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八十章:怒而拔劍(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怒而拔劍(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八十章:怒而拔劍

」我軍現如今還能戰鬥的剩下兩萬餘人,其中五千乃是禁衛營的兄弟,一萬多則是湯山營的兄弟。

受傷失去戰力著一萬餘人。」說道這裡的時候,哪怕就算是他一個大男人,在這個時候表情也都頗為無奈。

要是說,自己當真擁有那般能力該有多好啊,可惜的是,現在這樣一場戰鬥徹底的證明了湯山營的不足。

不管是戰鬥方式還是其他的方式,在這裡,死亡的人可以說是越來越多。

反觀那禁衛營,不過區區一萬人,現如今還有至少一半的戰鬥力還在,這也就算了,更為恐怖的乃是他們所取得的戰果,比他們湯山營也都不逞多讓。

這樣的差距,他或許之前心中就已經有所準備了,但是,真正要是說在這個時候說出來,也都還是十分噁心人的好不好?

到了如此環境之中,大家也都沒有必要在藏著掖著什麼了,畢竟,很多情況下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並不是很多,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走到這一步,這本身就算是十分難能可貴了埃

「敵軍呢?」好吧,徐衍在聽見這個數量的時候,整個人也都開始有些不敢相信了起來,這樣的慘烈戰鬥,實實在在讓人有些不敢想象埃

近乎一半的士兵,隕落在這戰場上,這樣一直軍隊竟然還在戰鬥,還沒有失去戰鬥力,如此的堅強,哪怕就算是突然,心中要是說一點都不感慨,這也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

到了現在,他的心中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這等意義,戰爭,對於他而言的確是一個洗禮的地方,但是,對真正的軍隊,又何嘗不是一個洗禮的地方呢?

徐衍敢想象,要是在過一段時間,這些真正從戰場上活下來的老兵,那戰鬥力,訣不會是之前那般簡單了,不管是大周這裡的還是大秦這裡的士兵,都將會是如此。

相比較這一線崖的戰鬥,其實說實話,那東籬的戰鬥簡直就是小兒科好不好?

換成什麼樣的人估計都會第一時間這般說吧?不是他們的心中對這樣的戰鬥不認同,實實在在是因為,在這樣的戰鬥之中,所能夠學習的東西,太多太過了,以至於就算是他們,到了這個時候,對這些士兵,也都只有敬佩。

「擁有如此的軍隊,我大秦當興啊1心中在這個時候給出一個評價,實實在在的評價,哪怕就算是這個時候的他自己,在想到這一切的時候,心中也都是一陣的感慨和無奈。

要是自己能夠早一點成功拿下東籬城,又如何會有現在這樣凄慘的戰爭呢?可惜的是,現在,在去後悔,在去想其他的法子,都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整個幾天的戰爭之中,他們一個南三軍就已經損失了五萬的戰鬥力,這樣的戰爭,哪怕就算是在前段時間,大秦之中也都很少發生好不好?

不管是慘烈還是其他,到了這種時候,其實大家的心中,都只剩下的保家衛國。

「現如今的大周軍隊,損失更為嚴重,差不多有七萬和將士死在了這戰場上,我們依託有力地形,真正的給了他們很多次致命一擊,而這一次的戰爭,哪怕就算是大周的上將軍,估計也都只能望而興嘆了。」說道這裡的時候,他的表情才稍稍好過了一些。

不管怎麼樣,這戰鬥的結果乃是喜人的,不管是殺對方的有生力量也好,還是為了其他也罷,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他們分開的戰術乃是十分有用的。

僅僅幾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七萬多的敵方士兵和將軍都死在了這戰場上,這樣的戰果,那怕就算是佔據了這一線崖的有利地形,也都絕對可以說是十分恐怖的好不好?

現如今徐衍的心中也都多少放心了一些,在他看來,這裡擁有十五萬大軍前來進攻,這就算是真正的孤注一擲了,現如今還頂多還剩下不到十萬的士兵,加上自己的援兵,想要吞掉這等軍隊,可不是多困難的事情。

但是,接下來對方的一句話,卻還是徹底的澆滅掉了他這樣的心思,只聽見對方說道:「他們這次前來了二十萬大軍,可以說是一直以來規模最大的大軍,哪怕就算是到了這種時候,也都依舊還能有效的發動攻擊。」

一下聽的徐衍目瞪口呆,這乃是要發動決戰的節奏啊?

難不成這東籬城真的如此重要不成,以至於令對方統領百萬的上上將軍已經不顧後方了?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是他們的巨大機會啊,現在,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擺在明面上了。

徐衍不覺得自己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和那大周大的你死我活,但是,現如今對方的這種架勢,卻是擺明的想要拉開架勢和自己乾的樣子埃

這樣的結果,換成是誰一時間都多少有些不能接受吧?

