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八十三章:欣慰(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欣慰(求訂閱!)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欣慰

皇宮!

一直忙碌在各種宮殿之中的大地徐蔚這幾天卻沒有處理一件事情。

似乎完全放空了自己一般,以至於就連他手下的那大太監都多少有些詫異,陛下,這都已經十幾年未曾這般好不問那事情了埃

不過轉念一想,這陛下最疼愛的兒子現在就在前線,估計在怎麼樣,他也都還是不能放下心來處理政務的,所以,也便就釋然了。

別人或許不清楚陛下對自己這兒子的疼愛程度,但是這大太監,作為在陛下身邊時間最長的人,幾乎和陛下形影不離,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都說皇室無親情,但是,這一點體現在徐蔚和徐衍身上,卻是完全的不同。

他們父子之間似乎就不是皇室中人那般,如同尋常人家的父子,父親總是努力的想要給兒子最好的,而兒子,之前則是一個勁的用一些小手段引起自己的父親主意,而到現在,更是竭力的想要為自己父親分憂,哪怕就算做的不夠多也都絕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這樣一對父子,說實話,要是出現在尋常人家的話,這自很是正常,但是,出現在皇家,卻是大大的不正常。

也難怪,這侍奉了好幾代皇帝的大太監,每每在見到這對父子在一起的時候,心下,都會有一種很是奇怪的感覺。

「還沒消息嗎?按道理來說,現在,哪怕就算一線崖那便,也應該塵埃落定了埃」徐蔚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要是得不到消息的話,自己就算最簡單的事情都沒心情處理。

多少年了,他都未曾這般放空過,一時間,甚至於都開始無法適應了起來。

「回陛下的話,暫時還沒有消息,但老奴覺得,以七殿下的才智,想要解決此事,並非太過困難。」大太監依舊還在那裡寬慰道。

其實他的心中也都有如此想法,畢竟,老七徐衍乃是唯一一個在軍營歷練的時候的確有所建樹的人。

本身,就已經展露了不少的軍事才華,哪怕就算是一線崖真的被攻破了,他也自有辦法,將雙方的大軍放在一個地方形成對峙。

至少,這並不會有性命之憂埃

當然,雖說他這般說,但是要是說心中一點那種擔心都不曾有的話,也都不可能。

這戰場畢竟是不長眼的地方,處處沖滿了意外,你根本就很難知曉下一刻發生了什麼事,自然,也就很難真正的預測一切的發生了。

明白了這一切之後,無論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其實都乃是必須要接受的,所以,不管是那大太監,還是皇帝徐蔚,現在能夠做到的就只能是靜靜等待而已。

這樣的煎熬,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徐蔚都很是不舒服,可惜的是,兒子已經長大了,哪怕就算是他想要束縛於他,也都不可能,何況,他本身更不想要去束縛呢。

「陛下,邊疆密信1猛然間!就在這徐蔚還在那有些悵然若失的時候,只聽見外面只屬於他的情報系統之人出現了。

很是恭敬的交出了一個小紙條,這便就直接退回,那徐蔚攤開紙條,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這便就舉手之間將其燒毀。

自始至終,這紙條都沒有落入到別人手中,甚至於沒有人知道這裡面到底寫的是什麼。

修士世界,用紙條傳遞東西,這已經是十分原始的事情了,幾乎所有人都在用傳送玉簡的時候,這大秦的皇帝,對自己的情報部門下令卻是全部消息用紙條傳遞。

本末倒置嗎?自然不是。

因為,玉簡在遇見高級的修士時候,被窺探,這並不是什麼稀奇事情,但是,天工閣所創造的密保之中,這紙條的方式,才是最為安全的。

無論什麼樣的高手,想要一探究竟,哪怕就算是絲毫的靈力進入到了那裝著紙條的秘寶之中,紙條都會在頃刻之間化為烏有,以最原始的方式保證秘密絕不泄露,這才是現在大秦最根本的一項原則。

到了這個時候,他的眉頭終究還是舒展來開了。

整個人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終於,這樣的笑容在也不收控制,令的其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1

「咳咳咳1身上的暗傷因為這大笑而舊病複發。

以至於徐蔚是一陣陣咳嗽,但是,那種寬慰,那種從未有過的暢快,卻依舊還在顯現。

以至於就連其身邊的大太監都是一臉詫異,之後,這便就也都跟著開心了起來。

這樣看來,定會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結束了,現階段的戰爭,終究還是結束了。」徐蔚有些輕聲細語的說道。

「陛下,戰事究竟如何?」哪怕大太監都有些沉不住氣了起來。

因為他實實在在幾乎沒有見過,自己身邊這陛下如此開心過。

難不成乃是聿王殿下守住了一線崖?甚至於將這整個大秦國土之中的那些大周軍隊全都給消滅掉了?

