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三十一章:怒氣衝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怒氣衝天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一章:怒氣衝天

「徐一舟?」徐衍在這個時候用很是冷漠的語氣說道,很顯然,他骨子裡的怒火已經到了極致。

無論怎麼樣,這大秦是徐家皇族的這的確沒錯,但是,同樣,在徐衍的心中,這大秦也都是所有大秦黎民百姓的好不好?

或許,這話說出來,的確有些道貌岸然了,但是,至少徐衍的心中是這樣想的。

在很多貴族的眼裡,平民百姓,那怕就算是比自己要小一點的貴族,這都是自己剝削的對象,說實話,徐衍也並不覺得這樣的事情是一點都不能有的。

畢竟你在建立這個皇朝的時候出了力,甚至於做了犧牲,這本身有些特權乃是應該的嘛。

要不然這皇族的維護算是誰的呢?但是,有些特權,或者說是本身成為人上人,便就可以完全不顧一切,甚至於絲毫不會有任何顧忌,這可就不對了埃

哪怕就算是徐衍的心中在如何的覺得這皇族應該受到禮遇,這樣的前提下,心中也都還是會很是不爽,甚至於表現出更為激烈的手段的。

皇族,你在尋常時候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哪怕就算是直系,有些時候不也都是如此嗎?但是,一旦國家出現危險,面臨很大的坎,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在不去想的話,依舊還是如同之前一樣,以勢壓人,這造成的後果可就太恐怖了好不好?換成是哪一個皇族的直系,也都不能夠這樣的自私,也都不可能在面對這樣的事情時候卻還不管埃

這個徐一舟,要不是軍人的話,不是一個所謂上將軍的話,徐衍哪怕就算是心中還是會有些不舒服,但是也都絕對不會表現什麼,更不想要去管。。

畢竟,這件事情在怎麼說,人家城主也都不算是什麼善類,雙方之間也不過就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而已,換成是誰估計也都懶得去管這些破事。

但是,徐一舟不單單是將軍,還是一個上將軍,這等影響,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時候能夠想象的到的了好不好?

要知道,現在的這大秦,可是差不多所有的軍隊都在原地待命,那種情況之下,甚至於隨時都有可能開赴戰場埃

這樣的結果,乃是徐衍不能接受的,不單單是他不能接受,估計也都沒有人能夠接受這樣的事情來。

徐衍想到的事情,難不成那些人就都沒有想到?很顯然,大多數都已經想到了,知道,這個時候的徐衍生氣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個個也為那侯爺徐一舟擔心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面前這個可是在前線剛剛打完勝仗,甚至於可以說吃下了一小半大周帝國的存在啊,這樣的恐怖高手,不管出放在什麼湯的地方,都可以說是完全讓你很難捉摸的。

那種威能,就算是本身一點修為都沒有,也都可以令的無數人瑟瑟發抖,說實在話,要是換成別人,他徐一舟還能用自己皇族的身份去做文章。

可是,這在面對徐衍的時候,他又能夠如何呢?要知道,要說皇族,這個人可是當今天子的兒子,且還是天子最喜愛的兒子,而自己呢,雖說也姓徐,但是本身卻和當今天子的血緣關係差不多早就沒有多少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有宗府的照顧,現在的宗府,也都不可能去得罪一個這樣手握重兵的皇子吧?可以明顯的這般說,他們之間根本就有著無可逾越的差距,完全就不可能出現什麼對等的環境。

怎麼也都沒有想到,聿王殿下真的就出現在自己面前了,傳聞,這殿下最痛恨的便就是那種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存在,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哪怕就算是做出在多的事情,戰場上,你沒有多少建樹的將軍,也都一樣還是會被其給看不起。

要是說別人的話,或許看不起還只是謠言,但是這徐衍卻是有著實實在在資格的好不好?你根本就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樣所謂的威脅,他的能力,也不是你一個區區外圍皇族,能夠左右的。

至於那徐一舟的弟弟,這個時候已經直接下尿褲子了,他可是一個標準的紈,本身根本就沒有多少能力。

一直以來頂多也就是混吃等死,欺軟怕硬的,現在,這一下踢上了一個超寄大鐵板,那心思早就已經不知道怎麼樣去形容了。

在這種瞬間,要是真的出現一點所謂的事情的話,這對他來說,可是前所未有的考驗好不阿輝?

