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七十九章:慘烈的一線崖(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慘烈的一線崖(二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九章:慘烈的一線崖

城池此刻算是全部拿下了,整個大周的士兵,也只剩下了五萬有餘,紛紛投降不管如何,到了這種時候都在沒了其他的選擇。

主帥已死,這樣的大家對人而言,不可謂不巨大,也都因為這一點,在場幾乎所有強者,心中心灰意冷之下,在反抗的心思,也都漸漸少的可憐了。

東籬城現在並未是最主要的,對於徐衍而言,現如今最主要的乃是一線崖哪裡。

天知道,這個時候要是一線崖失守了這後果將會多可怕,恐怕就算是在讀東籬城落入他們手中,這也都並給什麼不可能的事埃

所以徐衍第一時間便就彙報,帶著自己的大軍,外加上現在統帥能夠調動的大軍回去馳援一線崖了。

哪怕就算是上將軍向天笑,在這一瞬間,也都是同樣的心思,開什麼玩笑,現如今唯一還有可能有戰爭的地方讓便是一線崖了。

整體下來,幾乎都是聿王殿下在出力,反倒自己一點都不重要,這個時候,最後一場,要是都不去做的話,簡直就不可想象好不好?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階段,大家的心中其實都已經明白的知道這一次戰爭的主導之人是誰了,要是在這個時候,依舊還能拿捏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至極呢。

天知道,那一線崖那裡到底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呢?要知道,很多情況下,這可不僅僅就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戰爭好不好?

徐衍略施小計,或許的確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卻也並不能排除意外的可能性。

「全力馳援一線崖1這東籬城之中,他們之留下了一個大營,其他的人全都直接開赴前線去了。

其實按照道理而言,這一個大營的兵力都不能留下,畢竟,整體的戰爭到了白熱化之後,真要是出現這樣的情況,他們這南三軍的軍人是絕對不能越來越少的。

可是,事到如今,卻也沒有多少辦法,羊城哪裡還有軍隊,另一個城池哪裡也有,都且還是殘餘的大周兵力,哪怕就算是易攻難守,在這樣的前提下,要是直接不管不顧的話也都會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何況,後面用來接收城池的兵力馬上就要前來了,三個城池,總不至於在他們到的時候依舊還沒有打下這其中兩個吧?

這換成是誰誰也都不會這般去做的,更何況,事到如今,很多情況已經不可避免的開始出現了。

整體三十萬的大軍,就這樣被分隔成了十幾萬,但是這些卻也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卒了,到了戰場上,所能夠起到的效果,絕對不會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大周奪了東籬城,自然知道這東籬城的重要性,在這個時候,要是不瘋狂的開始開進和攻擊的話,那才是真正不可能呢。,

以至於,到了這種時候,要是不以最快的速度前去,這最後他們或許就定會輸在這裡,這可是不管徐衍還是向天笑,都絕對不願意接受的事情埃

只有真正關注局勢的存在,才會知道現在爭分奪秒到了何等程度,幾乎就是一碰頭,雙方都已經知道了現在的情況,開始各自騎著自己的寶馬,統領軍隊前往那一線崖了。

因為,他們都很是清楚,哪怕就算是晚去一點,也都很有可能會有更大的變故,在一線崖周邊,甚至於還有差不多四十多萬的大周軍隊埃

哪怕就算是這二十多萬的軍隊,現如今已經被他們給完全滅掉了,但是,這一次這裡整個大周幾乎放進去了一百萬的秀是大軍。

若是就連這點都猜測不到,甚至於不嫁衣警惕的話,那最終不管是徐衍主帥還是那向天笑主帥,都將會是一件十分悲慘的事情。

而這樣的悲慘,則就是真正開始讓人無所適從的決定,自然,此刻不管是徐衍還是向天笑,所需要做的就是儘力的穩住一切,且將自己的戰鬥勝利果實給吞下去。

一線崖本身就是一天然屏障,若非是之前自己大秦多少有些自大,又如何會被那大周的軍隊拿走呢?現如今,想要在奪回來,這本身就很是困難,徐衍做到了,但是,卻並不代表他就能夠守得住好不好?

何況,之前那裡不過就是五萬大軍,哪怕就算是消耗,這對徐衍而言,都將會是十分心痛的情況,作為一個統帥,這幾乎他就是眼睜睜的將軍隊朝著絕境逼埃

「殺1

濃郁的鮮血味道,在這個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大家的鼻子下方了。

哪怕就算是見慣了戰場的徐衍,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下意識的皺眉起來。

很顯然,他之前便就看出了這一線崖的戰爭定會十分慘烈,但是,卻也還是不曾想到,會慘烈到就連自己都不定能夠接受的程度。

這樣的廝殺,這樣濃郁的血腥味到,至少,在這一線崖之中已經死亡了超過五萬修士的性命,才能夠如此的。

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十個人,甚至於一隻大軍,極為迫切的想要拿下這等地方,這都是可以理解的,徐衍在走的十分吩咐大軍一定要守住這裡,而且必須要一步不退。

