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七十七章:拚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拚死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七章:拚死

李烔深知這次自己在劫難逃,其實他也不曾想過要逃。

戰敗,軍人的宿命便就是死亡,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幫他,縱然就是投降,這也同樣必死無疑。

為何?原因很簡單,自己的家人,一切都在那大周之中,若非自己不死的話,大周之中的一切都將會化為烏有,自己一條性命,便就能夠抵得上大周一家人的性命嗎?

李烔固然知道自己現在乃是自己那家人的頂樑柱,但是,只有自己死了,這整個家族才能夠繁衍下去埃

犧牲的將士固然在這大周之中不受重視,但是,至少也都還是不會被處處針對的,在這點上,就已經註定了他最後的結果。

本就是個頗重情誼的將軍,若非是真正走投無路,說實話,那大周,還真就不能令的他忠誠無比,畢竟,在所有底層人的心中,這大周,乃是那權貴的大周,和他們這些從底層升上來的存在完全不同。、

不能做到完全無情,那便就只能竭力去死,現如今,徐衍給他了一個如此好的去處,體面的結果,又如何不算是一件最為完美的事?

哪怕明明知道不管怎麼樣,這死戰都將會是自己隕落,甚至於拉下幾個墊背的的機會都不曾有,但已經有了死志的李烔,卻也絲毫都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只要,只要自己在大周的家人還能好好活著,自己這些下屬還依舊能夠活下去,自己一死,又能如何?

技不如人罷了,要不是這大秦的聿王殿下,或許,他們還能夠一直這般奠定勝局,可惜的是,這大秦,的確出了一個戰爭方面十足的天才王爺,以至於,就算是他,也都沒有辦法左右什麼了。

以後兩個國家的戰爭,定將會越來越是激烈,而這樣一顆冉冉升起的將星,恐怕就將會是大秦以後真正的主流將領吧?

一想到這裡,哪怕他對這大周沒有多少感情,心中,不免也都為自己的國家多少有些悲哀了起來,碰上這樣一個對手,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恐怕,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這大周,都會被大秦的軍隊所壓制吧?這一點,或許已經沒了可能在改變了。

徐衍開始半身虛幻,整個身體終究在這個時候直接開啟了逆天的速度模式。

那種手段,整個狀況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抽劍,長歌。

無名的法訣在這個時候完全被提升到了極致的狀態,在這樣的恐怖狀況之下,手中無論是劍術還是其他,哪怕就算是一次小小的攻擊,都已經完全超出了你所之想象。

所謂的實力,也就只有在戰鬥之中才能完全體現。

不得不說,築基九轉的修為後,徐衍本身的能力和實力,都已經可以說道了極致的地步。

一瞬間所爆發出來的恐怖威能,看上去不過就是武修的一種,但是,無論速度還是其他,都絕非一般的所謂築基修士能夠比擬。

「這等速度?殿下莫不是又突破了吧?」在其身後,隨時準備營救的那侍衛長吳法很不可思議。

他知道,殿下本身天賦十分不錯,甚至於幾年後超越他們這些宗衛都不無可能。

但是,一直以來,殿下給人的感覺都是智慧大與實力。

大多數時候,憑藉那活泛的腦子,便就能夠將一切掌握在其手中。

可真正比之實力的話,哪怕就算他們這些宗衛不願意承認,也都必須要承認徐衍的弱校

不到金丹,如此實力根本便不夠看埃

可現在的他們,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現自己錯了,且錯的還十分離譜。

一直以來,他們都忽略了徐衍的努力和付出的代價,雖說極少出手,但一旦真正出手,勢必便是雷霆萬鈞之勢。

從如此強烈的手段之中真正感受到了一絲梟雄的氣息,這,才是他們所要效忠的梟雄嘛。

一瞬間,本還有些不放心的那些宗衛,在此刻也都放鬆了些。

只要殿下的實力有所提升,那定就有著一定的把握,而這個對手,定也就只能是一個被殿下用來磨練自身修為的對象了。

對於自家殿下的那種莫名信心,吳法和其他的幾個宗衛,心中可都強的可以,根本就從來都不曾懷疑過。

「我現在才知曉,原來殿下最得意的並非實力,而是這一身恐怖的戰力啊1蕭銑同樣感慨至極。

這世界上真有所謂的妖孽嗎?無疑,這七殿下便算是其中之一,不知為何,他看到了前方的光明坦途。

徐衍真正完全將自己的戰力提升到了極致,無論速度還是力量,甚至於靈力的釋放都毫不吝嗇。

顯然,面對一個金丹七轉的高手,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得不慎重對待,明明知道對方強大到不可思議,在這種時候若是不認真的話,陰溝裡翻船,沒起到磨練自己的心思卻死在了戰場上,那可就虧大了。

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這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心灰意冷,而不是裝出來想要滅掉自己,對其大周頗為忠誠的一類人呢?

