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三十章:聿王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聿王之威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三十章:聿王之威

一路上,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不能走,在這個時候所表現出來的氣魄卻也絕對可以說是十足恐怖的。

這年頭,能夠令徐衍這傢伙動容,甚至於表現出這樣憤怒氣息的事情並不是很多,但恰恰,今天卻就出現了一次。

到不是因為這個寧州城主,因為徐衍的心中很清楚,哪怕就算是在大秦,這樣的存在也都絕對不少。

同樣也不是因為那皇族的邊緣侯爺,畢竟,這樣的侯爺就算是在怎麼驕橫,這也都不是自己能管得著的事情,至少,在自己做上那個位置之前,他也都沒有打算去管這些。

而真正令的他憤怒的則是那個上將軍國公,這樣一個人完全就出乎了他意料。

在自己弟弟一句話之後竟然真的就敢過來搶親,這簡直就是真正的恥辱好不好?

我大秦軍隊,幾乎七成以上都在這戰場上浴血廝殺,為了未來,為了大秦的強盛去努力,現在倒好,一個真正的將軍,且聽上去還是一個實權將軍,竟然為了自己弟弟的紈而直接前來為他撐腰。

放在平時,頂多在徐衍看來也不過就是比較愛護弟弟而已,固然是有錯,但是錯也都不算很大。

可是這是什麼時候,整個大秦都已經開始危機的時候了啊,說句不好聽的,他們這些皇子一個個都前去戰場廝殺了,這後方,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湧現出這樣的軍隊蛀蟲,這才是徐衍完全不能忍受的事情。

可以說,在才開始的時候,徐衍也不過就是當成一個樂子去看的,反正現在也都沒有什麼事情,聽完了之後說句話,就當是打發時間了不是嗎?

只是卻真的沒有想到,軍隊系統之中,一個真正的上將軍竟然也都能如此,這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好不好?

無論如何,這樣的風氣也都絕對不能帶出來,因為,實實在在是他徐衍完全不能忍受的情況了。

要知道,大秦之所以強。在之前到了二品帝國的地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軍隊本身很是純潔,每一個人不敢說都有著奉獻的精神,但是這大秦卻也還是為當兵的而驕傲的。

在這一點上,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此,哪怕就算是徐衍,在進入戰場之前,也都為自己身為軍人,為國家守衛疆土,而覺得十分的自豪。

這樣的情況下,忽然發現,這軍隊其實也都並不純潔了,他要是不憤怒,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呢。

現在的徐衍只是希望,這只是所謂的個別現象,要是真正整個軍隊都普遍如此的話,那這場所謂的國戰,也就沒有必要在繼續下去了,因為,根本就不可能勝利,一些將軍,就算是在努力,這也都是毫無用處的。

這樣的情況下,其實不管做出什麼事情,這都在大家的理解範疇之內,但是,這個時候徐衍的憤怒,大多數人卻都開始不理解了起來,哪怕就算是吳法也都是如此,實實在在沒有想明白,這殿下憤怒的點到底在那。

一路上,那寧石是真的開始有些後悔了起來,那種前所未有的忐忑簡直就已經到了極致。

實實在在無法想象,這樣一個存在的憤怒是何等的可怕,恐怕就算是真正的皇室直系弟子,也都沒有辦法承受吧?

可是,自己幾句話,卻能夠讓他如此的憤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根本就無法想象,這個時候他的心情是什麼樣的,忐忑也就算了,更多的是對之後事情的不可預知性。

要知道,徐衍真的要是憤怒,想要殺人的話,就算是將這城主府的所有人都給滅掉,這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敢去說他的好不好?

皇帝的兒子,這在這些權貴的心中簡直就已經不可逾越了,更何況,他還是整個大秦現在真正的英雄呢。

「寧石呢!給我叫那個老小子出來,老子今天到,到底是什麼絕世美女,竟然就連給我當弟媳婦都不願意。」超大的嗓門在這府之中出現。

很顯然,這便就是他口中的那個上將軍了。

要是一般的上將軍,固然這寧家多少也都惹不起,畢竟,寧城之中自己不過就是名義上的城主,根本就不管事,但是,最起碼也都不會這般懼怕埃

在寧石的心中,最可怕的還不是對方的那些軍隊身份來著,而是他皇室弟子的身份,碘一個身份,就足以抗衡一切了。

「住嘴!你是上將軍,你是皇室成員就了不起啊?我寧家固然不算是什麼大家族,但是,就算如此,也都有自己風骨的。」一個女子的聲音開始湧現,以至於就連徐衍都是眉頭一皺。

看來,這寧家到也並不是完全的一無是處埃

這寧石,估計一輩子都在糊塗之中了,但是,到是養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女兒。

面對權勢不肯低頭,這可是個十分難能可貴的品質,不求巴結,之前的徐衍覺得這寧家只要有一個還不能認輸的存在,就算是不錯了。

這般正面的杠上,這可是徐衍未曾想到的情況。

不過轉念一想到也就明白了,作為大秦最高等的修士學府。武院的厲害可是從來都不招收那些庸才的。

一般武院的人要是都保持不了純潔的話,那這整個大秦也就真爛到了骨子裡了好不好?