要知道,這對現在的徐衍而言,絕對可以說是巨大的驚喜了好不好?尤其是發展到現在這種層次下的戰局,這就更是如此了。

「上將軍,我們有沒有能力在這個時候吃下這之軍隊?」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徐衍是真的心動了,要是這樣都不心動的話,那這也就都不算是一合格的將軍了。

向天笑同樣心中也都在異動,但是,他打仗,一直以來都頗為謹慎。

在不能知道對方到底為何這般瘋狂之下,是絕對很難在這個時候下定論的,雖說,心中也都趨向於徐衍現在的想法。

「如果能夠吃掉,這自然最好,但是,十幾萬的軍隊,哪怕就算是我們現在真正的全力出手,也都一樣還是會被他們突圍出去的,現如今的圍剿,有些得不償失,還很有可能會被他們鑽了空子。」向天笑比較理智。

畢竟,要是真的開始瘋狂攻擊的話,這對他而言,並非是一件很是穩妥的事情。

要是真的在這樣的時候發動慘烈的圍剿,很有可能,他們突圍出來之後便就來攻擊這一線崖,到時候,一線崖兵力空虛,段時間之內直接被他們攻擊進去也都不是不可能的。

而那個情況下他們在聯繫現如今在這大秦境內的孤軍,再度攻擊東籬城的話,那結果,可就當真能令人驚恐了埃

這樣的事情,不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甚至於可以說很有可能。

自然,這要是真到了那等時候,這支軍隊,就定會像是一根針一般的刺進了大秦的心臟,在可以躲藏的情況下,你根本沒有辦法完全剿滅。

到了那種時候,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可就不得而知了,那怕就算是他們在前線取得了在做的戰功,因為這根刺的原因,也都不會有太大的建樹。

說實在話,這個時候的他並不會主張這樣做,但是,這一點卻是徐衍提出來的。

在徐衍的心中,現如今吃掉這等軍隊,才是最好的方式,向天笑自然也都清楚,這話啊,還是最好不要說的太滿的好。

這才有些凝重的和徐衍說道,哪怕就算是見識到了徐衍的本事,但是,真正要是說他的心中對其感官就已經到了極限,也都是不可能的埃

這人啊,總歸都還是有犯錯的時候,尤其是徐衍這種十幾歲,正好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就更是如此了,這也就是向天笑覺得之後自己也要在這南三軍之中的原因,主要,還是怕徐衍急功近利埃

驕兵必敗,這個道理大家的心中可都是很是明白的。

「難道你有其他的想法?」說完之後,這向天笑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徐衍。

不管他是不是年輕氣盛,但是,面前的這聿王殿下,卻的確是一個很會打仗的人,尤其是在關鍵時刻思路也都還算清晰。

要是他能說出自己的理由,且也能說服自己,他自然不介意在這個時候幫上一幫,甚至於全力以赴。

可要只是冒險的話,哪怕就算自己的面前站著的乃是皇帝陛下,他也都還是不會說出一個字的。

畢竟,戰場這並非兒戲,不能因為人的一世情緒去左右戰爭的局勢。

這等的瞬息萬變,是完全很多將領都很難想象的,自然,他也都想要聽一下徐衍的看法埃

「我的看法?很簡單,如果失去這次機會,我們就將很難吃掉面前的這支大軍了。」徐衍有些無奈。

對方的統帥是什麼人他並不清楚,但最起碼也都是一個的確知道一些策略的將領,若不然,在這一線崖,自己佔據天時地利,且還擁有禁衛軍的情況下不會這般慘烈。

就是因為這般的慘烈,才令的徐衍多多少少重視了那等將軍,可以說,對方也都是一個頗為謹慎的存在。

現如今,這乃是最好的機會,若是就連這次機會都錯過了,很有可能,接下來便就是膠著戰了,甚至於在拼消耗。

「何況,以我所見,這一次他們之所以這般瘋狂的派出二十萬的大軍前來攻擊我一線崖,其中最根本的依仗就是覺得我們不會出手圍剿他們,若是真的我們一旦出手的話,很有可能,便就會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徐衍的雙眼之中閃現出一絲神光,不管這到底是不是真的,至少,對他而言,這樣的狀況乃是很輕易能夠發現痕的。

戰爭,這本身就是瞬息萬變的狀態,自己要不是看到了這樣的數量,也都不會在這種時候去做出如此決定。

哪怕明明知道這一切都很難脫身,在這樣的層次之下,要是當真一切都不做的話,那最終的結果,將會何等的難辦他的心中也都如同明鏡一般。

既如此,那就算是賭一把,對他而言,這也都還是勝算頗多的,不是因為這樣,他也都不會真正表現出如此的激進。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但是一旦真的被他們突圍,甚至於攻擊到一線崖裡面去了,這結果,恐怕就真的會不可想象了埃」的確,徐衍這些話,在他的眼裡也都有著一定的吸引力。

