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八十八章:虎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虎威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八章:虎威

在將那龍膽將的狀況全都了解之後,已經不知道多少天沒有出現的徐衍,終究還是出現在了中軍大帳之中。

要是說,之前的這軍隊戰意十分高昂,那現在這樣的狀況便就已經緩解了很多了,畢竟,不管是誰,也都不敢說真正的能夠做到永遠保持讓你無法想象鬥志的埃

而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哪怕就算是徐衍,心中也都沒有太多的辦法。

幾乎所有將軍以上級別的那些將領們,在這個時候都被完全召集到了中軍大帳之中。

其中,小部分的人啊知道了之前那場戰鬥的失利,但是更大一部分存在,卻並不是很清楚的知道這些事情。

畢竟,很多時候失敗乃是需要掩飾的,徐衍固然不需要,但是,作為這支軍隊的上將軍,卻也並不能將所有事情都給左右了。

很多時候,大方向這等事情乃是他做主,但是,一些的小事要是都要他做主的話,豈不是累死了?

所謂的千古一帝徐蔚,難不成還要管那些平民百姓之間的爭端不成?也是這個道理,很多軍隊的人,在封鎖消息之後,根本就並不知曉前方的那一次慘敗。

且也依舊還是笑嘻嘻的走進了中軍大帳,要知道,這四個多月的時間,可算是徹底的沒有太大激烈的仗去打了埃

這讓那些高手們開始為有些懈怠,這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其實,哪怕就算是軍隊之中的存在,大多數人,也都還並不是很想打仗的。

這打仗那可是要死人的,誰也哦度不敢保證,自己在下一場戰鬥之中就真的能夠活下來埃

徐衍何嘗不知道這等情況,之前不管,那也都是因為自己還沒有太多的精力,根本就沒有必要,反正都乃是和平的時候。

但是,現在有挑戰者就出現在自己面前了,這要是自己在不管的話,那可就當真說不過去了好不好?

且見到那些人那種表情,其實,徐衍的心中就破有些無奈甚至於憤怒,這可是前線,甚至於可以說還是大周的土地上。

能夠和大秦內部比較嗎?要是就連一丁點的警惕性都不存在的話,那最終的結果就定會是這支軍隊必敗,且還是慘敗。

他徐衍可以不去在乎自己能否得到多少軍功,但是,卻在乎自己麾下的軍隊是否真的厲害,或者說是強橫。

手下士兵的性命難不成就真的不是性命了嗎?顯然,在很多將軍的眼裡,那不過就是消耗品,在真正的戰鬥之中只需要自己還能活著就成,這樣的風氣,定不能一直這般維持下去埃

站在徐衍身後的蕭銑,在感受到了徐衍那表情上的變化之後,便就多多少少知道了些事情,恐怕,這個時候的徐衍,已經有些惱怒了埃

簡直不敢相信,到了這種關鍵時刻,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不在決戰,也都不能表現的這般隨意埃

且看他們三三兩兩的討論今天一個城池裡面的財富什麼的,不說令人反感吧,至少,這也都十分的令上位者不舒服。

而那些知道了事情的人,則是一個個都表現的十分戰戰兢兢。

開什麼玩笑,現在這樣的狀況,要是在弄出點蛾子的話,那可是會引起殿下雷霆之怒的埃

那些新來的軍隊或許還不知道這殿下的恐怖之處,但是,經歷過之前戰爭的那些軍隊將軍,可是十分清楚知道這聿王殿下霸氣的存在。

真正到了戰場上,他甚至於只需要一個眼神,便就能夠令不少的將軍級別高手直接膽寒,這可不是因為他本身的身份和實力,而是因為氣魄。

真正擁有如此氣魄的存在難道真的就是一個庸才嗎?一個庸才,能夠直接消滅掉五十萬的大周軍隊?

要知道,這裡面可是沒有多少俘虜的,就算是有,大多數也都被徐衍給宰殺掉了。

十幾萬的流兵,在沒有了之前任何的戰鬥力,這真的就是一個庸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開玩笑呢!現在,明顯的兩萬大軍被屠殺掉了,按照這聿王殿下的性格,定是胸中憋著一股火氣,你在這個時候前去觸虎鬚,不是實實在在的找死嗎?

簡直不敢想象,這些人到底是有什麼樣的勇氣敢如此的?難不成,就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可替代不成?

