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三十四章:動蕩之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動蕩之初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四章:動蕩之初

「大伯,本身小侄是想著等回到京城后,去您王府上拜訪您的,只不過,卻因為一些意外情況,導致先來了這宗府了。」徐衍一笑的說道。

至於什麼拜會,這誰都能聽得出來乃是客氣話。

但是,這個時候的徐嵐心中卻頓時就有些凝重了起來,因為,自己這侄兒是什麼樣的人,他的心中可也都很是清楚的埃

剛正不阿不說,甚至於有些時候還頗有些執拗,在那樣的狀況下,現在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就表明,這事情絕對不僅僅是他自己的事情,而是要拉他進入自己這陣營之中的感覺。

說實話,按照一般時候的猜測,這所謂的皇族之間,本身也都不是鐵板一塊,加上他們還是皇族,還要參加奪嫡之戰,這樣的情況,乃是徐嵐怎麼也都不能做出回應的。

但這個人卻是現在當今堂堂的聿王殿下,哪怕就算是他心中明白,要是真的徐衍想要讓他參與到奪嫡之戰之中來,哪怕就算是為了他一個人,這個時候的他也都一樣很難拒絕。

因為,這不僅僅乃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還關係到了整個皇族,甚至於整個大秦的發展。

一笑,雖說有些勉強,但是,徐嵐卻還是毫不猶豫的說道:「衍兒你不用說了,說明來意吧!只要是大伯能夠做到的,一定幫你辦到。」

很顯然,他能夠說出這話,就已經足以表示他對自己這侄兒的重視了,甚至於可以說是完全毫無保留的支持,徐衍絲毫不懷疑,要是自己在這個時候真讓對方幫自己參與到奪嫡之戰之中來,這自己這大伯,也都絕對沒有什麼二話。

可惜的是,自己這一次前來的目的並不是這個,而是關係到了整個直系皇族,也就是說,哪怕就算是之前自己一切的兄弟對手,在聽見這樣的事情之後也都定會站在自己這一邊的,這便就是大方向上面的事情,和本身自己那些利益,完全沒有什麼可比性。

「大伯誤會了,這一次來,並非是為了奪嫡的事情,何況,現在的衍兒,也沒必要做出那些。」徐衍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強烈的自信。

的確,真要是這樣的話,他沒有多少必要去取得自己大伯的支持,如果他真的想要走捷徑的話,直接告知自己父皇便就可以了,還用得著這樣嗎?要知道,父皇現在的心中,那可是已經將自己定位為一個繼承人了埃

他想要靠自己的努力令自己的兄弟心服口服,想要第一時間解決掉那些隱患,那就不能動用那些東西,自然,在這種時候,也都不會去找自己大伯幫忙,因為,就算是找大伯徐嵐幫忙,這也都一樣還是不會令那些兄弟服氣的。

「哦?那這次來,是什麼事?」徐嵐有些不知所謂了。

按照道理來說,自己這個宗正固然算是有些權柄,但是相比較這個已經在大秦如日中天的徐衍,這卻也還是有些差距的埃

按照道理來說,除去那多地之戰之外,他就沒有什麼需要求自己的了,但是,現在他卻還是偏偏來了,這也就算了,且為的還不是這個目的?

這可就令的徐嵐有些覺得耐人尋味了啊,實實在在是太反常了些,也令的他十足的有些不敢相信。

「還請宗正大人召集宗府長老,若是能夠請得動一二位宗老前來,也是再好不過,我有事情向他們彙報。」徐衍在這個時候表現的十分之謙虛。

其實這也正常,這宗府畢竟還是宗府,不管從那個層面來說,自己這個掌控了國家的王爺,在這宗族面前卻也還是一樣只能按照輩分,爵位去排。

因為自己乃是皇帝的兒子,說以這王爵固然顯赫,但是真要是說的話,在宗府這裡,到也就都不算很值錢了好不好?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說請,這乃是必須的事情,哪怕這一次的徐衍依舊想要做的還是示威,甚至於和那宗府有些撕破臉皮的跡象。

但是要是自己在沒有撕破臉皮的時候依舊顯得很是不禮貌,甚至於怒火衝天,那可就令人能抓住把柄了啊,就連祖宗都忘記了嗎?不過僅僅的一句話,便就能夠令的這徐衍這樣的王爺第一時間從雲端被打落到地下。

為何很多皇室直系都很是忌憚宗府,甚至於很多碌碌無為的那皇帝也都很是忌憚呢?原因很簡單,他們佔據了祖宗這個絕大部分人都沒有辦法反駁的制高點,在這上面,他們不能說是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面對皇族,他們就是有底氣,哪怕就算是這種底氣他們自己也都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也都一樣。

「哦?你有事?還是有什麼不滿的?」這徐嵐可不是什麼簡單人,第一時間便就聯想到了徐衍之前所表現出來的東西。

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皺眉到。

皇族的直系王爺,的確有權利去請那些長老和宗老,雖說,他們不一定就真的會給面子,但是,很多時候,在皇帝獨大的情況下,這點面子還是會給的。

只是,令的他沒有想到的是徐衍真的敢這般去做,這是想要幹什麼?

