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二百二十九章:蛀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蛀蟲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蛀蟲

任何一個國家,就算是本身在如何強大,光明,其實也都還是有著黑暗一面的。

只不過,這一面被隱藏的很好,尤其是一些站在最頂端的存在,本身就因為自己身份地位的原因,而完全接觸不到這些黑暗。

可是,這一次卻偏偏還是讓徐衍給碰見了。

其實事情很簡單,就是一個皇族的後裔,帶著其祖上那侯爺的身份,來到了這寧州城。

本身,這樣的存在其實在這大秦之中絕對不算很少,只不過,和皇帝是一個祖宗,不管是什麼樣的官員,在見到他們的時候多多少少也都會還有些禮遇有加的方式。

畢竟,這年頭,閻王好辦,但是小鬼難纏不是嗎?

如此的環境之中,自然也就弄出了很多讓人覺得很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那些人,本身也都已經漸漸被皇室給遺忘了,頂多算是在宗府之中留下了明智。

這一輩子,除去那些享受之外,就在沒有其他的什麼抱負之類的,本身,他們不說混吃等死吧,這大秦對他們的對待方式也都還算是不錯,自然,這也就養成了一些驕縱跋扈的性格。

其實這樣的人,不單單是大秦,任何一個傳承超過千年的帝國,都會有數不勝數的這樣存在,他們沒有什麼雄心,沒有什麼抱負,仗著自身的身份,驕縱跋扈,做出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來這也都並非是什麼難事。

自然,這倒霉蛋就是面前的寧州城主了。

要是說的話,這年頭,寧州城主這樣的存在才是真正很如魚得水的,一個皇族後裔,哪怕就算是和現在的陛下已經只剩下半點的血緣關係了,這也都是他們需要巴結討好的。

真正有能力的侯爺自然不會這般,但是,他本身也就是躺在自己祖宗的功勞簿上才被封侯的,自然,這樣的巴結,就會變的越發嚴重起來。

人家剛剛來到這寧州城,他就直接將其請回到府中。

自問是沒有怎麼虧待人家的,好吃好喝伺候著,甚至於就算金錢靈石方面,只要人家有需求,就都一定會供應。

巴結嘛,就算是街個善緣,這也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啊,說出去還能吹吹牛,說什麼他和這樣的存在都算是好朋友,自然這臉上也都算是有光不是嗎?

可惜的是,那皇族中的後裔本身就是一養不熟的白眼狼。

吃拿卡要也就算了,這本身就是人之常情,但是竟然還看上了人家的閨女,想要帶回去做小妾。

其實,任何一個皇室成員,到了這種地步,生活在如此的環境之中,驕縱跋扈一些,到也都顯得很是正常。

畢竟,這宗府對皇室的直系弟子的確很是苛刻,但是,對於那些旁系,卻就照顧的多了埃

畢竟,這也都是當年太祖的子孫,現如今大秦依舊還在,他們自然要高人一等。

久而久之的,這樣的情況也就越發的多了起來,哪怕就算是那些人在怎麼驕橫,這宗府也都算是睜義遮掩閉一隻眼,總不能滅掉那些家族吧,在怎麼說,也都是皇室成員埃

而那些皇室,自然也就完全習慣了這樣的方式,覺得這根本就是正常的事情,給你面子這才要你女兒做小妾,這你還要感恩戴德呢。

一番解釋之下,當場那皇室的侯爺就怒了,這算是怎麼回事?老子不就是看上了你小子的閨女嗎?這都不給是不是看不起我埃

交橫跋扈一出現,那整個就完全變了性質好不好?

本身,這寧州城主也都是一個不錯的妙人,多少次醉生夢死之下,本身閨女到也不少。

要是換做以前,一個皇族直接這般的話,他到也沒有什麼在意的,畢竟,這給皇室做妾,也都不算是什麼事情埃

可惜的是,這傢伙所看上的竟然是自己最天才的閨女。

區區不過十八歲的年紀,便就是武院年輕一輩之中的翹楚,都已經到了築基巔峰的修為,他可是還想指著這個閨女嫁一個權貴家族,給自己的地位在穩固穩固呢。

一個完全什麼都不知道的紈,怎麼能夠配得上自己這個閨女?當場在解釋不成之下,那個跋扈的傢伙,竟然直接就開始砸了這城主府。

雖然,最後還是沒有得逞,但是卻撂下了狠話,說要讓自己現在還在當國公的大哥前來滅掉他們家族。

要知道,這個叫做徐山的傢伙自己雖說是個紈,但是,其兄弟可完全不是好不好?