這種情況,哪怕就算是不用想,徐衍也都很清楚的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在,現在這一點,在他的面前還沒令他失望,這,也都算是一件比較不錯的好事了。

「哎吆!這就是那個傳說之中的寧家大小姐了吧?果然有幾分姿色,不愧我弟弟也都哭著看著想要娶,就連我,這看了一眼也都心動了呢。」那彪形大漢很是囂張的說道。

落得身後一群人都是一陣大笑。

唯獨在其身後的那個紈不開心了,大聲道:「哥,這可是我先看上了,你可不能和弟弟搶。」

這架勢,好像這寧家大小姐就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了般。

在場那些人又是一陣鬨笑,令的那女子腦門是一陣紅一陣白,開玩笑,這樣的情況下,要是不弄出點事情來的話,豈不是真就被他們得逞了?

要知道,不管怎麼樣,女子現在的修為也都還是差的可以的啊,築基巔峰,在武院學生之中或許還算是不錯,但是放在軍隊里,也就只夠做個千夫長,或是統領的。

這和上將軍簡直差了不止幾個檔次。

要知道,上將軍,這可是最起碼也都要有金丹境界的實力啊,根本就不再一個檔次上。

「看看,這就是我大秦的將軍,且還是個上將軍,不僅如此,他娘竟然還是一個皇族。」徐衍頗有些憤恨的說道,這才是他前來這裡的目的。

一瞬間,這蕭銑他們頓時就愛恍然大悟,果然,這殿下最憤怒的並不是這種所謂的巴結和爭風吃醋,而是軍人在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明顯,這件事情固然說不上對錯,也都是他們自己在欺負人好不好?

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這般的理直氣壯,明明知道對方乃是武院的存在,也依舊沒有絲毫的放手跡象,這皇族,尤其是旁系,真的就已經爛成這樣了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旁系的一些皇族,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

「吆?竟然還來了一個小白臉?你這也是來搶親的嗎?不過,看你這架勢,應該沒能力娶媳婦吧?我看你啊,還是早早的回家抱娘親的好。」轉過頭來,且看到徐衍坐在輪椅上,面色蒼白。

這在瞬間就覺得這個傢伙乃是一病秧子,本身,這脾氣就十分火爆的那上將軍,毫不猶豫的就在這時候出言譏諷。

頃刻間,徐衍只感覺到自己的腦袋都炸了。

這混蛋。簡直就已經侮辱了大秦這兩個字。

同樣在一瞬間也都炸了的人還有徐衍的那些宗衛。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他們卻很是清楚,徐衍一直最大的逆鱗便就是自己母親,不單單是自己完全不知道母親的身份和沒有見過,哪怕就算是當今陛下,也都對其母親是絕口不提。

以至於,這個時候那人竟然敢如此之說,要是不要了他的性命,活活將其扒皮抽筋,他們就不配做徐衍的宗衛。

「大膽,大秦譽王殿下再此,你竟然對其出言不遜,有幾個腦袋?」第一時間,寧石便就反應過來。

很顯然,看徐衍和其身後的幾個宗衛,便就已經知道,這兄弟兩已經活不長久了。

不管怎麼樣,這將憤怒轉嫁到了他們的頭上,這對自己也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這個時候的寧石,才算是真正是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他固然每天醉生夢死,可也都不蠢啊,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要是還不知道徐衍的憤怒點在誰的身上,這才真正奇怪呢。

「聿王殿下?」

那兄弟二人整個大腦一片空白,在結合自己之前所看到的畫像。

二人竟然真的就在這個時候完全重合在了一起,這簡直不可思議,這真的是聿王殿下。

一瞬間,不管是那身為上將軍的哥哥,還是紈的弟弟,不約而同的看了對方一眼,之後便就整體攤倒在了地上。

褲襠之上,開始出現一系列的黃白之物,直接嚇尿了。

實實在在沒有想啊,現如今的大秦最不能招惹的存在,自己竟然還罵了他。

好傢夥,這一次,恐怕不單單是他們二人死無葬身之地了,甚至於可能還要連累一大群自己圈子裡面的人。

天知道,這個剛剛手下結束掉百萬軍隊性命的聿王殿下,真的發怒起來,在這大秦之中,還有誰敢與之敵對?

這樣的環境之中,完全根本就沒有了半點緩和的餘地了。

那種恐懼,乃是深入骨髓,完全不可想象的。

以至於這個時候的周遭高手們,也都一個個獃滯在了那裡,聿王殿下啊,這可是大秦的聿王殿下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