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四十七章:微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微服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四十七章:微服

雲州城!

偏西的地方雖說算是一個比較大的城池,但是,因為之前距離西域也不算很近,所以發達程度到也都還算是不錯。

就在之前,乃是一個侯爵的私人領地,只不過,這一次大軍慘敗,以至於就連這雲州城都快變成前線了,所以,那大將軍羅運和三皇子一起下令,令那侯爵舉家進京,而這裡,便就成了現在整個西域戰場的大秦大本營。

戰爭,到底什麼地方才是最為讓人覺得凄慘的,自然也就是前線了。

而這雲州城雖說算是前線之中比較靠後的位置,但是,當徐衍一進入到這城池之中后,卻也還是能夠聞到一絲戰亂的味道。

整個城池之中之前的居民,這裡已經大多數走光了,畢竟誰也都不敢保證,作為西域統帥府的大本營,是不是有再一次被攻破的可能性埃

民眾的不信任,並不是說對大秦的不信任,而是實實在在之前那種戰爭令的他們開始有些懼怕了,天知道,這之後會不會也都發生如此的事情呢?要知道,在這樣的城池生活,一旦被蠻族攻破了,那他們的性命可就當真不可能在繼續維持下去了啊,當然了,這其中也有不願意出走,想要和這整個軍隊一起拇嬖

那些人,都乃是將大秦當成了自己真正家的人,在這樣的戰爭之下,離開自己的家園,乃是迫不得已,而真正要留下來,這可是需要極大勇氣的。

當徐衍看到這等城池的時候,說實話,這一直緊緊皺著的眉頭就沒有舒展開過。

這一次,他前來並沒有帶多少人,甚至於就自己的幾個宗衛,蕭銑,外加上天工閣的閣主。

這個閣主到也很是讓徐衍吃驚,就是之前自己進入天工閣的時候那個糟老頭子。

之前的徐衍怎麼也都沒有想到,和自己閑扯的那糟老頭子竟然會是天工閣的閣主,且還是一個元嬰境界的恐怖強者。

這年頭,高手都喜歡隱藏不成?好吧,他也沒有資格去說別人,這一次前來這雲州城,自己不也都是偽裝成為一般人而前來的嗎?

他們要是互相笑話的話,那可就當真是我十步笑百步了。

「你小子是不是憋著什麼壞主意呢?」要是別人,在見到這聿王殿下的時候定會第一時間表現出謙恭來。

但是,天工閣的閣主是何等存在,幾乎整個大秦他都乃是定海神針。

說實話,實力和地位到了他這個程度,除去整個大秦的皇帝之外,真正能令的他忌憚的存在還真就不多,徐衍,在他的眼裡哪怕就算是在怎麼出色,這也都不過就是小輩。

這一次跟來,這其中的確有著皇帝命令的成分在裡面的,但是諸葛天機要是不願意來,這也都是沒有人可以逼他埃

說白了,作為天工閣閣主的諸葛天機本就是一個地位超高的存在,在這整個大秦能夠壓著他的人幾乎沒有,之所以前來,其實你也就是看徐衍這小傢伙比較順眼而已。

何況現在的大秦的確是在風雨飄搖的時候,總歸還是有些擔心的。

徐衍無奈,看了看著老爺子,他知道對方多多少少有些為老不尊,但是,這個時候如此直白的說出這話來,他心中卻也同樣還是有些詫異。

不過一轉念,這個傢伙到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味道,不管怎麼樣,在這種時候,總歸還是有著一定想法的好不好?

老爺子之所以這樣說,那是因為他猜到了現在的徐衍想要幹什麼?

或許,這裡面都不過就是一些戰敗的將軍和士兵,但是,不管怎麼樣也都還是為大秦流血犧牲過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是他還是後來的元帥秦天,真想要清洗,這絕對可以說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但是,現在自己要是微服私訪一下那了就不一樣了。

看清楚這城池之中的真正狀態,到時候哪怕就算是清洗,這也都還是有理由的埃

無論是諸葛天機還是徐衍,心中誰不知道這裡面有著太多太多的骯髒和交易?甚至於多少的背叛,以後也都定會出現在這雲州城之中,這件事情要是不能處理好的話,這結果恐怕就算是誰也都不能承受埃

