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帝仙>第二百五十六章:親自殺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親自殺你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六章:親自殺你

「大將軍,您終於還是捨得出來了。」徐衍的嘴角似乎有些似笑非笑,但是,這個時候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東西卻依舊還是讓人心驚膽戰的。

一直以來,大家都知道,這小子算是智慧無雙,或許不會算無遺漏,但是,至少,在邏輯性,和戰場上,他乃是十分如魚得水的。

但是,真正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實力是有多強,畢竟,很多時候,在別人的眼裡,這不過就區區十九歲的徐衍,能夠積累到金丹境界,甚至於金丹五六轉,這就已經算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

他之所以能夠做大將軍,一方面乃是他本身軍功的原因,另一方面,則是這大秦需要一個典型,尤其是這個典型還乃是皇帝陛下的兒子。

試想一下,就連現在的千古一帝徐蔚都將兒子派到了戰場上,甚至於擁有如此的軍功,這豈不是能夠讓全國都開始動員起來?

說實話,哪怕就算是這樣的大將軍,沒有親眼看到徐衍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心中也都還是對他的遭遇隱隱有些不相信的。

大周帝國,大家都可是知道這等國家的恐怖之處的啊,直接差點將其的國土打下來五分之一,這可是就連些大將軍都很難做到的事情好不好?

至少,在這應無求的心中,哪怕就算是現在還在昏迷之中的自家主子羅運,也都很難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因為,實在是太困難了。

唯一,或許還有些希望的也就是死大元帥可以了,但是,這樣的事情卻生生的就被一個皇子,區區不到十九歲的少年給做成了,這要是心中一點所謂的懷疑都沒有的話,那才是真正不可能呢。

所以,哪怕就算是忌憚徐衍的身份,在這個時候,這應無求對其的實力,還有手段卻並非很是忌憚,因為,這廝是打心眼裡不相信,徐衍真的就能夠做出那些事情來,簡直就是滑稽好不好?

就算是帝國為了宣傳,這也都做的有些過火了吧?

其實,在這裡的大將軍,可不僅僅就是他一個有這樣的想法,哪怕那些真正效忠於大秦的大將軍,其實心中也都是有這樣想法的,只不過,他們不會表現出來而已。

而應無求,現在這表情就已經充滿了質疑了。

「殿下,這個傢伙,恐怕不好對付埃」站在徐衍身後的那蕭銑頗有些無奈。

哪怕就算是知道自家殿下的實力,在很多時候,真正徐衍的那些秘密他也都還是不清楚的。

至於諸葛天機,的確已經算是這大秦最強的存在之一了,元嬰老祖級別的恐怖實力哪怕就算是面對數百的半步原因,也都只有碾壓的份。

但是,這個情況卻就只有徐衍一個人知道,哪怕就算是最信任的人,他也都一樣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所以,在蕭銑的心中,自家殿下一個人對上那對方就必定是會失敗的結果,哪怕就算是自己,加上宗衛一起上,想要拿下這大將軍,也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下,你就算是站在大義這一方,又能如何呢?說到底,還是他們太年輕了,底蘊有些不足埃

所以,這個時候的蕭銑覺得事情很難辦,畢竟,要是真的惹怒了對方,他直接前去投奔那蠻族,對他們而言,可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了好不好?

其實,哪怕就算是到現在,蕭銑也都依舊還不算很理解徐衍的心思,畢竟,有些時候,有些人你可以動,有些人卻是你沒有實力動的埃

本質上說,他徐衍固然身份尊貴到了一定的地步,但是,這大秦也都依舊還是個實力為尊的地方。

就比如現在的皇帝陛下,他原因三轉的實力夠強了吧?的確夠強,哪怕就算是受傷了,在這大秦也都能夠做到絕對的權威。

可是,要是某一天,忽然出現了一個元嬰五轉左右的恐怖存在,哪怕就算只不過是個散修,身份地位甚至是個乞丐,難不成,這皇帝陛下還能夠居高臨下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甚至於可以說,皇帝陛下直接態度有些謙卑也都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畢竟,那乃是一方強者,哪怕就算是手下任何力量,任何身份都沒有,這僅僅強者一個身份,就足以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了。

這就是為什麼,真正有大志的存在,很少會選擇全力羈絆的主要原因。

自己六哥就是比如此,徐衍之所以還在這上面奮鬥,也不過就是他的想法和那些超然之人的想法有所不同罷了。

「我自己對付便可,你們不用插手1徐衍小聲說道,這個時候都他其實也都想要好好的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了。

在戰場上,或許自己的確沒有太多的機會去出手的,但是修為這方面可是一點都不能落下的,要不然,這豈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嗎?

