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三十二章:目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目的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二章:目的

「殿下這到底是什麼心思?難不成真的畏懼那皇族的身份,所以才會如此虎頭蛇尾?」吳法更笨很難相信,且看到一臉憤怒的徐衍,且在毫無動作的時候,心中就有些難以接受了起來。

按道理說,自家殿下是絕對不會輕易妥協的好不好?哪怕就算是在怎麼厲害的存在,想要自己家殿下如此,除非是他自己願意,要不誰也都不能比他。

區區一個外圍皇族,且還不過就是一個侯爺,也都值得少爺投鼠忌器?

難不成,這個徐一舟乃是他徐衍幾個兄弟的下屬不成?要是真這樣的話,到也都可以解釋一切了,但是,現在看來,這卻完全好像不是的埃

這也就是為何,吳法在此刻十分糾結的主要原因,畢竟,這樣的情況哪怕就算是他也都可謂是很少見到過,要不是親眼所見,他根本就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

「你沒看出來,這一次,殿下的目的不僅僅是這兩個紈嗎?「也就是旁邊的那蕭銑,頗有些懂了徐衍的意思了。

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乏聰明人,且就要看你到底聰明到何等地步而已,蕭銑無疑就是這其中之一,在這樣的環境之中,真正敢揭露這些的,也都不過就是他自己了。

所謂的實力,的確很是重要,這國內的貴族越來越糟糕,這也都是很正常,或者說是他們心知肚明的事情。

但是,誰也都不想要冒著得罪全國的風險,真正攙和到這件事情當中來。

難不成徐衍想要攙和一下嗎?說實在話,要不是今天這等事情,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還是懶得攙和到這其中來的。

可惜的是,這一次的事情令的徐衍十分的不爽,且也都想明白了其中的很多狀況,所以,哪怕就算是不想要攙和,現在的徐衍,也都必須要利用自己整個大秦威名遠揚的身份,整治一下那些存在了。

「那打擊的是誰?要知道,這個傢伙可也都是皇族啊,難不成殿下想要打擊皇族的威嚴不成?」吳法依舊還是不能明白徐衍的意圖,其實這也都很是正常,畢竟,誰也都不想要打擊到自己的家族好不好?

皇族在這大秦之中的確算是最強的族群了,這沒有從外部被攻破,難不成還要自己內鬥不成?這樣的想法,一旦放在他的心中,這乃是完全不可能實現的埃

可偏偏,現在的徐衍卻還真就彷彿好像要這樣做了,這要是吳法的話吳法也都完全不能理解,更別提那些其他人了。

以他對殿下的了解,的確,殿下還真就有可能做這樣的事情,但是,現在正好便就是大秦動蕩不安的時候,真的開始做出這些事情,難不成還不會引起反感嗎?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了,這可就是整個大秦最大的動蕩了好不好?

「攘外必先安內,現在這句話,正好便就適合大秦。」徐衍在這個時候面無表情,就算是他也都沒有料到會是這樣一個情況。

但是,既然被自己給發現了,那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其中很多事情,他也都沒打算就真的不追究了,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整個大秦的根基都會一蹶不振。

「還有,吳法,你要記住一點,這皇族,也並非是鐵板一塊,至少,直系和旁系之間,這本身就有很大程度的利益糾紛,之前礙於情面,這些事情直系不願意去說,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第一乃是旁系做的有些過分了,第二則是,現在的大秦,經不起這樣的消耗。」徐衍在這個時候很是嚴肅的說道。

其實,他也都不希望看到大秦內鬥起來。

但是,這一次的宗府明顯就是想要趁著這等戰鬥做出一些事情來,而這些完全就便不是皇族直系所能夠忍受的。

要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大秦一直對外宣戰,這真要是弄出了那些事情,這結果,恐怕不用外部出現多少壓力,這內部也都會直接崩塌埃

這不是徐衍想要看見的,哪怕就算是這樣的動作,甚至於會令的大秦動蕩不安,傷筋動骨也都是一樣還是要做的,徐衍沒有多少私心,但是,但凡是有一瞬間會威脅到大秦存在的動蕩,他都將會絕對的強勢出手。

