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三十五章:當面處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當面處置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五章:當面處置

「本王其實是來送人的。」終究,這個時候的徐衍開始如正題了。

不管那些長老們是不是真的看得起自己,還是覺得自己很可笑,覺得自己權柄很大,這些都並不重要。

其實真要是說的話,雙方井水不犯河水,這才是當年獎勵宗府和朝堂制衡的主要因素。

不管是宗府還是朝堂,都最好不要撈過界,這樣,皇權便就有了制約,而宗府自然也就成了皇族最終的去路。

這些年裡,徐衍一直都覺得,宗府這個所謂的制度,其實很重要,尤其是在大秦發展的時候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是很少有人,甚至於可以說沒幾個人真正的發現這個制。

那便就是貪婪和傲慢,一旦你手中擁有很強的權利之後,那人就會變得貪婪,這裡的貪婪,或許並非是什麼錢財什麼的,但是,一樣也同樣恐怖。

而傲慢,其實說實話,徐衍並不會在乎什麼,畢竟對他而言,哪怕就算是在姿態上皇族差一些,甚至於做出什麼,這也都不會損失點東西埃

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其實皇族在暗中已經退讓很多了,就是不想令那些其他的皇族旁系,真正的心寒。

但是越發的變本加厲之下,皇族直系當真就能忍受嗎?一樣還是不能。

之所以忍受那是因為直系多少年之後也都會變成旁系,但是,卻並不能說在利益的問題上,他們便就會一再忍讓埃

徐衍現在要做的就是拔牙,哪怕明明知道將會陣痛,甚至於自身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但是為了以後,這壞死的牙齒也都一定要拔掉。

「送人?」好幾個長老都開始不解了起來,在他們的眼裡,這種事情應該是不歸徐衍管的吧?

「帶上來1徐衍到也沒有過多的廢話,因為他知道,在這個時候廢話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這宗府那些長老和掌權人的傲慢,現在的他,那看是完全都已經見識到了埃

「徐一舟?徐大虎?」頓時,幾個本身還有些印象的長老們整個眼珠子瞪的老大。

漸漸的,對面前的這個徐衍,整個臉色也都變得十分之陰沉了起來。

在那些長老的眼裡,這直系固然管著國家,但是,皇族的事情卻不是他們能管的好不好?

現在倒好,一個皇族的侯爺,一個皇族的國公,竟然就這樣被他徐衍給五花大綁了,這不是擺明的在打宗府的臉嗎?

「聿王殿下,你這是什麼意思?」從之前的聿王直接就改口為聿王殿下了,很顯然,這幾個長老心中已經十分之不快了。

甚至於這語氣也都沒有當初那般數落,畢竟,之前的徐衍真正的名聲乃是在戰場上廝殺得來的,一般來說,哪怕就算是這些宗府的長老,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也都不願意得罪這樣一個存在。

但是,現在看上來,這徐衍明顯就是上門找茬的好不好?這種結果之下哪怕就算是那些長老涵養很好,在這個時候也都很難忍得住不發飆埃

哪怕就算是宗正徐嵐,在這個時候也都是一陣陣的臉色煞白,很顯然,自己這侄兒是想要挑戰宗府啊,簡直不可想象,真要是這樣的話他將會承受何等的後果。

別看徐嵐乃是宗府的宗正,但是這一條心卻還是在皇帝哪裡的,當年的奪嫡之戰,他可是全力支持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徐蔚的,而在這個時候,自己兄弟的兒子想要做出這事情,於情於理,他也都要站在侄兒這一邊埃

「各位長老先別著急!聽聽我這侄兒怎麼說。」一擺手,這徐嵐開始說道。

很顯然,在宗府之中,他真要是說實權的話,甚至於都沒有這些長老高。

但是,真要是說的話,他卻還是名義上宗府的主人,這點乃是不可更改的,乃是祖制。

哪怕就算是這些長老在心中在怎麼看不起徐嵐,在這個時候這底線面子還是要給他的,所以,這臉上雖說依舊很是不快,但是,這些傢伙,到也沒有在此刻說什麼了。

「相信各位都很清楚,這乃是宗府下轄的侯爵和公爵,至於,至於我為何逮捕他們,諸位恐怕就不曾知曉了吧?」徐衍這明顯乃是有備而來,哪怕就算是真正撕破臉皮,他也都還是能夠表現出自己很有理由的。

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他在如何去做,都必須要保證,畢竟,這乃是和宗府掰腕子,不是和一般的存在埃

「我本對大秦的皇族也都有著極強的認同感,但是,這件事情發生之後,我卻徹底的明白了這大秦的所謂一般皇族,是何等的敗壞。」徐衍開始毫不猶豫將自己的所有遭遇都給說了出來。

不管怎麼樣,這其中要沒有這宗府的縱容,也是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的。

來之前,他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了解了,像是這樣的紈,在大秦皇族旁系之中,甚至不說十之八九,十之六七也都還是有的。

欺男霸女,在自己的封地之中做出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百姓可謂是苦不堪言,哪怕就算是想要上告,這也都是毫無建樹。

的確,大秦建立到現在已經萬年有餘了,這整個皇族開始敗壞,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多少年的開枝散葉,令的現在徐家的龐大程度都已經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了。

但是,這卻並不能說宗府便就要不管不顧埃

當年成立宗府的原因是什麼?不就是為了約束皇族直系和旁系嗎?

