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零三章:固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固守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零三章:固守

沒當一直強橫的軍隊出現在人前的時候,那恐怖的威能都能令的不少人直接嚇破膽,這當真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嗎?

不是,乃是軍隊系統的狀況,畢竟,不是每一個士兵都乃是上過戰場的存在,在很多新兵的眼裡,殺戮,那定將會是十分之可怕的。

一不小心便就喪命的戰場,其是那般必然的勇氣就嫩鞏固做出來的發揮?

這年頭,無數人信誓旦旦想要在戰場上殺敵立功,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幾人?大多數,在第一次參加戰鬥的時候都乃往死,這並非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縱然修士,真正手中未曾沾染過鮮血的也都是數不勝數。這樣的鴻溝,尤其是那般容易便就越過去的?世界之大,不排除有那些瘋子一般的存在,就比如那姬潤便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這種人畢竟還是少數,嗜血,弒殺,這本就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所以,當徐衍手中這等身經百戰的老兵真正開始攻城的時候,那對方的士兵當真開始了一陣陣的潰逃。

這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誰也都不希望在自己參加第一次戰爭的時候便就喪命,縱然便是修士,難不成還有兩條命不成?

可這個世界本就是如此,你越是懼怕戰爭,越是懼怕死亡,那戰爭和死亡就會降臨在你面前,沒有理由,需要理由嗎?

利益便就是唯一的理由,本身,這個世界便就是有了利益便就有殺戮的存在,想要逃避,很多人都是無法逃避這等大圈子的。

眼睜睜看著這城池的一角開始出現了一個豁口,那大秦軍士不畏生死的前來進攻,以至於,那種鮮血的味道,在頃刻之間便就瀰漫到了這城池周圍。

很顯然,徐衍現在用的乃是那種近乎於不顧一切的方式去戰鬥,只要能夠得到這個城池,縱然是犧牲,就算犧牲自己也都沒有絲毫問題,那還有和懼怕的呢?

無數的底層士兵,想要成為真正的老兵,得到這貴族的封賞,甚至於自己成為所謂的貴族,安於現狀,永遠都不可能達成自己的目標,而這一切,可都是需要你那性命去拼的。

索性,他們遇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統帥,徐衍之前的幾個勝仗,其實犧牲的人都並不是很多,這令的那些將士們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成功進入更高層次的真正通道。

現如今,這一切都擺在你面前了,縱然你的心中依舊在那猶豫,但真正到了戰場之上后,被那種氣氛所感染,又有幾個人真正還能保證無動於衷呢?

「守住,給我全然守住!只需要一炷香的時間,後續的部隊便就會出現在我們身後了。」那將軍在此刻嘶吼。

他很清楚的知道,這裡的士兵乃是新兵居多,大家固然都還算是修士,但是真正見過這樣場面殺戮的,卻也是少的可憐。

一遇見這樣的狀況,開始一點點的變得懼怕,甚至於雙手顫顫巍巍,在也沒有任何思想,這都乃是很正常的事情,想當年,他自己上戰場的時候難不成就比這些新兵要好上很多?

一樣的情況,一樣的想法,現在,他所需要做的就只能是將那些士兵的信心都給調動起來,哪怕,名米飯知道前去送死,也都會不畏生死。

這真正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但是,該做的,他這個做將軍,守城將軍的人也都還是要做。

戰爭本就是如此的殘酷,若不拿這些士兵的性命前去填補空缺,那難不成自己前去不成?

殘酷嗎?的確有,但是卻並不代表你知道了殘酷便就不在去做,這二者之間卻是有著本質差別的,以至於,到了如此地步,做出很多事情來,都將會變得更為順理成章起來。

眼睜睜的看著那殺戮開始進行,鮮血一點點的瀰漫到了這護城河邊上,徐衍的眉頭,也都開始微皺起來。

奇襲,擁有如此效果的確已經算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了,但是,現如今的他卻不滿足。

也不能滿足,原因很簡單,在他的眼裡,只有一起奇襲,便就破掉了這第一道城牆的防禦,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而現在,自己的大軍看上去的確有些勢如破竹,但是,想要攻破對方的第一道防線,這卻還是有著一定的距離。

