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七十四章:回馬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回馬槍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四章:回馬槍

不管出現什麼樣多情況,徐衍都還能夠以冷靜的心去對待,畢竟,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自己都不能冷靜的話,那又如何統帥一支軍隊?

別人可以撒丫的去瘋狂,但是,他卻不能,因為他很是清楚的知道,這一線崖雖說同樣如同一根釘子一般的扎在敵人的心窩裡,但是,卻也腹背受敵。

不管是正面,還是背面,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都將會徹底的被壓制。

想要守住這裡,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現如今,傷亡的確不大,陣亡不過一千有餘,失去戰鬥力的士兵也才兩千多,其他就算受傷也不過就是輕傷,馬上便能好轉。

但是,這一戰不重要,就算是有血的代價,也都還是能夠打敗對方的,真正凄慘的時候乃是後續部隊前來的時候。

不管是正面還是背面,都定將會遭遇到瘋狂的攻擊,這一點上,要是沒有心裡覺悟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成功。

「讓將士們休息一下,還有,參將級別以上的將軍,都來這,我有事情要和他們說。」徐衍看到大家都在收繳戰利品,掩埋屍體,便就又一次下命令道。

「將軍,您真是神了!這一線天如此難以攻克的地方,您竟然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就攻克了,之後要是傳回大秦,您的威名,絕對可以讓人膽寒埃」現在的那些將軍,對徐衍是真正放服氣加上崇拜了。

開什麼玩笑,就連這樣難以攻克的地方就這般輕鬆的攻克了。

這不是將軍的計策又將會是誰的呢?

要知道,要不是這兩邊山峰上的那些術士的猛烈攻擊打的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憑藉一線天這般狹隘的對方,根本就沒有辦法段時間之內攻破。

甚至於可以說就算給他們十幾天,也不定能夠完全掌握這裡,這還是在不計較消耗的情況下、

「不過就是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罷了,這一仗,並非主要,打下了這一線崖,更就不算什麼,主要的是,要守住這個地方。」徐衍在此刻頗為嚴肅了起來。

他很清楚的知道,這個時候他們這部隊的短板在哪裡,驕兵必敗。

要是真的讓這些士兵和將軍們都開始變得驕傲了,那接下來的戰鬥,必敗無疑。他可不想看見好不容易打下來的戰略要地,就這樣又一次被對方奪走了,那樣,自己這支部隊可就完了。

「守住?」將軍們差點沒有下巴掉下來。

這次的將軍,竟然讓他們拚死守住這一線天,要是敵人也和他們玩這一手怎麼辦?難不成全都死在裡面?

「用過早飯,我會帶走流雲大營,湯山大營和禁衛營在此地留守,不管付出何等代價,必須要給我守住這裡一天一夜。」徐衍毫不猶豫,在這個時候開始說道。

要是一天一夜都不能守住的話,那結果,可想而知,自己這隻軍隊就必定會覆滅。

湯山大營,不管怎麼看,也都並不是精銳的部隊,若是不給他們點壓力的話,絕對很難做到成為百戰之師。

這個條件下,哪怕就算徐衍覺得有些殘忍,也都必須要做,因為,這乃是沒一支軍隊成為真正精銳所必須要經歷的東西。

當然,因為這裡的確太過重要,他也覺得不放心,所以,留下了真正的精銳禁衛營,這樣,才算是有可能守住這裡。

「禁衛營前去南面,加上一萬五的湯山營士兵,千萬要給我之守住這裡,守住不住哪裡,守不住一天一夜的話,統領提頭來見。」徐衍又道。

「是!將軍放心,若是我守不住,必定不會獨活。」抱拳得令,這位禁衛營的統領,可不會有絲毫的怠慢。

「北面的入口固然壓力小一些,但是,必定比南面的更為瘋狂,這點,你們要做好一切的準備,畢竟,他們要是不能衝破的話,就等於是必敗無疑。」徐衍繼續說道。

「所以,這一次湯山營的擔子很重,有信心完成嗎?沒信心的話,換流雲營過來,你們與我一起攻堅東籬城。」徐衍頗有些冷漠。

很顯然,要是仔細想的話,其實這是個有些吃力不討好的活,但是,卻十分適合湯山營。

因為他們比流雲營更加需要一場慘烈的戰鬥來增加戰鬥力。

但是流雲營就不一樣,他們本就算是比較厲害的大營,主攻的任務本身就算是應該他們的,在這樣的前提下,攻堅,這種事情自然要留給他們,而且也不需要太過慘烈。

名聲算是有了,但是,這樣的虧可不能讓那湯山營白吃埃

真正明眼人可以看的出來,其實湯山營這裡才是真正最慘烈的戰常

不過,這話被徐衍這樣一說,卻就變得他們必然會佔便宜了。

畢竟,這煽動性,實在是有些讓人無語埃

「那的話,我們也該是有個戰鬥來證明我們的實力了,放心,我和禁衛營一樣,若是沒有守住,不用您來砍我腦袋,我自己便就直接結果了自己。」湯山營統領毫不猶岳。

這男人嗎,總歸還是要有些血性的,在這個時候,正好是證明自己的機會,他又如何會放過?