第一時間,這徐嵐便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妙,甚至於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大伯儘管去請便是,我有分寸的。」徐衍很是嚴肅的說道。

那徐嵐頓時心中也都開始嚴格的盤算起來,不過,這乃是第一次自己侄兒前來要求自己一些事情,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好拒絕。

終究,這還是揮揮手,讓人請人去了。

「小子,你可不要衝動啊,現在有著大好的前途,有些事情能忍就忍一忍,宗府的權柄,比你想象之中的還要可怕的多。」當所有人都走開了之後,大伯徐嵐在這個時候小聲提醒著徐衍。

他知道,這小子現在恐怕是要捅馬蜂窩了,哪怕就算是他,難不成對那旁系就一點不滿都沒有嗎?

作為直系的很重要存在,其實,徐嵐也都同樣很是不滿,只不過,宗府這裡,自己乃是名義上的掌舵,哪怕就算是有不滿,這個時候,國家甚至於都開始大亂了,他也都只能忍下去。

可是,自己這侄兒的火爆脾氣他的心中可是多少有些底的,要是這個時候徐衍真的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來,那之後奪嫡,可就當真絕對的困難了好不好?

這不是徐嵐想要看見的,甚至於可以說,並不是當今天子徐蔚想要看見的事情。

在如此時候,稍微出現一丁點的紕漏,這都有可能會前功盡棄好不好?換成是誰心中不是多少有些不舒服?

「大伯您就不要勸我了,等下他們就來了。」徐衍給自家大伯一個甜甜的微笑,在這個時候,他心中一旦決定的事情,可不會那般容易便就更改掉。

更何況,他比誰都清楚,這件事情乃是必做不可的,要不然,他也都不願意冒著得罪宗府風險甚至於開始讓自己好不容易積攢的一些人脈和優勢徹底斷送。

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很多時候,他都是將自己當成是大秦的一份子,所以,在知曉真想的時候心中也都將會是一陣的痛心,可惜的是,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這種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哪怕就算他徐衍不點破,在不就的將來,這樣的問題也都依舊會有,而到時候,在點破的話,恐怕就不會是現在這般容易的了埃

或許這的確會將自己好不容易積攢的一切都給消耗掉,但是,對於徐衍而言,這卻也還是值得的,因為,他所需要做的事情是必須要做的,哪怕就算是付出更大的代價又能如何呢?

只要是為了大秦好,為了現在這樣的局勢好,這一切,都將會是自己必須要做的,在這樣的前提下,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問題,他都不會退縮,也都絕對不會表現出半點那其他的情緒來。

「聿王殿下!大家光臨我宗府,不知有何要事?」猛然間,這大點之中就開始陸陸續續的來人了。

這其中,大多都乃是五十來歲的老者,一個個看上去十分德高望重的樣子,哪怕就算是實力最差的,也動至少乃是金丹五轉以上的強者。

這樣的強者,要是放在軍隊之中,這可都是能夠做出很多事情的存在好不好?可惜的是,要是換做之前,徐衍會因為擁有這樣的宗府,這樣的力量而感到開心,但是,現在卻不會了。

這樣的力量越大,這便就越不受控制,這並不是現在的皇權願意看到的事情,更何況,還是這整個國家處於極為定當的時候。

「各位長老好!小王徐衍,在這裡有禮了。」徐衍頗為恭敬。

因為呀看到了一個真正的原因高手就在這其中,哪怕就算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那種氣魄,哪怕就算是什麼都不做,卻也都可以令的他十分的驚恐。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宗老嗎?好吧,要不是自己乃是聿王,所謂這整個大秦現在最耀眼的年輕一輩,估計這樣的老者也都還是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有些時候,這名聲啊,還是有點用的,至少,在徐衍的心中乃是這樣的。

心中是一陣冷笑,既然想要逼宮,想要將這些事情給揭露出來,那就必須要和他們對著干。

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前方的路將會十分的艱難,但是,在他心中,也都依舊還是必須要做的,因為,這內部要是都不能安穩的話,這外部的戰爭又如何能夠一步步走向勝利?

難不成去靠著那些看上去實力還算不錯,但是一個個都乃是草包的旁系皇族代領軍隊?

這不簡直就是一笑話嗎?

估計就算是他們自己,也都沒有人會想到這樣的情況下能夠這樣做吧?

利用完了他們直系便來摘桃子,這樣的行為,不管是徐衍心中多寬容,都乃是完全不能容忍的好不好?

尤其是在這種幾乎關鍵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