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八十一章:上將軍徐衍(二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上將軍徐衍(二合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上將軍徐衍

之後的戰鬥固然十分重要,但徐衍這樣的人卻還是不被允許參戰。

同樣的,在其身邊的還有著上將軍向天笑,一般來說這種級別的戰鬥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允許他們這樣的存在參戰的。

當然,這一次的徐衍到也算是遵守了一次規矩,畢竟,要是在弄出點出格的事情,這向天笑可不是白來的,一旦彙報上去,自己在參加戰爭,估計都成問題了。

老爺子對自己的期望是有多高,徐衍心中可是明白的知道,若是知道真正的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每天都乃是那種一副熱血的樣子,估計不出三天,自己就會在讀回歸京城。

在老爺子徐衍的心中,什麼重要的事情都沒有自己兒子的性命重要,自然,表現出這種狀況,也就成了情理之中了。

徐衍明白,所以,也沒有在這重要的時候去搗亂,反正,這場戰爭只需要策略用好了,那對方的將軍其實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畢竟,只要不是金丹巔峰級別的超級強者在這場戰爭之中,無論如何,都乃是做不到以一己之力改變整個戰局的不是?

對於這一點,無論是徐衍,還是那向天笑心中都很清楚,金丹巔峰,在這大秦都算是極為稀缺的存在,他們可不相信,僅僅一場戰爭的局部方面,會出現這樣強橫的修士來阻攔他們。

同樣,這對徐衍而言,也都是一場最後的考驗了,所以,此刻的他心中多少會出現一些焦急,但是,卻也並沒有忘記鎮定。

反正這一切看上去到也還算不錯,留下了一個分營用來打掃戰場和搭建帳篷,短時間之內,這等戰爭,本就很難分出勝負埃

「沒想到,這一次,戰局竟然會如此運轉,我這也算是真正運氣好到讓人無語了。」其中一個大營之中,徐衍端坐在那位置上頗有些唏噓的說道。

要說之前那種戰爭,全部靠的都是自己的謀略,那現在這樣的情況則就能說成是所謂的運氣了,他做夢也沒想到,竟然會有二十萬的大軍前來攻擊這等一線崖,要是在這點上,自己都不能好好利用的話,那豈不是直接耽誤戰機?

「那是殿下您算無遺漏的功勞,要知道,哪怕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老將軍,也都很難會想出如此的戰術。」是時候的向天笑,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很有拍馬屁嫌疑的說道。

其實這也正常,畢竟,以後這個時代乃是年輕人的時代,而大秦的年輕人之中,最為耀眼的便就是這些皇子們了。

現如今徐衍出現在戰場上,這本就是對這軍隊的一種強大的激勵。

無論是大周如何反應,這大秦的皇子都已經直接上了戰場,在士氣上,就定會弱了一分。

其實,之前的他想法便就是讓徐衍前來走個過場,之後便就會在最安全的地方安置這個聿王殿下。

哪怕就算是有戰功,直接全頭推到聿王殿下手中便可,反正,那樣的話聿王殿下也都不會虧待自己的不是?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徐衍竟然真的帶兵了,且還一下分走了自己的兩個大營,在那樣的情況下,說實在的,他的心中多多少少也都有些準備不足的感覺。

當然,向天笑乃是皇帝陛下宗衛的下屬,一直以來對皇帝陛下的忠誠已經到了極致,對皇室也是如此。

這般的環境之中,他還是最後嚴格的執行了命令。

只不過心中不免多少有些懷疑了起來,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少年,當真能夠指揮十萬大軍嗎?

現在,這結局告訴他,徐衍不但可以,甚至於做的比自己都要好的多。

百萬級別以下的大軍,在他的手中絕對可以運用自如,而這樣的驕傲,可就不是任何皇子能夠具備的了埃

說實在話,他是真正的看到了一個冉冉升起的將星出現在自己面前,且不說他與皇帝的關係,哪怕就算他只是個普通百姓的孩子,相信,這樣的潛力,在軍隊之中,也都定將會綻放出自己的光芒。

幾乎在徐衍做決定的第一時間,向天笑的心中其實就都有了想法,是不是,在這個時候直接偏向於徐衍這樣的王爺呢?