自然,到了這一步,不管是徐衍心中是怎麼想的,都要一步步看明白在開始動手,而這種動手,在他的眼裡,乃是勢在必行的。

「總感覺這裡的氣氛還是有些不對。」走在最前面的徐衍並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皺著眉頭,而在其身後的那蕭銑卻還是將心中的疑惑給說出來了。

按照道理來說,現在這戰爭處在膠著時期,哪怕就算是那蠻族,似乎也都沒有辦法在進一步了,這雲州城固然會有戰爭的氣氛,但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人人自危的狀況埃

且看到那些在大街上的士兵一個個有氣無力的,這第一時間徐衍皺眉,也都不是沒道理的好不好。

在軍隊系統之中,蕭銑可是已經做了不少事情,很顯然,他清楚什麼時候一個城池該是什麼樣。

而現在,這幾乎就是雲州城即將失守的狀態,這哪怕就算是蠻族在怎麼恐怖,也都不會真正做到這些吧?

要是他們真的這般厲害的話,那大秦早就直接被這些蠻族給滅掉了好不好?可偏偏,這城池就是如此,以至於不管是徐衍還是那蕭銑,心中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是我們忽略掉了什麼嗎?現如今大將軍羅運身受重傷,本身就是軍心不穩,但是也不至於如此啊?」天工閣主諸葛天機心中也都是一陣疑惑。

他固然不算是軍隊系統的人,但是,對於軍隊這裡面的一些事情卻也還是知道一些的。

一般來說,除非是真正大戰都殃及到了這個城池,要不然,是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狀況的好不好?

可是,昨天才將那燕州給丟掉,今天就直接追擊到了這裡,那這大秦的軍隊難不成是紙糊的,換成是誰也都不可能覺得是真的的事情,但是在這雲州城之中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諸葛天機有些不知所措,本以為,這件事情沒有想象之中的嚴重呢,現在看來,或許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的多才對。

「到底是什麼力量,能夠令的這裡如此呢?」徐衍到是並沒有在這個時候憤怒,只是有些不解。

不管怎麼樣,現在這樣的局勢,相信都比自己預料之中的要嚴重的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好說什麼,卻也必須要調查清楚埃

「情報到手了嗎?」回過頭去,徐衍看向了無法。

這個傢伙現在在自己的身後負責情報,這件事情,要是他都解釋不了的話,這嚴重的程度恐怕就更厲害了。

「到手了一些,但是並不詳細。」身後的吳法有些糾結。

不管怎麼樣,他都很是清楚,自己現在負責的戰場情報,對於自家殿下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萬事開頭難,說實在話,要不是之前的徐衍就已經撲出了一些底子來,甚至於這裡還算是他的大本營,這一夜之間,想要弄到一些有用的情報,這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名單這應該有吧!和我說幾個重要的人。」徐衍眉頭有些皺的說道。

很顯然,在他的心中,這樣的事情定會存在,或許,深挖不出什麼太有價值的存在,但是,至少,想要弄出表面上那些東西,這也都並非多困難的事情。

徐衍又何嘗不知道這一行的艱難呢?

「最重要的乃是一個羅運侯爺的副將,現在也算是大將軍,不過,下屬就只有一百多萬的大軍,算是大將軍級別之中最低的存在了。」輕聲細語的說道。

卻令的徐衍一愣。

這不過就是一夜之間,就挖出了這樣一尊大魚,這樣說的話,這結果恐怕就有些出乎意料了埃

徐衍何嘗不知道情報部門很是厲害,尤其是自己一直都十分重視的情況下。

但是,有些人要是說做的不滴水不漏的話,那卻是很難辦到的。

一開始,就給自己展示了這樣的存在,難不成是一個局?

後面還有更大的大魚在裡面不成?

也怪不得徐衍在這個時候有些難以接受,實實在在是這件事情太順利了些埃

「那個人在那?」徐衍反過頭來說道。

吳法小心的說:「就在這雲州城,似乎一點消息都沒得到,依舊還在軍中。」很顯然,這樣的事情就連吳法也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去查一個存在,這還是整個大秦的大將軍,大將軍竟然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

簡直不可思議埃

「有些太順利了啊1徐衍有些嘆息的說道。

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棄車保帥,或者說是直接送給自己一個重要人物來混橋視聽,而真正的幕後黑手,則就在短時間之內安全了。

能夠做到這的,在這整個雲州城都沒有幾個人。

猛然間,徐衍想到了一個人,不過瞬間,又開始苦笑搖頭,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去想他,實實在在是有些也太靠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