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六十二章:不對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不對勁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六十二章:不對勁

看到對方越是這般傲慢,徐衍便就越是心知肚明,他們是打定主意想要攻陷城池,哪怕就算是付出再多的東西也都在所不惜。

或許,也就因為這一點,才會令的無數人都為之動容吧?

到了這種時候,一切的一切,都將會順理成章,縱然這一切的事情都顯得那般的強勢,在如此的時間段之中,所需要的一切,其實都乃是十足難以令人相信的。

明白了這個道理的徐衍也不過就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太過去在意對方的語氣,不管怎麼樣,現在的自己一方,的確算是處於劣勢,縱然說其完全被碾壓,這也都不是什麼多分的言論。

也就是因為如此,哪怕就算是徐衍的心中在如何無奈,又能怎麼樣呢?需要計策,但是,這般大軍真正一般的計策還真就沒多少用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換成是什麼樣的人心中不誰真正的無奈,覺得自己頗為無能呢。

「聿王殿下?就是那個被稱之為戰神的存在?」對方的先鋒大將在這個時候語氣很是不好,很顯然,哪怕就算是他,似乎和徐衍之間也都還有一些恩怨一般,令的徐衍在這個時候多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起來。

這算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說,自己還能有什麼秘密被別人把控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可就麻煩到了極致了好不好?

換成什麼樣的人,估計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心中都會很是不痛快,實實在在是因為,這個小子給人的感覺就是有種孤傲在裡面埃

「是不是聿王殿下不重要,只要能夠擋住你們的衝鋒便可1徐衍依舊還是很淡定的說道。

他很清楚,這樣的猛男,哪怕就算不是蠻族,這在戰場上也都是率先衝鋒的存在。

說實話,蠻族的戰鬥方式的確真就算是比較簡單直率,一個衝鋒,很多解決不了的事情,都能夠在其中解決。

這相對而言的,人類之間的那種種計策啊,什麼東西,雖說在蠻族這裡多少有些佔優勢,但是,卻也只是簡單的方式而已。

那種巨大的力量和重逢,無疑是最見效的戰鬥方式,他們不計死亡,單單就是這一點,就足以令所有人都位置覺得恐怖了埃

只有當你真正見識到這密密麻麻大軍的時候,那心中的震動才會變得更為的驚恐和不知所措,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戰鬥將會變得艱難到如此程度,但是,縱然是不知道,真正當這一切來的時候,他的心中,卻也同樣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哪怕就算是蠻族大軍在如何強橫又能如何?哪怕就算是自己的心中在覺得這些不可想象又怎麼樣呢?

戰爭還是要來的,他們要攻城的時候也都還是不會留手的,在這點上,從未有任何的區別。

大秦的稱霸,不管是周邊的國家還是其他的地方,都可以說乃是必須要經歷的東西,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他們的心中真的就如此不舒服了,又要怎麼樣呢?所謂的戰爭依舊還是會持續的,這點,永遠都不會改變。

「破城之日,便就是我為王子報仇只時。」咬著牙說出這句話之後,那個傢伙甚至於讓徐衍覺得莫名其妙了起來。

不管是私人恩怨還是國家大義,其實他們和蠻族之間就都沒有了半點的緩和之地。

但是,哪怕就算是你這樣,徐衍也都沒有想過,自己和這些蠻族之間竟然不僅僅乃是族群的對決,其中還夾雜著私人恩怨?

不過,就算是這樣,其實,這個時候的徐衍也都覺得無所謂了,反正,對自己而言,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自己做的,那一切都將不會改變結局。

要是對方真的能夠攻破城池的話,不管是不是真的想要報仇,這些都無所謂,開玩笑呢,那種事情和自己的生死毫無關係好不好?

就算是沒有私人恩怨,難不成,自己就還能夠活下來了嗎?

