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二百三十八章:徐衍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徐衍的心思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徐衍的心思

針對徐衍看到的問題,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徐嵐也都很難看到,畢竟,在他的眼裡,哪怕就算是宗府真的做出了一些事情,這隻要不是針對他們直系皇族的,這也都還算是順理成章。

這其實就是徐衍和徐嵐在看法上有著本質區別的地方。

在徐嵐的心中,這所謂的宗府便就是給這皇族設立的,自然也就是為皇族在服務,哪怕就算大多數乃是旁系,但是,他卻也還是下意識的將皇族的利益放在了最前面。

但是徐衍卻並不是如此,到不是說他不注重皇室的利益,而是在很賭偶時候,皇室的利益還是要給國家利益讓步的。

在國家得到了最大的利益之後,皇室跟著其中喝湯,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徐衍也都覺得不應該去否決什麼,但是,要是皇室本身就侵害了國家的利益,那徐衍將會好不猶豫的站在國家這一邊,在這點上,乃是沒得商量的。

同樣,本著如此想法的還有其父親徐蔚,只要他們真正能夠在國家層面上得到利益,哪怕就算是直系損失一些利益又能如何呢?只有這那真正國家得到了,這才算是得到了埃

但是現在的宗府,卻完全不是如此,為了私利甚至於已經開始損失國家和直系皇族的利益了,這乃是徐衍甚至徐嵐都不能容忍的事情,雖說,二人在看法上還是有著一定分歧的。

「我只想說,現在的大秦固然不算是以民為本了,但是,國家卻還是所有人的國家,並非是皇族一家的國家,這其中包括了直系皇族和旁系皇族。」徐衍很是凝重的說道。

這便就是自己的覺悟,或許,看上去很是高大上,但是,卻實實在在乃是他內心之中最真的想法,要是就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徐衍也就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在繼續爭那皇位了。

他所要的成就感,永遠都不會是自己一個人站在巔峰,其他所有的存在都對自己瑟瑟發抖,而是自己所重視的國家,人們,都站在巔峰上,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者。

這一步,很難,甚至於可以說是一件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徐衍卻毫不猶豫的還在做,哪怕明明知道,將會付出自己的一生,又能如何?

「好!說的好,我兒有如此胸襟,哪怕就算這一次的事情做的算是有些衝動,我這個做父親的,也定全力支持你。」猛然間,這密室外面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無論是徐衍還是徐嵐都直接回頭,且看見,這密室的大門打開,一個穿著金黃龍炮的男子出現在了這密室之外。

嘴角那種笑容和欣慰可謂是一點也都沒有掩飾,也的確,擁有這樣的兒子哪怕就算是誰心中也都定會驕傲吧?

自己強橫,並不表示就真的強橫了,只有自己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依舊這般的強橫,這般的出色,這才是真正英雄說努力的目標埃

「父皇?」徐衍趕忙起身,不管這父子的關係是何等的好,在別人的面前,這也都還是要有君臣之禮的。

畢竟,在真正現在身份上而言,徐衍不單單是老爺子的兒子,還是老爺子的臣子,這一點,是完全無法改變的。

整個大秦,真正能夠一言堂的人就只有老爺子一個人,哪怕就算是大家心中在想要獨攬大權,不饒過徐蔚,這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掌控了天下大部分的軍隊,掌控了整個朝堂,因為宗府的處在,或許,他還不能完全做到獨斷專行,但是,因為千古一帝的名聲現在做的也都差不多了。

無論是那些老一輩的強者還是年輕一輩的強者,對於現在的千古一帝徐蔚,這都乃是十分敬重的。

為何,因為當年那個殘破的大秦之所以能夠有今天的這等安穩,其中最主要的功勞就是面前這徐蔚的,沒有他的氣魄,手段,現在的大秦,依舊只不過是無邊大陸西邊區域角落裡夾縫求生村的帝國,這一點,可謂是沒有一個人敢去反駁,若不然,這徐蔚,也都不能稱之千古一帝埃

為何,大秦能夠一直到現在都表示出強勢的味道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周邊很多國家都被徐蔚當年的戰爭給打怕了。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強勢的帝王要是等歸天之後,接任者乃是一個庸才的話,四周的那些所謂的帝國將會如何?恐怕第一時間就如同狼群一般的上來撕咬這大秦都不是什麼難事吧?

