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五十一章:碾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碾壓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五十一章:碾壓

這種根本就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刺殺,才是最要命的。

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徐衍這廝可是真正皇帝陛下的兒子,甚至於整個大秦的戰神。

不管走到哪裡,都將會是引人注目的焦點,可以說,明明知道這一切的前提下,一旦,徐衍死了,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做了,那都將會和皇室不死不休。

哪怕就算是在重要的人,這皇室也都一定會查出來真正開始報復。

就算是面對蠻族也都是如此。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整個大秦,真正擁有可以將其維護下來能力的人就只有那麼幾個,要是徐衍真的隕落掉了,那大秦的氣勢,一切,都將會跌落到低谷,近乎於垂死掙扎這也都是不為過的。

到時候,那般絕望的前提下大秦能夠做出什麼事情,這簡直很難想象,恐怕,這定將會將元兇給完全報復回來吧?哪怕就算是魚死網破這也都定要如此。

這就是為何,現在徐衍表現的很是厲害,但是,這表情卻多少有些詫異的主要原因,本身,在他的心中,不管是你自己的競爭對手,還是那蠻族的存在,都應該不會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埃

可偏偏,在這自己剛剛到這雲州城的時候便就出現了刺殺,這簡直就不敢相信,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埃

「到底怎麼回事?」心中萬分驚愕之下,徐衍到也沒有停止身上的動作,開玩笑呢,到了這一步,這要是稍微出現點意外的話,都將會是十分恐怖的,這等情況下,不管怎麼樣,自己也都一定要做好保護自己的準備埃

現在的自己絕對不能死,因為只要死了,這大秦就真的很難熬過這一關了,這到不是說他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實實在在是,現在自己的這個位置,名聲,對大秦而言太過重要了。

閃身,在那側面之中,徐衍整個人都將速度運用到了極致,那猩紅的光芒從其雙眼之中閃過,明明知道,這一次的機會令的那人用出了絕殺的手段,但是,想要躲過這等隱藏在暗中之為了致命一擊的手段,這也都將會是一件極為困難,甚至於很難想象的事情。

感受到了跨步的劇痛,在那頃刻之間,徐衍終究多少有些鬆口氣的味道了,的確,這一擊,哪怕就算是自己的速度在快,反應能力在如何的厲害,想要完全躲避,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丹田不被直接攻擊,這就已經算是謝天謝地的情況了,好在,自己或許隱藏在本能之中的警惕起到了作用,又或許是其他的狀況令的現在的他終究還是做到了一點。

反正,當他感受到氣血翻湧,劇痛的時候,這對方的匕首,正好便就沒入到了自己的跨中,好在,未曾直接擊破丹田。

若不然,一自己現在不過金丹六轉的修為,哪怕就算是大羅神仙降臨,想要救下自己的性命,這也都絕無可能。

丹田,這可是一個修士最為致命的地方,在沒有到達元嬰境界之前,這裡,聚集著一個修士身上所有的靈力,也是最為脆弱的地方,一旦對方將靈力滲透,甚至於破壞掉了你的金丹,那就算是什麼樣的手段都很難恢復。

當年的千古一帝徐蔚丹田可是也都受傷了,只不過,那個時候的他便就已經是元嬰境界了,所以,並不會真正喪命,但是,一直到現在,這也都在一種極端的煎熬之中埃

那樣的傷勢,到現在也都沒有完全好,甚至於即將大限到來,擁有元嬰,這幾乎等於擁有另一條性命的超級高手都是如此,何況,現在還不曾凝聚元嬰的徐衍了,一旦被刺中,必死無疑。

「啊1殷紅的鮮血隨之出現在其身上,含怒下去,徐衍的手中出現了那手套的模型,在那眨眼之間,這一巴掌便就直接甩過去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控制那刺客這才是最好的選擇,之前的徐衍也都算是感受到了,這刺客固然還有些實力,但是,始終這等實力也都還是比不上自己的。

之所以會命中,完全就是因為出其不意,在自己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給了自己這一擊。

