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三十九章:皇帝的打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皇帝的打算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三十九章:皇帝的打算

徐衍的表情此刻是真的被不可思議到了,怎麼也都沒有想到,這老爺子竟然也都還有如此無恥的一面。

這事情說起來很難理解,但是,真正要是仔細想的話也都很簡單,不就是為後來人找一個立威的時機嗎?

積攢一定的威望之後,這整個大秦定將會凝聚到一起來,這樣的情況下,這結果,也就肯定比之前那種狀況要好的多了。

開玩笑,新登基的皇帝想要有一番大作為,不收攏人心怎麼可能?尤其是在大秦還在風雨飄搖的時候,又有什麼樣的人,能夠比得上這些旁系皇族呢?

這之間的矛盾越是深厚,新皇帝就將會越狠,到時候,無數的族人頭落地。你時候壯觀不壯觀?

而且這還成就了一個皇帝大義滅親的威名,就連自己的族人犯錯也都一樣會懲戒,這最後,整個大秦那凝聚力將會強悍到了何等地步?

就算是徐衍,也都覺得這一招真的要是實施下來的話,是有過高,簡直就是一神器好不好?

在這一刻,他終究算是明白了老爺子的打算,也的確,在這樣的前提下,要是說這天下情報系統最為準確,最多的乃是誰的話,那定是皇族。

本身宗府哪裡都乃被徐蔚給壓制了,但是,他們做的也都不算是十分隱秘,皇帝徐蔚要是說一點都不知道的話,那才是有鬼呢。

但是,人家偏偏就沒有動手,甚至於直接放任,這難道其中還沒有貓膩嗎?只要仔細去想,都能夠弄明白這其中的一切原因。

這一瞬間,哪怕就算是徐嵐,心中也都明白了自己這弟弟的打算了,的確,這一手玩的比誰都要來的聰明的多。

為後來的皇帝鋪路,讓他們盡量的堅持下去,這本身就是現在徐蔚最重要所需要做的工作啊,徐嵐的心中可是很是清楚,徐蔚現在的身體狀況是有多糟糕,要是在這種時候還不能做到那些的話,這最後的結果,恐怕就當真不會很好了埃

「早知道,我就不在那狗拿耗子了。」明白了這一切之後的徐衍心中無比後悔。

要是早早的知道老爺子是這樣的打算,就算是給自己幾個理由,自己也都不會真正去動手好不好?弄的現在自己就算是到奪嫡之戰的時候都將會無比艱難不說,還得罪了現在國內最強的組織之一宗府。

而這一切,竟然都不過就是自家老爺子所設立的陷阱,一想到這裡,徐衍就覺得,自己是真的被坑了。

畢竟,要是老爺子不想要坑自己的話,也都不會在自己進入京城的時候什麼都不說,一切都等到自己進入宗府,大鬧之後在出現埃

現在想來,估計,自己剛進城的時候老爺子就知道了一切了吧?要不是這樣的話,他又如何會一下便就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在大伯這裡呢?

果然,這一切,還都是不能逃脫掉老爺子的掌控啊,這所謂的千古一帝徐蔚,當真是名不虛傳埃

「陛下,您既然有此打算,又為何?」這不是徐衍問出來的,而是徐嵐。

一直以來,徐嵐都可謂是皇帝最知心的兄弟,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國家之中大多數人都不能知道的秘聞,在徐嵐這裡也都是形同虛設。

現在,看明白了徐蔚有那種打算之後,卻也開始有些不解了起來,既然有過這樣的打算,為何在這個時候直接就給推翻掉了呢?

要知道,他可是比誰都要了解自己這個弟弟的啊,很多時候,一旦決定的事情就絕對斷無更改的可能,哪怕就算是真的錯了也都是如此。

徐蔚也就是憑藉著這份執拗,才能夠將這大秦帶到了現在這種地步之中。

這樣的性格,不能說完全都好,只能是有利有弊,但是,在他的眼裡,卻是成就了這千古一帝的風真正原因埃

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他卻還是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打算,難不成,他寵愛兒子已經到了沒有底線了嗎?這一點,在徐嵐的心中當真覺得是不可能的,畢竟,皇帝徐蔚,一直以來都是一個頗為冷靜的存在。

「我已經沒有幾年了,你說,三年之內要達成那個目標,有可能嗎?」徐蔚在這個時候並沒有回答徐嵐的話,而是似乎不著邊際的說道。

猛然間,徐嵐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整個眼睛瞪得很大。

是啊!

