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三十七章:衝動了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衝動了啊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三十七章:衝動了啊

徐衍的這一次示威,不出一個時辰,便就在這京城傳的沸沸揚揚。

本身這邊疆的戰事完全沒有如此的勁頭,在這種時候卻是實實在在的完全被轉移了話題。

宗府,這幾乎就是京城之中最為禁忌的存在,可以說不管是誰,心中對其都存在這一絲忌憚,因為,他們平時的行事風格一如既往的霸道。

但是這一次,在徐衍的面前,堂堂聿王殿下,卻實實在在的威風了一次,不管這以後是不是會徹底的得罪了宗府,也都還是令的所有人都清楚,所謂的宗府,依舊還不是無敵的。

尤其是在和皇權之間的較量之上,不管是千古一帝的存在還是這聿王殿下的存在,都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壓制這宗府,這可就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埃

可以想象,要是沒有這父子二人的話,或許,現在的宗府已經漸漸壓制不住了,這也就是他們為何要在暗中弄出一些小動作的原因。

要知道,在徐蔚登基之前,這宗府可是一家獨大的啊,哪怕就算是沒有一言便就罷免皇帝的權利,但是,幾乎皇帝手中的權利都已經開始被他們給漸漸壓制的有些喘不過氣來了好不好?

忽然之間,千古一帝徐蔚的出現,讓他們感受到了絕對強橫的壓力,以至於,漸漸的壓縮,令的現在的宗府權威已經大不如前了。

更加他們急切的是,這徐蔚已經沒有多少日子了,自然,這布局和那些想法,也就都應聲出現,卻不成想,又一次橫空出世了一個徐衍,在戰場上取得了如此之大的成績且不說,竟然漸漸又一次的將所有大秦子民的人心,也都帶到了他這裡去。

在這樣的前提下,你就算是心中很是不滿,也都沒有太多的可能性去做出一些損他的事情來。

所以,現在徐衍的大勢已成,哪怕就算是他們心中依舊很是不服氣,在這樣的前提下,卻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可偏偏,這徐衍不是一個善茬,在發現了他們宗府的一些小動作之後,直接上門要說法,甚至於殺雞儆猴,這可就一點點的觸碰到了他們的底線了好不好?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這等底線,都很難在維持下去了。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恐怖,當你真正的開始猛然回過頭去的時候,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且本身修為也不過就是金丹五轉,但是,卻實實在在的開始壓制了宗府。

縱然,很多的宗老都依舊沒有出現,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來的事情,可實實在在已經徹底令所有人都為之動容了好不好?

畢竟,這真正把控宗府的存在,乃是那些旁系的長老,真正的宗老,可是很少管事情的,至少,真正管事的也都只有那麼幾個而已。

宗老,不管是哪一個都乃是這大秦如同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這可不單單隻是旁系的宗老啊,直系之中也都一樣有著宗老,且數量還不是很少。

要不然,要是那些全都偏向於這宗府的話,那徐衍就算是真正擁有如此的戰功,這也都是絕對不敢做出這樣事情的,因為,那根本就不現實。

好在,現在這一次殺雞儆猴最後還是成功了,就連那唯一出現的宗老也都未曾說出一句話,這樣的態度看上去很是模糊,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幫了徐衍一把。

令的整個京城都開始熱議這件事情,也令的這宗府的權威,在那一夜之間開始大打折扣,可卻也毫無辦法。

因為,這慾望殿下現在在這整個大秦乃是一個寶,真正可以扭轉戰局的存在,僅僅憑藉這個,哪怕就算是他做出在過分的事情,只要不是將宗府給滅掉了,這也都還是會安然無恙的。

至少是沒有多少人生安全上面的威脅不是嗎?也就是因為這,哪怕就算是他們的心中十分不舒服,想要殺掉徐衍的這樣心思,也都還是沒有的。

在這點上,誰也都還是不會擔心的。

第二天,徐衍照常還是進入到了那禹王王府之中。

說實話,他並不想要在這個時候表明立場的進入到自家大伯的府邸裡面,但是,這卻乃是徐嵐的一次表明態度做法。

所以,哪怕就算是他不想要牽連自己大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也還是不得不為之。

那心中的無奈,又如何是他不明白的呢?

