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八十三章:引蛇出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引蛇出洞?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九十一章:引蛇出洞?

戰術戰法,在很多時候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徐衍很顯然選擇了一個最好的戰術,也就偏偏是如此的戰術,才能夠真正引起無數人的感慨。

果然,這個被稱之為是戰場上天才的存在,手中的辦法還真就是層出不窮。

哪怕就算是向天笑,在這時候也都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那種感覺,不管怎麼樣,跟在徐衍的身後,哪怕就算是真的陷入到了絕境,很多時候,也都還是不用太過懼怕的,僅僅就是因為這一點,估計以後都會有很多的將軍開始崇拜於這個傢伙,不得不說,戰場智慧這種東西,乃是一般人很難想象的。

以至於,眼睜睜的看著這巨大的包圍圈,在這個時候彷彿一根針刺進去了般,開始變得有些慌亂起來,大家就都已經清楚,徐衍所說的這種方式,的確還算是很有用的。

集中兵力突破一點,且不用太多的修士,現如今,在最前方的那個營,很顯然,就已經成了大家眼裡的一柄利刃。

任何逆境之下,都能夠想到所謂解決的辦法,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了埃

徐衍能夠做到這一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乃是第一世的自己很喜歡研究戰爭,而這種古代戰爭,其實很多時候都沒有太多的技術含量,哪怕就算是修士大軍,思維方式,卻也還不算太過敏感。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能夠在這戰場上表現的多少有些無往不利,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情。

且看到這殺聲震天,周圍那些修士一個個用盡全身修為在那廝殺,徐衍其實心中多少也都有些感慨。

這個世界,只能通過戰爭來奠定一個強者,而死亡的人,卻永遠都無法享受那勝利的果實了。

公平嗎?好吧其實世界本就不是公平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本身就是強者為王,若是公平,又如何會擁有這樣的事情呢?

不管怎麼樣,你既然沒有辦法做到公平,就只能成為那真正唯一的決策者,或許,自己當了那決策者之後,這個世界依舊還不是擁有太多的公平,但至少,你能夠經歷的去做。

而不會和現在一樣那般無助埃

其實這就是徐衍的目標,尤其是在看到這廝殺戰場的時候,這種目標,沒由來的變得更為強烈起來。

他自問不是什麼英雄,但是,能夠做到的事情,能夠真正的逍遙,這卻一直都是徐衍的追求。

只不過現在這等追求便的更為強烈了而已。

當然,發展到了現在,明明知道這一次十分危險,難不成徐衍便就想不到反敗為勝的方式了嗎?不是,他可以想的到,力求在自己士兵損失不是那般嚴重的情況下引蛇出洞。

不管是打敗那個瘋子也好,還是殺掉那個瘋子也好,這都乃是徐衍現在唯一能夠做的。

他可以看的明白,現如今這種戰場上的形勢,只要那個瘋子還有些想法,想要留下自己,就勢必定會出現。

一旦出現,便就必定會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在裡面,自己到時候憑藉戰鬥力去打敗人家,這或許很是艱難,但是,有一點卻是公認的,這乃是損失最小的方式。

用自己做誘餌引蛇出洞,這便就是現在徐衍唯一的計劃了。

這個計劃可能並不完美,但是,卻是實實在在的。

他算準了這姬潤定會出現,甚至於會想要自己的性命,畢竟,這年頭,真正完全對自己毫無在意的存在已經不多了。

想要殺掉自己,且打擊大秦現在的士氣,這才是最主要的,也是現在的那些將軍唯一能夠逆轉現在形勢的辦法。

難不成,徐衍的那些下屬,向天笑他們就都不知道嗎?

可惜的是,現如今的徐衍威嚴十分恐怖,以至於就算明明知道,這樣的情況下,徐衍會身陷險境,他們也都沒有辦法去阻止。

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他們沒有人可以勸阻徐衍而已。

往往一個十分厲害的角色,大多都是獨斷專行的。

而你作為下屬,頂多只能給些建議,真正參與決策,這乃是很少的事情。

這其實乃是之前的向天笑就已經想到的情況,在這種時候,不管是從軍隊的立場上,還是從自身的立場上,他都沒有資格,沒有理由去解決這件事情。

或者是直接阻止。

「攔住他們,一定要給我攔住他們。」猛然間,天地之間一股暴怒的聲音在這戰場上冒出。

一個身著紅色盔甲的男人,憑空出現在了那半空之中。

「金丹極限?」幾乎瞬間,徐衍便就看出了對方的氣魄和狀態代表了什麼。

這樣的修為,哪怕就算是在這塊區域,都已經算是十分之恐怖的了好不好?竟然真就出現在這裡了,看上去如此的強橫,以至於就連徐衍自己,在心中都開始覺得自己或許當真不是對手。

