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四十八章:暴亂的城池(二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暴亂的城池(二合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四十八章:暴亂的城池

其實這個人,只要稍微有些腦子的人都能夠想到,但是,無論是誰,第一時間,也都將會把其排除在外。

這便就是徐衍的三哥徐天峰,一個真正皇帝的親兒子,甚至於還是這大秦的王爺。

的確,要是在戰場上的話,這所謂的王爺其實要是沒有職位的話,權利並不大,頂多也就是身份尊貴一些而已,

但是,這卻並不代錶王爺就真的能夠背叛自己的國家,畢竟,按照很多人的想法,哪怕就算是皇子們內鬥在厲害,這也都還是不會勾結到敵人的埃

尤其這還不僅僅只是敵人,更是外族,這換成是誰都不會相信的事情,哪怕就算是之前的徐衍,也都可謂是完全忽略掉的。

畢竟,為了一個所謂的皇位,將自己的國家以身飼狼,這換成是誰都做不出來的差事好不好?要知道,老三並不是一個瘋子,且還十分的熱衷於得到最終的那等位置,不管是有沒有希望,這樣的事情幾乎都乃是不可能發生的。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心中對自己家老三這一點,多多少少還是十分信任的,但是,這個念頭一旦出現了,在那瞬間,便就能夠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自然,哪怕就算是他,現在心中也都只有這樣一個想法了。

會不會他真的就鋌而走險了呢?好吧,不管怎麼樣,這個結果都可能不是他們願意接受的,所以,索性就不去想這些了。

「城池的動亂更是一個值得我們所有人都注意的地方,現在看來,這暗中攪動風雲的人,能量可能不是一般的大埃」個諸葛天機在這個時候也都很是凝重。

本身,哪怕就算是這件事情很是棘手,在他的眼裡,這也都還沒有到就算自己也和徐衍他們也都不能穩定局勢的地步。

但是在看看現在的雲州城,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這似乎都有著一股子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弄出一點事情來,這本身就是擺明的了好不好?換成是誰敢說自己就一定會成功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

好吧,對於這些,不管是誰的心中多少都會有些想法,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不適合說出來而已,對於徐衍而言,是如此的,對於別人而言難不成就不是如此?

一想到這些,在看看著雲州城那種慘狀,說實話,不管是誰的心中都在這個時候開始有些無奈了起來。

這大街上一個個生無可戀的表情,可是當真對徐衍還有其他人都帶來了一陣觸動啊,要知道,就算是他們進城,這也都似乎沒有人管,這樣一個雲州城,要是說守備力量已經到了這般鬆散的地步,真要是蠻族大軍前來進攻的話,恐怕一夜之間就能夠完全丟掉埃

「將軍,你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徐衍且看到了一個將軍打扮的存在一樣有氣無力的癱坐在哪裡,心中一陣好奇,直接就這便上前詢問道。

不管怎麼樣,這事情也都必須要問清楚啊,因為,在他的眼裡,出現這樣的變故絕對不會是一件小事。

而這城池之中要是就連這些東西都做不好的話,很有可能,蠻族的大軍在接下來就會進攻到這雲州城之中,按照現在大軍的狀態,這一旦進攻,這雲州城可就必定會丟掉了。

很顯然,這是絕對堅持不到秦天元帥前來的時候的,他並不清楚,要是自己表明身份,或者浩浩蕩蕩前來的話,會不會看到這一幕,但是,相信就算是不會看到這一幕,這軍隊之中的狀態也都定不會比這要好多少。

這才是現在的徐衍最為擔心的,畢竟,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地步,要是就連這樣的軍隊都不能掌控的話,接下來這大戰,就定會是失敗的很是凄慘。

之前那燕州城都已經丟掉了,現在的雲州城要是還丟掉的話,這整個大秦的門戶就直接被打開了好不好?之後的蠻族只要願意,就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去中原禍害他們的老百姓,這不是徐衍想要看到的,也都不是這些軍隊想要看到的。

軍人的職責是什麼?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嗎?要是就連這點覺悟都沒有的話,這國家花費恐怖的資源去養活他們又有何用呢?

說句不好聽的話,在這大秦,修士們最好的出路便就是從軍,只有真正從軍了,修士的資源才會真正的得到,這乃是很多遊俠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比較的。

可以說,大秦給了軍隊最好的待遇,但是,這整個軍隊之中吃空餉,甚至於不願意戰爭的存在卻是數不勝數,這樣的問題必須要得到根治,要不然,這整個大秦就將會被這恐怖的軍隊數量給直接拖垮了。

無邊大陸是個什麼地方,說是窮兵黷武這也都不為過,你要是米有強橫的軍事實力,只有被別的國家吞併這一體路可以走。

只要是被吞併了,你這些軍人,修士們,大多還都能夠存活下來,但是,面前他們這一次面對的可不是人類,而是蠻族,種族不同早就了他們對人類就連最起碼的憐憫之心都不會存在,這要是真的失敗了,那所需要接受的可就不僅僅是戰敗了啊,而是屠殺,一次次恐怖的屠殺。