相反的,要是自己能夠守住這等城池,那就算是他們真的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又能如何?自己乃是大秦的聿王,他們是註定不可能暗殺自己到死的。

想要殺掉自己,就只能是一個方法,那便就是一步步進攻,將這整個大秦淪陷,然後自己淪為階下囚,成為他們手中的魚肉。

那樣的話,其實報仇與否,就不重要了,自己的生死,乃是他們定奪。

報仇真的很重要嗎?自然,在那蠻族之中,所謂的仇恨就是一切,報仇自然也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時至今日,徐衍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卻也只能是硬抗了,明明看到了如此的大軍即將前來,但是心中卻沒有絲毫的那種波動,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神色頗為凝重,對方也都沒有和自己說太多的訊息,想要從他的口中套出點什麼話來,這明顯,乃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這種地步,他徐衍能夠做出點什麼?死扛,身先士卒,或許一切的辦法都用上,段時間之內想要保全自己這城池之中的一切,這也都將會是無比艱難的。

艱難又能如何?他依舊不能放棄,眼睜睜的看著面前這情況似乎是越來越糟糕,這個時候的徐衍本身,其實心中也都同樣變的很是難受起來。

「怎麼樣?」當那大漢回到了自己的陣營之中的時候,並沒有第一時間便就發動進攻的命令。

畢竟,這年頭真正能夠進攻的勇士就算是知道前方這並非是自己可以頗對手,也都還是不能枉送性命的。

能夠在短時間之內避免損失還拿下城池,這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在沒有弄明白這城池之中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之前,沒有人真正的願意在那關鍵時刻動手。

「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有說不上來,那個所謂的聿王殿下,表現的太過淡定了。」大漢很是無奈的說道,要是能夠弄明白這其中的一切,自己也就不會先上前去試探一番了。

「太淡定了?彷彿一切都在他算計之中的感覺?」那看上去就是蠻族智者的存在,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有些皺眉了起來。

在之前,他們來的時候想過有可能的一切狀況,徐衍的表情他們也都算計到了其中。

但是,卻從來都沒有想到,在這樣的狀況下這個傢伙竟然還是不按常理出牌。

你憤怒,甚至於是豁出去性命的任何錶情,都可以說是很正常。

哪怕就算表現出一臉運籌帷幄的表情去嚇唬他們,在他們的心中也都算是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這股子淡定,卻完全好像是就在其算計之中的埃

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有可能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嗎?

說實話,他們的心中不會去相信,但是,徐衍那種表情做的卻也太過到位了,以至於,就算是他們的心中還是有些不相信,也都必須要凝重起來。

「故弄玄虛吧?」皺著眉頭說道,那大漢實在是想不到,這軍隊之中的彎彎繞竟然會有如此之多。

其實這也難怪,很多人,覺得自己的確很是厲害,在很多時候都想要一力降十會。

但是,真正能夠做到的又能有幾個呢?在他們眼裡,一些計策不過就是故弄玄虛,只要用絕對的力量將其打敗,這一切都很好辦。

但是,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會有如此無知的存在嗎?有,但是,徐衍卻並不是,他只要上了戰場,哪怕就算是一個細微的表情,都知道是絕對有用的。

將那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管是如何的戰鬥,自己是不是處於劣勢,這都不重要,只要能夠真正發揮頂級的實力便可。

「可千萬別小看他,這個傢伙,要是那般簡單的話,就不會被那大秦稱之為戰神了。」智者到表現的很是凝重,畢竟,在他的眼裡,這個戰場上的統帥,只要不是太名不副實,到了這一步,都乃是有真本事的。

「怕什麼,進攻便可,我還真就不相信,這城池裡面還能有什麼強橫的力量可以化解這一切。」嘴角閃現出了一絲不屑,不管是不是不對勁,在他的眼裡,這千萬的大軍,想要推平一個城池,這也都還是一件很是簡單的事情。

哪怕這修士大軍之中最多的乃是底層的修士,但是,不管怎麼樣也都是號稱千萬啊,這樣的前提下,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這都是很正常的好不好?

至少,一個區區的城池,其實很難動用到這等力量。

要不是這雲州城已經是這大秦的門戶,之後便可以一馬平川的話,他們也都不可能派出這般多的恐怖高手前來。

要知道,戰爭這種事情可不是人越多越好啊,只能說,人越多,就現實你們的族群越是重視。

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感。

就比如,現在的這蠻族大軍,徐衍甚至於就連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在發展一段時間之後,定這蠻族會變成添油戰術。

這乃是兵家大忌,也是徐衍唯一能夠找到的破綻。