但是,這卻並不代表他就能夠放棄自己的謹慎心裡,在如此的環境之中真正配合徐衍。

戰爭這畢竟是要死人的事情,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如此的情況下將會有很大的收穫,但是用士兵的性命去賭博,這也都不是一件好事埃

「我之所以想要出擊,並不僅僅是因為這些。」徐衍終究還是在這個時候說道。

在他的眼裡,這些所謂的理由,固然和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卻還是自己現在能夠把握局勢。

無論是在這守備的湯山營,還是之後前來的那些援軍,沒一個是沒有仇恨的,而這樣的仇恨,將會讓自己的軍隊化身為殺戮機器。

很多時候都被那些士兵和將軍看成無用的士氣,很大程度上,在戰爭之中卻能夠起到很不可思議的戰果,而也就是因為如此,徐衍哪怕就算心中很是明白的知道這一次圍剿或許算是有些冒險了,但卻還是忍不住這般做。

這就如同賭博一般,自己或許有輸掉的可能,但是輸掉的結局卻並非完全不能接受,但是一旦贏了,這就將會是一場恐怖的大勝。

如此的權衡,要是徐衍說出來之後,這向天笑還不明白的話,那就不算是一個合格的將軍了。

在徐衍小聲的和對方說完之後,本還在那頗為糾結的向天笑,終究還是凝重的點頭起來,顯然,事到如今,這一切都已經明顯了。

徐衍的方案比自己之前保守的想法要好,哪怕還算是有些冒險,但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一樣,哪怕就算是失敗了,又能如何呢?大不了多派出一些兵力關門打狗不是?

那裡面始終還是這大秦的國土,大秦若是真的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剿滅那隱藏軍隊的話,這也哦度並非是一件完全不能完成的事情。

沒有太大損失的情況下,要是真的圍剿成功了這軍隊,那幾天的時間,這南三軍,可就當真剿滅掉了五十萬大周大軍了埃

這樣的戰績,恐怕就算是在所有出征的大秦軍隊之中,也都算是首屈一指吧?

三十萬固然也都不算是少,但是,到了這個地步,要是沒有徐衍的這等計劃的話,很難完成這般巨大的勝利。

何況,勝利之後,對這大秦的宣傳功效,可就更為恐怖了埃

現如今的大秦,本就最為欠缺一場暢快淋漓的大勝。

徐衍也就是因為考慮到了這個,才會選擇如此去做的。

「那便出手吧!既然要戰,便就儘快,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向天笑固然本身頗為謹慎,但卻也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一旦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而在這種時候,他們自然也都清楚的知道這等結果,以至於,明明知道了這樣狀況向天笑直接就下令開始準備攻擊。

打的口號很簡單,為在一線崖死溶報仇,幾乎所有的士兵和將軍,在聽見這句話之後都開始直接嗷嗷叫,這樣,才算是真正的戰爭嘛。

看著那腳下的數萬士兵死在了這戰場之上,又有誰的心中乃是真正不憤怒,沒有仇恨的呢?既然雙方之間這本就有著仇恨,那這想要戰鬥,想要去廝殺的慾望,便就萬分的強烈。

而反之,對方已經久攻不下,加上徐衍的援軍由來了,鋒芒可謂早已不在,在這個時候圍剿,甚至於直接吃掉這軍隊,明顯才是最好的戰術埃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軍隊如同餓狼一般的衝出那一線崖,甚至於就連兩邊的山上也都是無數的軍隊,終究,這個時候的徐衍小了。

怒而拔劍,哪怕就算是他也都要暫避鋒芒的戰術,在這個時候對付這本身早已鋒芒不再,士氣也都相對低落的軍隊,其實,在徐衍的心中,這並非是多困難,多有挑戰的戰爭。

而五十萬大軍全殲的這等恐怖戰績,要是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之中真正被體現出來,這將會是何等的榮耀,哪怕就算是他這個十幾歲的少年,一想到這裡的時候,心中也都頗有些熱血沸騰的感覺。

實實在在很難以想象,在這等無數性命填補的戰場上,還能有人在這裡找到認同感,榮耀感,這是何等的讓人心驚肉跳埃

其實,軍人便就是如此,沒有那一份認同,沒有那一份忠誠,又何談什麼軍隊呢?

只有真正有著自己理想的存在,才能夠在戰場上不畏生死,甚至於就連最簡單的東西都忘不了。

相反的,戰爭之中,怕死之人可謂是不計其數,為何?絕對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那種歸屬感。

何況,真正久經沙場的將軍,又有誰最終不是心如鐵石,在他們眼裡,性命或許不僅僅是一個數字,但是,必要的時候,卻也還是可以拿來消耗的消耗品。

在這點上,自始至終,也都不曾有過多少所謂的改變。

徐衍的心中清楚明白的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才會為那些死去的將士悲哀,但在這樣的大趨勢之下,他又能如何真正的避免戰爭不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