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二十七章:寧州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寧州府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二十七章:寧州府

飛舟上,徐衍整個人都陷入到了那種恢復的狀態之中。

哪怕就算如此,他的身體在短時間之內想要恢復好,沒有所謂的靈丹妙藥,這也都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整個手臂的骨骼可以說是直接粉碎,哪怕就算是金丹修士本身的恢復能力十分強橫,在這個時候,沒三個月的時間,想要徹底的恢復,這本就很是困難。

再加上丹田完全的空蕩蕩令的徐衍渾身上下都有種前所未有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狀態。

若非是他本身一直都在堅持,在這種時候,能夠做出什麼事情這還是不知道呢,天知道,在這樣的恐怖環境之下他能夠做出什麼樣的事情,畢竟,那個時候的疼痛和痛苦,可是能夠令一個人失去理智的好不好?

這樣的情況下,你想要如何便就能夠如何了嗎?顯然,徐衍現在在十分努力的剋制自己,哪怕就算是明白的知道這等結果或許並不是很好的,至少,這也都算是盡心儘力了好不好?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現在的表現到也都還算是強,不管怎麼樣,現如今,到了這種地步能夠做的東西也都不多了埃

府邸之中,不管是蕭銑還是那些宗衛,可以說都忙的不著邊,徐衍努力的在恢復自己,這樣,一晃眼,就過去了三天的時間。

寧州府。

此乃是南方一個重要的郡城,其整體的意義其實和南宮城對大周的意義是差不多的。

只不過,這等城池還在大秦的手中,而且除非是大秦真正沒辦法了,不然也絕對不會弄出點什麼丟失類似的事情。

因為徐衍的身體原因,本身定下的在今天從傳送陣回歸京城,便就擱置了下來,那種極致的痛苦令的他找了個驛站這便停下來了。

身邊在沒有了其他人,只有蕭銑和那些宗衛們。

至於大軍,因為這乃是剛剛戰勝,回來修整的大軍,所以,這便被放到了寧州城外,等到徐衍再一次的領兵出征之後,便在來跟隨徐衍。

說實在話,現在的徐衍,權柄已經極為接近大將軍了。

百萬大軍的統帥這對大將軍乃是一個坎。

但是,南一軍,南二軍,外加上自己統帥的南三軍,現如今加上後續的補充,想要超過百萬,這並不是多難的事情。

只是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要是真的算大將軍的話,他徐衍多多少少也都還是有些弱小的,畢竟,比如武侯這種大將軍,要是可以統帥的話,六七百萬大軍都是毫無問題的。

而一百萬,只不過就是進入到大將軍的門檻罷了。

在這大秦,統帥六七百萬大軍的大將軍還能有不少人,而一般的都是二三百萬這樣,至於那傳說之中的元帥,最低的門檻,便就是千萬大軍,在這點上,徐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埃

到不是說給他一支軍隊,這小子就真的沒有辦法統帥了,而是,軍隊本身就自有一套晉陞系統,這點上面,到了這個層面,皇帝都很難干預。

除非你軍功到了不想要去晉陞,若不然,就算是皇帝也都沒有辦法阻礙一個擁有元帥資格的存在晉陞元帥。

「這一次的爆發,也不知道對這修為的晉陞到底有什麼阻礙?」徐衍有些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不得不說,這一次的戰鬥,他已經是完全處於一種拚死的狀態了,要是換做之前,他定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畢竟,要是真死了的話,對他而言這絕對算是死不瞑目的好不好?

不管是自己現在掌握的一切還是其他,在這種時候,要是完全都說明白的話,這結果都可想而知。

好在,最後的拚命還是有效果的,給自己爭取了時間不說,最後還動用了那種手段。

拿下了南宮城,這可是一件極大功勛的事情,哪怕就算是徐衍這樣的人其實對功勛並不是很在乎,但是,心中多多少少也都開始不免有些得意埃

年輕人嗎嘛,很多時候都是如此,越是表面看上去很是不在乎,其實內心之中就越是激動,只不過,這樣的掩飾顯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回去之後,要是能找老爺子敲詐一番,這才是最好的結果埃」一想到這裡,徐衍這嘴角也都開始出現了一些笑容,哪怕他明白,這其實可能性並不大,現在這大秦處處都有著危機,不管是資源還是其他,這都是絕對不夠的,但是,哪怕就算是想一想,這也都很是舒坦好不好?

一直以來,這徐衍和自家老爺子可都不像是皇室之中的父子啊,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令自家老爺子出醜,這可一直都是這小子夢寐以求的事情好不好?

