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三十六章:當眾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當眾殺人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六章:當眾殺人

不管是不是心裡也這樣想的,至少,表面上不能表現出來,這點,在那些長老們的心裡乃是共識。

卻不成想,徐衍一句話,便就直接讓他們啞口無言了,在那種憤怒的情緒下,直接就弄出了這句,以至於,哪怕就算是那說話的長老,心中也都不免開始後悔了起來。

他們宗府的確有權利處置皇族,但是,皇族的直系,或者說是大秦的高層,難不成就真的沒有權利了嗎?

多少年來,這個權力都被這宗府給牢牢把控,但是至少名義上,朝廷還是有這樣權利的好不好?至少這種事情也都還是不能拿來炫耀的埃

的確,現在的宗府哪怕就算已經沒了當年的強勢,也有很強的力量,這也就是他們有恃無恐的原因,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能代表他們就真的可以無視掉一切了好不好?

尤其是沒有優勢的時候則更是如此,這除去能夠給皇室噁心一下之外,其他還真就沒有什麼可能性。

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現在的他們,本身能力還算是不錯,真正要是想要和皇室直系和整個朝廷掰腕子的話,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畢竟,千古一帝的威嚴就在哪裡,哪怕就算是你不想要去承認,也不得不承認這種震懾力上面的恐怖。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在這種時候,他們的心思已經開始漸漸收回來了,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你總不至於真正去做出些事情來吧。

所以,徐衍說出這句話時候,哪怕就算是按些自視甚高的張來心中想要反駁,似乎,也都沒有什麼好反駁的。

「其實我一直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徐衍見到這些長老們都並不說話之後,便就開始自顧自的說道。

第一時間,所有的長老都在這個時候看向了徐衍,他們並不知曉,這一次前來興師問罪,徐衍這樣一個王爺到底為了什麼?

要知道,奪嫡之戰這種情況可還沒有開始啊,不管是什麼樣的皇子,都該是討好這宗府的不是嗎?可是,他偏偏不是如此,甚至於,這一出現便就是興師問罪。

一副要是你宗府不給我點交代,我就和你魚死網破的樣子。

不管是那些長老們,還是其他人,在這個時候心中其實都是不爽的,畢竟,宗府在這大秦之中地位超然早已經習慣,要不是因為這樣一個原因,又何至於此呢?

但是,要是真的出現挑戰他們權威的存在,那他們定就將想要辦把他斬落馬下,可惜的是,面前的這徐衍,卻偏偏就是現在的他們所不能得罪的。

為何,因為現在的大秦風雨飄搖,要是整個大秦都沒有了,朝廷都沒有了,那就算是他們掌控了整個皇族的旁系,又有何用呢,可以說,就連經濟來源都將會完全消失。

或許也就是因為這個,徐衍才會真正的有恃無恐吧?畢竟,這大離皇朝戰爭之後,徐衍給這朝廷帶來了多少利益,給那些皇族弟子帶來了多少好處,這可都是有目共睹的好不好?

所以,要是論功勛的話,這裡的長老沒有一個比得上這徐衍,所以,哪怕就算是他們自持長輩,在很多時候,這聿王殿下的面子也都還是要給的,因為,不給他面子就是不給這整個大秦其他權貴的面子,皇族就算很強,拋開那直系掌權者之外,想要和這所有的大秦貴族所對抗,這也都無異於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沒有半點可能性的事情。

要不是因為這,又如何會在這個時候直接忍呢?這樣的委屈,他們可是很長一段時間之中都沒有受過了。

「聿王殿下請說。」終究,這臉色十分不爽的幾個長老還是說道。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們對徐衍的感官可以說是已經差到了極致。

本身,直系和這所謂的宗府就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哪怕就算是雙方還是有些交集,這其中利益的交集才是大多數的,這樣的情況下,要是沒有利益的前提,想要完全鐵板一塊,在這爭權奪利的世界之中這根本就不可能。

好在,每一次這宗府都掌控了這皇族奪嫡之戰的資源,所以,哪怕就算是那些年輕的皇族對這宗府有所不滿,這也都不會表現出來,在沒有塵埃落定之前,甚至於還費盡心思的去討好這宗府。