遺詔上所說的那個目標,三年之內,哪怕就算是徐蔚也都沒有半點辦法去達成,這已經不是驅虎吞狼了,難如登天的目標,現如今出現在他們的心中了,那就必須要完成。

哪怕就算是犧牲在多也都是如此。

這樣的勞心勞力之下,徐蔚定會在短時間之內身體枯竭。

本身還有至少六年的壽命,能夠堅持過這三年就已經算是不錯的結果了,而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做出一番努力,這也就都成了很是正常的事情了。

「我需要你掌控宗府,讓整個大秦成為鐵板一塊,而所謂的奪嫡之戰,恐怕,我是等不到了,既如此,那便就提前一些,就算是給這小子鋪路,這也都比什麼都不準備要強的多吧?」老爺子表情很是淡然。

彷彿這說的並不是自己隕落一樣,令的徐衍的心中十分的難受。

但是,現在這卻並非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哪怕就算是心中很是明白老爺子的打算已經到了這一步,他也都只能儘力的去執行。

「不會的,三年的時間,還是可以堅持的,等到三年後,要是真的成功,您,您還是有著一線希望的。」徐嵐整個人都開始有些激動了起來。

他作為宗正,那密詔他也都看了。

很清楚的明白這三年的時間他們要做到何等恐怖的事情。

但是,萬一發生奇真的成功了呢?那自己的這弟弟就不用在擔心生命的問題了。

這一點,乃是他現在看來唯一的希望,自然,也覺得這是真正有可能完成的。

「我可不敢冒險,而且,這件事情也定不能冒險。」徐蔚笑眯眯的說道。

的確,那是最後的一線希望了,但是,在他的心中,卻必須要做好失敗的準備,因為,沒有人敢保證這一定就能夠成功。

哪怕就算是徐衍的橫空出世,也都是一樣。

徐衍在這個時候頗有些凌亂了起來,這算是什麼事?這兄弟二人的一言一語之中好像這條路直接就為自己準備了一樣。

這算是什麼?難不成現在哪怕就算是奪嫡之戰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內定自己乃是繼承人了嗎?

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規劃啊,一想到這裡,徐衍就有一種很是難以相信的感覺。實實在在是,這樣的情況並非是自己真正所需要的埃

「小衍啊,這件事情提前沒有和你說,那是因為局勢遠遠還沒有發展到那種時候,現在,你在大離哪裡已經做足了一切的事情,在這整個大秦之中也都算是威望最高的皇子了,既如此,我也就不瞞你了。」徐蔚在這個時候直接就開始說道,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也都覺得,真告訴兒子的話,兒子會壓力頗大。

但是現在的大秦必須要這樣去走了。

「這一次的奪嫡之戰,是一定不可能在繼續下去了,按照祖宗的規定,只要宗府哪裡沒有意見,便就是我自己選定繼承人,現在的宗府,你也看見了,想要他們舉辦奪嫡之戰,當真會公平嗎?」

「所以在之前我下旨多地之戰延後,給了你三年的時間,在這三年之中,你可以盡情的戰爭和磨礪,真正成長為一代帝王的時候,我在選定你,這整個大秦都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出一個不字。」似乎很是語重心長,但是,徐衍怎麼就感覺自己彷彿是掉坑裡去了呢?

「你現在也都知道了,我的時間頂多還有三年,所以,這三年,除去後方,前線便就是你的人,你是否能夠籠絡人心,將你那些兄弟全部壓制,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徐蔚一字一頓的說道。

其實,真要是說的話,這恐怕比參與奪嫡之戰更為艱難的多,但是,現在的徐衍,似乎卻沒有半點拒絕的理由。

「陛下,您可千萬別這麼說,這件事情,還是有生機的,您培養小衍這並不衝突,但是這大秦,必須要有你一個定海神針在此埃」徐嵐也頭同意徐蔚的計劃。

但是,唯一不同意的乃是徐蔚自己放棄掉自己的生命。

畢竟,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那可是從來都沒有打折扣的。

「大哥!就算三年後我還能活著,得到了那個東西,我也不準備在繼續做這個皇帝了,這些年,別人或許不知道我過的日子,難不成你還不知道嗎?我早便累了,這個位置,我頂多還有三年要做。」徐蔚頗為凝重的說道,這個打算,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哪怕就算是自己身邊常年的大太監都沒有說。

但是今天,為了讓自己兒子真正的成長為一個合格,甚至於十分出色的帝王,他卻還是說了,讓徐衍沒有退路,也必須要一步步前進到他所仰望的地步。

「這1徐衍獃滯的看著自己父親,心中已經不知驚嚇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