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七十八章:戰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戰後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八章:戰後

李烔神色駭然,縱然知曉自己必死無疑,但他卻也不曾想,這大秦的七殿下竟然擁有如此威能。

無論從那個方面去看,這人的本身力量都已經到了他所不能想象的極限,事到如今,哪怕就算自己在如何掙扎,弄出無盡底牌,也都定是枉然。

到不是因為徐衍當真可以利用手中底牌要了自身的性命,徹底的打敗自己,而是因為,利用如此長劍,縱然失敗,徐衍也定不會在短時間之內被自己誅殺。

這般便就有了遊走的資本,外加上另一個超級高手在哪坐鎮,自己縱然手段在過強橫,又能如何?

哪怕底牌盡出,也都定只能重傷徐衍,想要殺之,不可能。

腦海之中瞬間想到如此結果,本還欲有所作為的那李烔算是徹底心死,在沒了當年那種意氣風發。

「沒成想我李烔縱橫一身,最後卻敗在了一個小娃娃手中,縱然,他乃是大秦最尊貴的七皇子,也太過不可思議了些埃」心中悵然若失,此時的他,已然沒了多少鬥志。

明明可以絕地反擊再一次鎮壓徐衍,但李烔卻並沒了如此心思,也同樣沒有了那般豪情。

事到如今,在去想那些又有何用?縱然真正在出現些事情來,又能如何?

難不成自己還能有解決的辦法逃出生天嗎?縱然逃出生天,這大周也定將沒有自己容身之地了。

「罷了罷了!既如此,那便就成就你七皇子的威名,且看我大周是否能真正重視起來吧。」心下想到。

一瞬間,那李烔化為一道流光,強橫的赤炎一擊之下,整個城池,似乎在此刻都變得炙熱了起來。

「殿下小心1上將軍向天笑大驚失色。

若是在這已經奠定勝局的時刻,殿下卻死於非命,那整個南三軍都將會受到牽連不說,就連自己,也都必死無疑。

這一瞬間,他開始隱隱後悔自身為何未曾前去幫忙,在如此的時間段之中,竟然真就讓殿下一人面對那對方。

如此一擊的威力,別說一般的築基修士了,縱然是那金丹五轉左右的修士,也都不定能夠接下且毫髮無損吧?

「這是何等威能?術士?」徐衍的大腦開始有了些空白,且想過對方手段很強。

一直以來,在對戰這方面,自己要是當真面對金丹七轉修士,到也並非多難。

可這一刻的他才算是清楚的知道,原來,這等挑戰是何等的艱難,自己也就頂多勉強可以堪為一戰而已,當真死戰的話,定不會是對手。

如此的攻擊,已經能令自己絕對重傷,果然,在這窮途末路之境,對方哪怕就算在如何淡然,也都已經不可能在繼續下去了。

手段,攻擊,這乃是他所唯一能夠選擇的東西,也是現在唯一有可能成功逃過的機會。

「既如此,我便偏偏不讓你逃脫。」徐衍心中一橫,無論如何,此刻的他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

手一抖,那長劍之上無數的碎片在這個時候直接飛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真正開始朝著對方衝去。

「這?」

無論是秦軍,還是那周軍,在此刻都是滿臉驚愕,無數種覺得絕非不可能的想法在此刻冒出。

之前那莫冥古劍,在他們的眼裡也不過就攻擊力頗為恐怖些而已,哪怕就算是個重寶,提升多少實力,也都定不會有其他的變化了。

可事實卻完全不止於此,那莫名古劍竟然有個機關,整體劍身竟然是無數鋒利鱗片組成,在那頃刻間拆分,竟然能夠當成法寶使用。

這一瞬間,無數的鱗片化為一道長虹就直接奔入那火焰之中,一個衝刺,這便就在也消失不見。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獃滯了,也同樣有一種前所未有不確定的感覺,這一戰的結果到底是如何?

那火焰,看上去如此狂暴,為何在和這長劍上的鱗片所接觸只時,便一點點的消失於無蹤了呢?