現在,直系這裡的確已經約束到了極致,甚至於很多直系一聽見宗府便就談之色變,但是旁系呢?

整個宗府大多數掌權者都乃是旁系分支的徐家人,對自己的分支,對那些和自己一樣的旁系,自然就是完全不顧一切的放任。

這樣的情況下,造就了什麼樣的皇族,現在已經很是明顯了,要是僅僅就是如此的話也就算了。

頂多整治一番,你宗府不來,我現在的朝堂也都一樣有著如此權利。

可是偏偏這等權利,在多少年這宗府的默認之下,已經完全沒皇族什麼事情了,甚至於到現在,徐衍抓住一個旁系皇族弟子,他們都將會認為乃是挑釁,乃是絕對不應該的事情,這可就完全背離了當年建立宗府的初衷了埃

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徐衍這樣的人也都會憤怒不已,那種感覺,簡直就不可想象了。

更何況,這些還不是最嚴重的。

最嚴重的乃是兵權的問題,一個區區草包,在宗府的運用之下竟然當上了上將軍,擁有虎符,這要是細查的話,那可就當真不得了了好不好?

「據我所知,這皇族旁系之中,這般的上將軍可足足有好幾十啊,竟然開始掌握了我大秦近乎四分之一的兵力,而其中,大多晉陞的不明不白,既無軍功也無戰功。」徐衍終究在這個時候發難了。

要是說,之前那些話,只不過就是讓那些長老一個個都很不痛快的話,那這句話卻直接就開始誅心。

雖說只是徐衍的一家之言,但是,這要是傳出去的話,那宗府不說沒有必要存在了,也都定會受到極大的打擊。

好在,這乃是在宗府之中,並非是在朝堂之中,很顯然,這徐衍還沒有打算徹底的撕破臉皮。

這才來到的宗府,可就算這樣,在場的那些長老們也都是一個個色變不已,很顯然,他們怎麼也都沒有想到,這徐衍竟然真就抓住了他們的把柄。

「不知我說的,長老們能否給我一個解釋?」徐衍終究還是在這個時候說道,很顯然,他要的就是這個解釋。

雖說,對方一定不會給自己。

「那又如何?你們直系可以在軍隊之中上陣殺敵,難不成我們便不可以?還有,直接抓皇族弟子,縱然你是大秦的聿王殿下,也沒有這等權利吧。」一個鷹派的長老直接說道。

本身,他便就主張擁有軍權便就擁有一切。

宗府想要發展壯大,之管轄著那些所謂的皇族弟子,這根本就不能發揮一切。

只有將這大秦的軍隊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這才算是真正能夠讓宗府徹底掌控一切的根本性東西。

可惜的是,這樣的話,現在說還真就不是時候。

他們宗府至少現在還沒有如此的能力,哪怕就算是有無數的老祖在那坐鎮也是如此。

「嗯?」徐衍似乎有些詫異,自己說出那些,只是想要給他們一個警告,並沒有徹底撕破臉皮的想法。

而現在,對方說出這些可就完全不同了。

擺明的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似乎吃定了自己不敢翻臉一般。

這樣的前提下,要是自己不做些什麼的話,那可就沒臉繼續在在宗府待下去了埃

徐嵐頓時暗叫不好,很顯然,他都沒有想到徐衍會直接將問題指出來,且令的事情發展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他乃是宗府宗正,何嘗不知道這其中的問題。

這還是他橫加阻攔之後才有的結果,要不然,現在的整個大秦軍隊,到底是聽那皇帝和兵部的命令還是聽宗府的命令這還兩說呢。

可現在,徐衍直接將問題給指出來了,且他們這裡的長老竟然毫不忌諱。

這事情可就大條了埃

現如今的大秦,正處於戰亂時期,哪怕就算是皇族的弟子也有去前線的,但是大部分還是在國內埃

真要是在這個時候弄出點政變什麼的,那現在的朝廷和皇帝能否抵擋?

這小子聰明到了現在,怎麼在這個時候糊塗起來了?

「我沒權利逮捕皇族弟子?」徐衍猛然間站起身來,在沒有了之前謙遜的模樣。

沙場上那等殺伐果斷的氣息在頃刻之間爆發出來,整個人,氣勢都開始無比強橫了。

只有金丹五轉,但是卻能反悔出金丹極限的戰鬥力,現在的他,在大秦之中,元嬰之下可也都少有對手好不好?

這種層次的徐衍,敢來這宗府,自然毫不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