「還能怎麼回事?這剛剛進入到雲州城,就發生了四次暴亂,幾個將軍帶著屬下直接當了逃兵,現在這整個雲州城,那可是人心惶惶,沒有一個將軍想要在繼續抵抗下去了。」那將軍很是無奈的說道。

這種事情,其實很少會出現在軍隊之中,但是這一次,卻因為蠻族的來勢洶洶令的一夜之間出現了四次這樣的事情。

主帥重傷,所以哪怕就算是想要懲戒,這都成了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情,那些上將軍和大將軍們一個個還都忙著內鬥呢,哪裡能夠官的上這些。

「據我做知,這裡不還有三個大將軍,外加上三王爺嗎?」徐衍眉頭一皺,直接說道。

「呵呵,你還不知道吧!因為羅將軍的重傷,其實現在能不能醒過來都不一定,所以,幾個大將軍和三殿下,此刻正忙著奪權呢?這裡,可是有著幾百萬大軍的地方,要是能夠將這軍權奪到手中,不管是誰,都將會一飛衝天。」那將軍嘴角苦笑。

明明現在這整個城池想要在繼續下來,這就都必須要第一時間組織防禦。

但是,現在的那些擁有一定能力的存在卻是一點也都不關心這件事情,彷彿,真正最重要的就是權利而已,這在大秦,並不算是什麼稀罕事。

可是在整個大軍即將壓境的時候依舊如此,這可就不算是什麼好事了好不好?

徐衍甚至相信,要是自家老爺子知道這件事情的話,哪怕就算老三是他的親兒子,這一次,也都定將會嚴懲。

老三這樣聰明的存在難不成就不知道這個結果了嗎?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他為何還要這樣做?難不成就是自己給的壓力太大了?

不單單是老三,哪怕就算是那些大將軍也都是如此,一個個表示要爭權奪利,卻不將外面那數百萬,甚至於數量都快破千萬的蠻族放在眼裡,天知道,這要是滿族大軍開始攻城的話,這將會是個什麼結果?

恐怕就算是真正的戰神降臨到了這個地方,也都無力回天了吧?

說實話,此刻的徐衍乃是極為憤怒的,但是,哪怕就算是憤怒,在這個時候似乎也都改變不了什麼了,軍心不穩,不是自己區區一個徐衍便就能夠扭轉過來的。

哪怕就算是那些將軍們的爭鬥,自己想要完全控制事態,這也都並不是一件多容易的事情,但是,在這個時候,不管出現什麼樣的變故,自己都不能退縮,這卻也還是徐衍心中一直都必須要堅持的一點。

難不成,只是因為有些困難,自己就不管了嗎?這身後可還都是大秦的老百姓和修士埃

不管是哪一個,徐衍或許不會將他們當成是親人,但是卻也至少是子民,看到他們就如此的被那蠻族蹂躪,甚至於是殺戮,這需要要是說可以做到無動於衷的話,也都是不可能的。

畢竟,他就算是心腸如何狠毒,也都不會是石頭做的,不是,那就有著感情。

所以,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大秦也好,有些事情該做的還是要做,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結果或許就算是做出來了,也都不一定就真的能夠解決問題。

不管怎麼樣,到了這時候,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都還是要解決掉這等問題的。

「事情恐怕比我們想象之中的要複雜,這些大將軍,恐怕也不是所有人都心向著大秦。」徐衍十分凝重的說道,在這隻言片語之中,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和無奈。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難不成依舊還在這觀察?」吳法也都有些無奈的說道。

別看現在他算是聰明了一些,但是,總歸來說,也不過就是一武夫,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徐衍給他解釋清楚了,他的心中也都不定就能夠完全弄明白。

其實這很是正常,要不是這樣那才奇怪呢,相比較吳天而言,他這個做弟弟的吳法,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單純些。

其實,要不是這樣的話徐衍也都不會將情報系統交給他,畢竟,不管是在信任的人,有些時候也都還是要留些餘地的。

要是真正一個圓滑的存在,哪怕就算依舊對自己忠誠,其實,你的心中也都會多少有些不放心,但是,吳法卻不同,因為他是一個十足的武夫,所以,不管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這其實都並不算是很令人吃驚的。

「現在可沒時間在繼續觀察什麼了,要是我所料不錯的話,這結果,很有可能就都快要出來了,今天夜裡,蠻族大軍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蕭銑到是十分看的就明白局勢。

