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一十九章:死傷慘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死傷慘重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一十九章:死傷慘重

戰爭傀儡的優勢,在戰場上可以完全的顯現出來。

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徐衍所擁有的死靈之衛都沒有辦法與之媲美,因為,死靈之衛乃是需要傀儡師控制的而這戰爭傀儡卻不需要。

完全的接受到命令之後自主攻擊,甚至於擁有一定的戰鬥技巧。

這可就了不得了啊,要知道,這樣的傀儡是完全布局疼痛,不懼傷勢的。

哪怕就算是斷掉了四肢,只要晶核和靈石沒有被切斷,這都還是依舊能夠攻擊,甚至於攻擊力也都不會少多少。

在這樣的前提下,其實不管出現了什麼樣的事情,都已經真正的讓戰爭傀儡發揮出來完全的作用。

畢竟,時間一長,或許很多國家都能夠找到這戰爭傀儡的弱點,加以克制,但是,這剛剛拿出來的時候是什麼情況,可就是實實在在的碾壓了埃

一個戰爭傀儡,面對一個勢力比自身還要強的士兵,都依舊還能夠戰而勝之,甚至於不懼毀滅的開始同歸於盡,這樣的可怕軍隊,不管是放在那裡,都將會是足夠的恐怖好不好?

一千的戰爭傀儡,直接面對的乃是那藍武,不得不說,縱然這等半步元嬰高手,因為之前的傷勢加上戰爭傀儡的優勢和猝不及防,也都在這個時候完全被戰爭傀儡壓制了下去。

這樣的情況,完全是他所不可能想象的事情好不好?

至於另外九千,則直接就進攻累內城。

不懼一切的進攻,令的整個內城都開始有些膽寒了起來,見到這些根本就沒有生命的東西,一個個的表現都十分的驚恐。

誰不知道,這樣的東西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毀滅和做出一些事情來,哪怕就算是在如何的不懼死亡,在這些壓根就沒將毀滅當回事,甚至於主動毀滅的戰爭傀儡面前,那種勇氣,也都會一點點被消耗殆盡的。

這種不計後果的戰爭,不管在什麼樣的戰場上,都將會十分的恐怖,甚至於帶來前所未有的狀況。

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徐衍的表情也都開始凝重了起來,他很清楚的知道,這戰爭傀儡的確很是強悍,但是,卻也是一把雙刃劍,恐怕,在這場戰爭結束之後,不管自己勝利還是失敗,這南宮城,在想要多少活著的士兵和修士,都已經是漸漸不可能的事情了。

因為這等傀儡是沒有感情的,一旦發出攻擊,在敵對勢力沒有完全被消滅的前提下,是絕對不會留手的。

那個時候,哪怕就算是徐衍想要控制,也都完全開始控制不住了好不好?畢竟,這乃是一萬的數量,可不是一百,或是數百。

「恐怖,這樣的手段,已經不僅僅是用恐怖能形容的了。」向天笑是從來沒經歷過這樣的戰爭,眼睜睜的看著這城牆開始一點點變成鮮紅,那種極端的感覺,在這個時候就更加主觀的爆發出來了,誰也都不曾想到,在這種時候竟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哪怕明明知道,這個時候的他們已經沒有半點其他的可能性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戰爭朝著不可控的方向去發展。

但是,心中卻還是為這種東西,這樣的戰爭傀儡開始驚嘆著。

沒有生命,血流成河,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都不會有絲毫的後退,這不正好便就是一切將軍都願意帶的士兵嗎?

可是,現在真正感受到這樣的狀況之後,不管是誰,哪一個將軍,心中都可謂是完全的驚嘆起來了。實實在在不曾想到,這個世界還真就有這樣的軍隊,且還能表現的這般無畏,無情。

也就是這群戰爭傀儡本身就是沒有生命,沒有思維的,這才令不少的將軍由衷的能夠理解,不過,也就是理解而已,想要完全的順勢,這卻很難做到。

「讓大家開始進攻1徐衍大口吐出鮮血,不管怎麼樣,之前的那一戰,自己用盡全力的那種手段,卻還是給他帶來的絕對的傷勢。

這一點上,哪怕就算是現在回到了京城,用全大秦的資源去堆砌,他想要段時間之內回復如初,且還不留下後遺症,這都是一件很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秦固然乃是二品帝國,但是,始終也都還算是二品帝國之中最弱小的那一份埃

資源是有,讓人眼紅的丹藥甚至於寶貝也都一樣還存在,但是,真正逆天的丹藥,可以起死回生的東西,這卻也還是沒有的。

而這一點,之前的徐衍心中就很是清楚,到了這一步,他到也都沒計較什麼,說白了,這還是整個大秦現在相對快比較弱小好不好?