「如此便好!記住,要是真的沒守住的話,本將軍絕對不會後撤來救你們的。」徐衍在次說道。

堅守的那些將軍,一個個同樣在這個時候重重點頭,心中也都開始有些期待那種慘烈大戰了。

不是每一個人都是怕死的,尤其是在這樣的煽動之下,更為如此,沒有一個個表示自己將會將性命留在這戰場上,這就已經算是比較理智的了。

「好,那接下來就看你們的,要是能夠成功,我必定上報朝廷,記你們首功。」徐衍說完,便就帶著另一個統帥準備走人。

不管怎麼樣,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最重要的還是東籬城這裡。

只有真正的將東籬城攻破了,他們才會有一席之地,或者說才會有成功的機會。

在這點上,哪怕就算在如何不能去做,也都必須要一步步來埃

「他們真的能抗住嗎?」當這大軍已經開始回頭之後,身後的蕭銑很是擔心的說道。

熟讀兵法的他知道,這樣的腹背受敵,哪怕就算這佔盡地利,想要真正的守住,也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若是將這交給那流雲大營的話,這還放心些,但是,就是這般間距的任務,竟然還是被徐衍交給了湯山營。

以至於他的心中那種打鼓,就從來沒有好過。

「放心吧!我只需要他們守到今日午時便可,如果五萬多的大軍,都守不住到午時的話,那他們也就真該死了。」徐衍很是漫不經心的說道。

之前之所以那樣說,那是給他們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勇氣,但是,進攻一個東籬城,這還真就不需要那麼長時間。

雙面夾擊之下,要是段時間之內還不能給攻破的話,半天不成功,那三天三夜也都一樣不會成功。

這本就不是一場消耗戰,徐衍的心中清楚,這其中最主要的狀況。

「那您1蕭銑直接無語了,現在的他才發現,原來自家殿下,竟還有如此腹黑的時候。

不管什麼樣人心裡的波動,在他這裡都能夠玩得轉,這一瞬間,他算是對自己這個主子真正的服氣了。

這還真是和誰鬥法,最好都不要和自家殿下鬥法啊,這種層出不窮的小計策,真正那可都是能夠要人命的好不好。

如此的環境之中,就算是他,也都多少有些毛骨悚然了。

自己不怕死,但是卻怕被玩死,可是面前自家這殿下,卻真就是個可以將一個人活活給玩死的存在,太可怕了,以後千萬不要得罪他埃

「我現在才算知道,殿下您到底是為什麼能夠在這重重的包圍之下,殺出一條血路的。」感慨了一句。

好在,接下來倒霉的要出現了,他們也就沒有閑工夫在去閑聊什麼。

「殺啊1聽見那前方的城池之中可謂殺聲震天。

這一刻的徐衍,同樣直接拔出了自己手中寶劍,對著身後的五萬將士道:「兄弟們,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我們一夜這般的辛苦,現如今這東籬城唾手可得,率先入城者!五百塊下品靈石。」

猛然間,整個大後方直接殺聲震天。

那種不畏生死的樣子,完全就能夠受到周圍的感染。

何況,徐衍的一個承諾,對於那些普通士兵而言,卻是可以豁出性命去拚命的動力。

一個士兵,一年的資源不過幾塊下品靈石,但是,若是能夠第一個衝進城,卻就擁有五百塊,這樣的財富,已經不單單是眼紅那般簡單了好不好?簡直就可以為之不要性命。

眼睜睜的看著這群士兵甚至於都開始不計後果的飛翔起來,本已經做好了準備的東籬城守衛,瞪大眼睛,充滿了那種強烈的危機感和不可思議。

這是一支怎麼樣的軍隊啊?在這種時候,那種氣魄,更是從來都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過。

如果,當真衝刺上來了,他們真的就抵擋的住嗎?

徐衍知道自己背後襲擊的事情瞞不過去,也沒有打算瞞,現在要做的,就是竭盡全力的去打擊這守城之人的信心,士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