不管這其中的叛變是不是有蠻族大軍的影子在其中,要是他乃是蠻族大軍的話,這樣一個絕妙的機會,是必定要用上的,哪怕就算是付出一定的代價也都是如此。

沒有人相信,這蠻族大軍之中沒有智者,何況,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蠻族搞出來的,在如此的情況下,不管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其實都將會有所預料,要是今天晚上不會出現戰爭的話,在徐衍的心中那才奇怪呢。

「那如何?難不成就直接不隱藏了?」無法依舊說道。

到是那諸葛天機依舊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其實,他這一次前來只帶了眼睛和耳朵,在徐衍沒有詢問自己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一句話來影響對方判斷的。

這一次的戰爭,或許,在別人的眼裡乃是生死存亡,甚至於在他自己的心中也都依舊如此,但是,卻並不能表明,就不能磨練出一個真正的合格統帥埃

自己在有些時候給出意見,的確會少走彎路,但是,磨練徐衍的想法也就此磨滅了。

秦天是何等人物?整個戰場上真正可以所向披靡的存在,但是,他為何找了個借口要調兵,三天之後才會前來?

其中這首先的局勢他不也都一樣想要徐衍前來解決嗎?

他前來,其實說白了就是起到定海神針作用的,而徐衍,才是這場戰爭真正的指揮者。

在這一點上,皇帝陛下已經在玉簡之中和他們二人說了,只要不是當真徹底的危機乍現,他們都不會出手。

也不會給出多少意見,這樣,或許在這軍隊之中會死的人多一些,但是,鍛煉徐衍,讓這小子可以延續整個大秦,這才是目前為止最主要的事情好不好?哪怕就算是任何事都比不上這件事情來的重要。

也就是如此,他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這接下來將要如何解決,但是,一直都沒有說出一句話,而是等這小子自己去想。

戰爭,有些時候就是如此的殘酷,你也都沒有任何辦法。

「還能如何?馬上前去城主府,這件事情,必須要段時間之內給解決掉了,不管是士氣問題還是其他問題,要是不解決掉的話,這城池就會丟掉了。」徐衍很是憤怒的燒掉。

他想過,自己前來這西域之後,老三這樣的存在定會在暗中使絆子,至少也都不會讓自己很是好過。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老三竟然為了內鬥,就連所謂的大局觀都不要了,這樣的結果可是他徐衍怎麼也都不能接受的好不好?

稍有些閃失,這就很有可能那乃是這大秦亡國埃

一想到這裡,對於自己那個不識大體的兄弟,徐衍的心中就只剩下了憤怒。

要不是現在事態緊急,估計他第一時間找上門去,狠狠揍自己那三哥一頓的心都有。

大秦帝國,要是就這樣王國了,那他徐天峰就便是那罪魁禍首,難不成,兄弟之間的鬥爭甚至於比亡國這等事情都要重要的多嗎?

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徐衍,在這個時候都有些不清楚,這究竟算是什麼,老三到底是個什麼目的。

「站住,這裡是軍事重地,任何人都不得擅闖。」猛然間,就在徐衍想要進那城主府的時候,一個很年輕的士兵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和這城池之中完全的髒亂差完全沒辦法相比較,形成了鮮明對比的是這城主府,竟然乾淨的一塵不染不說,甚至於還奢華氣派。

一看到這一幕,徐衍這整個心思就沉下去了,不管怎麼樣,到了這種時候還在想著這些,那些大將軍和自己這三哥也都實在是太過分了些埃

一看見徐衍這般,身後的幾個宗衛就頓時怒斥:「滾,你知道這是誰嗎?三殿下和幾個大將軍在哪裡!快帶我們進去。就說聿王殿下駕到了。」一句話,令的這面前的士兵大為吃驚。

想比較西域這裡的那種狀況,這徐衍在南方的戰爭,這可是都被當成典型一點點擴散到了全國的每一個角落了埃

徐衍的戰神名聲,便就是這樣傳開的。

而或許將軍們多少有些不以為然,頂多也就是見到他的時候尊重一些,但是這些士兵,這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很多士兵,都將徐衍當成了心中的偶像不說,甚至於覺得這就是上天派下來守護自己的戰神。

甚至於已經沒管那些所謂的規定了。

人的名樹的影,徐衍的名聲在士兵這裡,那可就已經大如天了,所以,直接讓開道路,那士兵甚至於雙眼之中還帶著崇拜。

這就是徐衍,一個看上去還不過二十的青年,卻已經實實在在成為了這大秦的真正大人物了,守護一方安寧,這本就已經不是他的本職工作了。

用徐衍的話來說就是,自己其實現在就好像是一個救火隊員,在整個大秦風雨飄搖的時候,哪裡需要自己,自己就必須要第一時間趕赴哪裡,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也都要風雨無阻。

這,其實也都是對他能力的一種肯定埃

作為一個修士,徐衍很是清楚的知道,這人脈的重要性,自然,這名聲,在這大秦之中的重要性也都是極為恐怖的。

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可不是所謂的偶然和運氣。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