所以,一旦有機會的話,他也都很想要在戰場上,或者在高手面前好好的磨礪一下自己,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這個傢伙,擁有半步元嬰的修為,說實話,按照現在他自己的修為來說,是絕對不能挑戰的,但是,他卻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並不是全勝時期,這可就給了他真正的機會了。

哪怕就算是只有一線希望,這也都還是要試一試的好,何況,諸葛天機就在自己的身邊,真要是到了那種性命堪憂,甚至於一瞬間就會隕落的時候,一個元嬰老祖的存在,還是可以救下自己的。

所以說,這個時候的徐衍其實有些有恃無恐,這樣固然不會有真正的生死磨礪,但是,對徐衍而言,這也都已經是現在自己能夠做到最大的極限了。

「這個,你作何解釋?」終究,徐衍將自己搜集到的證據直接就擺在了對方的面前。

顯然,徐衍知道對方就算是看到了這些,他也都絕對不會束手就擒的,但是,現在的自己,哪怕就算是出手,這也都是面對『自己人』在,這該有的由頭都還是要有的。

且仔細看了看面前這份材料的時候,那對方終究有些色變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應無求很是清楚,這些東西都是現在朝廷可以掌握的東西。

既如此,那就定是證據確鑿,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徐衍竟然真就拿出來了,這擺明的和自己不留下半點的緩和餘地嗎?

說實在的,到了這種時候,他的心中開始有些沉思了起來,到底,什麼樣的狀況,令的這個殿下真正開始有恃無恐了,難不成就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開什麼玩笑,這大秦之中,竟然還真就有人敢明目張的對付自己,對自己興師問罪,這也太滑稽了吧?

「徐衍,你這是什麼意思?」終究,一直都算是沉得住氣的那個傢伙,在這個時候真正開始憤怒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自己做出來的那些事情直接被曝光的話,那自己也都將會是身敗名裂了埃

哪怕就算是真的逃出去,或者朝廷不懲戒他又能如何呢?當名聲全都壞掉了之後,自己在這大秦還如何混下去?

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和蠻族之間,他們互惠互利,甚至於已經合作到了一個相當密切的地步,他也都不覺得自己真前去投靠蠻族,這就會身份地位上有現在的大秦顯赫。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個道理他的心裡還是很清楚知道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他如何,真正完全背叛這大秦,多少也不可能。

和那蠻族之間的交易和一切,不過就是雙方各取所需,爭取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已。

但是,這個時候的愣頭青徐衍卻直接將事情曝光了,那這對於西域的軍方,將會是何等恐怖的聲譽影響和打擊啊,簡直就不可想象。

所以,現在哪怕秀成怒的應無求甚至於就連醫生殿下都直接不叫了,斷人財路等於殺人父母啊,這個道理難不成你徐衍都不清楚嗎?

縱然你是皇族,乃是這大秦的擁有者,也用不著這般的剛正不阿吧?

一些想到這裡,他的心裡就在滴血,實實在在很難想象,到了這一步之後,下一步將會如何去做。

「什麼意思?自然是拿你歸案的意思。」徐衍語氣上頗有些冷酷。

這可是在戰爭時期啊,就是因為有這樣一些吃裡扒外的存在在,他們在會顯得如此被動,甚至於百姓流連失所都到了一定地步了,死亡了多少大秦的人?

而這些,都乃是這些將軍所做出來的好事,難不成,你們這些高階修士,就真的比一般人的性命要金貴一些嗎?

為了些利益,做出如此事情,甚至於這個時候的徐衍都想要殺人了。

「既然大家都不想要動手的話,那我這個所謂的聿王殿下,便就親自動手殺你。」忽然,第一時間徐衍整個人的身上氣勢開始爆發開來。

一股股磅的靈力加上那手中的長劍,不管是法寶也好,其他的東西也好,全都準備妥當,既然要玩,那就玩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