可惜的是,這一次讓他出醜,似乎還真就有些困難,至少,在自己的心中,這樣的情況下真要是做到這一步,將會是一件無比頭疼的事情,不過,哪怕就算是如此,他也都沒有打算放過對方。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這好好的弄出一頓笑話,也都不枉費自己乃是皇室七皇子這等省份。

「嘿嘿。老爺子,這次您可就等著被我敲詐吧。」徐衍心中其實很是明白,自己真就不可能要什麼好東西,但是,要是就這般放過自己家老爺子,這小子,卻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甘心。

誰讓老爺子在自己小的時候可總是欺負自己呢?這個時候要是不討回來的話,什麼時候討回來?

「少爺!這外面如此的熱鬧,您就不出來看看嗎?」且看到徐衍在這個時候很是無聊,旁邊的蕭銑便就第一時間說道。

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地步,在他的眼裡,這也都是很讓他為自己主子心疼的好不好?

為了一場戰爭,弄到現在就算是自己走路都成問題,整天坐在那天工閣所做的輪椅上面,換成是什麼樣一個活潑的存在,估計,在這個時候也都頗為憋屈吧?

可這小子身上的傷勢卻絕對不能真正的弄出點什麼事情來,所以,哪怕就算只是為了他身上的那身傷勢,你也都很難去做點什麼,畢竟,這年頭,做到這些的可是當真有些不多了埃

他徐衍,要想要好好的療傷,就必須要做到這西,哪怕,這個時候的他本身心中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出現的。

可這又能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就算是心中在怎麼無奈,也都只能一點點的看著前方,自己卻沒有能力去做事情。

那種感受,估計不管是誰,心中都很是難以接受吧?可惜的是,徐衍除去這樣,還哦真就沒有其他的辦法。

那種傷勢的嚴重,就算是他自己也都是一陣陣的心有餘悸好不好?完全無法想象到底經歷了什麼。

「你小子有什麼話就直說,你我之間,難不成現在還要藏著掖著?」徐衍無奈的說道,這年頭,要是說他的心中還有什麼真正親近的存在。

也就僅僅剩下自己的親人外加上宗衛和聿王府的這些人了。

其中,蕭銑這個傢伙和自己戰鬥了一次之後,他是真心喜歡上了這個有著將才的謀士。

往往自己這一個眼神,對方便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直接就前來接手了,這樣的住手,不管是走到哪裡,這都對他而言是一個很好的考驗啊,到了這種時候,他可不想要看見很多自己不願意看見的情況,當然了,臟活累活,也都算是有人做了好不好?

真正要是說極為信任的存在,蕭銑,的確已經算是自己手下的第一人了。

其他的存在自己固然信任,甚至於將他們當成兄弟,但是,真正有蕭銑這樣能力,這般了解自己的人可也都不多埃

在這點上,自己王府之中一直最為聰明的那方喬木都完全做不到。

更別提這跟了自己不少年的宗衛和宗衛長了,他們或許可以很是嚴格的執行自己的命令,但是,始終這也都還是有些其他的短板的,就比如那宗衛長,多多少少有些不懂得變通。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必須要自己完全說明白之後才會去做,去理解,這種腦子,可就多少有些不適合現在徐衍做的事情了好不好?

無論是無法還是方喬木,想要做到主掌一番一方的地步,這也都不算是什麼很難的事情,但是,要是真正和蕭銑一樣,可以將自己的理念,一切都貫徹其中,這卻還是差了很多,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差距。

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無法釋懷的東西,好在,這樣一個人,自己也算是找到了。

毫不客氣的說,在徐衍的心中,蕭銑這個人,要是給他一定的發展時間和發展空間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超越很多存在,成為真正的一代名帥,甚至於是這整個大秦的柱石。

潛力上,一點也都絕對不比顏川要差多少,甚至於在徐衍的心裡還要強上三分這樣。

這就是為何,徐衍一直都對其表現的都很好的主要原因,畢竟,這年頭,這樣的人才本身就不好找了,對自己能夠如此忠誠的,這更加的不好找,找到了,這要是不好好珍惜的話,簡直就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浪費好不好?

「寧州城主派來家臣送來拜帖,想要前來和您見上一面。」這個時候的消息毅然當上了管家的職責。

畢竟,哪怕就算是他本身的確有著抱負,但是他自己的心中卻還是無比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自己屬於誰,是誰的臣子。

可以絲毫不誇張的說,要是給他來個選擇,一個乃是這徐衍的家臣,也就是作為管家,另一個則是幫他開疆擴土的大將軍,他會選擇什麼,這蕭銑,絕對會第一時間選擇家臣,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偶得到徐衍的完全,甚至於無條件的信任,而這種東西,的確在很多時候乃是很有用的好不好?

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其實,就已經算是十分重要了,哪怕就算是徐衍,在這個時候也都是略維一驚,這寧州城主,是如何知道自己來的?

難不成,這裡還有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