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零九章:援軍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援軍來了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零九章:援軍來了

無形的屏障在那頃刻之間就抵擋住了那些所謂的空寂。

哪怕就算在那種極ㄖ中,一股股的波動就令周邊的所謂城牆都開始晃動起來,但是,這個時候不管是那飛騎兵也好,還是那些組件陣法的高手也罷,都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退路。

一個防禦,一個進攻,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在這個時候都絕對不能有半點的鬆動,因為,對方有底牌,自己也都有底牌,只要真正的熬過這一關,就很有可能會終究勝利的好不好?

飛騎兵在這戰場上可也都不是無敵的存在,這一點的,大家的心中都很明白,要是擊中無數的術士開始對他們展開攻擊,天空之中,移動不算迅速的這之軍隊,很有可能就會被全滅。

的確,他們的攻擊之恐怖,這乃是很多人都很難想象的,但是,一股腦的攻擊之後,卻也還是有著弱點的,不管是移動還是自身靈力的情況,都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損耗,本在空中,他們便就需要消耗大量的靈力。

在這一刻,要是能夠反擊的話,不說能夠將飛騎兵給斬盡殺絕,但是,想要重創,這也都並非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

可以想象,要是能夠在這個時候做出這些的話,那一切的一切就都成為了不是秘密的結果,很顯然,徐衍之前想過這些之後便就著手準備控制,首先最重要的任務便就是將這群飛騎兵的攻擊給完全抵擋住,之後要是在繼續的話,那結果,可就等於是自己在掌控了好不好?這樣的手段,這樣的信念,在徐衍的心中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這一刻,無論的向天笑也好,還是那蕭銑也罷,當真,對於這個在戰場上廝殺的主帥,完全崇拜了起來。

一個看上去很是瘋狂,甚至於就來這種城池都敢來冒險的將軍,卻能夠事無巨細的將這整體都想的明明白白,哪怕就算是飛騎兵這種冷門的東西都能夠想到,又如何不能令人崇拜和敬畏呢?

「之前我還有些不相信,但是,現在算是徹底的相信了,殿下,完全就是為了戰爭而生的。」說實在話,蕭銑在剛剛進入徐衍陣營的時候。

心中多多少少也都還是有些不覺得自己能發揮出所有能力。

畢竟,徐衍那個時候不過就是一個剛剛被封的聿王殿下,的確算是有些手段,但是和其的幾個哥哥相比較,劣勢卻也還是相對比較明顯的好不好?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幕,卻令的蕭銑開始完全崇拜自己這個主子了起來。

他最大的劣勢便就是年齡的問題,因為剛剛出閣,很多時候都不會有那些已經經營不少年的皇子要強悍,但是,奮力追趕,這種狀況也都不是說出來的。

之前的蕭銑,哪怕就算是覺得徐衍是有希望的,但是依舊還是不可否認的認為這種希望並不算很是巨大,甚至於可以說是渺茫。

之所以前來投奔,大多數原因,也都是自己而已,畢竟,以他當時的能力,想要加入到其他皇子的麾下,在想要受到重用,這可能性,並不是很大。

而現在在看看,蕭銑終究覺得,自己現在的選擇是何等的明智,根本性的問題在他這裡都將會不是問題,戰場之上的表現,更是讓人根本就很難挑出毛病埃

蕭銑可是一個想要在軍隊之中發展的存在,一直以來也都覺得自己的軍事才能十分出眾,但是,現在,在面對徐衍的時候,他卻很是清楚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用很是不客氣的話來說便就是,如果,給他們二人一人二十萬的軍隊在戰場上決戰,不出三天,自己就定將會全軍覆沒,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這就是徐衍的才華,這就是他恐怖的能力,哪怕就算你不願意承認又能如何呢?實實在在存在的客觀事實。

「他竟然真的猜到了?」本身心中還有些得意的那姬潤,終究整個人都開始頹廢了下來。

直至現在,他才算是明白了自己和徐衍之間軍事才能的差距。

自己一個不出世的存在,哪怕就算是受到大周的重用,其中最主要的還是自己的能力,但是,始終和自己皇族的這等身份還是分不開的。

在之前,他覺得徐衍也都是如此,畢竟,他乃是大秦皇帝陛下的兒子嘛。

可是,到了現在,他才發現,徐衍能夠走到這一步,絕對靠的不是運氣和本身的身份,而是實實在在這般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哪怕就算是自己看見了,也都定將會是一陣陣的頭皮發麻,這完全就不是在一個檔次上的較量埃

