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五十三章:心要硬起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要硬起來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要硬起來

這人的一句話,就令的徐衍處於獃滯之中。

說實話,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算是一個比較合格的軍人,哪怕就算是在戰場上看習慣了很多殺戮,自己也參與到其中來了,但是,心裡也都依舊沒有太多的壓力。

本身,這就是為了心中的理想嘛,看著那些斷臂殘垣,說實話,甚至於他的心中會出現一絲痛快的跡象。

可是,這卻並不代表,他徐衍就沒有感情,在明明知道面前這個人乃是忠誠於大秦,或者說是忠誠於自己父親的前提下,依舊還要出手殺他,說實在話,徐衍多少有些下不去手。

但是偏偏,這個人的表情已經很能說明一切了,明顯,只有這樣才能夠起到最大的效果,也都是自己父親鍛煉自己的一種手段。

很多時候,人的心腸不能軟,這個道理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心中也都很是明白,但是,真正碰見這些事情的時候,你當真就可以做到那些嗎?

顯然,哪怕就算是徐衍自身心中很是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依舊還是有些忐忑的,畢竟,這本身就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哪怕就算是真的硬起心來,這難不成就真的會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徐衍清楚的知道,自己乃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所以,很多時候根本做不到毫無感情。

但是,這樣的人,在爭霸的道路上,子啊戰場之上,卻是有著絕對劣根的。

就比如,你的戰友在戰場上受傷了,明明大部隊可以逃出去,但是,卻救不下他,國家利益和個人的生命做搖擺在。

而這個戰友和你的感情還不一般,你將會如何選擇?

這本身就是一件難到了極致的事情,但是,真要是出現這一幕的時候,你卻不得不選擇,因為,猶豫下去,將會什麼都沒有,國家的利益放棄掉了,對方的性命,依舊還不能保全。

說實話,他很是佩服這些死士,不管這些死士是真的來幫自己的還是是自己的敵人都是一樣,他們可以直面死亡,有勇氣去死,甚至於為了理想,為了那信念,選擇去死。

這一點,乃是這整個大秦的貴族都很難做到的,至少,在徐衍的面前,很多的貴族甚至於是將軍,都很難做到這一點。

很多事情並不是僅僅的權衡利弊便就可以解決掉的,這點,徐衍自己的心中其實也都很是清楚,但是,真要自己下這個手的話,他到也很難做到。

畢竟,這和自己的本意毫無聯繫,他也不想要看到這樣一個忠誠的存在就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陛下說了,若是你不願意動手的話,也不用逼你,但是,很多事情,在這和蠻族的對戰之中,恐怕將會一直被壓制很久。」殺手在這個時候表現的到很是淡然。

其實,自己結果自己的性命和徐衍結果自己的性命,在他的眼裡乃是一樣的結果,他知道,徐衍有些下不去手。

但是,為了這個帝國,為了西域的軍隊,他卻還是必須要徐衍動手,因為,只有如此,他的心腸便硬起來,這才有可能真正的抵擋那蠻橫的蠻族大軍。

用皇帝的話來便就是,自己這兒子什麼都好,但是,有些時候卻過於的仁慈了,有些時候,為了達到目的,哪怕就算是做一些自己不想要去做的事情,也都是迫不得已。

難不成,為了更大的目標,為了更多的人不至於流離失所,就不能背負那種情感上的譴責了嗎?

只有真正的做到任何東西都可以犧牲,這才能夠作為一個合格的皇帝,合格的統帥者。

這其中,包括感情。

這種論調或許不是對的,但是,卻是最適合西域的這場戰爭的,畢竟,他們的對手是不會和你講理,和你將人權的,只有真正的心狠手辣,才能夠將他們趕出去。

「為了大秦的百姓,為了大秦這軍隊的消耗,您必須要親手殺掉我。」說出這一句之後,那死士終究還是不說話了。

不管怎麼樣,徐衍來到這裡,或許的確一會引起一陣的所謂士氣高漲,但是,大家對他的戰績也不過就是聽說過而已,如果不拿下一批真正的強者,他就沒有太大的震懾力,哪怕就算是真正的掌權了,這也不過就是明面上而已,根本就不能真正動用那種恐怖的力量。

