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八十七章:名不虛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名不虛傳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七章:名不虛傳

徐衍對大周並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從史料上,卻也可以看的出很多大事。

就比如大周將領的等級,同樣也都可以明顯的弄明白。

當年的大周,在建國的時候乃是有四王帥,龍鳳八將之稱的。

其中,現如今的大周,四王帥不過就冊封了兩個,而龍鳳八將,也就不過冊封了四鳳將,四龍將則一直虛席以待。

一般來說,四龍將比之四鳳將其實在徐衍的心中應該是更可怕才最。

但是,現在忽然出現了一個上將軍級別的龍將,實實在在的出乎了意料埃

要知道,現如今的四鳳將,在這大周那可都是大將軍級別的出類拔萃之人,每一個都擁有半步元嬰級別的修為,其本身的作為也都一樣十分可怕好不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出現如此的狀況,實實在在是讓人覺得有些不敢相信,四龍將竟然頒給了一個上將軍,匪夷所思的事情。

徐衍並不知道這個號稱龍膽將的存在叫什麼名字,這些都不重要,但是,人家既然敢叫龍膽將,那就定有著一定的能力,若不然,哪怕就算是大周,也都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在他們的朝堂上好不好》

更何況,這大周本就是一個十分等級森嚴的地方,根本就連想都不用想,便能夠知道,這其中所蘊含的一切意義。

這樣的狀況下,徐衍要是敢說自己真就沒有絲毫的動容,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過,到了現如今這等地步,哪怕就算是心中真的有些想法,或者是疑惑,都已經不是十分重要了,重要的是,他需要擁有更加強橫的能力,更加十足的把握,這才能夠與這樣的降臨匹敵。

別看現在他聲名鵲起,但是,始終也都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戰鬥力頗為逆天又能如何?難不成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就真的可以忽略掉自己乃是築基巔峰的事實了嗎?

和那顯然,這是不可能的,金丹和築基本身就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層次,你就算可以和金丹級別高手一戰,但那也都始終改變不了,你乃是築基修士的事實,而這個事實,絕不容否決。

到了這種時候,徐衍是否能夠做到那些事情,可就顯得尤為重要了啊,尤其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他能否成功的穩定局勢,這最終的結果就將影響到現在大秦整個的計劃。

可以說,這龍膽將的忽然出現,乃是毫無預兆的,卻也是現在徐衍需要尤為重視的。

「你去打聽了這個將領消息了嗎?」徐衍終究還是在這個時候頗為嚴肅的問出來了。

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不能用常理來揣度了,他心中很是明白,要是真是如此的話,其結果對他們而言將會是何等的苦惱。

因為大秦的壓力,那些一直都在暗中的大周強人,在這個時候都已經開始運動了嗎?徐衍不願意去想這樣的情況,但是,現在這狀況卻足以說明很多東西了。

所謂的實力,很多時候還是很是重要的,尤其是對方這般將領,本就一定有著本事,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是否能夠扛得住,這可就成了一件很是主要的狀況了。

所謂的時間,所謂的一切,都需要在這短時間之內做到胸有成竹。

「傳聞,這個龍膽將叫做姬潤,乃是大周皇室成員,當然,並非是直系,可就算如此,卻也擁有著所有皇室之中最耀眼的能力,無論是手段還是實力,都十分可怕,這也就是為何,他出征之後,便就被冊封為龍膽將的原因。」蕭銑自然是將這一切都了解清楚了之後才會前來彙報的埃

兩萬大軍,在這種時候甚至於就連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這換成在什麼樣的戰場上,都不是一件小事。

從中要是就連這點端倪都找不到的話,自己這個參將也都太不稱職的了吧。

還不如不做的好。

要知道,蕭銑既然選擇依附徐衍,那便就給足了忠誠和力氣,一般而言,只要不是徐衍有負於他,他都會在任何時候盡心儘力的。

這便就是蕭銑的性格,而這個時候,竟然能令的之前那堂堂人屠都動容的手段,說實話,徐衍要是在這個時候還不能重視的話,那才是真正不可能呢。

以至於,在蕭銑這般嚴肅的說出這些的時候,徐衍也給出了足夠的凝重。

開玩笑,這乃是自己到了這裡之後遇見的最大危機,若是解決不好,這結果,很有可能就會是潰敗埃

這種潰敗,不管是徐衍還是現在的大秦皇室,都乃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所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這龍膽將是何等的可怕,徐衍都不能真正對其有多少恐懼。