偏偏,這就出現了一個如同愣頭青一般的徐衍,這樣的感覺,可令的那些人不爽到了極致埃

「我就是想要詢問一下各位長老,這大秦呢,到底是朝廷掌管宗府,還是宗府掌管朝廷?」徐衍一句話,令的在場那些長老一個個都開始啞口無言。

很顯然,所有人都不曾想象,這個時候的徐衍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誅心之言。

要知道,在大秦建立之初的時候,大家的心中就都已經清楚了這些東西了啊,朝廷掌管宗府這乃是不爭的事實。

哪怕就算是誰也都不敢說出宗府掌管朝廷這樣的言論。

也就是如此,現在的宗府越來越越俎代庖,令的那下屬的那些皇族分支開始一點點的滲透到朝廷,軍隊之中去了。

可以說,這本身就已經發出了很是嚴重的訊號,用徐衍的話來說,要是這些皇族旁系,真正擁有一定的能力,一心一意為朝廷的話,這自然也都不必多言。

大家畢竟乃是一個祖宗,哪怕就算是他們掌權,也都是保證這整個大秦長盛不衰的一種手段,最終就算是最大,這也只能說明,皇族直系開始一點點的衰落了,不努力後面一樣還有競爭者。

這乃是一種激勵和鞭撻,在徐衍的心中從來都不覺得有什麼。

但是,要是沒有能力,甚至於只是草包,卻名義上控制者這些,實際上卻是這些長老們在管轄,謀私利,這可就完全不符合徐衍的初衷了好不好?這樣的事情,不單單是徐衍,哪怕就算是在溫順的人,真正的掌握了證據,也都會不遺餘力的去打擊的。

這也就是為何徐衍的心中會如此激動的主要原因,要是一般時候,這也就算了,國難當頭,這樣的情況依舊還會發生,換成是誰,心裡可以說都乃是很難想象的。

「帶上來吧1一揮手,他終究還是讓宗衛將兩個人給帶出來了。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所需要達到的目的都必須要達到,不管是震懾也好,來硬的也罷,至少在戰亂時期,要讓這宗府給安穩下來,哪怕就算是用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手段,也都必須要如此,最起碼,這樣的狀況不能一直持續下去。

現在看來,這軍隊之中可是還有大批的皇族只領軍餉將軍隊發展的不成樣子埃

要是真正戰爭開始變得殘酷起來了,那結果,恐怕就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了,後面的那些軍隊,很有可能就將會直接導致整個大秦計劃的失敗。

這不管是換成徐衍還是換成老爺子都不能接受,要知道,這一次的戰爭,哪怕就算是大秦率先挑起來的,但是也實實在在是關係到了整個大秦命運的戰爭,稍微有一點不注意,這就很有可能導致萬劫不復,那個時候,可就不是雙方想要彌補就能夠彌補出來的了埃

一個軍隊,統帥的能力很多時候就的確能夠左右一場戰局和本身軍隊的戰鬥力,這種情況下要是不殺雞儆猴的話,這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徐衍自己都覺得不可想象。

「他們在國難之時身為大秦將軍卻壓榨民眾,甚至於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我作為大秦上將軍,軍隊系統之中的將領,給出一定的處罰結果,應該不算違規吧?」徐衍在這個時候開始一字一頓道。

很明顯,他並沒有說出自己聿王的身份。

但是僅僅憑藉他的戰功,在這個時候要想處置這種軍隊之中毒瘤,在尋常和平時期,自然不可能,但是戰爭時期,卻是十足足夠的。

不管是那些長老還是唯一的宗老,似乎都猜測到了徐衍在這個時候想要做什麼,但是,始終這皺著眉頭沒有說話。

很顯然,在他們的心中,他徐衍縱然有著一定的能力,在這個時候直接挑釁宗府,這之後也都還是很麻煩的事情。

「上將軍您請。」很是不客氣的說道,不管怎麼樣,這個時候徐衍的做法都無可反駁,既如此,那便就只能這般了。

現在在那些長老的心中,唯一能夠盤算的,也就之所有徐衍這樣的人不敢在這個時候真正實實在在的給他們宗府一巴掌,畢竟,宗府的能量,在這大秦之中,也都的確是很強大的,而這種強大,可不只是表面上的那般簡單埃

「如此便好1

「吳法1

徐衍大喝一聲,既然在這個時候要給這宗府一定的震懾,那就必須要徹底一些。

哪怕就算因為如此徹底的得罪了宗府,讓這宗府以後處處和自己作對,這也都是在所不惜的。

「屬下在1吳法心中先是一愣,不過轉而,便就表現出了十分凝重的表情。

這個時候,不管是這徐衍想要做什麼,作為他的宗衛,都必須要嚴格的執行命令。

「將他們軍法處置,之後人頭在京城西門掛上三天,以示懲戒。」徐衍毫不客氣的開始下令。

瞬間,無論是宗府的人,還是徐嵐,吳法,都完全愣住了。

這小子是完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