要真是如此的話,那這可就是幾年之中最大的一場勝利,也是最為令大秦振奮的一場勝利了埃

正是如此的話,至少,在他們的眼裡,這大秦,算是後繼有人了,哪怕就算現在的徐衍本身實力還未曾完全成長過來,但是,擁有如此功勛的他,就已經保證了以後大秦絕對不會真正被完全消滅。

這不管是對他而言,還是對現在的陛下而言,都乃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埃

一想到這裡,大太監心中就暗暗想到,這個聿王殿下,不愧是面前這千古一帝和那個女子所生的兒子,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都已經真正算是初露崢嶸了埃

「三十萬大軍,對戰守勢姿態的三十萬大軍,僅僅一天之內,將整個大周的軍隊打的潰敗,徹底的被分化在了我大秦的國土上,如此的戰績,那坡就算比之當年朕當年帶隊出征,也都不逞多讓了。」滿是欣慰的徐蔚臉上的笑容依舊。

不過此刻,卻並沒有在激動什麼,因為,他很是清楚,自己現在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能在激動了。

若是在經歷多少次激動,可能,看著自己兒子功成名就的機會都不曾有了。

元嬰高手,的確,在無邊大陸這塊區域之中乃是最頂尖的高手。

但是,當年他的那等傷勢,可不是說說而已的啊,原因受損,甚至於到現在都極度畸形,能夠活到現如今,徐蔚靠的就是那份毅力。

以至於很多時候,他都只能坐在龍椅上,就算下來,都將會是一件十分勉強的事情。

時至今日,大限已近,若是不能多堅持個幾年的話,那大秦的狀況定將會比之前還要嚴重的多。

所以,徐蔚一直都在用毅力堅持著自己不倒下,可真正的堅持,又如何能夠逆天呢?

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在萬事順利的情況下,或許還能活個幾年,所以,他對自己現在的安全十分在意。

到不是為了自己,只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看到大秦沒有倒下的跡象,或是說崛起的跡象。

「聿王殿下果然奇才1哪怕就算大太監本就不是個愛抬舉別人的存在,在這個時候,也都不由得說了一句。

顯然,事到如今,這一切的事情看上去就如此的順理成章,但是,他卻知道,這一切對徐衍而言,將會是何等的謀划和艱難。

戰場,他沒有去過,但是,其中的瞬息萬變又如何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呢?

但凡真正的明白如此道理,在這個時候,不由衷的覺得此舉驚人,那才是真正的不可能呢。

事到如今,你能做出如此事情之人,若說不是驚天之才,也都無人相信吧?

「不止如此!就在今夜,這小子又一次悍然發動圍剿,直接吞掉了一線崖前來攻擊的殘餘二十萬大軍,一戰定乾坤,以至於令大周,在西域周邊被其撕開了一條大口子,長驅直入,以不在是不可能。」只有說道這裡的時候,徐蔚才是真正的暢快,開心。

就算是他,最為了解自己這兒子的人,也都沒有想到徐衍能夠做到這一步。

一個看似很是尋常的賭博,卻能夠撕開這樣巨大的一道口子,甚至於短時間之內,能夠令大秦在軍隊聲勢上壓過大周。

這樣的局面,可是就連徐蔚都不曾想到的好不好?

可以說,在這種時候,徐衍做的就已經夠多了,而且,真正的利用了自己的手段,徹底將這第一仗打的極為漂亮。

徐蔚甚至能想象,啊這個消息,一旦被傳開,不單單是老七的那些兄弟們坐不住了,就連整個大秦,都有可能將徐衍當成一個楷模。

如此的巨大收穫,恐怕就算是老七徐衍自己,在出發之前,也都不曾想到吧?

擁有如此的兒子,他又如何不能放心呢?

現如今這徐衍的成長和聲勢,已經開始沒有人能夠阻攔,能夠真正的去抵擋了埃

一想到這裡,徐蔚哪怕就算本身心中依舊還有些留戀,卻也覺得,若是這個時候休息,甚至於隕落,都已經並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