奪嫡之戰,自家大將軍是不可能參加,但是並不代表自己也都不能去奪那從龍之功埃

在這個時候,他就已經將自己定位於徐衍之下了,哪怕就算是軍隊之中,名義上,自己還是這南三軍的上將軍。

「上將軍,您這般說,可是折煞我了。」徐衍一笑道。

很顯然,他聽出來了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暫時他卻絕對不能表態。

因為軍隊系統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很多時候,官員大一級壓死人,而且絕對不會出現什麼身份地位左右的狀況。

這樣說吧,你就算是皇帝,或者是軍隊那個元帥的兒子,想要在軍隊系統之中一戰成名,那也都需要自己去拼殺。

想要得到一定的尊重,成功進入將軍的行列,也都還是需要軍功的,而這樣的軍功,絕不僅僅是一般人能夠累積到,靠關係,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在這個時候你的將軍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平民百姓家的孩子,你則身份背景十分恐怖,一旦你犯下了軍法,人家將軍也都有權利直接軍法處置,就算是要了你的性命,這別人也都不敢說出點什麼。

頂多在暗中做出些動作而已。

當然,現實之中也沒有一個將軍會真正這般傻呵呵的去殺那些權貴弟子,但是,得罪的卻十分不少埃

可是,他們卻依舊生活的好好的,不會因為那些事情而惹上麻煩,上下級觀念,這本身就是最為需要去維繫的。

在這個軍功為王的大秦帝國之中,說實話,有很多人都為了一些軍功,真正的頭皮血流拚命,這可以說是一般民眾真正捷徑一般的上升通道了。

只有真正明白這個道理的人,才會將那軍隊看的比什麼都要重要。

而現在,哪怕就算自己是皇子,是聿王殿下,但也還是對方手下名義上的副將,這乃是不折不扣的事實,對他而言,也都是必須要做出的姿態。

「殿下您可別這般說,著一仗,若非是您的話,恐怕我這三十萬大軍都打沒了,也都不定能夠起到如此戰果。」要是說不服氣,這定不會有。

對於向天笑而言,他是實實在在佩服比自己要強的存在。

徐衍固然在實力上沒有自己兇悍,但是,始終,在軍隊這裡面比自己卻要腦子活絡出了不少,在這一點上,就足夠他真正對其另眼相看了。

自然,這份尊重,便就毫無意外的顯現出來了。

對於這番言論,徐衍自然知道乃是恭維話,不過,接下來空中出現的玉簡,卻在頃刻之間調動了他的情緒。

很顯然,這裡的戰爭場面已經不可能京城不知道了。

老爺子第一時間便就能得到消息,也知道兒子現階段這等時間之中日子不太好過。

所以,直接一道聖旨下來,這徐衍,便就成了南三軍的主帥了。

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到了這等地步,徐衍也都不曾想過,自己會這般快的就走馬上任。

要知道,不管這想向天笑是不是過度,在這個時候要是說一下就將他調走,這也都多少有些不可能啊?何況,他這場戰爭和其他地方的幾個大軍戰爭都差不多。

一看到聖旨的內容,徐衍就破有些無奈了起來,他知道老爺子想要自己快速的成長起來,哪怕就算做不成這大秦的脊樑,至少也都要變成一道屏障。

只有如此,他的名聲才能夠起來,為了大秦也是為了他自己,真正的順暢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來。

可是,這樣的聖旨也太早了些吧?以至於就算是徐衍,在看到這個的時候都有一陣蒙圈,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埃

只是,旁邊的向天笑略微笑了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怎麼回事沒人比他更清楚,自那東籬城出城之後,他便第一時間給陛下發了玉簡。

就是表述徐衍在這戰爭之中所起到的作用,在建議將他拉倒這上將軍的位置上。

只有如此,接下來徐衍要是開始調動大軍,這才能夠名正言順嘛。

而自己,對於這些東西的在乎,還真就比太看重。

「軍師將軍?」徐衍皺了皺眉頭,在這遇見之中更加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訊息。

向天笑這般上將軍,將才一般的存在,竟然沒有在去統領一隻大軍開始圍攻大周,而是被認命為軍師將軍,和徐衍平級,一起帶著南三軍。

「難道是老爺子不信任我的能力不成?」徐衍一想到這裡,立馬就將這樣的言論給否定了。

要是老爺子都不信任自己的能力,那便就不會做出如此安排了,應該還是怕自己本身的實力不太夠,以至於在戰場上危險吧?

「向將軍您這一手,可弄的我有些沒話說了。」有些苦澀的說道。

到並不是因為向天笑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而是徐衍單純的認為,這樣將一場大戰的功勞直接就都給了自己,這對向天笑而言,不公平。

「殿下,您這話我可不贊同。」向天笑多少有些笑眯眯。

這一瞬間的時候,就已經完成了主將和副將之間的過度。

他很清楚的知道,所謂的軍師將軍,其實和副將沒有什麼不同,帶隊衝鋒,或者是在背後出謀劃策,這些東西一個副將就能夠做到。

之所以會給自己一個軍事將軍的稱號,那是因為自己本身的確不管是資歷還是其他,都不適合去做一個副將。

但是,這卻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難不成,自己這般就真的不能建功立業了嗎?

很顯然,在徐衍這般巨大的光芒之下,就算是自己不想要去建功立業,這可能性也都不大。

現如今的戰場可謂瞬息萬變,但是唯一不變的是,這乃是雙方之間的一場恐怖的持久戰,打個幾年也都並不是什麼多困難的事情。

幾年之後,難不成還會有什麼所謂的南三軍,男二軍南一軍?

