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三十三章:找上門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找上門去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三十三章:找上門去

京城。

萬象更新一如往常的氣派。

行雲流水的各種臣民看上去臉上都洋溢著那種尋常的生活氣息。

這裡,哪裡好像是一個現在已經處在危機極限,甚至於戰亂的國家都城埃

很多世界都是如此,紛亂前的狂歡也好,邊境的恐怖戰鬥也好,在這裡享受安逸的人們是永遠都不會體會到外界那種廝殺的痛苦。

說實話,很多將士們要是真正看到現在京城這種狀況的話,心中定會很是不好受,他們在前線廝殺,難不成守衛的就是這樣一群不知國恨的存在?

但是,人同命不同,這等氛圍卻並非是你一人可以改變的,縱然你擁有十足的能力,也都不可能。

徐衍算是強悍嗎?自然,至少在這大秦,他已經算是王爺之中名聲最大的了,按照道理來說,他哪怕就算現在開始每天醉生夢死,也都沒有一個人敢去管他,但是,他真的會這樣嗎?

很顯然,他是不會的,得到的同時就必須要有付出,一旦你無所付出的話,那便就在也不可能得到些什麼。

這就是徐衍一直以來所秉持的東西,很多時候,一個國家靠的便就不是這些所謂醉生夢死的蛀蟲,要是靠他們的話,不管是什麼樣的國家,最終也都只能敗亡。

這一次的徐衍,並沒有直接就回那王府,固然,現在的王府恐怕都已經沸騰起來了,但是在他的眼裡,這些事情,都不算是什麼。

當務之急是解決掉宗府那裡的事情,哪怕就算是真的撕破臉皮又能如何呢?難不成自己就還真的會懼怕?徐衍並非是那樣十足的強者,但是,也都很是清楚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事情。

現如今,整個邊境方面都可以說是亂成一鍋粥,固然自己在大離已經取得了不算小的勝利,但是,在他的眼裡,這比之整個大秦的局勢而言,卻也依舊還是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哪怕就算是他徐衍在如何震懾,總不至於將所有國家都震懾住了吧?割地賠款這可不是徐衍他們現在所需要的目標,真正的目標甚至於就算是他自己也都並不清楚,但是,卻很是明白的知道,絕對不會是這樣。

在折樣的情況下,要是內部出現什麼問題,僅僅只是內部的話,老爺子或許還能夠力挽狂難,但是,要是真的讓那群狗急跳牆了呢?那時候,所需要解決的可就絕對不僅僅是內部問題了好不好?

這才是現在的徐衍最為擔心,也是最不願意看見的事情發展,可是,要是自己不爭分奪秒的話,這結果簡直就很難想象埃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以說是做出點什麼都沒有心思,既如此,還不如好好的早宗府那等地方鬧一場,哪怕就算是完全沒有效果又能如何呢?

給老爺子一個警醒這也都是很有必要的啊,天知道,現在的老爺子這般的忙碌,是不是真的知道這裡面的事情,要是不知道的話,自己又該如何呢?

說實話,一想到這裡,徐衍自己都開始十分的頭疼了起來,可惜的是,這些事情現在自己貌似還沒有什麼能力去完全做好,能做的,也就僅僅是一些瑣事而已。

狠毒偶時候事情的發展都乃是出乎意料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徐衍心中依舊還有什麼計劃,在這個時候也都定不能實施。

為何,時間不等人,尤其是現在大秦的這種狀況,這便就更加如此了,稍微出現一丁點的疏漏,這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哪怕就算是徐衍自身也都很難想象好不好?

一想到這樣的問題,他的心中就頗有些難以接受了起來,好在,到了這種時候,就算是不能接受,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也都必須要讓自己去接受下來。

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個結果將會十分的凄慘又能如何?難不成就不管不顧了嗎?不管自己身為皇子還是直系皇族,他都不能這樣的去做。

那種煎熬,又是幾個人的心中能夠完全承受的呢?徐衍不敢保證,自己真就能夠成功,甚至於力挽狂難,但是,要是就連絲毫的嘗試都不願意去做,都不敢去做的話,他這個所謂的聿王殿下,也就沒有必要在做下去了。

宗府,作為這大秦唯一可以和皇宮媲美的權利中樞,說實話,相比較皇宮而言,的確要破敗的多,到不是說宗府當真就已經破敗到了一定地步了。

畢竟,這大秦的門面永遠都乃是皇宮,任何的好材料,任何的輝煌造型,自然也就只有皇宮能做了。

宗府作為一個名義上皇宮的下屬機構,其實說白了,很多時候,被皇宮壓制,這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當然,這隻能說是一般時候。

皇宮的能量是否真的強橫,其實真正要在意的還是皇帝的本身實力和能力,就比如現在,這皇宮之中的徐蔚難不成還能夠讓那宗府真正的和其醉著干?

