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五十二章:死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死間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五十二章:死間

「殿下您還是問他自己吧1吳法臉上的苦笑表現的很明顯。

顯然,他也並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他自己很是清楚,這件事情只可能會讓自家殿下受點皮外傷,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若非如此,那怕就算是誰下的命令,他也都定不會真正猶豫的。

作為只忠誠於徐衍的宗衛,他所做的一切都只可能是為了徐衍好,而這一次,卻是瞞著他的,在吳法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應該。

但是,事實卻是最終自己還是做了,因為,百利而無一害啊,不管是誰做的決定。

徐衍並沒有在去糾纏自己的宗衛,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已經算是對吳法很是信任了,既如此,在多說什麼,其實也都並非是他的性格。

將目光轉移到了那『刺客』的身上,開口道:「你是父皇的人?」

很顯然,只要是給他一定的訊息,他定就能夠在第一時間猜測到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這樣的事情卻也還是必須要問出口的。

「青雀所屬1那刺客神色慘白,但是表情上卻有著很強的笑意。

因為目的已經達到了,至於最後自己的下場是什麼,他根本就不子阿姨。

所謂的青雀,乃是隸屬於皇帝徐蔚的一個殺手組織,可以說,這個組織不單單是整個大秦最嚴密的殺手機構,也同樣是整個大秦最為龐大的情報機構。

徐蔚對其的信任程度可以說甚至比自己的宗衛都要來的更為可靠一些,不管是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只要徐蔚下令,那便就是刀山火海,背負罵名,也都毫不為所動。

一聽見乃是『青雀』徐衍便就已經明了了。

這明顯乃是一個死間之計,助他以最快速度掌控這整個西域軍隊的一手最為陰毒的計劃。

也就只有自己父皇這樣的人才能夠做的出來,不過,不管是從效果來說還是從其他方面來說,這都可以說是一個絕佳完美的計劃。

甚至於可以借用這一次的事情,堵住所有人的嘴巴,哪怕就算是那些蠢蠢欲動的大將軍,也都將會得到應該有的懲罰和剝奪掉權利。

而這些裡面,僅僅不過就是需要犧牲一個死士而已。

「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我未曾反應過來,你會如何做?」徐衍對這樣的人忠誠是絲毫不會懷疑的。

但是,卻也同樣很是清楚他們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態度,哪怕就算是要他們去死,這些人也都會毫不猶豫。

老爺子弄出現在這樣一個死間計劃,其實也都是不可想象的,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在聽說這等計劃的時候心中也都驚愕不已好不好?老爺子這也都還真就下得去手埃

不過,不管是徐衍自己還是老爺子,都知道,在這種時候這乃是最有效的手段,也是最合適的。

為了大秦,自己受點委屈又算什麼呢?相比較下來,其實自己這並不叫委屈,頂多也就是驚嚇了一陣而已。

但是,老爺子心中的煎熬那可是自己都能感受到的啊,在這樣的前提下,徐衍並沒有去怪罪自家老頭子,畢竟,現在這大秦的局勢已經的確到了必須要動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了。

而這些手段,有些自然會陰毒一些,這些,徐衍都能夠理解,但是,卻不成想,會用到自己的身上。

「陛下再三囑咐,若是點殿下您未曾反應過來,那我便定會收手,哪怕這件事情不去做也都一定不能讓殿下有事,索性,幸不辱命。」那人嘴角展現出來的笑容讓徐衍看的很是詭異。

其實不單單是他,哪怕就算是旁邊的蕭銑心中也都很是驚駭。

要知道,這件事情要是沒有完成,那就好辦的多了,面前的這刺客定還會有一線生機,但一旦完成,不管徐衍那個地方破了點皮,為了計劃的繼續延續,這個死士就必死無疑了。

可是,現在在他的臉上卻沒有看到半點驚恐,而是實實在在的如釋重負,甚至於帶著欣慰。

這,或許就是死士的腦迴路和別人不同的緣故他們。

這些人,從小便就直接灌輸大量的信仰,在他們的心中,只有任務成功與否,沒有其他的任何考量。

現在,任務成功了,他們自然會欣慰,那坡就算是因為這個成功自己必死無疑也都是一樣。

用別人的話來說,青雀那裡的一群人就都是一群瘋子,一群為了信仰,什麼都可以付出的瘋子,而恰恰就是因為有這樣一群人,大秦的情報系統,才是真正令所有國家都談之色變的。

「如此,真的值得嗎?」其實這個時候徐衍的跨部已經止血了,只不過,因為他的控制,這個時候並沒有著急去徽府傷口。

既然青雀他們需要這樣,甚至於這個人還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如此,那便就必須要配合他們啊,尤其是在這種近乎於極端的時候,更是如此。

稍微出現一點差錯,那些大將軍們可都不是傻子,這一直都在密謀,甚至於將自己都給框進去的死間之計,就只能是一失敗告終了,而這條人命,也就犧牲的毫無意義了。

「沒什麼值得不值得的,我只知道,上面交代下來的任務,只有完成,才能夠對得起一切。」那人到很是坦然,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說出這樣的話,這就足以說明他本身心中的那種悲涼了。

不過,就如同他所說的一樣,在這樣的時候他也都只能如此了。

畢竟,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事情在別人的眼裡乃是十分正常的刺殺,不過刺殺的人乃是這大秦大名鼎鼎的聿王殿下罷了。

「帶下去吧1徐衍擺擺手,終究還是說道。

他知道,不管怎麼樣,這個死士是不可能在活下去了,哪怕就算是別人允許,他也都定會自殺。

徐衍不想要看見這一幕,畢竟,這乃是對自己大秦極為忠誠,甚至於將一切都付出到大秦的存在。

「不!殿下,您要親自殺我!這乃是必須要做的事。」還沒等吳法動手,只聽見那死士在這個時候卻給出一個不同的意見。

一瞬間,徐衍整個人驚愕不已,怎麼也都沒有想到,這死士會給出這樣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