畢竟,他乃是宗府的宗正,在這種時候,給出自己一定的支持,自己就算是真正心中不太想要將其牽連在這其中,也都只能聽命了。

這徐嵐,要知道,在這整個大秦之中地位之尊貴,可是僅次於現在的皇帝徐蔚埃

今天這一次的拜訪乃是十分私人性質的。

也就是說,哪怕就算是禹王府中的一些心腹,這也都不會參與其中。

至於目的到底是什麼,其實就是一次示威。

畢竟,這件事情哪怕就算是作為禹王的徐嵐,心中要是說舒服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作為宗府的宗正,整個宗府做出來這種事情,他竟然一點都不知情,甚至於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這說明什麼?

說明整個宗府已經徹底的將自己給架空了好不好?這樣的情況,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些準備,但是真正表現出來的時候,他也都還是十分不滿的。

畢竟,要是真說的話,自己這一點點被架空雖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名義上,自己卻也還是宗府的宗正好不好?這樣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甚至於完全繞開了自己做事情,這換成是誰心中也都還是會很難接受的。

不過,這一次的徐嵐並不准備就此息事寧人。

既然自己的侄兒都已經開始動手了,那自己就必須要表明立場的去支持人家,畢竟,到了這種層次下,自己要是不為自己,為直系皇族謀求一定的利益,那也就不會是他徐嵐了。

所以,第一時間,當徐衍進入到了王府之後,徐嵐就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找了間密室,直接就將徐衍請到了裡面。

第一句話,便就是在告誡自己的這侄兒:「這一次,你可有些衝動了。」

很顯然,哪怕就算是這樣乃是最合理的方式,但是,真要是顧忌到自身利益的話,徐衍多多少少的做法也都還是有些極端了起來。

興師問罪,這沒有什麼,畢竟,就算是他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情的情況下,也都依舊還會這樣做的。

但是,後面的打臉在他的心中可就覺得沒有必要了,直接交給朝廷去處理,這既顯示出了徐衍的決心,也都一樣讓宗府說不出話來好不好?

可偏偏,徐衍在宗府直接就動手要了兩個傢伙的性命,甚至於表現出一幅十足強勢的態勢來,這在他的眼裡,當然也就是衝動了埃

只有真正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才算是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嗎?不過,在這個時候,徐嵐多多少少也都還是有些理解徐衍的,畢竟,他這樣做,必定有著自己的理由,但是卻也並不妨礙徐嵐在這個時候詢問埃

「那群長老的明目張,大伯您完全不可想象,既然,現在我在大秦還有些名聲,這個時候既然要做,就必須要將他們徹底的震懾祝」徐衍有些無奈的搖頭說道。

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程度,他都必須要真正的表現出自己的原則。

要不然,這事情拖泥帶水的程度會將自己的精力完全的陷入到這其中去,這不是徐衍想要看見的,也不是現在的他真正能夠左右的。

所以,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結果或許會很是讓人心疼,在這種時候他也都只能去做,哪怕,這樣的結果,他將會很難接受,自己的名聲也都將會第一時間變的不值錢。

「真的有如此嚴重?」就連徐嵐,在這個時候也都多少有些不可想象了。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侄兒性格的人埃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既然這般去說了,就已經定算是掌握了一定的事情。

可是,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到底什麼樣的狀況,才能令的徐衍如此?

「比您想象之中的還要嚴重的多,所以,我現在需要您和我父皇的幫助,哪怕就算是付出一些代價,我也都絕對不能讓宗府在如此的囂張下去,因為,他所損害的不單單是我直系的利益,還有就是整個大秦的根基。」徐衍在這個時候,已經將事情完全說的十分凝重了。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心中本身還是有些猶豫的徐嵐,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思索了起來。

自己乃是宗府的宗正這的確不錯,但是,他也都同樣熱愛這個大秦,要是因為大秦的事情,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的話。

哪怕就算是宗府,宗正這個位置,他也都還是可以捨棄掉的。

這就好比是徐衍這裡,明明知道,這樣做的話之後的那多地之戰將會無比艱難,甚至與很難和自己那些兄弟們爭奪,但是,他卻依舊還是做了。

且還做的這般的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