不管怎麼樣,這一戰,帶給了他們無數的謎團。

當所有人真正的反應過來之後,鱗片則已經悄然回歸到了徐衍手中的長劍身上,在沒有了之前那半點的鋒芒。

而那火焰,則直接消失於無形,在不具備絲毫的威脅力。

在看看李烔,現如今,整個身上無數洞口瀰漫著鮮血,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是毫不忌諱的流露而出。

徐衍的身上不曾有絲毫傷勢,頂多,也就是靈力透支,稍微有些臉色煞白而已。

至此,他自己的心中都頗為不清,到底為何會是如此的結果。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縱然徐衍,此刻也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之前的那等手段,或許殺不了自己,但有一點卻可以確定,想要重傷自己,令自己很長一段時間不能恢復,這也都是很正常之事。

但是,偏偏他未曾這般去做,甚至於,到最後直接就放棄了如此手段。

這算是什麼?難不成他有自己的考慮不成?當自己的那些長劍鱗片貫穿對方的時候,徐衍明顯的感覺到了一絲若有若無手的笑意。

這,這是在嘲諷自己嗎?還是在嘲諷他自己?

不過,這一切現如今看來都已經必將會成為謎了,那李烔的生機在一點點滅絕,以至於徹底走上了滅亡的道路。

這一戰,乃是徐衍勝利了,但是,縱然就算是勝利,他的心中也都很不好受,因為,他根本就不曾知曉,最後那李烔究竟為何那般做?

這就好像一個生活在高層的存在永遠都不知道底層人的心乃是一樣的,第一世的徐衍,固然也都是生活在底層,但是,卻也從來都不曾受到別人之壓迫,自然,也就不可能擁有這樣的感覺了。

「殿下,您沒事吧?」第一時間衝上來的還是這南三軍現如今的主帥,上將軍向天笑。

如此緊張的情緒表明了他本身所無奈的感覺,很顯然,要是這殿下真的在自己軍中出現什麼事了,哪怕就算是上面不責罰與他,他自己也都定不會在繼續活下去。

之前那一戰,可當真是險之又險啊,作為一個金丹七轉巔峰之修士,他可以說看的比誰都要清楚,一不小心,萬劫不復都很有可能。

好在,最後那個將軍還是知道輕重,並沒有在那時候選擇同歸於盡,當然了,在他的眼裡,並非是真的覺得對方有什麼善舉,而是一種根本不能承受的悲哀而已。

「我沒事!南三軍副將徐衍,奉命前來支援,城已破,接下來即將如何,還請上將軍示下。」徐衍十分嚴肅的說道。

無論如何,這乃是自己名義上的主將,南三軍的統帥。

不管自己是否擁有自主的權利,這等關係還是不能逾越的。

「殿下!您這可折煞我了。」向天笑趕忙上前。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之所以對方乃是副將,自己是主將的原因是什麼。

現如今,徐衍甚至於展現出了真正可以力戰斬殺金丹七轉的高手之後,縱然自己這也都清楚他沒多少時間可耽誤了,主將一職,他必定走馬上任。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依舊還想要留在南三軍,那自己可就是他的下屬了。

軍隊之中,其實從來都很少講究什麼所謂的身份地位,只有有能力者,才算是大家最為福氣之人。

不得不說,這一次的徐衍,做出的種種已然可以讓所有人都為之服氣了,而接下來掌管南三軍,無論是實力,還是智慧,都早不會有人說一言。

軍中,一直都乃是一個實力為尊的地方,現如今徐衍的實力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自然,這本身的地位也都定會跟著身份水漲船高了。

「拜見殿下,殿下威武,一戰定周軍,一戰定周軍。」無數修士大軍之人,都在這一刻高呼了起來。

聽的徐衍也都十分受用,他知道,這一次的自己,算是徹底被這南三軍所認可了。

無論是所出什麼樣的事情,自己都定在沒有了後顧之憂,想比較之前而言,定將會是一件好事。

當然了,現如今這樣的層次和表現,也同樣能夠令自己徹底的崛起。

那種笑容,那種狀況,都已經明顯的感覺到了一切埃

「若非上將軍在前方猛攻,也不會讓徐衍鑽了空子,何況,軍隊之中,無皇子,只有為過撒血的將士。」徐衍頗為嚴肅。

這乃是他一直所堅持的原則。

若是大秦的軍中,都能夠被權貴所左右的話,那又如何會是個純粹的軍隊呢?

無論是他還是自己父親,都想要建立一個十分純粹,真正只靠軍功和實力才能晉陞的軍隊。

而這一切,若是自己這個堂堂聿王殿下不做出表率的話,那又如何能夠服眾?

之前自己便就擔當了副將,這就可能會令很多存在頗有些微詞了,尤其是那些主戰派,更是如此。

現如今,自己真正的展現出了自己的實力和底氣,才算是暫時解決掉了如此危機。

但是,這樣的危機,這樣的苗頭,在徐衍心中,卻必定要堅決杜絕。

現如今自己還不是這軍隊的主帥,那主帥便就是面前的向天笑,而自己,則就實實在在乃是他之下屬,沒什麼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