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七十六章:可敢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可敢一戰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六章:可敢一戰

都已經到了這等關鍵時刻了,徐衍自然不會在藏著掖著什麼,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乃是自己打響名聲的好時機。

哪怕就算是拼著暴露很多底牌,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也都必須要將利益最大話。

他不打無把握之仗這的確不錯,但是,有些時候關係到自身的情況下,他也都不定能管得住自己,這樣說吧,有些時候,戰爭,其實也都是一場賭局。

你贏了,天下梟雄,你要是輸了,那便就在也沒有了翻身的機會。

只不過,這樣的賭局很少會出現,而現在,因為這乃是自己的第一戰,必須要在這個時候真正的出盡風頭,這才能夠站穩腳跟。

南三軍現在的主將可都還是代理的,這是什麼用意,自己難道不知道嗎?

老爺子之所以這般安排,其實就是為了在自己能夠服眾之後,將這南三軍交給自己。

這個時間,自然是越短越好,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才能夠施展自己的抱負。

「將軍也太猛了些吧?」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這樣一切,不得不說,徐衍的這一手,不單單是震撼了其他人,哪怕就算是他的心腹手下,甚至於是宗衛,也都被這唬的一愣愣的。

之前怎麼不知道自家殿下這樣強悍的實力?要是早知道的話,他還用得著自己這些宗衛保護嗎?開什麼玩笑?

「李烔,可敢出來與本殿下一戰?」徐衍大聲喝道,那聲音,穿插都了這裡整個城池的每一個角落。

「瘋了?」另一邊的上將軍差點沒有一口氣沒上來暈了過去。

之前的他就擔心這一幕的出現,卻不成想,這一幕出現的比自己預想的還要過分一些。

殿下啊,您可是最金貴的身子,擁有那般智慧就好好在幕後策劃便可,幹什麼非要來到這戰場上去戰鬥啊?這不是給咱這些人難堪嘛。

本身的那人,心中還有些想要去阻止,畢竟,要是對此案下真的出什麼事情的話,那可就更了埃

可是,轉念一想,這個時候阻止,恐怕殿下的從軍生涯就直接要結束了,哪怕就算他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樣做埃

何況,這真就是個軍事方面的天才,真要是那樣做的話,對這大秦,也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現在的大秦,可當真是風雨飄搖的時候。

在這件事情上,哪怕就算是陛下真的想要自己的性命,自己也都只能扛著,因為,他不能看著徐衍這樣的人離開軍隊,至少是現階段的時候離開軍隊。

「看來,這一次是真的要提著頭去見陛下了。」嘴巴上的苦澀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化解了,對他而言,這到是其次,最主要的,其實還是在擔心徐衍的安慰。

「放心吧將軍,我看殿下無論如何也都不是那种放任自我的人,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就更是如此了,若是真的他知道不敵,是絕對不會這般去做的。」其身後,另一個將軍安慰道。

現在也都沒有什麼其他安慰的好辦法了,只能朝著樂觀的方面去想。

「我就是他怕冒險,你說這好好的一個聿王不當,偏偏要學人身先士卒幹嘛?」上將軍還是一副很是無奈的樣子。

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人,都不忘看到徐衍出事,因為,他要是出事,對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可是,這個人又不是他們能夠管得住的,這才是真正的糾結。

「立威,現在的聿王殿下迫切的需要立威,我看啊!男巫軍在朝您招手呢。」身後那謀士笑道。

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來,徐衍這一次的動作就是為了堵住那些悠悠眾口,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已經不是簡簡單單一個人的事了。

他徐衍既然做了,那就不能在乎其他的,當然了,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些,他們的心中也都一樣還是很不好受,換成是誰,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估計都會很是無奈吧?

當一切都已經定型的時候,他們還能夠如何?明明知道,這個時候的徐衍肯定是不能在做其他事情了,但是,這戰爭還是一樣不長眼睛的埃

對付的還是對方的主帥,金丹四轉級別的將軍李烔,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這也都是一場很公平的戰鬥好不好?

這徐衍到底哪裡來的信心,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選擇?

簡直就連他們都很難相信這一切真的就發生了。

不過,就如同那謀士所說一樣,不管怎麼樣,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徐衍既然這般選擇,就一定有著自己的理由,也有著信心,誰都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何況還是這般金貴的性命。

「誰說我要去男五軍了?我算是看出來了,咱們這個殿下啊,是個絕對能折騰的主,要是我不在旁邊看著的話,什麼蛾子都能整出來。」苦笑連連的說道,本身,他也都想要去南五軍。

畢竟,在哪裡可以建功立業,真正還有可能更進一步。

但是,現在的他卻並不這樣想了,開玩笑呢,要是自己走了,這殿下又鬧出什麼事的話,這對大秦,可是不可磨滅的損失好不好?

