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劍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劍之威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劍之威

「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君上的兒子,不管將其放在那裡,都將會是人中龍鳳,這,可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比不了的。」整個大軍的上將軍,在這個時候可謂開心至極。

從來到這塊土地之中后,他就開始萬分的不開心,好不容易找了個打仗的地方,卻不成想,一個小小的城池,自己就攻了三天,傷亡頗大的情況下愣是沒有啃下來。

他固然在這大秦之中,算不上是什麼名將,但是至少也都還是有些名氣的啊,卻不成想,在這上面差點吃了大虧,後面的援軍要不是及時趕到的話,自己還真就不知道最終要如何去做。

本身,他對這個聿王殿下,是不抱什麼希望的,甚至於已經準備前去求援了。

畢竟,一場戰爭的失敗,關係太大了,徐衍那十萬大軍固然是個很重要的一步,但是,這可是皇子啊,自己可沒有多少資格去調動。

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丟面子吧,只要能夠成功逆轉這等戰局,國家的利益,自然是最先的。

作為一個統帥,他的心中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這等道理,所以,到了關鍵時刻,他是不會真的拉不下臉皮的。

可沒成想的是,徐衍竟然真的來了。

十萬大軍軍紀嚴明,這讓他本身已經心如死灰的心,燃起了一絲希望。

可是,那剛剛燃起的希望,卻被昨日那次事情給澆滅掉了。

開什麼玩笑,不直接前來馳援,竟然去攻擊那羊城起來。

這是建功立業想要瘋了嗎?那羊城要是真正有價值,自己難道不知道攻擊嗎?

他怎麼也都沒有想到,徐衍這個所謂的聿王,竟然好大喜功到了那等地步,這簡直就是將士卒的性命不當回事埃

那個時候他的憤怒啊,簡直就不可想象了。

可是,聽聞徐衍在攻擊完了羊城,整個就失蹤了之後,他也都隨之疑惑了起來。

本還以為聿王殿下真的就是好大喜功而已,但是,事實卻好像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樣。

這樣的狀況之下,要是你真的弄出點事情來的話,難不成他徐衍還有通天之能不成?

只有到現在,他才算是徹底弄明白了,原來,之前那攻擊羊城,不過就是聿王殿下路過,順便釋放的一煙霧彈而已。

他的真正目標,乃是從後方進攻東籬城,形成兩面夾擊,這樣的情況下大量的消耗掉他們的士氣。

這一招不可謂不絕啊,哪怕就算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應對辦法,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竟然就真的被這聿王殿下給完成了。

這一次,這等攻擊,他當記首功一件,哪怕就算自己這裡的二十萬大軍,在他那大軍面前,也都多少有些黯然失色。

這才是將領,這才是真正的策略和手段嘛。

想必,現在的那一線崖,已經在這聿王殿下的手中了吧?一想到這裡,他整個人都振奮了起來。

能夠讓他都自嘆不如的手段,是何等的高明,甚至於就連他這個主將都有些無語了起來,這傢伙,不會天生就是來打仗的吧?

為何對戰場上的局勢把握的這般嚴密?

要知道,這一夜個時辰之中,襲擊三個地方,且分兵為二,這可從來都不是什麼一般將軍能夠做到的。

但是,偏偏這個剛剛領兵的徐衍做到了且做的還這般的出色。

如果這樣的事情都還不夠他吃驚的,那還有什麼事情是足夠他吃驚的呢?

天知道,他的背後還隱藏了什麼手段,這樣的自信,可真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好不好?

「我tm算是服氣了,本還以為聿王殿下不過就是個毛頭小子,根本就不足以擔此重任呢,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回事埃小看了,這輩子沒小看人,卻不成想小看了殿下。」在那上將軍背後,一個副將很是無奈的說道。

他算是比較清醒的存在,但是越是清醒,就越是知道徐衍這一手的可怕程度。

不管是急行軍,還是其他的方面,時間和一切的把握都可謂是精準到了極致。

甚至於,在反戈一擊的時候,還能偶避開裡面出去的援軍,直接,且時間剛剛好的插入東籬城的咽喉。

這樣的軍事天才,要是這大秦多出現幾個的話,簡直不可想象,就算橫掃天下,這也都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吧?太可怕了,雖然,他的實力還不到那等地步,還很是弱校