一旦失敗,這便就絕對在沒有了機會。

帶著所有力量的一巴掌究竟多恐怖,其實就連徐衍自己也都並不清楚。

這一甩上去,那對方整個肩膀就是一陣變形,之後這便就血肉模糊,整個手臂齊齊直接被打爆,不管是骨頭,還是一切,在這個時候都在沒有來之前樣子。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碾壓,面對一個刺客,徐衍可是一點也都沒有留手的想法,要不是因為還想要留著對方一條性命的話,這一巴掌,就能夠直接打在對方的臉上,直接轟碎他的頭這都並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之所以沒這樣做,那是因為他還要留著對方那張嘴有用,這才直接打在了肩膀上,而這絕對的力量,在那眨眼之間便就將對方的肩膀給轟碎了。

這也間接令的徐衍慶幸不已。

因為戰爭的緣故,這小子固然每時每刻都沒有忘記修鍊,但是,始終這也多多少少對自己的實力不算很是了解,在這樣的前提下,要是說他能夠完全知道自己這一拳頭的力量的話,這根本不可能。

而現在,這一拳頭的力量,正好就擺在他面前了,看到這樣的場面,他自然只能慶幸自己沒有選擇對方的臉上,要不然,這還想要留下活口,這可就成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好不好。

「拿下,不要殺他。」徐衍第一時間在這個時候直接說道,那種訓斥,那種狀況,很是顯然,在這樣的前提下,他的心中已經憤怒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了。

不管怎麼樣,在這樣的時候,他要是說,還能夠完全理解這一切的話,才是奇怪呢。

自己沒有反應過來這不算是什麼稀罕事情,畢竟,自己根本就沒有半點防備,但是,外面的那些守衛,一樣也都完全不知道,甚至於就連自己最親近的手下在這個時候也都沒有出手的跡象,這樣的情況,可就有些讓人根本難以理解了埃

這個時候的徐衍,整個眼神變的十分之憤怒,甚至於可以說是恐怖。

第一次,第一次他的心中開始懷疑自己宗衛最自己的忠誠程度了。

因為按照這個角度,最先發現,甚至於阻止的應該是吳法啊,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個時候吳法恰巧便就後撤了一步,以至於在那個時候完全不知情,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議到了極致的事情好不好?

幾乎是下意識的,那吳法直接動手這就開始鎮壓,很顯然,無法現在的實力已經到了金丹巔峰,想要鎮壓一個小小的此刻,不過就是瞬間的事情。

那手中甚至與就連長劍都未曾動用,直接幾個手印,一張無形的大網便就湧現在了對方的身上,直接,這便就在沒有了動作。

且看到面前這一幕,哪怕就算是徐衍,這心中的疑惑就更為不解了起來。

要知道,剛剛的生死一瞬,他可是感受到的清清楚楚啊,在如此的環境之下,以吳法的實力,不可能是完全不能反映的,但是,那個時候的他甚至於沒有反應過來。

這令的徐衍一度有一種開始懷疑自己宗衛長的態度,可是轉念一想,這個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宗衛長絕對不會是那種背叛主子的人,所以,現在這樣看來,那心中的疑惑便就更深了。

「吳法,我需要一個解釋。」神色不善,雖說,心中徐衍已經否定了吳法背叛自己的可能性,但是,這一切發生不過就是一瞬間,徐衍也都看出了一些端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必須要有一定的態度。

要不然,這屬下背著自己做出一些事情來,這根本就是一件讓不能掌控的事情。

其實徐衍這樣的人,最不舒服的便就是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雖說,這權利下放也都是一種手段,但是,在徐衍看來,這也並不是時候埃

「所有宗衛,到門口去看守,不準放進一個刺客和任何人。」吳法並沒有回答徐衍,只是在這個時候很是嚴肅的下令道。

這令的這本身心中就多少有些疑惑的他,更為的疑惑起來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夠令的他這般凝重,難不成,這一切都不是自己所看見的那樣嗎?

一想到這裡,徐衍似乎想到了一些東西,但是,這雙眼之中的不敢置信卻依舊明顯。

怎麼也都沒有想到,自己這些下屬,竟然會自作主張到如此程度,這還有沒將自己放在眼裡?

「到底怎麼回事?」徐衍這語氣已經變得更冷了。

顯然,到了這一步要是弄不明白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他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在信任任何人了,在這樣的條件下,他必須要弄清楚這事情的所有來龍去脈。

哪怕就算是每一個細節,這也都不能放過。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