感情,這種東西和那大秦的安穩比較起來,又有多少可行性呢?反正,他是一點也都不介意當這個惡人。

「您是說?」這一瞬間的那吳法是完全聽明白了。

他們不愧是這皇族之中最忠誠的護衛,哪怕就算是前身乃是宗府培養的他們,但是,他們所需要付出忠誠的卻永遠都只有自己家殿下而已。

就比如現在,第一時間,這吳法想到了宗府的目的之後,心中所剩下的也就只有心痛了,根本就不想要為這宗府解釋幾句。

的確,這些年來,宗府的權柄實在是有些太過龐大了,掌控了整個帝國的皇族都乃是他們所掌控的,要是說,不會滋生出所謂的野心,這也都並非多有可能的事情。

這一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要不為何他們對直系皇族如此的苛刻,而對那些旁系的皇族能夠想到的就是安撫呢?在旁系的眼裡,這宗府就是他們最大的靠山,而在直系皇族的眼裡,宗府,只不過就是他們前進路上的一種障礙而已。

且還美其名曰要培養出皇族的精英,你要是一視同仁的話,這也就算了,畢竟,誰不是這樣過的埃

在旁系之中,哪怕就算是沒有直系嚴格,也都用不著這樣放任自由的收買人心吧?

而現在看來,就如同徐衍所說的一樣,現在的宗府手都伸向了軍隊,這可就是現在的皇族,直系皇族所不能容忍的了。

要真的這軍隊都有很大一部分被這宗府掌握的話,那宗府豈不是想要誰做皇族就誰做皇帝,到時候直系稍微有些乃是宗府不滿意的話,直接選一個旁系前來做皇帝,不就利益最大化了?

這樣的情況,不管是徐衍還是皇族的直系都一定不能容忍,而這樣的事情宗府竟然真的在做,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要是在不出手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呢。

哪怕現在雙方還沒撕破臉皮,但是,徐衍自己要是不知道這事情的話也就算了,知道了,在不去做出點事情來,自己就愧對自己老爹,甚至於整個直系皇族了。

「沒想到啊,現在的大秦,正乃是眾志成城的時候,皇族的內部卻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若是真傳出去的話,恐怕會讓很多人心寒。」頗有些無奈的說道,蕭銑知道,這件事情定要嚴格保密。

要不然,這好不容易開始崛起的大秦,就很有可能因為這樣的事情,皇族聲譽直接受到激烈的打擊。

「是啊,這件事情要是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很有可能,在外部且還算順利的情況下,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動蕩,而這樣的動蕩,很有可能會傷到這大秦的根基。」吳法的心中很是清楚,這一次的殿下,乃是真正的憤怒了。

一個人在憤怒的情況下能夠做出何等不理智的事情,他的心中都沒有多少底氣。

要是在這種時候,他徐衍真的弄出點其他事情來的話,這結果,很難想象好不好,既如此,在這個時候自然就要好好提醒一下徐衍了,只要他能夠放棄掉那種想法,哪怕就算是讓他們做出什麼事情都可以。

當然,這並不是說就不能打擊那宗府了,只不過需要有一定的手段,像是徐衍現在表現的這樣怒氣衝天,之後便直接衝進宗府開始興師問罪的話,這換成是什麼樣的存在,估計也都是不能忍受的好不好?

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這樣的人必須要提醒一下徐衍,畢竟,這段時間的徐衍,可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徐衍了,一舉一動幾乎整個大秦的人都盯著在呢。

「總歸有一個人需要出面的,老爺子沒辦法出面,我那些兄弟為了自己的利益,也都定不糊出面,這要是就連我也都不出面鬧上一場的話,那宗府的人,定會有恃無恐,這樣的局面,到後面,將會更為難以收拾。」徐衍很是嚴肅的說道,很顯然,在他的眼裡,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事情都不能就這樣得過且過。

原因很簡單,宗府之所以現在這般的肆無忌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徐蔚的強勢令的他們開始反撲。

同樣也都是欺負這整個直系在這種時候不會出現出頭鳥,這要是真的出現了,他們一敗塗地不敢說,但是最起碼也都不會這般的主動了。

誰當這個出頭鳥,這都定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而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自然,是觀望的好。

可是徐衍是誰?這是一個一心一意為大秦的人。

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很是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要是做了這出頭鳥,將會是何等下場,這個時候闖出來的名聲,立下的功勛很有可能就會一掃而空,奪嫡之路更為艱難,但是,他卻絲毫還是沒有猶豫。

不單單自己要做,且還要做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