要是真正到了那個時候,所有軍隊的主帥,按照現在的架勢,恐怕便就是這位聿王殿下的了吧?

這點,絕對很有可能,雖說,這要是真的做上那個位置,徐衍還需要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學習和實力的提升。

但是,一切的不可能,在這聿王殿下的面前,難不成就真的一直都是不可能嗎?

顯然也並不覺得是如此的,所以,他覺得,跟在這徐衍身後,或許,才是最好的立功方式。

退一萬步說,那怕就算是沒有立功的可能性,難不成,自己做一個軍師將軍就辱沒了自己。

他本身只不過是個頗為謹慎的將軍,對於戰法,策略什麼的不說一竅不通吧,至少也都還不夠在戰場上使用的。

但是這聿王殿下卻絕對是這方面的行家,在這一點上,自己若不需要學習,這誰也都不相信好不好?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的心中才會如此心甘情願的,甚至於在玉簡之中自己給出了這樣一個定位。

要不然,身在京城的皇帝,又如何會給出這樣一個任命呢?

要知道,那陛下之前可是有著自己計劃的,而這樣的任命,無疑是打破了這等計劃。

只有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這才算是足以提升,要不然,哪怕就算是一個上將軍的虛名,又能如何呢?

「屬下軍師將軍向天笑,拜見上將軍,請上將軍接櫻」猛然間,那剛還坐在主位上的向天笑,直接就站起身來,半跪在徐衍面前,神情嚴肅,將那上將軍的印章和懷中的一物交給了徐衍。

不管怎麼樣,這乃是必要的程序,何況,雙方之間這本身就是比較平和的交接,到了如此地步,徐衍哪怕就算是不想要接受也都不可能了。

何況,他來這裡本就是有著大抱負的存在,要是在這個時候就連這印章都不能接下來的話,那才是真正的惹人笑話呢。

上將軍,作為統領一軍的真正主帥,可以說,在很多時候,都將會有著獨立作戰,獨立發動戰爭的權利。

乃是帝國高級將領的真正入門。

一般來說,十幾歲的上將軍,哪怕就算是在帝國的歷史上,都很少見。

但是,卻也並不是從未有過,他們的權利,在戰場上可謂大的下人。

哪怕就算是一般的將軍,若是真的犯錯的話,他們也都有權利直接軍法處置。

而代表其身份的,則就是這上將軍的印章和虎符了。

現如今的玉質虎符,已經完全合圍一體了,可以說,擁有這兩種東西,那三十萬大軍,便就是自己的了。

到了這等地步,徐衍的心中多少也都開始頗有些激動了起來,開玩笑呢,這般短的時間之內就能夠走到這一步,這可就是他也都不能想象的事情。

「將軍何必如此,不過這乃聖旨,我也就不推讓了。」其實,在大秦之中,很多的軍隊全力交接,這都並非很是平和。

畢竟,有兵權在手上,你才有話語權嘛,很多時候,哪怕就算是一個小小營地的統領,也都不願意放手自己手中的兵權。

而真正交接的時候出現血流五步的事情,這也都並非稀罕。

可是,這般平和的交接,可十分少見啊,第一乃是因為他徐衍的身份,而第二則是那向天笑乃是心甘情願。

這不是他當年的老部隊,向天笑固然還有些感情,但是感情也都不會到了極致。

外加上他本身就對徐衍十分服氣,在這個時候,交出權利,對他而言,乃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既如此,那便先等消息吧!說實話,對這一戰,哪怕我本身信心十足,卻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徐衍表現出了一些擔憂。

別看之前的他很是堅定不移的執行著自己那些想法,但戰爭就是戰爭,自己沒有在前線的時候,哪怕就算是他也都沒有辦法做到完全的掌控。

在這樣的情況下,心中不免有些擔心,這也都是很正常的,畢竟,對他而言,這樣的戰爭不管出現在什麼樣的場合之下,對他來說都將會是十分不合時宜的。

不到最後,都不會知道這到底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還是錯的,要是那群傢伙當真狗急跳牆的話,那這件事情固然不會有什麼損失,但至少也都算是麻煩了好不好?

在這點上,必須要有萬全的準備,哪怕就算是現在這個準備大部分用不到,也都必須要想出來。

看著徐衍這個時候多少有些眉頭緊鎖,顯然,這向天笑也知道他在想什麼,沒有在過打擾什麼。

直接慢慢退出了這個大帳。

這還當真算是無官一身輕啊,卸下了上將軍的擔子,哪怕就算是他,心中也都有了未知的舒心。

畢竟,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對他們而言,這樣的時間段之中,都乃是需要靜下心來的,那種時候,可當真不好受。

尤其是你身上維繫這無數士兵性命的時候,所需要承受的心裡壓力,何等巨大,那可是你不體驗一把完全不能理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