甚至於可以說就連暫避鋒芒他都做不到,因為現在的他已經被宣傳成了這大秦的皇室英雄了,要是真的就這般的話,那最終的結果就定會是大秦內部的失望。

龍膽將,真就那般了不起嗎?很顯然,在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心中,他們的徐衍,固然稱不上是什麼無敵,但是,要是就連和這等將軍敵對的勇氣都不曾有,這也是絕對他們都不能接受的事情。

只有當你明白了這些之後,才能夠真正的表現出那所謂的淡然,若不然,就算是你走出了這裡,看見了更強高手的時候,難不成最終還是只能丟盔棄甲嗎?

徐衍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的發生,所以,哪怕就算是這龍膽將真的很是厲害,以至於自己都不能疲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都一定還是會動手的。

這便就是他本身心中所不能逾越的東西,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也都只能按部就班了。

「皇族?這大周到也還真捨得啊,這般就不奇怪了,但是,這個叫做姬潤的到底是何存在,擁有什麼樣的風格,你了解了嗎?」徐衍依舊在這個時候詢問道。

他的心中很明白,其實要是真說的話,對於這些,那個姬潤就定會是擁有一定的能力的。

而這種能力,側重點在哪裡,是否是自己可以抵擋的,這其中可就有了不少學問了好不好?

既然,現在一切的事情都已經擺在明面上了,那自己就必須要做出一態來。

皇族,皇族了不起嗎?自己還是大秦的繼承人之一呢,就算是在身份上,自己都壓他了一籌,難不成,自己還能夠真的懼怕對方不成?

對於自己的智慧,徐衍還是多少有些信心的,尤其是在戰場上這般極端的時候,就更是如此了,他可不相信,這年頭真的會有什麼存在比自己更為了解人性,戰爭。

「傳聞此人十分殘忍,有些時候,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於就連自己的同胞性命都不放在心上,比之三殿下甚至於都有些過之而無不及,在那大周之中,被很多人都稱之為瘋子,至於具體如何,說實話,大家哦度沒有和他打過交到,自然也不是很清楚。」多少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蕭銑固然在戰爭的時候,的確將性命不當回事,前世還被人冠上了人屠的稱號,但是,這卻並不能代表他就生性殘忍埃

這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自然,在這個樣的時候,說出這些的狀況下,他的心中也都開始有了一些不知所謂。

不管怎麼樣,六親不認,蕭銑乃是完全做不到的,是個人,這都該有感情,又有誰能夠真正什麼都不在乎呢?

可是,這個所謂的龍膽將,卻似乎還真就能夠做到,單單這等名聲,就已經足以令徐衍他們十分忌憚了好不好?

說實在話,要是沒有之前那種事情的話,徐衍也都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還真就有那種完全瘋狂的存在。

可是,當那兩萬士兵,甚至於那些之前他們捉住的俘虜,也就都是大周的將士,在一瞬間全被那龍膽將姬潤給屠城了,這樣的狀況之下,要是說,他還不相信的話,才是不可能呢。

這所謂的瘋子,當真可謂是名不虛傳埃

「現在這個瘋子在哪裡?我們是不是該調動些大軍去會會這瘋子了?」徐衍自己很是清楚的知道,短時間之內,想要做到很多事情,這都很難很難。

但是,不出動,這卻絕對不會是自己的風格。

「應該是在水韻城裡,那裡現如今已經被他弄成了前線的大本營,想要和我們在這邊疆決一死戰,至於會不會是釋放的煙霧彈,這就不知道了。」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在這種時候,他的心中其實還是比較傾向於徐衍的。

不管最終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徐衍這戰場上的表現卻是不能否認的。

很多時候,就是因為這戰場上的表現和算無遺漏的本事,他才能夠在這戰場之上一直都這般的生存下去,難不成,在面對了一個瘋子之後便就不可能生存下去了嗎?

開什麼玩笑!

就算蕭銑現在沒信心對上那種瘋子,在這種時候,也都還是比較看好自家主子的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