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二十八章: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變故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二十八章:變故

作為大秦老一輩的臣民,這寧州城可以說也都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地方,作為城主,這所要堅守的責任便就是更多了,多到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都頗為無語的地步。

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徐衍能夠想到的就只能是對方找自己有事。

畢竟,就算是自己乃是聿王,在前線戰鬥也都取得了很大的效果,很多時候,自己在朝廷之中也都還是沒有什麼大職位的。

這樣的情況下,很多所謂的城主為了避嫌,是不會前來見自己的,要是換做之前,徐衍還好好的的情況下,這城池裡面有個侯爺,固然不是十大侯爺之一,他也都定會前來拜訪一番。

可惜,現在的他傷勢十分嚴重,以至於本身就連一些力氣都已經開始不在有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要是非讓他去拜訪別人,這到的確算是有些難為人了埃

很多時候一些不經意的做法,這就都可以令的很多人浮想聯翩,就比如現在,哪怕就算是多地之戰還有些消沉了,但是,要是這個時候一個城主在徐衍回來的瞬間便就前來拜訪的話,很多人,也都絕對會將其綁上聿王黨的標籤,只不過,這樣的情況下有人會在乎,有些人本身不會在乎而已。

甚至於可以說,有些人本身的目的就是如此,要的也就是這樣的態度。

徐衍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在這個時候沒有幾個人心中乃是完全清楚的,不過,聽見這種話之後,哪怕就算是心中頗為詫異,但卻還是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這乃是一個侯爺,還是一個真正郡城的城主。

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為了對方的面子,這不見也都是不好的。

人情世故方面,或許徐衍在之前算是有些欠缺,但是,現在也都已經磨練的差不多了,這年頭本身很多時候要的就是一份人脈,而這樣的人脈很多人都給不了自己。

徐衍能夠成為皇子,且還想要奪嫡,這本身就需要拓展很多東西,而這些,對於他而言,就算是不擅長,這也都必須要去做好不好?

你總不能一個孤家寡人做上這個位置吧?所謂的依附,其實很大程度上,比聯盟來的更為決然,但同樣也都有著自己的好處。

「這個城主一直以來都是如同和事佬一般的存在,多少時候走做過牆頭草,真的要見嗎?根本不值得信任啊?」身後,宗衛長吳法有些不明所以。

畢竟,在他的眼裡,最為看不起的就是這些存在,明明本身本事不大,但是做牆頭草一直都搖擺不定,這樣都不會是一個很是合格的盟友好不好?

作為徐衍的死忠,他們只忠於徐衍自己一個人,任何時候,也都必須要為徐衍考慮埃

而這個時候的徐衍,顯然這是經過了一番思考這才說出見的,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這貌似還真就沒有人能夠想明白。

「這什麼樣的人啊,總歸都是有著什麼樣用處的,在很多時候,你看見的,並不一定就是你所認為的嗎,這樣的人,不管他來的目的是什麼,對我們而言,也都並不是全然毫無好處的。「徐衍笑眯眯的說道,這種時候可懶得去打啞謎。

吳法在這個時候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到也沒有詢問什麼,因為他的心中很是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好還是什麼都不要問的好,自家主子這樣去說,自然也就有自己的道理。

當看到那個本身身材不算是很好的城主趕忙前來的時候,心中哪怕就算還是有些鄙夷,在這個時候到也沒有表現出來什麼東西了,反正,這件事情由主公前去做,自己不過就是一個看客而已。

「與聿王殿下回歸,這一次,聿王殿下在這大周之中,可謂當真是一起絕塵埃」那個中年男人,在第一時間便就用很是誇張的語氣在這時候說道。

聽的哪怕就算是旁邊的蕭銑也都是一陣陣目瞪口呆,按照道理來說,這寧州城的城主不應該這樣啊,哪怕就算是本身十分想要得到徐衍的支持,這也都不會吃相如此難看好不好?

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能夠在這個時候完全的放下身段?

的確,在現在徐衍的面前放下身段,很多人的眼裡不算是什麼,但是,這可不代表擁有侯爵爵位的存在依舊都會這般好不好?看的有些蒙圈了的那蕭銑,心中在暗自盤算,這個傢伙來這裡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這不是寧城主?你這樣說小子可不敢當,大秦有現在的強勢,可和你們當年的努力是分不開的,我,也不過就是盡了一些綿薄的力量而已。」徐衍有些謙虛的說道。

不過,不管是表面上還是暗地之中,到也都還算是不動聲色。

開玩笑,一開始便就如此熱情,這就只能說明兩個問題,要不,這就是前來尋找自己訴苦的,要不就是真正有什麼事情要求自己的,不管是那個要求,對於徐衍而言,這要是有好處的話,自己自然不會怠慢,但是,要是沒有的話,自己現在的身體條件,也都懶得去攙和什麼事情好不好?