戰爭,尤其是這種攻城戰,要求的便就是一鼓作氣,要是在瞬間沒有拿下來的話,那之後想要在拿下來,可比之前要困難出無數倍了埃

更別提傷亡方面的恐怖數字了,很有可能,便就是他徐衍完全不能接受的。

「所有術士,對他們城門上的那些修士展開猛攻,武修集中所所有力量,破城。」徐衍在這個時候直接大吼,很顯然,到了這一步,在去溫和的做事情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一切都已經開始了,那便就定要一鼓作氣,哪怕明明知道這樣傷亡很大,這也都必須要做到這一點。

要不說,軍人,尤其是那些身經百戰的軍人,都有這一顆近乎鐵石一般的心腸呢?

不是說他們便就徹底拋棄掉了那種同情和憐憫之心,而是,他們需要做的事情實在便就是殺戮,以殺止殺。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所謂的悲天憫人,便就和你沒有半點關係了,哪怕明明知道這將來將會遭天譴,但是又能如何?難不成一輩子都要如此過去不成?

不管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樣的,不管在這個時候他們是否真的是很明白這些道理,這些,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都已經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戰爭依舊不會結束,他們所需要做的事情依舊還是需要他們自己去做。

「如此凄慘的攻城戰,無論如何,也都要堅持下去啊,若是失敗了,這最後的結果簡直不可想象。」不少人,在這個時候看上去都十足的擔心。

的確,很多情況本就如此,想要真正的得到一些不屬於你的東西,這付出的代價永遠都是你所不願意看到的。

所謂的南宮城,到底是多麼堅固,徐衍並不清楚,但是,第一次攻擊便就受阻,這卻也還是他所沒有想到的事情。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士兵開始一點點的消失,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開始完全不在,徐衍的心裡能好過嗎?但是,在這個時候,為了這個目標,他卻不得不去做。

哪怕明明知道犧牲巨大又能如何呢?

所謂的戰爭,其實拼的便就是消耗,難不成他就連這點都看不懂?

實力在很多時候本就是如此啊,這一次的攻城,才算是令的徐衍徹底明白了這所謂的戰爭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那種感覺,可不是一般人想要弄明白,就當真能夠弄明白的埃尤其是在這種近乎於關鍵的時刻,更是如此。

「什麼?」城主府,一直端坐,在等消息的姬潤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消息。

南宮城明明堅固到了極致,任何一個穩紮穩打的軍人都必定比這般選擇,甚至於可以說,只要你還稍微為有些理智,進攻南宮城,這都不不會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可偏偏,這個時候的徐衍卻真就如此做了,在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做出了如此的改變,這簡直就能夠令所有人都為之吃驚甚至於動容。

計劃,就如此一下被徐衍這樣的人給完全打亂了,本身還覺得他會對徐州城感興趣呢,畢竟,這多少年年前乃是他大秦的土地。

可不成想,就是這一郡之地,在他的眼裡,也都依舊不算是什麼,依舊該爭的時候也都毫不猶豫。

「他難不成就不在乎自己將士們的性命嗎?」完全想不通的姬潤,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知道徐衍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種時候拿自己士兵的性命開玩笑,這可就不會是徐衍了好不好?

可偏偏,這樣一個在他心中絕對不會做出如此事情的徐衍,卻生生的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失算啊失算。」姬潤現在整個人的表情都十分不爽,但是,既然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甚至於都到這一步了,在去懊悔什麼,似乎也都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既如此,還不如老老實實的應戰,哪怕明明知道這一次徐衍對方鋒芒很是強橫,那怕明明知道,很多事情依舊不會朝著自己所想的方向去做,又能如何呢?

既然,這一切都到了這一步了,那就始終還是該做出點什麼來。

「他想要找死,那便就不怪我不成全他。」面色可謂無比陰沉。

也的確,到了這一步,已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了。

他做夢也都沒有想到徐衍會在這樣的狀況下和自己展開決戰。

但是,既然出現了,就便毫無其他的可能性,因為,事到如今,所謂的戰場,戰爭,都已經是圍繞面前的這些情況所展開的了。

這般狀況下,就算是真正在想要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這似乎也哦度完全沒了可能好不好?

到了這種地步,一切的一切,其實表現的都很是明顯了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