換言之,哪怕就算是自身就只有一個徐衍站在這裡,這也都不是自己能夠對抗的,對付他這樣的紈,徐衍這樣的聿王殿下甚至於只需要一個眼神,便就可以直接要了你的性命,且還不用承擔半點責任。

「殿!殿!殿下。」低著頭就好像犯錯的小孩子般。

開玩笑呢,在這樣的時候要是還不認慫,那可就沒有認慫的機會了好不好?

在他的眼裡,自己不管是從哪方面去看,都將和這聿王殿下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上,哪怕就算是人家一句話,這自己的好日子就都要到頭了,這個時候不認慫,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天知道,這要是聿王殿下一發怒,將會是個什麼結果埃

「傳聞你可是一上將軍啊!現在不在軍隊之中駐守,前來這城裡討小妾,活的夠瀟洒的埃」徐衍一笑,用十分輕鬆的語氣說道。

很顯然,不管怎麼樣,這也都還是一個皇族,在他的眼裡或許這皇族不算是什麼,但是在別人的眼裡可就不一定了好不好。

皇族,本身還是侯爵,固然這爵位在皇族之中不算是什麼,數不勝數,但是,始終,不管怎麼樣這些存在也都還是有封地的人啊,多多少少這封地之中一年的收入也都還是不算很少的。

在打個皇族的名號,招搖撞騙一下,這生活是不要不要的滋潤好不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愁沒有女人嗎?所以,不管是宗府的管轄也好,還是本身為了維護這皇族的名聲也好,欺男霸女這種事情,在這皇族,徐家還是很少發生的。

因為這傳出去的話不說名聲,對皇族也都不好啊,到時候宗府在來一個懲戒,這可就不得了了好不好?

別看現在這大秦的確很多的強者,但是,真正當家做主的卻還是朝廷和宗府,朝廷管轄了這個天下,而宗府,管轄的就是這些管轄天下的皇族。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宗府真的出現對你不滿了,這結果,不可想象的埃

要不是這樣,他們也都不會活的這般滋潤,這也就正好乃是徐衍心中最為不舒服的事情。

畢竟,這宗府對於現在直系的皇族,那種管轄的嚴格簡直就不可想象。

十六歲之前,那是絕對不可能讓那些直系皇族接觸到絲毫的異性,除去那些需要學習的海量知識之外,那種枯燥簡直就能逼瘋一個人。

但是,他們對那些旁系的皇族,卻是實實在在的照顧至極,彷彿,這沒讓他們去坐江山,這就是虧欠了這些皇族一般,有什麼好的東西,好的爵位,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些皇族。

這也就早就了現在的皇族嚴重的兩極分化,以至於哪怕就算是一些直系皇族,也都開始漸漸的對宗府頗有些不滿了。

「我,我1嚇得在這個時候都已經不敢說話了,開玩笑,這要是真的和聿王殿下弄出一些事情來,那自己也就沒必要在活在這世界上了。

更何況,現在自己的把柄全都被他給拿住了,用徐衍的話來說就是,哪怕就算是要了他的性命這也都不算是什麼,這個時候,這徐一舟要是還能夠淡定下去的話,那才真正的奇怪呢。

「押下去!還有他那個弟弟,一起給我帶回去,我到要去宗府和那幾位大人好好講講理。」徐衍在這個時候臉色陰沉的很不像話,很顯然,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哪怕就算是他,也都知道這其中要是沒有宗府的影子在裡面的話,自己這個所謂的殿下也就白過了。