徐衍難不成不清楚,面前就放著可以簡單解決掉的決定,他難道就不心動。

說實話,這個時候的他內心依舊還在掙扎。

「吳法1徐衍終究在這個時候開始說話了,可是聽在吳法的心中,卻頓時一陣無奈。

很顯然,他比誰都要了解自己家的殿下,這個時候要是真的動手的話那就會什麼都不說了,那心中的遺憾,自然也就會變得更為激烈起來。

「將他帶下去,不要殺了他,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則,無論是誰也都沒辦法改變,哪怕就算是皇帝也都是如此。」徐衍何嘗不知道這一切的好處?甚至於比這還都知道的清楚的多。

但是,哪怕就算這樣,他也都沒有選擇去違背本心,不管他是自殺還是怎麼樣,這都乃是徐衍所絕對不允許的。

生命就是生命,他可以不在乎生命,但是,卻必須要尊重生命,這就是徐衍一直以來所最為看重的東西。

要是就連這點堅持都沒有的話,他也就都不配去做出自己所需要做出的事情了。

不管這一次的犧牲目的是什麼,主動去犧牲,這也都不是徐衍所需要看見的,哪怕接下來將會更為艱難,但是,他徐衍卻還是有著自己打開想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自己並非是現在這千古一帝徐蔚的縮影,他要做的也都不是將徐蔚的一切延續下去。

在徐衍的心中,他從來不會去學什麼人,做的也就只能是自己,自然,自己該堅持的東西就必須要堅持,心腸變硬,這的確是一種很好的辦法,但是,這卻並非是自己可以殺掉忠誠於皇帝死士的理由。

每一個人的心中其實都有著一桿秤,而這桿秤究竟會朝著那個方面去傾斜,這都只能是他自己來決定,別人,幫自己決定不了,哪怕這個人乃是自己的父親,乃是這個大秦的主人也都如此。

「殿下?」吳法一愣,很顯然是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要是真的按照殿下所說,那這一切豈不是都白費了嗎?

可是,看到殿下那般嚴肅的表情之後,吳法的心中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心中多少開始有些感動了起來。

這就是自家殿下啊,不管在什麼時候,該堅持的東西,永遠都還在堅持,哪怕就算出現在大的變故,也都永遠不會違背本心。

「照我說的做,他不僅僅不能有事,好要找幾個人好好保護他,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解決。」徐衍頓時一個表情,令的在場那些宗衛們頓時就沒話說了。

的確,殿下一旦決定的事情,哪怕就算是誰想要改變都乃是不可能的事,不管出現什麼樣的變故,在他們的心中,這殿下都乃是大於天的,宗衛的職責本就是如此。

「去吧,你們殿下,比你們想象之只的要聰明的多。」終究,一旁看戲的那諸葛天機開始說話了。

自始至終,一切的事情,其實諸葛天機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一直都在觀察徐衍,這個自己看的很順眼的王爺,

不得不說,這乃是自己所見過最為聰明的人,也是最為有可能令的大秦發揚光大的皇子。

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不說完美吧,至少人性上面的堅持乃是他這個做老爺子的都很是佩服的。

一個人,能夠一直維持本心,甚至於不走捷徑,這本就已經十分之艱難了,但是,卻還要始終堅持。

說實話,諸葛天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見過這種堅持的存在,但是,今天徐衍卻很很的給他上了一顆。

說其聰明,其實也都可以,因為,一旦他真的動手殺掉了對方,哪怕就算是可以罪責推給別人,這也都依舊違背了自己的本心。

這樣的事情,看上去並不重要,但是,真正的高手心中卻很是清楚,一旦磨滅掉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堅持,這是何等的可怕?

相信,哪怕就算是徐蔚也都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之所以下令,也都是關心則亂而已。

但是,徐衍做的很好,始終都還堅持著自身,哪怕就算明明知道這樣自己會艱難太多,哪怕明明就知道,這很有可能就是因為自己的堅持,導致這西域即將失手。

「可是1

「沒什麼可是的,這樣的極壞,錯過了,並不可惜。」徐衍用一毋庸置疑的語氣說道。

要是就連自己最本心堅持的東西都放棄掉的話,自己和自家的老三,其他的兄弟,甚至於那些十惡不赦的存在又有和區別呢?

達到目的,用出一些手段,這無可厚非,但是卻永遠不能只靠手段,這樣,一個人,將會在權利的道路上漸漸迷失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