那怕就算是放棄了自己的晉陞,這個時候也都還是要看著他的啊,要是自己不看著,還有誰會前來奉獻?

「您,您不去了?」那謀士簡直不敢相信,這上位者的腦迴路,都與眾不同嗎?

「不就是個主將的位置嗎?我還沒放在眼裡,跟在咱們這位殿下身後啊,還是能學會很多東西的。」一瞬間就改變了自己之前的決定,在他的眼裡,學習,這可比自己主張一方要來的難得的多。

要是真正的學習到了什麼東西,以後主掌一方,甚至於是更進一步,難不成就真的沒有可能嗎?

「不過,一切都還要看,咱們這個殿下能不能過這一關!下令,全軍猛攻,所有的高手都停下手中的動作,給我死死盯著殿下,一旦殿下出現什麼危險,無論如何,都要阻止他。」很是嚴肅的宣布。

這一刻的他,已經將全身心都交給了這場戰爭,無論如何,不能讓殿下出事才對。

哪怕就算是犧牲掉很多的存在,只要殿下沒事,他們就都還有希望,何況,現在這形勢,因為聿王殿下的緣故,已經近乎到了尾聲了。

「我這便過去1心中同樣對這個主將十分之佩服,那謀士這一刻,展現出了自己從未有過的嚴肅。

另一邊,徐衍整個人站在那裡,似乎都贏開始積蓄力量了,他很是清楚,對方在這樣的絕望時刻,是不可能不出現和自己一戰的。

雖說,不管是輸贏吧,他都一定不會在反敗為勝,但是,作為義軍主帥,他這樣的魄力還是有的,難不成,被一個小輩約戰都沒膽子出現嗎?

更何況,在他的眼裡,這樣的情況已經很是明顯了,不管出現什麼,他都必定會好好思量一下報仇的事情,要不是因為這個年輕人,自己會落到現在這地步。

死亡,在他這樣的軍人心中,其實早就已經無所謂了,但是,要是就這般一直的憋屈下去,卻會成了他永遠就連死都不會明目的事情,這就是他,一個看上去似乎不算是很厲害的強者,但是,卻也同樣有著自己的堅持。

「哈哈哈哈!不管實力如何,能夠和大秦的聿王殿下一戰,我又如何會退縮呢?」那人大吼道。

在大周,貴族就永遠都是貴族,身份等級的森嚴,讓他這樣的人見到地位比自己要高的,幾乎永遠都不可能抬起頭來。

現如今,能夠和大秦最為尊貴的皇子一戰,不管是成是敗,他都已經覺得此生無憾了。

哪怕明明知道,這恐怕是那徐衍設下的圈套,但這又能如何?自己,本就已經是個必死無疑的人了。

「來吧,讓我見識見識,大秦的皇子,堂堂的聿王殿下,是否真的和傳聞之中的一樣那般厲害,我指的是實力上的。」終究,那李烔一身修為在這頃刻之間就爆發出來了。

現如今,整個城池都已經被攻破,在這樣的情況下幾乎都沒了可能在繼續做出什麼反抗的狀態。

失敗,這乃是必然的,但是縱然窮途末路之下,他作為一軍主將,也都必須要有主將的風度。

總不至於,在大軍攻破城池的時候,直接自殺吧?那樣,才是對自己最大的侮辱。

「哈哈哈哈,能與如此高手一陣,徐衍同樣求之不得。」徐衍大聲一笑。

其實,他之所以這樣做,也都是想要給對方一個體面的死法。

畢竟,這件事情不單單關係到了自己,也關係到了對方。

不管是敗軍之將也好,還是敵國的將領也罷,拋開國家利益,他們之間私人是沒有恩怨的。

也就是因為如此,不管做出什麼,他徐衍的心中也都多少還是會有些那種情緒的。

畢竟,他就算在如何在戰場上神算,謀害了很多的性命,這卻也還是客觀的事實。

希望,自己能用這樣的方式,給這個敵方的將軍最後一絲體面吧。

至少,在他看來,這李烔,也不失為是個英雄。

若不是這般,直接下令,甚至於活捉他,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埃

甚至於他可以令其生不如死。

但是,真的要是這樣做了,自己的底線又在哪裡?

雙方之間,本身也就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利益對碰,唯一,唯一令他十分不滿的,只不過就是他屠殺掉了三個城池的民眾。

從這一點上來看,他必死無疑。

但是,當真就是他真的願意的嗎?要知道,他背後的氏族,才是真正這等血仇的謀划者埃

在這一點上,他沒有錯,因為,他只不過就是那個執行命令的人而已。

若不然,一方主將,是絕對不會膽敢做出這樣事情的。

一個體面的死法,這乃是徐衍唯一能夠給人家的。

當然,同樣也有藉助他立威的想法在裡面,這點,也從未改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