上輩子,在徐衍的印象里,老爺子一歸天,縱然老三擁有不錯的才能,甚至於名氣也都還很是強橫,今後的幾十年之中,也都依舊每天都生活在戰火之中。

不管是內部的起義還是外部的壓力,令的那大秦的疆域從現在這般巨大,一點點的縮小掉了三分之一,這還是老三本身才能很是不錯的前提下,要是換成老四或者老五的話。

幾十年的時間,這大秦被滅,這也都不是什麼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這也就是為何,徐衍需要競爭這個所謂的位置最主要的原因,他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比他們要差,但是,至少,不會比老三當年要差多少。

在怎麼不行,自己上輩子各種看上去很是離奇的局勢自己是經歷過的,也都可以預防,這才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

一直一來,宗府就在那裡托著皇子奪嫡的步伐,這是為了什麼?不也就是因為這些事情嗎?

徐蔚的心中難不成就真的不明白這一切?很顯然,他其實乃是明白的,但是,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會有太好的辦法。

畢竟,當年的那種傷勢令的徐蔚徹底的沒有了多少壽命,以現在大秦的能力,是絕對不可能治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又能如何?

只能在那最後幾年的時間瘋狂起來,想要令的這大秦安定下來,可是,這樣的事情,哪怕就算是千古一帝,想要完全將那個時候的大秦打造的鐵板一塊,這也都成了很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人力有窮時埃

在徐衍的心中,只要一切都乃是為了大秦的事情,那就算是自己赴湯蹈火也都在所不辭,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了,自己和那些宗府的人撕破臉皮,這總比自家老爺子和他們撕破臉皮來的好的多。

因為,一旦徐蔚真的出手,甚至於興師問罪了,那這件事情可就沒有半點緩和的餘地了埃

所以,這個時候的徐蔚心中也都還是知道徐衍的心思,所以,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斟酌了一夜,這第二天才來到了自己大哥的府上。

不管怎麼樣,現在在徐蔚的心中,最親近的人就那麼幾個,其中,自己一母同胞的大哥便就是其中之一,而另一個,便就是自己的兒子了。

有些不方便被別人聽的事情,找大哥和這個兒子商量這準備錯。

要知道,徐嵐和徐蔚可是雙胞癱年在競爭那個位置的時候,本性純良的徐嵐甚至於直接就選擇了放棄爭奪,去支持徐蔚,這份情感,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呢?

其實真要是說的話,哪怕就算是徐嵐反對,甚至於去爭,或許徐蔚也都能夠做上這個位置,但是,絕對沒有那般容易就對了,甚至於可以說定是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果。

僅僅就是這一點,徐蔚就打心眼裡信任自己這個真正的兄弟。

甚至於在之前有想過,要是自己真的死了,為了震懾人心,讓徐嵐假扮自己做上那個位置,這也都比整個國家被群起而攻之來的好。

畢竟,他們可是有著九分相似的,除去徐衍他們這種和老爺子十分親近的存在,真正想要仔細去觀察認出他們,這也都多少有些難度。

「其實你不必這樣做的,他們的那些手段,朕要是說一點不知情,你覺得可能嗎?之所以放任他們,我也有放任的理由。」徐蔚終究還是在這個時候說道。

徐衍的這一次猛然出現,的確打的宗府算是措手不及,甚至於可以說十分的漂亮。

但卻並沒有破壞徐蔚的計劃,至少,現在看來,這計劃是沒有完全被破壞的。

有些時候,這樣的宗府,且也都並非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好不好?現在,自己的兒子站在台前了,不管他願不願意,都必須要有所態度。

坑那宗府里的一群長老,對徐蔚而言,這並非是多難的事情,但是,怎麼坑才算是最有價值,怎麼樣才能夠真正的做到那些別人很難相信的狀況,這些,可就是徐蔚一直在腦海之中想的事情了埃

「您難道是想?」忽然,徐衍有了一個很是大膽的想法。

甚至於表現在了臉上。

結合前世自己聽見的一些風聲,現在看來,老爺子還真就是這般的打算埃

一想到這裡,徐衍這心中就頓時一陣陣的毛骨悚然,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現在的他,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徐蔚為何能夠成為千古一帝了。

原來就算是自己自詡聰明,在這老爺子的面前,卻也還是有些不夠看埃

在這點上,徐衍就算是心中頗為無奈,這但也都算是想明白這其中的一些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