若真是如此的話,給他絲毫的機會,自己這個聿王若是死在了戰場上,對大秦的打擊都是十分巨大的。

顯然,要是換成大秦的士兵或是將軍的話,這樣的情況極有可能發生,畢竟,大秦擁有千古一帝徐蔚,這樣一個男人令的整個大秦全國都十分歸心,真正乃是發自內心的效忠大秦。

黑暗的一面,大秦固然也有,但是,始終也都並非是擺在明面上的。

可大周卻有所不同,多少將領之所以參與戰爭,不都是為了自保或是加官進爵嗎?

所以,這一開始的時候,徐衍手中長劍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攻擊力,一股腦的甚至於將那金丹七轉的李烔都給壓制住了。

如此的場面,看的剛剛前來的那主將都是一臉蒙圈,什麼時候,這殿下能夠和金丹七轉的所謂高手一戰了?

若真是如此,他之實力,恐怕在這所有的皇子之中已然不會在是墊底了好不?簡直比不可想象,區區築基巔峰,什麼時候竟然能擁有如此的戰鬥實力了?

若非是親眼所見,根本就不能想象。

發展到先金,所有的高手心中都開始有些不可思議起來,區區十幾歲的少年,築基巔峰的修為,卻能和金丹七轉一戰,固然這等高手現在還沒有展現出自己之底牌,但這也都足夠震撼了埃

可偏偏,這戰鬥之中的人才能夠體會自己現如今的感覺。

就比如徐衍自身,明顯的感覺到了有一絲很難言語的苦楚,這般的越級挑戰,這果然並非是那般容易的。

理論上,自己現如今戰那金丹七轉修士,已經算是可以了,但是,當真便是如此嗎?無論靈力的供給還是其他,都頗為勉強的多。

「這般下去不是辦法!若一直如此的話,他的修為比我要強上太多,就算是拼靈力消耗,我也定會死的很慘。」戰鬥之中漸漸感受到壓力的徐衍心中十分著急。

到並非是因為他自身的原因,更加重要的乃是因為在此時,對方人就頗有些遊刃有餘。

而自己,幾乎已經到了極限,這般繼續下去,若是在沒有絲毫的狀況的話,那結果也就根本不能想象了。

一轉眼,徐衍的腦海之中開始思索著接下來需要如何發展。

到最後,也只能想到拿出底牌和對方硬拼了,無論是成功或是失敗,在這種層次下,已然沒了其他的選擇。

當然,若是不計一切代價,徐衍也覺得自己能夠打敗對方,但是,那樣的損失恐怕就著實太大了些。

天知道這最後的結果將會是如何的,接下來的戰爭之中,他若被人摸清了底細,那對自己的生命可就有著莫大的威脅了。

事到如今,能夠走到這一步的存在,一個個心中都有著自己的算計,而徐衍,更加需要做的便就是真正將這一切都給組織起來。

「莫冥1終究,一番思量之後,徐衍準備拿出自己現階段最需要的武器莫冥。

此劍對他而言,乃是一柄十分重要的寶貝,甚至於可以說乃是重寶,而如此長劍,一旦被其施展出來,因其七皇子的身份,到也並不算是什麼太過令人吃驚只事。

結合縱橫劍術,定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再一次壓制對方,甚至於要了對方的性命。

出其不意,很有可能便就能夠成事,到了這等地步,在繼續想其他那些事,可便就沒多大作用了埃

青色的光芒第一時間湧現到其身邊,不知為何,身邊那石頭街道上,竟然開始一點點的生長出了一絲情操。

長劍橫跨,再一次的真正展現出了其恐怖的威力不說,更是在此刻完全讓人變得很難想象起來。

此刻的徐衍,如同戰神,所有的實力展現在大家面前不說,古劍上的那種危險的痕,更是第一時間併發而出,令的無數人都開始驚呼。

這七殿下,之前那般表現竟然還不是幾點,此刻,竟還能有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