要知道,他們的下屬,可是有著大把的存在想要替代他們埃

「你還別說,都說大周出美女,這話還真就不假,那太雲城裡面,可是有著不少的美女啊!看的我眼睛都直了。」其中一個滿臉鬍子的將軍在這調笑到。

絲毫沒有感覺到主位上,徐衍雙眼之中所爆發的寒意。

開玩笑呢,這個時候真就是談論這個的時候。

徐衍一項強調的就是軍紀,很多時候進城,軍隊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但是流民,還有那些平民百姓,他卻絕對能夠做到秋毫無犯。

或許,這樣做不划算,但是,這卻也始終都是徐衍的底線,要是就連最底層的民眾他都要侵犯其利益的話,那大秦想要在這塊區域稱王稱霸,令的無數民眾都支持他們,這絕對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和這些將軍們說這些,是毫無用處的,他只能頒布命令,讓他們真正做到這一點。

地下的將士們難不成就一點那種不爽都沒有嗎?很顯然,是有的,但是,礙於徐衍的威嚴,不敢怎麼說而已。

之前徐衍的舊部不敢去動,但是,卻並不能表示現在這新來的那些將領們就不敢埃

徐衍這段時間一直都在修鍊之中,幾乎沒有管這南三軍的事情,以至於,那些將軍其實並不覺得徐衍有多可怕。

哪怕在這中軍大帳之中,也依舊還是和尋常一樣的狀況,甚至於,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其中的東西。

似乎是猛然間,幾個還在那說笑的將軍,感受到了四周都在盯著自己的雙眼,下意識的,這心中便就是有些緊張。

和那顯然,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實在是很難發現其中的一些什麼東西。

可就當看見那些其他的將軍們,都在用很事情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很顯然啊,在這樣的情況下,似乎是沒有人在說話了,這大帳之中,一下便變的莫名的詭異起來。

「都說完了?都說完了,是不是該我說幾句了?」徐衍在這個時候表現的很是風輕雲淡,似乎,這事情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一般。

卻令的了解他的將軍們,更加不寒而慄了起來。

一般來說,徐衍一旦做出這樣的動作,便就一定會有什麼問題在裡面,暴怒的邊緣,很有可能這就是殺人埃

哪怕明明知道,現在前線吃緊,徐衍不會殺人立威,但是,那種冷汗,卻也還是在第一時間冒出來了。

到了這種時候,大家的心中都開始有了些驚恐起來。

很顯然,無論這個十幾歲的少年是否看上去的確很是稚嫩,他都是這南三軍的主帥,哪怕就算是軍師將軍,也都必須要聽他的。

在這樣多情況下,他能夠一言定別人生死,年紀就算是不服氣,也都毫無用處,自然,要是真的做出這些事情來的話,你毫無辦法。

冷汗,在這個時候直接就從那些將軍的額頭上冒出來了,不知不覺之間,他們開始後悔之前所表現出來的姿態。

實實在在無法想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真正嚴肅的時候竟然會擁有如此虎威。

「蕭銑,還記得我在進入到大周境內之後,所定下來的軍規嗎?」徐衍一字一頓道。

他之所以憤怒,倒不是因為這大戰即將開始,自己那兩萬的士兵就如此慘死。

那本就是不可避免的,雖說殘忍了一些,但是,卻也讓他看清楚了自己即將面對的對手是誰。

到也不是完全無意義的犧牲。

之所以憤怒的,便就是自己定下的規矩,在這些將軍的身上竟然被視為無物了,那可是他的底線,也是他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

事到如今,要是當真發現有人真正觸犯了自己這等規定的話,他定會毫不猶豫的就軍法處置,哪怕就算他有再大的後台也都無用。

「軍隊廝殺,死傷不可避免,但若傷及無辜,侵犯平民利益,斬之。」蕭銑同樣很是嚴肅的說道。

他明明知道,這個時候斬殺將領,這乃是絕對不能做的事情,但是,既然自家殿下問起來了,那怕就算是有這個意思,他也都會毫不猶豫的支持。

這就是蕭銑,一個絕對有自己考慮,但是,真正到了關鍵時刻,卻是會毫不猶豫執行命令的人。

一眨眼,幾乎那些談論的所有將軍,都開始面色煞白。

這個軍規,有些或許有點耳聞,有些甚至於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卻實實在在是擺在他們面前的。

真的要按照如此軍規去辦事的話,那結果,可想而知,哪怕就算是他們這其中也都定不會有幾個倖免的存在好不好?

難不成,這上將軍,聿王殿下,真的要在這個時候殺人立威嗎?

他虎威本就雄厚好不好?

一時間,沒幾個人知道徐衍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