「主公你沒事吧?」看到徐衍又一次噴出鮮血,第一時間,這蕭銑就急忙趕來,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徐衍,已經完全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

對於蕭銑而言,自家主子的這種手段,這種狀況,的確已經讓他足以真正的將其崇拜起來,要不是這廝還活著的話,他甚至於想要將其供起來了。

戰神,這個所謂的稱謂的確很重,但是咋蕭銑的心中,除去那徐衍自己之外,這個世界上還真就沒有幾個人能夠將這個名號給繼承下去,哪怕就算是現如今大秦帝國的幾個元帥也都一樣不能繼承。

這就是他徐衍的能力,哪怕就算是在這個時候昏迷不醒,在這樣的狀況下,他也都依舊還是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且看到周邊那些將軍也都是一個個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徐衍的時候,蕭銑很清楚,這一次,前來這邊疆,乃是殿下做的真正最正確反倒事情,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自家殿下,都已經完全達到之前的目標了,甚至於可以說這樣的目標還有所提升。

這個世界啊,永遠都是如此,你若是想要不努力就得到這一切的東西,這顯然就是很扯淡的情況,他徐衍,擁有智慧,擁有能力,可卻一樣比任何人都要努力,都要強大,這種內心,不正好就是他們這些將軍所要學習的嗎?哪怕就算在做出一定的事情,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心中,也都依舊要學習一些東西。

手段,很多時候這都是很有用的,這一點他的心中也都很是清楚,但是,到了這個時候,蕭銑的心中才算是真正的明白,所謂的手段並不是一直都乃是重點,重點,永遠都只能是在合適的時間,用出合適的手段來,在這一點上,他還需要學習,甚至於是思考。

「一個強者,真不好當啊!尤其是殿下這樣的強者,當肩膀上真正出現如此擔子的時候,他比誰都要累,但是卻也比誰都更加的堅定,就是不卸下這等包袱。」有些苦笑的說道,這種事情,說不上誰對誰淬卻很是明確,這一次,對大周的戰爭,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已經令的大周有了足夠的教訓。

之後在想要發動戰爭,哪怕就算是大周還有一戰之力,估計,在軍心上面,也都一樣十分之難以在組織多少力量了。

殺戮,還在繼續,那戰爭傀儡的恐怖威能,這一刻已經完全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只要是修士,只要還在他們的感知之中,那便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除非,這些人的身上帶著那等大秦軍隊的氣息。

要知道,徐衍可是用了半年的時間,才給這些軍隊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種下了這等氣息啊,就是為了防止誤傷。

在他的眼裡,既然來到了這大周,且自己也都參戰了,那在不管什麼時候都要做出最壞的打算,哪怕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國家,這恐怖的戰爭傀儡,也都一樣還是要用出來的。

好在,這一次不算是事與願違了,他如願以償的用出了戰爭傀儡,哪怕就算是在用出來之後,他徐衍也都還有些隱隱的後悔,但是,也都不算辜負了這天工閣的日夜趕工好不好?

誰都不清楚,那段時間的天工閣是何等的忙碌,若不是這般,十幾天的時間之內,就弄出這萬以計的戰爭傀儡,這怎麼看也都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

徐衍能夠走到這一步,天工閣可以說是居功至偉,之前的他,在進入天工閣的時候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卻沒有想到,在進入之後,還真就能夠研發出這種可以對自己的戰爭有著決定性作用的東西埃

且看到這些戰爭傀儡就如同絞肉機一般的出現在戰場上,極限的殺戮,甚至於就連金丹高手,一個照面之下也都之能成為肉泥,那種感覺,徐衍也都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開心呢,還是應該悲傷。

那可也都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啊,哪怕,這些生命真正要是說起來,其實都是自己的敵人。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發展到現在這一步,可就不是他自己能夠左右的了好不好?

就好像大秦這一次主動爆發戰爭也都是如此,看上去,乃是大秦自己的不自量力,但是事實真的就是如此嗎?很難想象吧,其實,這事實本就能夠避免的,只不過,很多時候避免掉的話,這其中會有很多的不可能,大秦,也就有可能在那個時候直接被滅掉了。

這可不是什麼危言聳聽,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東西,在這一點上,徐衍自己也都不會有多少所謂的辦法的。

戰爭,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殘酷,從未有過真正的憐憫。

這無論是對個人而言,還是對國家而言,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