的發生,這一次的孤軍深入,您是最好不要去,畢竟,要是你真的去了的話,您的安危,才是最為讓人不能想象的。」

「如果您出了什麼事,那對南三軍的打擊,比整個南三軍全軍覆沒還要來的可怕的多。」蕭銑其實並不想說這些,但是,現在不說卻不行。

原因很簡單,一個皇子戰死這樣的情況,對於大秦而言,絕對可以說是不可承受之重。

到時候,整個大秦的軍隊之士氣,都將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影響。

甚至於很有可能就連丟掉的性命,都不只是一個軍隊這般多,誰都不想要看到這一幕的發生,而這樣的擔心,在很多時候,卻也還是不可避免的。

其實不單單是他,就算是徐衍的心中也都很清楚現在自己的分量。

或許,只是一個將軍,但是,身份卻絕對不只是將軍那般簡單,現如今的自己,彷彿就好像是一耀眼的明星一般,一旦自己這裡出現一丁點的疏漏,那一切都將會被放大了無數倍。

其後果,也自然就是完全不可能先想象的了啊,徐衍很是清楚,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下心中也都在計算這些都西,但是,他卻知道,自己不能躲避,不能在這戰場上因為有些危險,自己便就不出現。

身先士卒的重要性,他比誰都要清楚,哪怕就算是自己不出現,這在很多人的眼裡也都算是順利成章,但是,他卻並不覺得這樣就是一件好事了。

該有的歷練要是都沒有了的話,自己來到這戰場上,又有何意義呢?

他來這裡其實就是為了戰爭的,危險,也都一直是戰爭的主旋律,這點,從未改變過,徐衍也從不奢望,自己能夠真正的在這戰場上很是安全的存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