「完了,要是說之前我不相信這小子能夠破城的話,現在,卻不由得開始相信三分了。」有些自言自語的說道,他實實在在很難想象,到了這種地步,徐衍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要灰心,這徐衍就算是在強,現在的狀況依舊還是掌握在我手中的,只要我按部就班的去進攻,相信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這也都不是一般人力能夠左右的戰局。」在心中,這傢伙已經不知道安慰了自己多少次了,可惜的是,越是安慰自己,他的心中卻就越是猶豫,彷彿,這個時候的他所做出來的一切都將會是完全無用的一般。

這樣的頹廢,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好不好?尤其是在這種近乎於巔峰的時間段之中,就更是如此了。

「殺1在陣法之中那些紅了眼的士兵,在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的便就開始了衝鋒,想要打斷那些術士在這個時候施法。

戰局的逆轉,固然令的這些士兵和將軍開始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始終,這也都還不能左右他們的襲擊埃

只要能將那些施法者全都殺掉,這陣法,自然也就不公而破了,到了這種時候,可不是愛惜自己性命的時候了,哪怕就算是一丁點的可能性,也都一定要完成,因為,不僅僅關係到了戰鬥的勝利,更加關係到了他們性命。

「讓飛騎兵加大力度,哪怕就算是力竭而亡,也都給我將這陣法給破掉,想要就如此的逆轉戰局,這也太小看我姬潤了吧?」一股股暴怒的情緒,在這個時候瀰漫到了他的眼前,不管怎麼樣,看到面前這樣的場面,這姬潤的心中都是很不好受的。

但是,這到也並不是完全就沒了辦法,自己的飛騎兵擁有何等的能量,他的心中可是很是清楚的,在這樣的狀況下便,要是就這般容易便就認慫,也就不會是他姬潤了。

眼睜睜的看著這能量開始一點點的增大,甚至於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前所未有強烈的感覺,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將目光轉移到了這天空之中。

到底,這等飛騎兵能不能在這個時候直接擊破那等陣法?要是真的成功的話,那就算是徐衍之前有所動容,這個時候也都還是沒有辦法解決掉目前的危機吧?

不得不說,哪怕就算是徐衍之前有所準備,在這種時候,本身心中也都還是有著一些無奈的,飛騎兵的厲害,這可不僅僅體現在天空之中,其強橫的攻擊能力,也都一樣還是一個很大的競爭力。

「不去管它,維護好陣法,只要他們真的動手,那便就是我們破掉中城的時候。」猛然間,本還有些擔心的徐衍雙眼之中閃現出一絲金光,在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第一時間便就大喝道。

一瞬間,不管是這裡的高級將軍,還是那城牆上的上將軍們,都是一陣陣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這個時候的徐衍,到底有在出什麼樣的蛾子啊?

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時候他竟然不維護整個陣法,而去在殺圍剿的有生力量,難不成這是想要同歸於盡不成?

本還想要說上幾句的向天笑,在想了一下之後又識趣的閉上了嘴巴,開玩笑呢,徐衍這樣做,就一定有著自己的原因,這個時候的自己還是不要添亂的好,格局不一樣,在很多時候這可是會鬧出很多笑話的埃

「主公這是在幹什麼?」蕭銑皺著眉頭,隱約之間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實實在在很難想象,到了這種時候,蕭銑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

天知道,到了這種極端的情況下他是不是真的就直接瘋了,完全不顧一切的去參與這場戰爭?

「殺!給我將天空之中的那些臭蟲全都給我打下來。」殺聲震天。

就在那個時候的姬潤覺得自己勝利在望,哪怕就算是徐衍心中也都沒有了主意,只知道埋頭苦幹的時候。

一個個聲音的出現,卻令的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面色一邊。

黑壓壓的軍隊,在這個時候直接開始包圍了這六十萬大軍,那種恐怖的波動,在第一時間展現出來的恐怖能力,似乎憑空出現一般。

竟然直接就佔領了整個外圍城牆,這算是怎麼回事?

「擦!大意了,他們還有源源不斷的援軍。」在這一瞬間,那姬潤便就想到了一種可能,一股股從未出現在其心中的怨念和恐懼,在這個時候猛然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