「我彷彿看見當年大帝的身影了!像,太像了,甚至於比大帝還要極致,還要恐怖。」頗有些感慨的說道,他現在對這整個戰局,其實都已經沒有多少心思了。

因為,事情明擺著,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東籬城,不管是士氣還是一切,都已經被徐衍給打擊到咯極限,要是在這個時候還能出現啥事的話,那才是奇怪呢。

後方被徐衍給堵著,雙面夾擊,不管怎麼看,他們要不就只有投降,要不,就只能是死磕全部陣亡,沒有其他的選擇。

現在的這城內,不過就九萬人,其中在和自己一戰的時候還損失了萬把,八萬多點的修士單方面對付自己,這的確可以遊刃有餘,但是,要是兩線作戰的話,必定會撐不住,死的很慘。

他現在真正關心的,乃是徐衍,那個傢伙能夠做出這般恐怖的事情來,相信,這心中定有著自己的盤算,他怕就怕在這樣極端的時間段之中,他真的弄出點什麼大事來,以至於自己不好交代埃

大帝可是千叮呤萬囑咐,一定要保證徐衍的安全好不好?要是真的那般的話,自己在城池這邊,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出點什麼。

整個東籬城,現在已經徹底的變成了血海一片,前後夾擊,裡面的士兵那種士氣早就已經消耗殆盡了。

後面沒有援兵,還被完全包圍,不管是怎麼看,這都命不久矣的架勢好不好?

在加上之前徐衍的一些手段,那種狀況下,要是還能夠淡定,那才是真正的奇怪了呢。

「完了,一切都全完了!看來這一次,我們是真的不可能在逃出去了。」那主帥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無奈,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地步,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

不管自己如何挽回,現在想要在去挽回士氣,卻也都不可能了。

沒有了士氣的軍隊,還能夠有什麼作為?要不是現在各種督戰官還在城門上,估計,投降的士兵都將會有一大波。

這根本就是力量和一切都懸殊的戰鬥啊,沒想到,僅僅一天,昨天自己這裡還那般的好形式呢,僅僅一天的時間,這一切都完全變樣了。

不管自己在如何想要翻盤,現在看來,都已經成了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了。因為,到了這一步,雙方之間都沒有了那種優勢。

看的就是誰士氣高昂,不畏生死。

徐衍哪裡,那可是完全的不知死活的朝前沖啊,明明知道率先衝上去的是必死無疑,但是,那種熱血的感覺,卻依舊還伴隨在這裡,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力量,他們都不曾有絲毫的後退,這就是大秦的軍隊嗎?

不單單在戰法,戰術上比自己軍隊要好上不少,就連在士氣上,也都完全和自己想象之中的不一樣。

的確,這個時候的李烔很明白,自己輸的不冤,因為,這雙方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思想都不是在一個等級上的。

要是自己能夠率先發現自己那防禦上的漏洞,哪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呢?

可惜的是,自己沒有發現。

「追雲1

大喝一聲,一直在後面觀戰的徐衍,終於按耐不住自己手中的長劍,開始出手了。

恐怖的波動在這個時候轟然就直接展開了。

那巨大的劍氣,毫不猶豫從徐衍的手中開始滋生開來。

一股股死亡的氣息,直接這就撲面而來,滾滾靈力波濤洶湧。

直愣愣,那城池的後門就這樣被徐衍給一劍劈了。

「這?這是何等的實力?」幾乎所有的士兵,不管是進攻的,還是防禦的,一個個直愣愣看著那城門。

這哪怕就算是後門,比之前門要差很多,但也都是之真正可以防禦修士的大門埃

就這樣,他們的主帥不過就是僅僅一劍,爆發出驚天的威能還不算,竟然直接就將那後門破開了?

的確,之前其實這門的承重力已經到了臨界點,畢竟那些不畏生死的士兵用性命撞了很長時間。

但是也不會這般的摧枯拉朽吧?那只是一劍埃哪怕劍氣恐怖無雙,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都不能不看看著用劍的人有何等的恐怖好不好?

年輕人,竟然還是一年輕人,簡直不可想象,這到底是何等的威能,能夠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何等讓人不能去看的恐怖威力?

時至如今,大家才算是清楚,這個青年,不單單是其智如妖,不單單是擁有充分恐怖的戰鬥思維。

就連自身的實力,也都可以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這一劍,真的是一般金丹修士就能夠擋得住,一般的金丹三轉之下,可以發揮的出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