整個大秦,皇族之中的國公固然不少,但是真正有實權的卻沒有多少,而他的大哥徐東便就是其中之一。

乃是邊境之中的一個上將軍,再加上他的爵位,這可是他所完全不能招惹的存在埃

這下,這個寧州城主是真的慌神了,要是不在繼續找人的話,恐怕,今天晚上都過不去。

這不,一聽見聿王殿下這要過來,頓時,這傢伙也都顧不上自己是不是能夠在這樣的存在面前說不說的上話了,直接就前來告狀。

傳聞這聿王殿下可是一個剛正不阿的人,哪怕就算是付出一切的代價,也不能讓自己那有著十分強橫前途的閨女,就這樣嫁給了一個紈埃

「殿下,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埃」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這老傢伙還在這路哭訴著。

旁邊的蕭銑他們卻是一陣陣的無語,這年頭,還真就是什麼事情都有,這樣的傢伙要不是想要巴結人家,這又何嘗會有這樣的事情呢?

本身,這就是自己招惹的禍事,加上人家比你要強,還有一個本身很厲害的大哥在背後撐腰,哪怕就算是擺明的欺負你,這也都不值得同情好不好?

按照蕭銑和那吳法他們的想法,這件事情徐衍是不應該管的,畢竟,人家不管怎麼樣也都是皇室,徐衍到是不會懼怕,但是總歸鬧到宗府也都不是什麼好事不是嗎?

何況,在他們的眼裡,這傢伙就是咎由自取,要不是自己自作主張的去討好這樣的紈,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埃

這天下都逃不過一個理之,而在這無邊大陸之中,其實就是強者為尊這一個字。

你弱小,就活該被別人欺負,這一旦吃虧了就找別人,甚至於就這般的不要臉皮,這換成是誰,估計都會很是無語,甚至於表現出三分很是不屑的樣子。

難不成自家殿下就連這樣的破事都要管嗎?要知道,這段時間,殿下可是很忙在。

且還重兵身。

這一想到徐衍的傷勢,頓時這蕭銑便就沒了耐心,直接用眼神看向那幾個宗衛,意思很明顯,這樣的傢伙早就該丟出去了。

跪在地上的那寧州城主似乎也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妙,頓時就有一種很是不知所措的感覺。

得罪了那旁系沒有什麼大事,哪怕就算是人家帶著上將軍前來以勢壓人,大不了自己賠禮道歉,甚至於給出一些利益也就算了。

就算是人家不依不饒,自己在找找關係,實在不行就忍痛將自己閨女嫁去。

可是,要是得罪的面前的這聿王殿下,這可就是完全不同的結果了埃

自己這個小家族,在聿王殿下的面前哪怕就算是一個屁都不是,揮揮手就直接能滅掉,誰說都沒有用。

瞬間,這個時候的他開始有些後悔了起來,自己沒事幹利欲熏心前來找這個剛正不阿的聿王殿下幹什麼?

他剛剛才從前線回來,卻發現後方這般的奢靡,這不是自己給自己大嘴巴嗎?

「我家殿下沒閑工夫管你那種破事,還不快滾,真要我殺人嗎?」且看到徐衍的臉色不好,頓時,旁邊的吳法也都訓斥道。

皇室宗衛,這在任何地方身份和地位都是十分超然的好不好,一個區區侯爺,他就算自己也都能夠解決,被人也都不會說什麼,當然,這並非是說什麼實權侯爺。

「是是是是是1大汗順勢就這樣的流下來了,那傢伙就好像感覺到死一次了死的。

果然,這聿王殿下不愧是戰場上的戰神,哪怕就算是本身的實力已經受損,看上去也都在重傷的狀況,這一舉一動哪怕就算在那坐著,也都不是自己可以比較的埃

好在,聿王殿下沒說什麼,萬分後悔之下,這個時候的那傢伙,當真就開始準備出去了,開玩笑,在繼續待著,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這都會成問題好不好?

「等一等1

猛然間,就在他準備出去的時候,徐衍卻直接大喝一聲。

一瞬間,那傢伙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感覺簡直就沒治了,這年頭,還有年輕人能夠擁有如此的氣魄,簡直不可想象埃

「殿下,這件事情,我們無需插手的。」蕭銑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勸說到。

雖說這對徐衍而言,不過就是一舉手之勞,他可是皇室真正最尊貴的存在,甚至於還有可能在將來繼承大統,這樣的人,不要說是旁系了,哪怕就算是現在的直系皇室,也都不定就能夠那他怎麼樣。

更何況,這殿下的戰功還在那擺著在呢,徐衍在現在的大秦,絕對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在這樣的情況下,去攙和這種事情,實實在在有些小題大做了埃

「帶我去會會那個額徐國公。」徐衍嘴角出現了一絲笑容,這個時候的他讓人看不清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可是,也就是在這瞬間,不管是那蕭銑,還是無法,心中都是一緊。

怎麼回事?這殿下難不成因為什麼原因,直接想要動手殺戮了?

要不然,怎麼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要知道,徐衍每每出現這樣的笑容,就定會有大批的存在會人頭落地好不好?

上一次,還是在戰場上,直接整個南宮城的中城修士,便就被他給完全如殺殆盡了,一想到這,大家都是一陣陣的難以接受。

究竟是為什麼憤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