說實話,那個時候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覺得有些強人所難,但是,卻不曾想,這裡的戰鬥激烈程度甚至於已經超乎了自己的享享福。

那怕就算是在這這一線崖這裡,也都能夠感受到另一邊殺聲震天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不管是濃郁的血腥味道,還是其他的味道,都已經似是早就已經定型。

到了這種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說實在話,徐衍自身都開始佩服了起來。

「怎麼樣?」上前來的徐衍看到了後方正在休息的那些受傷的士兵,第一時間也沒有關心他們本身是否嚴重,開始說道。

畢竟,現在前方的戰鬥才是最為提起別人關注的,至於這些傷病,後面自然有醫師會前來解決。

「前方還在廝殺之中,我們大軍,我們大軍損失慘重埃」其中一個士兵差點沒有控制住情緒,開始有些失聲道。

「好好休息,這次朝廷是絕對不會抹殺掉你們大功的,我還要去支援前線,就不和你們多說了。」徐衍面色有些微微變化,不過轉眼,這就又換上了一個比較和藹的表情。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這等事情其實已經表現的十分明顯了,哪怕就算是自己,短時間之內想要扭轉戰局,這都不是一件有多大可能的事情。

但是,這並不代表自己就沒有辦法去做,甚至於,既然現在這一線崖還沒有丟掉,那就絕對丟不掉了。

本身心中懸著的心,在這個時候多少也都開始稍稍放鬆了一些,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層次,很多事情,都已經明顯了埃

既然已經戰鬥到了這等地步,哪怕就算是前方在如何慘烈,自己難不成還不敢去看不成?所謂的戰爭,很多時候不就是一個個絞肉機嗎?五萬大軍,至少也都還算是完成任務了埃

哪怕,看後面的傷員,徐衍就已經知道這一次這部隊絕對是損失慘重了。

哪怕就算是禁衛營這整整一萬人,其中就有上千因為傷勢到了後方,可想而知,這等凄慘的程度是何等讓人心驚肉跳。

一步步走在最前方,很顯然,這不單單是一場攻守戰,還是一場十分之慘烈的膠著戰。

之前的一線崖,至少已經被那大周的軍隊突破到了一半,之後又被那群自己的士兵給堵回去了。

說實在話,越是這樣,便就越是能夠看到這等慘烈的跡象。

幾乎另一半的一線崖都已經完全被那鮮血給染紅了,不管是大秦軍士的屍體,還是那大周士兵的身體,在這個時候都橫七豎八的躺在了這裡,足足堆的有好幾人高。

以至於就算是那本身依舊覺得戰場無所謂的老兵們,在這個時候,看到如此慘烈的狀況,也都是下意識的一陣陣噁心。

一線崖這本身就不是一個巨大的地方,其中更是有著無數人駐守。

一旦被突破,要是士兵足夠的話甚至於能夠將這等山崖給填平,僅僅就是雙方交戰的屍首而已。

而現在,雖說並沒有那般誇張,但是看著這一線崖無數的屍體之後,徐衍這整個表情也都變得頗為嚴肅了起來,實實在在難以想象,到底是何等慘烈的戰爭,才能造就如此恐怖的場面?

哪怕就算是自己,想到這裡估計也都會只能是一陣惋惜吧?要知道,這年頭,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戰爭可已經不多了啊,尤其是如此膠著的戰爭。

「加快速度,前方一定會有著很大的壓力,我們上,一定要將那群大周的軍士給全部趕出去。」徐衍大神一句。

幾乎整個所有的士兵,在這個時候都開始嗷嗷叫了起來。

不管現在自身能不能到這一線崖,看到這般多的同澤消失,可以說,換成是誰,多少也都還有些不能忍埃

「如此慘烈,真的是那湯山營嗎?」哪怕就算是在後面的那向天笑,在這瞬間也都滿是不敢置信。

實實在在無法想象,在他的眼裡如同雜牌軍一般的湯山營,竟然真的就守住了這裡,且還打出了如此慘烈的戰爭。

看這架勢,哪怕就算是整個湯山營直接被滅掉了,也都不可能擁有如此多的屍體吧?何況還是守住了這等的情況下,簡直不可想象,完全沒有想到一個所謂的雜牌軍,能夠到這樣的地步。

也不怪他這般,因為,他的手下也都還是有這樣的雜牌軍的,而這樣軍隊不管是一戰鬥力還是戰鬥意志,都完全不能和所謂的精銳相比較,在這樣的前提下,徐衍卻將這等軍隊變成了真正的精銳,甚至於還不畏生死。

這不管換成是誰,要是說心中一點那種想法都不具備,這也都是不可能的吧?那種震驚,絕對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埃