開玩笑呢,要是說,這件事情的話,這徐一舟做出點來到也不至於被宗府都給知道了。

但是,從現在這樣的情況看來,這徐一舟擺明就是一個不算很強的草包,這樣的存在,竟然是軍隊系統之中的上將軍,要是宗府都不知情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至極呢。

換言之,這就是宗府弄出來的好事,自然,到了這等地步,徐衍的心中也都開始真正的不舒服甚至於暴怒了起來。

這算是什麼?直系皇族,哪怕就算是自己的叔叔伯伯們,真正擁有兵權的也都絕對不多。

但是這旁系,就連一個草包侯爵,卻就擁有了上將軍的職位,這要只是一個例外,或者說此人很有能力,也就算了。

可偏偏是此人沒有完全的能力,很明顯,這等狀況,宗府知情的話,他手下的軍管轄,這可就有說道了好不好?

宗府這是想要幹什麼?難不成還想要將面前這個皇族直系取而代之不成?

一想到這,徐衍就想到了自己那個宗府宗正大伯,尋常時候看上去十分嚴肅的一個人,他之不知情,要是知情的話,這在其中有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不過,恐怕就算是知情,這件事情應該和他也都沒有太大的關係。

畢竟,現在的宗府和當年的宗府,的確已經有很大差別了。

之前的宗府,或許宗正並不是一言堂,有不少的長老存在,但是,宗正的能力和權力也都還是很大的。

可是,現在整個宗府幾乎都被宗老們把持,那些都乃是真正大秦的一些老人,不管是不是擁有很強的實力,這些老人心中是否有小九九,都是徐衍這皇族直系所完全不知道的好不好?

老頭子難道一點都不知情?這宗府背著他弄出了一些小動作嗎?甚至於都將手插到了這軍隊之中來了,簡直就已經到了不能忍的地步了好不好?

「走1徐衍大手一揮,在很多人的詫異眼光之下,很是難以理解的走出了這裡。

顯然,不管是那些本身還有些懷疑的貴族,還是其他看熱鬧的人,都在這個時候開始完全的疑惑起來了,這算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秘密不稱號?堂堂聿王殿下不敢直接動手將一個皇族的敗類在當場格殺掉?

開什麼玩笑,不管是誰都敢做出來的事情,哪怕就算只是一個直系皇族的公爵,這想要做也都必定很是順暢,更別提一個七冠王了。

可偏偏,徐衍沒有這樣做,似乎完全就不在乎這個人一般的將其兄弟二人收押下來,直接就虎頭蛇尾的解決掉這件事情。

這令的不少皇族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安心了下來,只要這直系皇族還是這種態度,那就好,一點也不妨礙他們醉生夢死剝削埃

但是真正的聰明人,在這種時候心中卻很是詫異甚至於驚恐,在這樣的情況下,聿王殿下已經明明十分憤怒了,卻還是將事情給忍下來了,這算是什麼?要不就是真的對自己的皇族有些偏袒,要不,這就是圖謀更大的動靜。

到底是那一種,這也就只能等之後徐衍的動作了,大家心中疑惑不已,但是,同樣在這個時候也都沒有人敢說話。

哪怕就算是這城主的女兒也都是如此,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在這個時候說出點什麼。

「看來,這聿王殿下是真的怒了,而回歸了京城,也不知道會鬧出何等風雲來。」她的心中是如此想的,也都暗自開始佩服起這個大秦現在的風雲人物了。

多少人,心中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很多事情,也都不敢真正當即發難,做那出頭鳥,但是,這個剛正不阿的聿王殿下卻絕對的敢。

因為,他乃是首先提出自己要去邊疆的存在,一個就連自己生死都可以不顧的強悍存在,難不成還真的會懼怕國內的一些攪動風雲之人嗎?

不管是在明面上的還是在暗地裡的,他都將會無所畏懼,這,才是我大秦的聿王殿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