所謂的實力,在很多時候不都是如此嗎?到了這等地步,看上去的確好像是自己在引蛇出洞,但是,忽然引出一頭老虎來,這種結果,可就不是徐衍想要看到的了埃

這裡,實力最強的向天笑,也不過就是金丹巔峰,萬萬還沒有到金丹極限的地步,雖說都是九轉,但是,這樣的修為層次,卻是絕對不可同日而語的埃

這個人,說不上來的一種英俊,也就是這種英俊,令的徐衍渾身上下有一種很是難受的感覺。

因為,這不能說其實陰柔,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陰沉,給人的感覺彷彿從未有過,這也就是為何,現在的徐衍表現出這樣表情的主要原因。

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其中將會有什麼,也根本就不清楚,要是真的自己和這樣的存在一戰的話,將會是何等的凄慘。

別看現在他的戰鬥力哪怕就算對戰所謂的九轉金丹,這也都不算是什麼大事,至少也都能夠逃命,但是九轉極限,這可就有些讓人不可想象了埃

一個大級別,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除非自己進入金丹境界,要不然,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比對方要強。

凌空而立,如此的高手的確給人一種很是不可思議的感覺。

可就算如此,徐衍到也沒有表現出多少懼意。

因為他的心中很清楚,對方乃是大周的皇族,自己則是大秦的皇子,這雙方之間,必定會有一戰,而這一戰,乃是別人左右不了的。

哪怕,這個時候的對方真要是說起來的話,多少略有些欺負人的嫌疑。

可這乃是戰場啊,一個本就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地方。

在這裡說什麼江湖道義,說什麼欺負人,這本就不正常,你要是不想要被欺負,就別來戰場埃

這個世界上可沒有那般多的好事情等著你呢。

「都傳聞,這大秦的地聿王殿下不過就是築基巔峰的修為,卻能夠成功打敗金丹八轉甚至九轉的高手,本身,我還有些不相信,見到一面后,果然多少有些不凡埃」姬潤乃是一個十分自命不凡的人。

同樣,在很多時候,做出很多事情看上去都不符合常理。

按照道理來說,徐衍這樣的人,哪怕就算是在強悍的存在,要是說一點對其都沒有什麼警惕的話,這都乃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這姬潤卻絲毫沒有表現出這般狀態來,彷彿,這個瘋子就算現在他大秦的皇帝來了,對他而言都沒有什麼其他的不同之處。

一樣會是輕蔑的笑容,一樣會是那種讓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也就是徐衍,此刻還沒有表現出多少那種表情來,在他的眼裡,不管對方是如何做的,不管這是不是真的對自己如此輕蔑,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還是那個自己,不管對方做出何等事情來,對自己而言,都沒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

「我是不是擁有如此實力,是不是不過浪得虛名,你說了可不算,而是我手中長劍說了算的。」徐衍嘴角出現了一絲略微的微笑。

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這種狀況,他都已經沒有辦法在繼續站著了。

因為在他的心中,這一切都已經表現的十分明顯,若是當真不戰鬥便就能夠成功打敗對方,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如此,還不如堂堂正正的來一場戰鬥呢,哪怕就算是真的自己失敗了,這也都問心無愧埃

縱然向天笑,在這個時候都不曾阻止徐衍。

明明知道徐衍很有可能不是對手,難不成在這種時候還去阻止?因為他們都乃是皇族,都乃是這個世界上真正擁有國家血統的人。

每一個這樣的存在,都有著自己的驕傲,而這種驕傲,則絕對不會是其他人能夠懂的。

要不是因為如此,他又如何會在這個時候表現出這樣的一面呢?很顯然,很多狀況之下,這種戰鬥都已經不能避免。

既如此,還不如不管呢。雖然,向天笑的心中有著無比的擔心,尤其是在這個時候,嚴正以待的要是徐衍真的出什麼事情哪怕豁出去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下他。

可這些,也都不過就是他心中想想,可一點都不敢表露出來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