別怪他徐衍實際,這年頭,大秦都到了這一步了,不實際一些,那可是沒有活路的好不好?對他而言,現在所看到的都是那些看上去很是無奈的狀況,但是,要是有著很多的資源,這很多事情都不會變得這般激烈埃

整個大秦,貴族所掌握的財富固然沒有周邊那些國家要強,但是至少七成也都還是有的。

這樣的情況下,要是貴族們真正能夠同心協力,那整個大秦想要度過難關,這可就不是什麼天方夜譚的事情了埃

只不過,貴族之間本身也都多少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先的,你皇族,你本身乃是朝堂上的存在,都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做出點是什麼。

在他們的嘴巴里摳食物,這本就是一件很是危險的事情,徐衍不能做到,但是,正常的交易,這卻也還是能夠做到的。

「城主有什麼話,不妨直言吧!這裡也沒有外人。」徐衍在沉思了一下之後開始說道,其實在他的心中,對方還真就不一定有什麼事情。

但是,這個時候自己的態度卻也還是要表明起來的,不管怎麼樣,人家來了這裡,就已經有了一個標籤,也都算是送發了自己一份大禮了好不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恐怕,這也就只有徐衍自己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了。

畢竟,這年頭,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存在可當真不多,為了一些東西,可就都連臉皮都不要了好不好?

「殿下啊,您可要為我做主埃」猛然間,這個傢伙便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始痛哭了起來。

很顯然,這一次他之所以前來,不說是迫不得已吧,至少也都是來求自己的。

一聽見這樣的狀況,頓時,徐衍也都開始有些按耐不住情緒,在這個時候開始仔細詢問了起來。

這年頭可是還有很多的稀奇古怪事情需要自己去挖掘的,哪怕就算是當成在自己最為忙碌的時候的一個調劑品,這也都將會是一件十分讓他開心的事情好不啊好?

雖說,這樣說有些無奈,但是,對於徐衍而言,這卻也還是一種很是正常的方式埃

這年頭,真有那種完全不顧一切的存在嗎?人和人之間的交往其實有些時候就是如此。

這個寧州城主固然給徐衍的影響並不是很好,但是,人家這樣的一個侯爺,不管你怎麼樣也都還是要給別人一點面子的啊,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沒有辦法去左右。

果然,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不管是徐衍還是其身後的那些人都開始一陣詫異了起來。

這年頭,還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好不好?你剛剛還在想這樣一個十分實際的牆頭草為何在第一時間就前來拜訪他徐衍,這接下來就有事情出現了。

弄的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是一陣無語,什麼時候,自己這般的受歡迎了?

不管轉念一想也都是的,自己現在在這大秦的地位是越來越高了,很多時候,這樣的狀況,也都是完全沒有辦法避免不去發生的好不好?

這年頭,什麼樣的存在還都沒有了嗎?

這樣的人,看上去的確很是不討好,但是,始終也都比較實際,和這樣的存在打交道,最大的好處,便就是不怕他吧自己賣了,自己還在幫他數錢呢。、

要不是因為這一點,徐衍就連見這個傢伙想法都沒有,這大秦大了,這本身就定會有些蛀蟲,這個傢伙固然稱不上是什麼蛀蟲,但是至少對大秦的發展想要說有什麼功勛,這也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時間,徐衍就知道了對方的背景,哪怕就算不去查。

定是一個在自己祖宗的功勞簿上混吃等死的存在,且看他那種樣子,明顯就不早就被酒色掏空了好不好?

要是他就連這點眼力都沒有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呢,只是,他有些好奇的是,這樣一個侯爺,竟然讓自己做主。

那欺負他的人是誰?要知道,哪怕就算是這乃是一個混在功勞簿上等死的侯爺,也都是大秦真正的侯爺好不好?在這樣的點子上,真敢欺負他的人還真就不多,至少,在徐衍的心中是這樣想的。

這年頭,可還真就是什麼人都有啊,至少,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算是多少有些無語至極了。

不管怎麼樣,反正,這件事情似乎自己就算是不想要去管也都不成了,總歸,也都算是一件事情不是嗎?

且看人家這般樣子,你就算是想要拒絕,這也都很難好不好?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那城主似乎還是有些傷心,在這個時候帶著哭腔,一點點的開始對徐衍解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