當然不可能,要不然,現在的宗府也都不會想著暗中反擊了好不好?這本身要不是皇宮勢大,也不會真正弄到這樣的地步,反擊都必須要在暗中埃

當徐衍直接準備進入的時候,幾個宗府之中的侍衛頓時就一陣阻攔,那種公事公辦的樣子,十分的不在乎來人的身份。

在這宗府之中,宗府之外的成員其實都不算是什麼,哪怕就算是皇帝在他們的眼裡也不過就是管理這個世界的存在好不好?至於宗府,那和皇帝的系統完全不是在一個概念上的。

其實,擁有這樣的思想,在很多時候都乃是正常的,畢竟,這宗族方面,皇族因為這一套體系,一直以來也都很少會出問題,這就造成了宗府在這整個大秦帝國之中的特殊地位。

在這朝堂上,他們本身的能力並不算很強,能量輻射也都絕對不算很大,但是,真正朝堂上的存在,哪怕就算是一些真正手握重權的存在,對宗府,這樣一個特殊的機構,也都只能說是敬而遠之,十分的凝重。

畢竟,那是皇帝的事情,且同樣也是皇族的事情,而在這大秦,等級分明或許並不如那大周如此的恐怖,但是至少也都還是存在的。

皇族,作為這大秦唯一的第一家族,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這也都還是不好得罪的好不好?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不管換成什麼樣的想法,也都是如此,只能說,宗府的能量沒有擺在明面上,但是,真正卻的確也擁有目中無人的資格。

「大膽!聿王殿下也敢攔?」宗衛在第一時間開始訓斥。

不管現在徐衍在這軍隊之中是什麼樣的職位,吳法的心中很是清楚,這在宗府裡面都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唯有亮出徐衍那皇族的身份,才能夠進入到宗府裡面去,雖說,這身份,似乎在這宗府之中固然也很強,但也都不到極限的狀況。

在宗府之中,真正低位最高的可永遠都不會是那所謂的皇族直系,什麼王爺類似的,而是宗老,其中大多都乃是當今天地的叔叔伯伯,甚至於還有爺爺一輩的。

他們為何這般權柄強橫?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不就是因為他們本身擁有很強的實力嗎?

那些宗老,真正的超級強者甚至於已經到了元嬰境界,那樣的境界之下,哪怕就算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沒有出現在人前了,這所帶來的震懾力,也都一樣還是這整個大秦的真正底蘊。

要不為何,這大秦區區明面上不到十個的元嬰境界,能夠在這周圍稱王稱霸且一點都不曾遭受攻擊?

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這個。

只不過,這樣的底蘊也都開始令的這宗府有些膨脹了,以至於這一次徐衍直接想要在此時表達自己的不滿。

旁系的皇族都是人,難不成這直系的皇族就不是人了?不管他們是真的偏心與否,這個時候徐衍要是真的不出手的話,這以後被人給欺負死,甚至於直系直接變成旁系,也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現在的直系皇族,明面上不過就只有大帝徐蔚一個元嬰級彆強者,這樣的情況下顯得勢單力孤,這也都還是很正常的事情埃

至於其他的元嬰高手,到了這個境界,那可就不是單純效忠於直系皇族了啊,效忠的乃是大秦,乃是整個皇族,這根本就不可一概而論。

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知道,自己將要辦的事情的確很難很難,但是,他卻不曾有絲毫的後悔,因為,現在就算是真的後悔,也都不一樣來不及了嗎?

「聿王殿下1直接開始行禮,不過,在這些侍衛的眼裡,到也都看不到多少敬畏。

你在外面做出了何等事情,在這裡又有何用呢?完全就不是在一個概念上的,皇族依舊還是皇族,這宗府,在他們的眼裡依舊還是這個世界的把控者。

不過,要是直接就連徐衍都進不去,這也就多少有些誇張了。

不過片刻,徐衍便就一步步走進了宗府之中。

說是宗府,其中巨大的程度也都絕對不小,甚至於還有整個皇宮的三分之一二校

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皆被森嚴的程度簡直就令徐衍這樣的人,心中也都開始有些驚恐了起來。

「小衍啊!你現在可是大忙人,怎麼有空過來看大伯了?」徐衍這剛剛到了那宗府的大殿門前,只見宗正徐嵐便就闊步走來。

對於這個宗正,徐衍到也沒有多少意見,畢竟不單單是宗正,還是自己家大伯,也是直系皇族利益的直接代表人。

不過,他手中的權柄在這宗府之中恐怕就少的可憐了,尤其是在這種時候,他能夠看得出來,自家這大伯徐嵐心中其實有著很多很多的不痛快。

只是這些,很少會被別人提起而已。

哪怕就算是徐嵐自己,也都定不會因為一些原因,找自己的皇弟和自己那些親人訴苦去。

在這點上,徐衍心知肚明,也在這個時候找到了一個讓其發飆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