以至於就算是到現在,在他的心中,這樣的情況一旦出現,心中也都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如此慘烈的戰爭,甚至於已經打到了這等份上,其實,所謂湯山營這等大營,已經真正的付出了所有了。

不管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一旦擁有如此的結果,說實在話,他們剩下的也就只能全都是敬佩。

因為,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層次,所謂其他的想法,都已經沒有辦法在到他們的身上了。

剩下的這一切能夠走到這一步,這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的好不好?當然,這一個軍隊的主帥徐衍,在他們的眼裡,才是最了不起的存在。

到了戰場,幾乎所有的士兵,在這個時候都開始怒而衝擊了,不管怎麼樣,這一刻,那本身壓力巨大的之前軍隊,這瞬間算是壓力驟減了起來。

整個多少人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當明顯的感覺到了這一切的時候,那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歡呼,在這一瞬間,表現的更為強橫,更為讓人喜悅了起來。

「援軍來了,我們的援軍來了,在也不用如此用性命的方式去消耗了。」不少的士兵,甚至於直接第一時間倒地痛哭流涕。

誰都不知道,這幾個時辰之間,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對方瘋狂甚至於就連性命都不要的攻擊,換成什麼樣的存在,都可以說是是在無法想象的,中間的幾萬大軍兩面夾擊。

將後面的大軍打退之後,聽聞了那等東籬城已經在他們的手中,而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何等恐怖的軍隊?

幾十萬大軍,哪怕就算是在這裡施展不開,但是,一味的攻擊,也都恐怖無邊好不好?

以至於,他們到了最後,就只能拿性命去填,因為這些湯山營的士兵心中很是清楚,若是這一線天也破了,很有可能,這整個大秦都會被那周軍燒殺搶掠。

之前或許是大家還都有些克制,但是這樣一場大戰之後,所謂的剋制,可就都成了笑話了。

甚至於有不少的修士士兵在看到援軍來了之後,因為本身心神一陣放鬆,身上的傷勢在那頃刻之間便就徹底爆發,以至於,最終含笑而亡。

本身就只是憑藉最後一口氣而活著在,忽然之間有了希望,按種情況下隕落,也就成了也很是正常的事情。

看到這一幕幕,徐衍表示自己是真的被震撼了,只有真正的參與到這種戰爭之中,方才能夠明白這戰爭的殘酷。

哪怕就算是他自己心中不是很想要看見,但是,此刻,這等殘酷卻還是告訴了他,這大秦想要崛起,這世界上要有大秦的一席之地,類似於這樣的戰爭,甚至於比這還要慘烈的戰爭,都定將會有可能發出。

也就是為了這些,當真就值得嗎?說實話,徐衍並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值得,但是卻很是明白的知道,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表現的如此成功了,那接下起來的戰鬥,定將會更為凄慘。

要知道,這不過就是自己到了這裡之後的第一戰而已啊,之後的周軍,要是不瘋狂那才是真正的不可能呢。

事到如今,真正走出了這一步,他能夠所左右的東西,也的確少了很多很多。

「殿下,都是末將無能,看到如此之多的將士們開始用性命去填補戰場,末將卻無能為力,這一仗,太慘了啊1說罷,那湯山營的將軍差點沒有在這個時候哭出來。

此刻,他那「這和你無關!而是敵人太瘋狂了,會把一下戰況吧,我好看看著一仗需要如何抵擋。」徐衍心中也都是有些痛心。

且在看看之前在他的眼裡沒有多大本領的將軍,在這一戰之中,身先士卒,亮銀色的盔甲之上有著無數道劍痕,一道道上面都滲出鮮血。

整體已經在極端重傷狀態的他,卻依舊不曾忘記所謂的戰鬥,所謂的堅持。

不得不說,在這一點上,哪怕就算是徐衍對其也都有些另眼相看了,這世界上,可不是每一個人獍慵岫囊庵競貌緩茫

尤其是在如此慘烈的戰爭之中便就更是如此了,除非,有什麼讓他不能忍受的事情在一步步朝著他畢竟,除非,這乃是真正的將一切都交給了他徐衍。

說實在話,徐衍在之前也都沒有指望他們真正能夠打到如此慘烈。

所謂的戰爭,本身就是變故叢生的。

之前的他,覺得這對方哪怕就算真的想要攻擊,也斷然不會如此激烈,但是,他卻還是想錯了。

二十多萬,差不多三十萬的大軍在這邊,哪怕就算是大周,也都絕不會允許就如此被這秦軍給看徹底吃掉。

所以,不計後果的瘋狂馳援,便就成了必須要做的事情,哪怕明明知道,這樣的消耗必定大的恐怖。

現如今的徐衍,沒有周邊軍隊的輔助,沒有援軍,在這裡,一線崖,僅僅憑藉地利的優勢便就撐到現在,甚至於殺掉了這般多的周軍,說實話,這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戰鬥,也是一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慘烈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